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92章 熊宝宝
    “砰!”黄藤的话音甫落,关横已经飞脚把良木兽直接踹躺下了,他倏地大吼一声:“摁住这家伙。”

    “叽叽、叽叽!”闻听此言,白眉老猴顿时尖叫着飞扑过去,狠狠压在了良木兽身上,照着对方脑壳就是咣咣两拳,紧接着就是沙鲎,用自己的甲壳也压了上去。

    “喵呜。”吞鬼喵和小白从不放过打便宜手的机会,也跟着溜达过去,照着对方面门连挠了好几下。

    “嗷嗷嗷嗷!”虽说大家的攻击不重,却也让这良木兽异常恼怒,吼叫连连,关横听着有些厌烦,于是扭项回头问道:“黄兄,接下来要怎么做?”

    “唉,这种良木兽其实不太擅长战斗,据说只是句芒大人造出来排忧解闷的家伙。”

    黄藤苦笑道:“我猜想,它现在应该是被些许渗进木祖祠的邪气搅得头脑昏乱,所以有些癫狂暴躁,你给良木兽输送一些木灵气试试看,也许它能清醒过来。”

    “这个容易。”

    “啪。”关横话音刚落,已经伸手摁在了兀自低吼的良木兽额头上,他笑嘻嘻的说道:“老兄,你可别再乱动了,我有好东西送给你呦。”

    “呼呼呼唰唰唰”

    风声涌动的同时,大股精纯木灵气顺势进入良木兽的躯体,这家伙前额倏地飘出若隐若现的一丝黑气,紧接着,它的双眸已经变成了清澈的碧绿之色。

    “嗷呜……你们……是谁?”下一刻,瞧见众人的良木兽居然口吐人言,但是关横他们也没感到有多惊奇,毕竟是五行神之流所衍生的造物,拥有一定灵智不算稀奇。

    “喂,熊宝宝,看看这个。”说话间,关横顺手拽出了背负的句芒剑,此物霎时绽现木灵气光芒。

    “这是……句芒大人的神剑!”良木兽晃悠着身躯,瞪大双眸盯着此剑,紧接着扑通一下跪在了关横面前,而后瓮声瓮气的说道:“小兽是木神废宫的看守,参见使者大人。”

    “哦,原来你是这里的看守,起来吧。”关横对它抬了抬手,对方马上一骨碌身站了起来,他一边给良木兽介绍黄藤和三女,一边问道:“你可有名字?”

    黄藤也在与此同时问:“这座宫殿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何会陷入混乱?”

    “呃、呃。这个嘛……”良木兽用爪子挠了挠头,随即有些为难的说:“不好意思,我的脑子很笨,能不能一次回答一个问题?”

    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显得憨态可掬又有些笨拙的样子,三女见了以后,俱都笑出声来,接下来的对谈,总算是弄明白了一些事情。

    原来这良木兽有个名字,真的是叫“熊宝宝”,据说还是木神句芒一时兴起给取的,它说出来以后,逗得关横和小黑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至于这座“木神废宫”,也就是木祖祠的变故,那还要从很久之前说起,那时候良木兽“熊宝宝”刚刚被句芒制造出来不久,突然接到了其余几位神祗的通知,要去处理紧急事务。

    因此,木神句芒没来得及处理身上遗留古树碎片的木甲兽,把看守废宫的事物留给了熊宝宝,自己就离去了。

    虽说得了木神的吩咐,要搜集那些木甲兽身上的碎片,而后拿到寝宫这里收藏,可是熊宝宝这家伙实在是贪懒嗜睡,再加上句芒在此之后多年没有返回,它就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一直躲在寝宫内睡大觉。

    直到最近,大量邪气开始在人间肆虐,祖祠废宫这里也受了影响,熊宝宝在睡觉时不知不觉就陷入了被邪气侵染的状态,木甲兽也跟着变得凶戾狂躁起来了。

    “这么说,废宫里被折腾成这样,都是因为你偷懒造成的?”听到关横和黄藤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不善,熊宝宝有些怯怯的回答:“是,是小兽的错,我以后不敢了。”

    “哎呦,你们别和这大家伙磨牙了。”

    古桑女此刻骑着巨蜂,倏然落在了良木兽头上,随即用古树枝杈敲了敲对方的脑壳:“爱偷懒的笨蛋,赶紧带我去找那几只逃跑的木甲兽,你瞧,古树碎片都被我们收集的差不多了,这可是替你完成了工作,你得感激本小姐才是。”

    “哎呀,真的是古树碎片。”熊宝宝瞪着双眼低呼道:“太好了,太好了,如果诸位能把这个麻烦东西拿走,我更高兴了。”

    “你这家伙……木神怎么会把看门的活留给一个喜欢逃避责任的懒蛋呢?”关横瞧着熊宝宝就有气,抬脚踹了它后腚一下:“快走,再敢偷懒,我就揍你了。”

    “呜呜……不敢、不敢了。”良木兽说着,拔腿就往前跑,关横不放心,随口说:“吞鬼喵,你和小白跟着这家伙,它要是敢停下,给我狠狠的挠。”

    “喵呜。”闻听此言,二喵立刻跟着跑了过去。少时片刻以后,熊宝宝领着大家来到了寝宫尽头一个巨大房间的门口。

    接下来,吞鬼喵还凑过去在门口嗅了几下,而后喵喵叫着表示,逃走的家伙就在里面躲藏。

    熊宝宝支支吾吾说道:“神使大人,其实我之所以躲在寝宫角落睡觉,不去收集古树碎片,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来木甲兽的数量太多,我怕自己被对方围攻吃苦受苦,二来它们的首领更厉害,我、我估计自己打不过它。”

    “唉,这懒蛋现在又多了一条‘胆小鬼’的罪名。”关横笑道:“黄兄,你说吧,该怎么惩罚这个家伙?”

    “这还用问吗?”黄藤此时配合着关横的语气,煞有其事板着脸说道:“根据句芒大人定下了的严令,这可是……死罪!”

    “啊?!”闻听此言,熊宝宝吓得扑通瘫倒在原地,不住瑟瑟发抖,它嘴里哆哆嗦嗦言道:“我、我只是贪懒嗜睡而已,没犯什么大错……”

    “好了,宝宝,姐夫和黄大哥摆明了就是在吓唬你,别怕。”小黑此时走上前,笑嘻嘻的拍了拍对方前额:“放心,小黑姐会负责罩着你的。”

    “喂,丫头,这么快就点破,不好玩了。”关横摇了摇头,随即一挥手叫道:“老猴,把大门给我轰开!”

    “呜叽叽”闻听此言,白眉老猴陡忽暴吼一声,双拳蓄劲陡出,“轰嘭!”面前的大门顿时被打得四分五裂。

    “呃,弄得如此乱七八糟,到时候我还得收拾。”见此情景,熊宝宝心中那个苦啊,又不敢开口抱怨。

    恰在此时,对面骤忽传来一声咆哮,有两只身长丈余的木甲兽已经疾窜而来。

    “嗯,这两个家伙看起来挺厉害的。”卿凰见了,立刻说道:“比咱们刚才遇见那些厉害的不是一星半点。”

    “是是,这两只就是木甲兽首领。”熊宝宝在众人身旁说道:“左边的叫‘大木’,右侧的叫二木,都、都很凶。”

    “我说,你好歹也是良木兽啊,怎么会怕这些家伙?”黄藤此刻狠狠瞪了对方一眼,显得异常不屑,随后就往后退了两步,嘴里还说:“诸位,上吧,”

    “嚓,我们都快成你的专职打手了。”关横气得一晃脑袋:“黄兄,你就知道动嘴,难道不知道脸红吗?”

    “嘿嘿嘿,我呀,早就是一缕残魂了。”黄藤厚着脸皮笑道:“你要让我脸红,估计我也做不到。”

    “噗嗤。”听了对方的话,卿凰顿时笑出声来。

    “算了,还是让我来动手好了,进入木祖祠以后,我还没活动筋骨呢。”卿凰这句话甫一出口,顿时掠身上前,“唰唰唰!”掌中的灵剑立刻破空疾刺,罩住左边那只木甲兽周身上下。

    由于她的出手速度实在是太快,就只听“当当当”疾响频起,那家伙头脸上顿时多了几道伤痕,疼得木甲兽立时“嗷呜”叫了一声,拔身就要后撤躲避。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说时迟,那时快,卿凰另一只手上的莲花奇刃倏地泛起蔚蓝光晕,大股寒气挟裹着唰唰作响的冷风,倏地卷过对方四肢,竟然将木甲兽冻在了原地挣扎不开了。

    “嗷!”电光火石间,另一个家伙陡忽扑向卿凰背后挥爪就拍,“啪!”关横突然晃身而至,飞起一脚踢中对方利爪,随即闪电般换脚,“嘭!”木甲兽已经应声飞出去了。

    “喂,你怎么抢我的对手?”听到卿凰语气有些不悦,关横却在她耳畔低语道:“不好意思,看到这家伙想对你出手,我就忍不住过来拦住它了,就算你只是被它撩中一根头发,我也会心疼的。”

    “贫嘴。”卿凰故作微嗔薄怒,其实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可就在这时,黄藤那家伙却不识时务的叫了一声:“二位,要打情骂俏等一会行不?别忘了你俩的对手还没解决呢。”

    “你可真嗦!”关横和卿凰此言甫一出口,都有些不高兴,正好那只被踢飞的木甲兽自己凑过来,顿时被二人齐刷刷出脚再次踹了出去:“滚!”

    好可怜的木甲兽,成了关横、卿凰的出气筒,下一刻正好落在了若桃的脚边,“嘭!”她抬脚将对方踩住了时候还说道:“活该。”

    “呃,神使大人,我知道这两个家伙身上的古树碎片在哪里。”

    熊宝宝此刻讨好卖乖似的,三步并作两步扑到被冻住的木甲兽面前,挥爪落在对方侧肋上,“啪嗤!”顿时从那里拽下一块巴掌大的碎片,而后扔给了空中的古桑女。

    它接着言道:“另一片嵌在对方下颌的位置。”

    “让我来吧。”若桃用吞雷刃轻轻一剜,立刻就将此物挑了出来。

    “啪。”古桑女将接在手里的碎片和古树枝杈互相碰触,双方马上就泛起奇异绿芒,互相融合吸收,紧接着,这枝杈就变成二尺左右,上面还有两颗含苞待放的小小骨朵。

    大家瞧在眼中,不由自主称赞道:“哇,好漂亮啊。”

    “嗷嗷、嗷呜。”就像其余木甲兽那样,两只首领在和古树碎片断绝联系之后,只是痛苦的叫了两声,感觉随即就好转了起来。

    说到底,因为血脉阻隔的关系,它们作为碎片宿主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会导致自己变得凶戾残暴,时不时还要饱受折磨,现在好了,脱离碎片,这些家伙俱都变得老老实实,不在挣扎怒嚎,关横随即就把对方的束缚解开了。

    “喂,熊宝宝,我们把碎片收集齐全,变成了这样的枝杈,能够直接带走吗?”

    听到古桑女的问话,良木兽熊宝宝微微颌首点头:“当然可以,因为昔年句芒大人离开的时候就说过,自己要处理很多事情,也许没机会亲自回来处理碎片的事,嘱咐我以后要是遇到来此的神使大人,就把东西转由你们处理便好。”

    闻听此言,关横凑到黄藤耳边嘀咕道:“喂,听起来倒像是这只懒熊逃避责任的话,你说是吗?”

    “哈哈哈,深有同感。”黄藤笑而即答:“但你们应该早就决定把东西带走了,如今做个顺水人情,倒也不错。”

    此时此刻,古桑女说道:“那好,本小姐和同伴们也算是救了你的小命,这古树枝杈,就当作是谢礼手下啦。”

    “嗷呜、嗷嗷……”恰在这时,两只木甲兽首领凑到熊宝宝近前,对着它叫了两声,这家伙为之一愕,顿时失声叫道:“哎呀,你们不提醒的话,我都给忘了。”

    “怎么回事?”能听懂兽语的卿凰眨了眨眼,随即问:“这木甲兽在嘀咕的‘碧清池’是什么?”

    “呃?原来卿凰姑娘可以听懂兽语?”黄藤此刻对关横说道:“那不是和古媚一样了吗?”

    他嘴里说的古媚,就是居住在句芒离宫的另外一位木神使者,是妖族人,而且还送给过关横“识兽图腾”,让他能分辨天下大部分妖兽的种类。

    “古媚姐那是天生的技能,至于我媳妇,这个是后天的奇遇……还有几分凑巧而已。”

    关横懒得和对方多做解释,这时,熊宝宝接着说道:“我想起来了,木神大人临走的时候说,要是有使者找到这里来,最好去一趟位于废宫西北角落的‘碧清池’,只要潜进百丈深的池底,就会得到特别的赠物。”

    “西北角落的碧清池?”关横和大家互相对望了一眼,黄藤说道:“现在碎片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左右也是闲暇无事,咱们不如过去瞧瞧,也不耽误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