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93章 良木刺蛛(第三更)
    “我也是这样想。”说罢,关横一挥手:“熊宝宝,你在前面带路吧。”

    “是是。”

    熊宝宝和那两只木甲兽首领一边往前走,它一边说道:“看守碧清池的,是另一个良木兽,句芒大人叫它‘良木刺蛛’,嘿嘿,这家伙脾气不太好,我们没什么来往,如果它要是敢得罪几位,千万别客气,狠狠教训对方就是了。”

    “看样子不止是没来往那么简单吧?”关横笑道:“看你提起对方的时候咬牙切齿,那良木刺蛛是不是得罪过你?”

    “呃……这个么……”熊宝宝听到关横的话,吓得彪躯一晃,心中暗忖道:“神使大人猜得真准。”

    它赶忙狡辩道:“其实是这样的,我、我在被邪气侵袭的时候,好像稀里糊涂和刺蛛那家伙打了一架,吃了些许小亏,其实、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我可不是挟私报复。”

    “呸,不害臊。”黄藤摇了摇头,此时说道:“你就只管带路便是,其他的事情由我处理,我要是不行,还有关横他们能帮忙呢。”

    “咳咳,我重申一遍,黄兄,你从来都是不行的。”关横清了清嗓子,故作一本正经说道:“所以每次都是我们直接出手。”

    “噗嗤……嘻嘻嘻……”听到卿凰她们仨在身后捂嘴轻笑,黄藤急忙凑到关横身侧,对他低声道:“喂,当着几位姑娘的面,你就别再漏我的气了,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你都不明白吗?”

    “唉,我可不想打你的脸。”关横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是你自己好歹也要争气一点嘛。”

    两个人一边插科打诨,一边和卿凰她们往前走,古桑女在空中骑着巨蜂,老猴沙鲎和二喵在周围跟随,犹如闲庭信步,走得悠闲自在。

    就在不一会之后,他们来到了寝宫西北角,可是目睹眼前情景,熊宝宝顿时尖叫一声:“咦,这是怎么回事?”

    它的声音诧异之极,关横等人急忙快步走过去观瞧,原来这个通往碧清池的房间门口已经是一片狼藉不堪,到处都是崩毁坍塌的残垣断壁,还有断折的肢体散落在地。

    “这是一只妖蛛的折断节足……”若桃捡起脚边的东西说道:“断茬好像很新,就是在不久前造成的。”

    “糟了,这该不会是我和刺蛛打架的时候造成的吧?!”熊宝宝带着哭腔叫道:“我不是故意的,刺蛛……会不会已经死了?”

    “你在那里嗦有什么用?”关横没好气的说道:“还不赶紧和我们大家到里面瞧瞧。”

    “对对,神使大人不说,我都给忘了。”这个时候,心急火燎的熊宝宝迈步往前就跑,没想到吞鬼喵和小白却比它还快,哧溜一下就钻进了通往碧清池的房间。

    “喂,你们两个跑什么?”卿凰和若桃、小黑都有些纳闷,关横对老猴说道:“别让那两只猫到处惹是生非,你和沙鲎赶紧跟过去,我们随后便到。”

    听了他的话,二兽立刻疾奔而去,古桑女也叫道:“巨蜂,走,咱们跟着小猫去前面瞧瞧。”

    就这样,众人反倒是走在了群兽后面,最迟进入了房间走廊。

    此时此刻,吞鬼喵弓身疾窜,马不停蹄似的跑到了前方,它是被小白带进来的,反正是不管对方走到哪里,自己都是紧紧跟随。

    “喵呜。”小白突然低鸣一声刹住脚步,而后扭身拐进了侧面某个房间,“唰!”说时迟,那时快,一条狭长枝条陡忽挟风甩动过来,就像是鞭子似的狠狠抽向白猫身躯。

    “喵”见此情景,吞鬼喵倏地晃身一撞猝不及防的小白,自己却被枝条抽中,“啪!”登时凌空翻转飞了出去。

    “扑通!”吞鬼喵颓然摔倒墙角,急促间一时难以爬起来,“嗖嗖嗖!”又有数根狭长枝条挟风抽来,小白见状一声尖叫,登时拦在了它的前面。

    “危险!”

    紧接着“嗡嗡嗡”电光火石间振翅声陡起,载着古桑女的巨蜂陡忽疾掠而来,古桑女倏然挥动掌中的树枝去拨打枝条,谁知道那些东西只是稍一碰触树枝,顿时枯萎衰败,在啪嗒声响中瘫软在了地上。

    “哈,原来是被我的树枝把灵气吸走了。”古桑女得意洋洋叫道:“看你们还敢欺负吞鬼喵和小白,哼。”

    可就在这一刻,昏暗房间的角落再次飞出十余根枝条,它们居然在空中互相编结成网,堪堪拦住了飞舞的巨蜂。

    “喵呜”小白猫陡忽一声尖叫,那是在提醒古桑女赶紧后退,她顿时明白了:“对方是想直接抓住我和巨蜂?!”

    “走啊。”霎时间,古桑女呼喊一声,巨蜂立刻挟风倒掠,小白和挣扎起身的吞鬼喵也在瞬息跟着一起退了出去。

    “呼呼呼”这枝条编织的大网竟然不肯放过她们,直接追出了大门。

    “嚓”说时迟,那时快,撕裂空气的疾响声陡起,斜刺里飞过来一只巨爪,拍向古桑女这边。

    “呃?!”就在她一愣神的工夫,这巨爪已经打中对面的枝条大网,原来是后面跟来的熊宝宝及时相助,它说道:“哎呀,你们怎么闯到这里来了,此处很危险!”

    “什么意思?”古桑女和二喵有些莫名其妙的时候,熊宝宝陡忽低吼一声,“呼呼呼、唰唰唰!”漫天爪影已经迅速撕扯那些网子,对方似乎感到它的凶猛愤怒,居然毫不犹豫就缩了回去。

    “喂,你们在这呢?”关横等人此刻才疾奔而至,正看见铺天盖地似的古怪枝条缩回房间,他开口问道:“那些是什么东西?”

    “是生长在碧清池边缘的‘青妖藤’,原本是栖息在上的。”

    熊宝宝此刻解释道:“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它们顺着地裂缝隙延伸到了废宫这里,仗着吸收木灵气,几百年来渐成气候,不过青妖藤以前都很老实,只是几年才显得有些暴躁凶戾了。”

    “嗯,估计是受到了地面蔓延的那些邪气的影响。”听了它的话之后,关横微微颌首,又接着说:“事不宜迟,咱们先去碧清池附近找找良木刺蛛的下落,待会再来理会这些家伙。”

    熊宝宝道:“好,请随我到这边来。”

    七拐八绕地走着,大家随着熊宝宝辗转来到了一口巨大的池子旁边。

    “这里就是碧清池吗?”小黑四下打量,发现此处石砖龟裂破碎,蒿草、青苔遍地,一片荒芜之景,便撇了撇嘴说道:“好像和荒郊野外没什么区别。”

    “是啊,外面的木祖祠废宫虽说有些摆设陈旧,可是也远没有破落到如此地步。”若桃也在旁边嘀咕:“我还以为自己到乱葬岗了呢。”

    闻听此言,卿凰和关横想笑都不敢笑出声来,黄藤此刻可没顾得上说这些闲话,他走上前问熊宝宝:“喂,你说的刺蛛到底在什么地方?”

    “呃,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熊宝宝支支吾吾说道:“上次和那家伙打了一架以后,我隐约记得它不曾离开过碧清池附近,况且刺蛛也受了伤,不可能去太远的地方。”

    “嗯,这么说也有道理。”关横刚说到此处,前面的吞鬼喵、小白、老猴和沙鲎就聚到了一处,他瞧着有些新鲜,于是扬声问道:“喂,你们在做什么?”

    “叽叽、叽叽。”听到他的话,老猴倏地抬起一只前爪,原来它是攥住了一截东西,正和其余几个同伴在观察。

    “拿来让我瞧瞧,又是什么玩意儿?”说着,关横迈大步走了过去,一把将此物夺了过去,老猴见到“玩具”被抢,还有些不乐意的呲了呲牙,关横顿时一瞪眼吓唬它:“滚一边去。”

    “阿横,你又和老猴胡闹什么呢?”卿凰和若桃、小黑此刻也凑了过来,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说道:“不是我和它闹,你们瞧瞧,老猴捡了东西却不上缴,是它先坏了规矩。”

    “嗷?!”恰在此时,熊宝宝和两只木甲兽也走近观瞧,它突然低呼道:“这个好像是良木刺蛛额头上的一根须子,我记得很清楚,它的脑袋上有很多这种东西。”

    “哈哈,难怪捏起来像是一根树杈。”关横笑了一声,注意到吞鬼喵它们又从自己面前跑过去,于是说道:“喂,你们几个要是闲着没事,就替我找找刺蛛的下落,别在那边只顾着瞎玩瞎闹。”

    听到了关横的话,小白突然驻足扭身,喵呜叫了一声,而后对他们扬起爪子晃了晃。

    “难道是有发现?”发现对方站在距离碧清池很近的位置,卿凰率先走了过去,她问道:“你看见了什么吗?”

    “呼呼呼”此言甫一出口,小白身后的巨大池子陡忽泛起一阵涌动风声,紧接着,有一只毛茸茸的狭长节足疾伸而出,“啪”的一声搭在了池子边缘。

    “呜叽叽”见此情景,白眉老猴尖叫一声,它以为是敌人来袭,骤然运劲出拳,狠狠轰在了那狭长节足上,“咔吧、嘭!”节足承受不住拳劲爆发,登时应声折断。

    即将爬上来的东西立刻再次掉回池子里,紧接着它就在弥漫的木灵气内挣扎了起来,还发出了凄厉惨叫声:“唧唧唧、唧唧唧。”

    “糟糕,那个是良木刺蛛……”熊宝宝话音甫落,已经和两只木甲兽疾奔过去,它叫道:“它大概是想进入池子里浸泡灵气疗伤,猴子,你为什么要打它?”

    “叽叽?!”听了对方的话,老猴低叫了一声,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可是这个时候,熊宝宝和木甲兽想要伸出爪子去捞对方,却因为池子太大够不到了。与此同时,古桑女和若桃齐刷刷叫道:“我来吧。”

    “嗖嗖嗖呼呼呼!”顷刻间,若桃振腕抖手掷出锁链断掌匝住对方右侧的躯体,古桑女的灵根也在下一瞬缠住了那刺蛛左边节足。

    “一、二、三……用力拉呀!”若桃一声呼喝,顿时豁尽全力猛拽,古桑女骑着巨蜂也向着反方向疾飞,她们如此一使劲,顿时把良木刺蛛拉住了碧清池。

    “咣当!”这刺蛛的身躯重重摔在了池边地面上,弄得它“哎呦”大叫了一声。熊宝宝急忙凑过去问道:“刺蛛,你没事吧?”

    “咦?”良木刺蛛晃着脑袋抬头一瞧,顿时失声低呼:“宝宝?你不是中邪吗?为何又清醒了过来,还有这两个木甲兽不也……”

    “嗨,说起来就一言难尽了。”熊宝宝此时打断了它的话头,继而开口:“来来,我先给你介绍两位神使大人和他们的同伴。”

    紧接着,熊宝宝就把大家的进入木祖祠以后的事情叙述了一遍,那良木刺蛛对着众人行礼以后,刚要说两句感激救命之恩的话,躯体陡忽晃颤不止,登时瘫软在了原地。

    “刺蛛,你这是、这是怎么了?”

    熊宝宝看到对方跌倒,顿时吓了一跳,刺蛛低低呻吟道:“唉,说来真是倒霉之极,那天和中邪以后的你打了一架,我也受了伤,于是想来这里浸泡碧清池的灵气借此恢复,谁知道……”

    原来,刺蛛在这里疗伤的时候,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碧清池周围那些青妖藤见到它虚弱不堪,登时发难,将良木刺蛛团团缠裹住,想要把它身上的木灵气彻底吸收殆尽。

    这些青妖藤原本是地面上生长的普通植物,受了外界邪气影响产生变异,在渗透到木祖祠内部、碧清池边缘以后,它们原本想摄取此地灵气化为己用,只可惜始终不成功。

    因为木灵气有强烈的驱邪效果,蕴藏邪气的妖藤一旦靠近,就会感到十分不适,可它们又舍不得如此浓厚的灵气,只好在此处慢慢的生长蔓延,蛰伏待机。

    正巧良木刺蛛和被邪气侵染的熊宝宝打了一架,自己身上被邪气攻击打伤,跑到碧清池这边治疗,没等它休息多久,那些青妖藤就已经忍不住上来发难,迅速缠住了它。

    当时的刺蛛为了脱身,万不得已用自己的“灵根核心”做了假分身,用来吸引对方注意力,这才侥幸逃脱。

    不过失去了核心以后,良木刺蛛比原来更加虚弱,只能躲藏在碧清池内蛰伏,以免遭到对方的毒手。

    “说起来,那些青妖藤确实很讨厌。”古桑女在旁边道:“刚才还袭击我和两只小猫,实在是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