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86章 乘风而去(第一更)
    “小犴,你闭嘴!”它们齐声地吼道:“不要在这里添乱了,有空就带着若桃去看看大风的情况,那家伙耗尽了魂力,需要及时补充,待会大家还要靠骑着它离开呢。”

    “好好,你们就会指使我。”御雷犴此刻和对若桃说了一句,而后与她向趴伏在地歇息的大风那边走去。

    白龙此时开口道:“关横、卿凰姑娘,小九之所以现在会浑浑噩噩、意识不清,就是因为被邪气侵袭魂体已久,有些难以适应失去邪气的状态,我想,如果你们灌注给它少量五行灵气,也许会好些。”

    “这个容易。”关横摊开手掌,那里倏地浮现出一团灵气,他刚要把此物放在九婴魂体上,一旁的小白却突然窜过来咬住了他的衣襟。

    “喂,你要做什么?”还没等关横反应过来,这白猫张开自己的嘴,哧溜一下把他掌中的灵气就彻底吸走了。

    “你!”见此情景,关横苦笑一声:“猫祖宗,你要是想要吸收灵气说一声就好,何必过来硬抢?那是给九婴的。”听了他的话,小白只是喵呜叫了一声,微微摇头。

    “阿横,它不是这个意思。”卿凰听得懂兽语,明白对方在表达什么,于是对关横使了个眼色:“静观其变好了。”

    “唰唰唰!”陡忽间,这白猫额头上风声又起,紧接着便形成了一个闪耀五彩光芒的灵气团。

    “怎么又是这个东西?”

    关横心中泛起几分疑惑,刚要询问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了一点奇事,那光团内,明显萦绕着五行灵气,但是这几种气息显得极为均衡,俱都是增加一分会变多,减弱一分则会少。

    “古怪,就算是我,也无法将五行灵气调整的这般均匀的地步。”关横心中暗道:“这白猫崽真是个奇才。”

    就在他不停思忖的时候,小白已经把那团闪耀异光的五行灵气放在了九婴之魂上,就只听“呼呼呼”风声涌动,灵气转瞬就被魂体吸收殆尽。

    “哎呀,小九的情况好像稳定下来了。”绿蛟在旁边亢奋大叫道:“它已经没那么虚弱了。”

    “这就好、这就好。”卿凰和关横此刻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可是又见到九婴还没苏醒,卿凰便开口问道:“喂,它什么时候能够彻底恢复?”

    “这个嘛,我们可说不准。”修蛇在旁边言道:“也许一时三刻,可能三五天不等吧。”

    “是啊,这里虽然已经邪气尽退,可惜并不适合小九的魂体休养生息。”

    白龙在旁边开言:“要知道小九是擅长御使水火之力的神兽,如果让它身处在水灵气或者火灵气充足的地方,这家伙也许能够苏醒的快一些。”

    闻听此言,关横脑中灵光迭现,他突然道:“嗯,你这么一说,我正好有个好介绍。”

    众神兽齐声问道:“是什么地方?”

    “就是祝融离宫!”

    关横笑了笑:“大家往返灵界的时候,都是经由那附近,所以我一直想着,把你们寻找齐了以后,再次返回祝融离宫和火神使者‘汪桐’聊聊,对了,收留白眉老猴之时,我也答应要带它过去的。”

    “那真是太好了。”此时此刻,、封、凿齿、修蛇、御雷犴、绿蛟和白龙不约而同说道:“那就赶紧集合,往那边去吧,大家可以骑着大风前往。”

    “诸位”恰在这一刻,若桃在不远处喊道:“大风的气力恢复过来了,随时都能出发。”

    “好,全体集合,咱们前往祝融离宫。”听到关横的话,卿凰在他耳边低声道:“别忘了,邪气河畔还有花、单眼沙鲎和蝠王它们在肃清魇化盟余党,要过去和大家打个招呼。”

    “对对。”闻听此言,关横微微颌首,随即叫道:“大风,先把我们带到塔楼外侧的邪气河边,拜托了。”

    “小事一桩。”巨禽大风此刻抖擞精神,让众人、群兽都在自己背上站稳,陡忽间展翅翱翔,眨眼的工夫就到了邪气河边。

    “呱咕、呱咕”就在这个时候,几只玄翎花飞到了大家面前,看到众人平安无事,它们可高兴了,单眼沙鲎与蝠王也都凑过来欢喜鸣叫。

    最后,五只沙魇蝠王因为习惯了在大漠生活,而且魇化盟已经遭到覆灭,它们就领着自己的族群和关横等人告别离去。

    当然,蝠王们临走之前,已经被关横把体内的邪气根源炼化,以后不用再吸收邪气维持生命,算是皆大欢喜。

    而单眼沙鲎则是无牵无挂,提到小黑形容祝融离宫非常好玩,就打算和众人一起前往。

    玄翎花们原本想飞回古柏树屋那里的窝巢继续照顾孩子们。

    可是巨禽大风却说道:“喂,你们几个在消灭魇化盟邪徒的事情上立了大功,怎么样,愿不愿意和我走一趟,我在离开人间界之前,教给你们一些好东西。”

    闻听此言,花们欣喜若狂,要知道,大风可是灵禽之祖,能得到它的传承可不容易。

    被大风说动以后,花们决定跟随大家前往祝融离宫,就此一同上路。

    ……

    “呼呼呼唰唰唰”少时片刻之后,巨禽大风振翅翱翔,在万里晴空尽情的向前疾飞,众人只觉得耳边风声刮过,异常凉爽,可又有些担心对方飞得不稳,再把自己掉下去。

    见此情景,关横便扬声叫道:“喂,大鸟,你就不能飞得慢一点吗?别忘了,自己背上有好几个女孩子呢,多为她们想一想。”

    “嘁,就你知道怜香惜玉,让俺来做恶鸟?”大风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随即真的把自己飞行速度稍微减缓了一些。

    “呼,这回就差不多了。”若桃此刻抱着半卧的尸马往柔软鸟背上一躺,她嘴里说道:“享受一下轻松时刻,真是不错啊。”

    “呵呵呵,在大西漠里奔走劳碌那么多天,总算是可以休息一下了。”卿凰刚说到这里,自己身边的小黑就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她喃喃自语:“卿凰,我困……”

    “好好,就躺在我怀里枕着吧。”卿凰爱怜的搂过这个妹妹,也在旁边坐下,她轻声哼着舒缓低沉的声音,小黑眼皮子眨动几下,随即就响起轻轻鼾声,睡熟了。

    似乎是受到她们的影响,犟驼、老猴只觉得倦意上脑,都背靠背倚在一起打起了呼噜。

    见此情景,关横轻叹了一声:“唉,几番出生入死,难得一会平静,罢了,就让大家……”

    谁知道他刚想到这里,正在翱翔的巨禽大风突然全身剧震抖动不停,一下子就把众人全都惊醒了。关横叫道:“大风,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前方有座高耸山麓的峰顶泛出一股奇异的灵息,阻住了阻住了气流。”大风嚷道:“诸位注意,我要先降落在上面了,你们快抓紧。”

    “真麻烦。”关横扬声叫道:“猎獬你用金线把大家固定在一处,不要让咱们被风吹跑了。”

    “好嘞。”猎獬答应了一声,“唰唰唰嗖嗖嗖”风声陡起之时,它的金线已经将众人、群兽都固定在大风背上。

    旁边的飞翔陪伴的玄翎花都很紧张,一个劲“咕咕咕”叫个不停。

    “都给我闭嘴。”大风听见它们聒噪,便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啪嗒、啪嗒……”话音甫落,它已经抿翅收翎,倏地降落在了无名山麓峰顶附近的树林前面。

    “哎呀,好浓郁的木灵气……”卿凰此刻只觉的空中飘来的阵阵草木清香沁人心脾,不由得喃喃自语道:“这里似乎不错啊。”

    “嗡嗡嗡嗡嗡嗡”就在下个瞬间,关横背负的句芒剑陡忽产生了剧烈震动,他立刻意识到是古桑女出了问题,便立刻叫道:“喂,你怎么了?”

    “呃啊啊啊”恰在此时,古桑女的灵体骤然飘出句芒剑,继而发出尖声大叫:“呜呜呜……我好难受啊,全身都在疼、疼死我了……”

    “古桑姐姐?!”见到她这副模样,距离最近的小黑吓得瞠目结舌,急忙过来查看。可是关横突然叫道:“不要距离她太近!”

    话音刚落,古桑女身上倏地爆发出一股狂涌的灵息,“嘭!”顿时把小黑的身躯撞飞了出去。

    “叽叽叽”说时迟,那时快,尖声嘶鸣的白眉老猴反应极快,“噌噌噌”几步扑上前,顿时把小丫头稳稳接住。保她平安无事。

    “呃……”就在这时,古桑女一声呻吟,灵体已经接近透明,关横稍一思索,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急忙叫道:“糟了,她控制不住体内木灵气流逝,只怕会继续衰弱下去。”

    闻听此言,卿凰和若桃急得直跺脚,她们不约而同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关横此时扶住古桑女的肩头,随即对三女说道:“据我估计,古桑女和咱们一起经历过太多场激战,她原本不是很擅长这种事情,所以强行调动了很多木灵气,汇聚灵根,所以导致自己持续虚弱,而不自知。”

    “呜呜呜……关横,人家好难受……”古桑女几乎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嘴里不住呐呐自语,要不是关横持续给她输送自己的五行灵气,只怕古桑女都已经有湮灭魂消的危险了。

    “公子,为何你的灵气现在对古桑女的补充不太起作用?”若桃奇怪的问道:“这要放在平时,她吸收些许五行灵气,就会好很多啊。”

    “呃,其实……我也已经很累了,毕竟咱也不是铁打的。”关横苦笑一声,刚要继续往下说,此时就听见有只花陡忽尖鸣,紧接着就朝不远处的林中飞去。

    “怎么回事?”关横和三女觉得奇怪,正要跟过去查看,前方林间草丛就传出阵阵声响,而后就跑出一只小兽来。

    “呜呜哞哞”这小家伙被身后的花吓得魂飞魄散,不住尖叫奔驰躲避。

    “哎呀,是一只多角小鹿。”看到对方,卿凰突然想起自己留在灵界灵王大殿的宠物妖鹿小角,眸中不觉闪烁喜色,若桃和小黑也都笑道:“好可爱、好好玩。”

    “喂,你们这几个没义气的家伙,古桑女还在都要完蛋了,却还在那里……”关横的话刚刚说了一半,突然瞧向林边某块巨大岩石,随即低吼道:“喂,谁在那里?出来!!”

    “嗷呜!”

    “叽叽!”电光火石间,犟驼、老猴、尸马齐刷刷扑向岩石后,那里顿时泛起一股劲风,倏然向前方席卷而来。

    大家一看,原来是个中年人模样的魂影,对方被三兽一吓,落地时险些扑扑倒,不过嘴里却叫道:“喂喂,怎么见面就开打了?你们认不出老朋友了吗?”

    “这……你!!”关横一指对方:“你不是黄藤吗?为何会在这里?”

    说罢,他一挥手叫道:“都别闹了,花不要追那只小鹿了,真是吃饱了撑的!”

    听了关横的话,灵禽们只好抿翅收翎降落在地,那多角灵鹿被它们追得狼狈不堪,顿时哞哞叫着飞奔到黄藤近前,显得有几分委屈。

    “好啦好啦,不要紧。”这小鹿就是跟随黄藤的宠物,被他安抚两句,这才低鸣一声,躲到了黄藤身后,带着几分怯怯的表情打量关横他们。

    “能够再次见到老朋友,真是令人愉快的事情。”

    黄藤是昔时在句芒离宫传授过关横丰富知识的木神使者,和若桃也很熟络,他和这两位打过招呼,语气还带着了几分玩笑:“我说关横,一阵不见,你身边可是‘兵强马壮’了。”

    “嘿嘿,黄兄说笑了。”关横说道:“你怎么离开句芒离宫了?”

    “哦,前一阵子天下大乱,到处都有邪气蔓延、凶兽肆虐,好在离宫的五行灵气充盈,让方圆百里之内的地界得以暂时保全。”

    黄藤此刻解释道:“不过我和其余几位神使还是不放心外界的事,于是遍寻古籍,找到了一种可以将自身魂体附在灵兽身上、四处远行的秘术,喏,我找到这只小鹿,和它的肉身暂时相融,而后出了句芒离宫,开始游历天下。”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颌首:“哦,原来黄兄是想对最近天下发生的事情探查一番,这才出来的。”黄藤说道:“是啊,不过我们今天走到这座山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奇异的事情,故此上来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