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94章 青妖藤来袭
    “喂,刺蛛。”关横此时问道:“你是不是潜入过碧清池底部?知道那里有什么东西吗?”听到他率先开口发问,旁边的黄藤也忍不住说:“对对,赶紧告诉我们吧。”

    “我、我……有……没有……”到了这个时候,良木刺蛛已经虚弱得说不出话来,见此情景,卿凰赶忙道:“喂,你们别再强迫它说了,依我看,还是先把刺蛛的灵根核心找回来再说。”

    “卿凰姑娘说得对极了。”熊宝宝在众人身侧低语道:“对我们良木兽来说,灵根核心就像是心脏一般重要,如果脱离本体太久,刺蛛就完了。”

    “居然有这么严重?!你怎么不早说。”关横的话音甫落,立刻挥手叫道:“七鬼,立刻寻找附近那些青妖藤的下落,记住,一点线索都不能放过,快去!”

    闻听此言,大伥鬼和其余同伴登时浮现,它们发出低啸声,立刻向四周围疾扑而去。

    “熊宝宝,你也别闲着了。”关横此刻稍一沉吟,又继续道:“刚才你和青妖藤动过手吧?带着木甲兽也去找找。”

    “是是,您说的有道理。”熊宝宝答应一声,立刻晃动壮硕身躯向另一边跑去,木甲兽紧随其后。

    “我们也去帮忙,刚才那些妖藤偷袭吞鬼喵,这回一定报此仇。”古桑女说罢,骑着巨蜂就往前方飞去,二喵自然也没闲着,继而发出低声尖鸣,拔腿就追。

    “关横,能够把良木兽伤成这样,估计那些青妖藤很不简单。”黄藤这个时候提议道:“要我说不如这样,找到妖藤之后,只消将其制服,炼化对方的邪气,咱们试着将其收服如何?”

    “行啊。”关横微微颌首:“我是没意见,但前提必须得找到对方的踪迹才行,你说对吧?”

    这一片碧清池面积广阔,方圆少说也有数十丈至近百丈,要是绕上一圈也得花费片刻,就在关横他们照顾良木刺蛛,彼此聊天的时候,大伥鬼它们率先遇到了青妖藤的踪迹。

    “嗷呜呜呜”因为自己是久经大敌的战将,故此御空咆哮的七鬼都没把对方太放在眼中,登时晃身疾窜,落在妖藤附近即刻动手进攻。

    “啪!”一只挥爪落在青妖藤上,丈余长的枝条应声断折掉落在地,可就在下个瞬间,那枝条陡忽钻进土里不见了踪影。

    “呜呜?!”心中带着几分纳闷,正要寻找的时候,意外骤然发生了。

    “唰唰唰!”霎时间,从土内窜出十余道狭长枝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的魂体包裹住,紧接着不断收紧,就要彻底碾压对方之魂。

    “嗷呜呜”身经百战的岂是那么容易被灭掉的?就只听一声尖啸响起,“砰砰砰、咔吧!”这家伙顿时用利爪硬生生挠碎困住自己的藤条,脱困而出一飞冲天。

    与此同时,大伥鬼、婴白鬼它们要遇到了同样的麻烦,不过在六鬼的凌厉反攻下,没有什么破烂藤条能够将大家困住。

    那些青妖藤见到无法制服七鬼,立刻发出颤晃声响,“嗖嗖嗖”应声收回了自己的枝条和藤蔓,“唰!”紧接着,最粗大的那根青妖藤躯体中间睁开了一只怪眼,狠狠瞪视着群鬼,有些不甘心,可又不敢主动上前搦战。

    “嗷呜!”

    大伥鬼倏然一声尖啸,自己迅速甩出一道风刃,婴白鬼也趁隙在另一边发出火劲血刃,“唰嗤、嚓啦!”两道攻击的出手轨迹堪称古怪刁钻,粗大青妖藤应声中招,顿时飙出两股碧绿浆液,疼得这家伙在剧烈晃颤中倏地钻回了土内。

    “嗷呜!”电光火石间,们咆哮着汇聚成伥鬼之拳。

    “呼砰砰砰!”

    重拳掼击地面,打得原处土石飞迸四溅,周围呈蛛网纹形状不断龟裂下陷,它们原本是想迫那青妖藤自己弹迸出来,好将其抓获,却没料到地面陷落丈余深度,也没发现妖藤踪迹,原来对方早就开溜了。

    ……

    另一边,良木兽熊宝宝带领着两只木甲兽绕着碧清池转悠半晌,也没发现妖藤的下落。

    此时此刻,这家伙懒筋发痒,心中暗道:“要是就此回去实话实说,两位神使大人说不定又会骂我偷懒,不如找地方眯瞪一会打个盹,然后再回去不迟。”

    打定了主意,熊宝宝禁不住伸了个懒腰,而后往池子旁边的土地一卧。

    “嗷呜、嗷呜。”见到它不肯再行动,两只木甲兽首领顿时急了,走过去又是用脑袋拱、又是用爪子摇晃。

    可是熊宝宝把脑袋扭到侧面说道:“去去,自己一边玩去,不要来搅了我的好梦,对了,回去时你们要是敢告诉神使大人我在此打盹,小心我拿大巴掌拍你们。”

    “嗷呜”一只木甲兽发出凄厉尖叫,扑过来张嘴狠狠咬在了熊宝宝爪子上。

    “哎呦!”熊宝宝疼得一骨碌身坐起来吼道:“你疯了?!”

    正想要挥起爪子教训对方,熊宝宝却被眼前的情况给吓了一跳,难怪木甲兽火急火燎要催促自己起来,就在它闭眼的这么一会工夫,周围数丈内已经被大片青妖藤围了起来。

    “糟糕,我们被包围了。”惊骇之时,熊宝宝那点懒筋顿时消失不见,它立刻扬声大吼道:“敌众我寡,咱们撤啊”

    “噌噌噌!”说话间,熊宝宝就晃动身躯向前几个起落,木甲兽紧跟在后边猛跑。

    “呼唰唰唰”可就在这一刻,无数狭长蔓藤挟风聚拢,眨眼工夫就编织成了铺天盖地似的巨网,这些就和熊宝宝之前在昏暗房间门口,救助吞鬼喵它们和古桑女时扯碎的网子一模一样。

    “呃?!原来是找我报仇的。”见此情景,熊宝宝更不敢逗留了,情急拼命,它挥舞着双爪拼命撕扯巨网,木甲兽也是又啃又咬,不过对方却是越聚越多。

    ……

    与此同时,古桑女和巨蜂,吞鬼喵和小白这两对搭档听到了前方传来的声音,俱都被吸引了过去。

    “肯定是那些可恶的青妖藤在作怪,猫儿,随我冲啊”呼喊声甫一出口,她和巨蜂就已经率先飞扑了过去。

    “喵呜”紧随其后的二喵发出尖鸣,大家卯足劲疾掠而至的时候,赫然发现熊宝宝和木甲兽首领被困在了青妖藤编织的网中。

    那三兽虽然是奋力挣扎,可依然被越缠越紧,熊宝宝带着哭腔嚷道:“呜呜快救我呀”

    “别急,我们来啦。”古桑女一拍巨蜂额头:“走,上去救它们。”

    “嗖嗖嗖”说时迟,那时快,巨蜂掠空疾行,倏地飞至青妖藤聚集的上空。

    “唰唰唰啪啪啪!”那些妖藤听到对方卷起的风声,俱都把枝条甩动,抽在地上不断作响,意在威吓震慑,但巨蜂又不是吓大的,这些小伎俩对它可不起作用。

    “呼!”转眼工夫,它已经载着古桑女迅速挪移到两只木甲兽侧面,青妖藤的目标大部分都集中在熊宝宝身上,似乎这俩家伙不怎么感兴趣。

    “嗤啦、嘶嘶!”巨蜂用锋锐的巨颚咬断几根藤条,木甲兽顿时晃着身躯爬了出来,一口气跑出去数丈之遥,这才累瘫在地。

    “好了,救出两个,还有一个。”古桑女刚说到这里,那些缠住熊宝宝的藤蔓已经开始飞快收紧,勒得它嗷嗷嗷嗷直叫:“救命啊”

    “笨蛋,你真没出息,受这么一点痛苦也要大呼小叫。”古桑女昂首对它呼喊道:“救你可以,不过嘛,你自己也得想点办法,因为这些妖藤实在太多,我们要是贸然躁进,估计也会被抓住的。”

    “喵呜、喵呜。”她的话音甫落,旁边的二喵也跟着低鸣起来,那是在随声附和呢。

    “呃……好吧,我也不是个软柿子!”熊宝宝被古桑女她们用言语一激,顿时爆发出一股力量,随即吼道:“嗷嗷嗷”

    说到底,这家伙只不过是懒一点,本身实力还不算太弱,此刻释放出强横木灵气,顿时震得周围那些青妖藤不住晃颤,产生了极大痛苦的感觉,那是因为木灵气本身就对邪化妖物有克制效果的缘故。

    “嘣嘣嘣、砰砰砰!”强横之力爆发瞬间,登时震断了十余根妖藤的缠裹,熊宝宝这家伙心中暗喜,可就在下一刻,对方周围已经弥补了无数疾涌过来的藤条,又要匝住它的爪子。

    “呃?来得这么快……”

    “好啦,接下来就看我们的吧。”电光火石间,古桑女已经骑着巨蜂疾掠腾空而上,“啪啪啪!”她用手里的古树枝杈狠狠敲在了妖藤上。

    “嚓嚓嚓!”被枝杈击中以后,妖藤纷纷剧颤枯萎,化作飞灰齑粉,在此之前的昏暗房间,古桑女就用这东西对付过它们,故此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也不知这古树枝杈的灵气输出有没有极限,我可不能无休止的用下去。”心中自有打算,古桑女倏地向左右两边挥手叫道:“猫儿们,上啊”

    “噌噌噌嗖嗖嗖”此言甫一出口,吞鬼喵和小白便从左右两方沿着散落在地的蔓藤疾窜而来,转瞬间,它们就已经到达了熊宝宝被困住的位置。

    “呼!”眨眼工夫,小白周身就泛起了五行灵气光芒,只要碰触到那些枝条,对方就立刻萎缩了回去,吞鬼喵在旁边挥舞一双小爪子不停疾挠,很快就把蔓藤巨网弄开一个窟窿。

    “笨熊,赶紧往外爬呀。”

    “我、我不敢……”听到古桑女的话,熊宝宝打了个哆嗦,它看到自己距离地面少说也得两三丈,着实是有些害怕摔疼。

    见到这家伙实在怯懦的可以,吞鬼喵和小白气得扬起爪子,狠狠挠在了它身上:“嗤啦!”

    “哎呀!”吃疼嚎叫,熊宝宝登时下意识前窜出去,“呼!”身躯转瞬就往地面上砸落。

    “咣当!”这一下好不沉重,地面都被砸出深坑,激起漫天扬尘,“噌噌噌!”两只猫儿随即也跳落了下去。

    “好,大功告成,巨蜂,看你的了。”

    古桑女一声呼喊,巨蜂立刻抖晃自己的魂影,“呼呼呼”风声席卷陡起,顿时释放出大股漆黑霾雾,这雾中不但蕴藏着无数鬼毒,还掺有不少原火劲,立刻烧得追过来的青妖藤劈啪作响,不停泛起一缕缕烟柱。

    “喂,古桑女”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独角猎獬的叫嚷:“我们来啦。”

    “吱吱吱”随着单眼沙鲎的尖啸声响起,这家伙在地面迅速疾奔,转瞬就已经来到了附近。

    “嘭!”这沙鲎老实不客气,居然借着倒地的熊宝宝身躯为踏板,呼的一下纵起老高,它的甲壳陡忽在空中急速旋转,“嚓嚓嚓!”在青妖藤周围盘桓一圈,登时将它们削折斩断无数。

    古桑女见到猎獬掠空飞到自己身边,随口问道:“喂,你们怎么来了?”

    “七鬼那边早就回去了,关横就料到你们可能遇到棘手麻烦。”瞧了瞧眼前的情形,猎獬随口解释道:“所以他派我们来接应大家。”

    “啊,如此说来,还是他想得比较周到。”古桑女此刻继续说:“其实刚才只是熊宝宝被困住,我们已经救它出来了,咱们走吧。”

    “等等,这些青妖藤好像对你和良木兽很感兴趣。”猎獬此时说道:“注意到没有?它们只要遇到你或者熊宝宝就死缠着不放。”

    “是啊,那又怎么样?”

    “笨蛋,你动脑子想想,关横让你我在附近探查妖藤动向,不就是为了夺回刺蛛的‘灵根核心’,然后把青妖藤灭了吗?”

    猎獬言道:“这样吧,你和熊宝宝充当一次诱饵,吸引它们到关横那边去,我先走一步通知大家布下天罗地网,如此这般,青妖藤就跑不了了。”

    古桑女微微颌首:“嗯,有道理。”

    “我?我不行。”不慎听见了猎獬的话,熊宝宝立刻大摇其头:“我害怕,你们还是自己去吧。”

    “胆小笨熊,你还不如那两只救了你的猫儿呢。”古桑女气得拿起那截枝杈就敲对方的额头:“没出息、没出息,告诉你,愿意也得去,不愿意更得去,否则我就让关横他们整治你。”

    “我……”熊宝宝刚想再争辩两句,猎獬也发火了:“你闭嘴,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