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87章 东牢山探奇
    “哈哈,原来你也发现了这座山峰上有怪异灵息?!那真是巧了,我们也……”

    刚说到这里,关横怀里的古桑女突然低声呻吟了一声,黄藤看见对方周身萦绕着浓郁的木灵气息,于是问道:“她是……”

    “哦,这位可不简单,她是雷泽桑林最大的那颗上古桑树的本体木灵古桑女,而且与木神句芒大有渊源。”

    紧接着,关横就把自己这次和卿凰她们往返灵界、寻找九神兽、对付魇化盟和万魇邪王的事情言简意赅说了一遍。

    这些经历,听得黄藤瞠目结舌,连连称奇。“那这么说,这只巨禽,就是九神兽之一的大风了?”

    黄藤看着面前倨傲昂首的大风,连忙躬身施礼:“小人木神使者黄藤,参见神兽阁下。”

    “罢了,平身吧。”巨禽大大咧咧的言道:“常听人提起,句芒大人的家教甚严,麾下使者都是一方显赫人物,果然不假。”

    “嘿嘿,谬赞、谬赞。”关横听到他俩客气了起来,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喂,黄兄,古桑女现在陷入半昏迷状态,你博学多才,应该知道如何救治她吧?”

    “这个嘛……”闻听此言,黄藤下意识陷入了沉思中。

    “哎呀,黄大哥。”小黑带着满脸恳求之色,对他说道:“古桑姐姐现在好像很痛苦的样子,麻烦你,想想办法好吗?”

    “嘿嘿,没问题。”黄藤被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一恳求,脑子马上就活络了起来。

    他立刻对关横说道:“就像你所说的,古桑女只怕是经历了多场战斗,如此无休止的透着自己的灵气,不知不觉的虚弱了下来,让她及时补充,这才是从根本上解决的办法。”

    听了他的话,若桃微微摇头道:“可是,公子、卿凰刚才都已经试过给她不断输送灵气,古桑女也没醒过来呀。”

    “据我估计,是这么回事。”

    黄藤继续言道:“关横他们的灵气都属于五行均衡状态,木灵气并不突出,所以古桑女在极度虚弱的状态下,同时吸收五行灵气,对自身未必有好处,她必须要摄取最精纯的单一木灵气才行。”

    “唰!”他的话音甫落,关横摊开掌心释放出一团碧绿之色的灵气团,并接着问:“我这种灵气也不行吗?”

    “不是不行,但古桑女要是吸收了这个灵气团,恢复就会变得缓慢下来,数天,甚至是十天半个月也说不定。”

    黄藤说着,一把将关横的灵气抓了过去,他继续道:“虽然你这个看起来和精纯木灵气没有区别,可是内里还有些木、火、土、水的杂质在其中,还不如给我呢。”

    话音甫落,这家伙老实不客气的就把灵气吸收了。

    “我说,你还真行,依旧改不了喜欢占便宜的毛病。”关横扶额苦叹道:“行了,给你就给你吧,不过老兄,收了我的好处,你就得替我办事,赶紧想办法把古桑女弄醒。”

    “行,这个不成问题。”黄藤此刻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座山上来吗?”

    “不就是你发现了这座山上有奇怪的灵息出现,所以上来瞧瞧。”

    听了关横的话,黄藤微微颌首:“不错,我之前和住在附近村落的土人打听过,此山名叫‘东牢山’,上古时期便存在于此,原先有一片极为广阔的密林密林覆盖,到了这里以后,我才发现了另一种情况。”

    众人闻听都有些好奇,于是不约而同问道:“什么情况?”

    “这座山上的密林,和句芒大人似乎有某种关联,就像他和古桑女之间那样。”黄藤这个时候换上一副严肃表情说道:“我怀疑,在上古时期,密林得到过大人的福泽庇佑。”

    “你是说,就像古桑女这样?!”闻听此言,关横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在很久以前的雷泽,那里因为经常遭到旱天雷侵袭轰击,故此万物不生,极为贫瘠,一株幼小羸弱的树苗好不容易钻出皴裂的土地,天上的雷电却在这时落下,要将其彻底轰碎。

    多亏经过那里的木神拔剑斩碎雷霆,救了稚嫩的小苗,还将自己的一滴眼泪留给了对方,使其在无数岁月的流逝中茁壮成长,变成了雷泽桑林最大的上古灵木,也就是古桑女的本体。

    “喂,阿横,想什么呢?叫你都没反应。”听到了卿凰的声音,关横这才低声一笑:“没事,只是想起古桑女的身世,有些感慨而已。”

    他扭项回头道:“黄兄,你是说,这密林中也有受到木神大人庇佑的灵树?”

    “没错,我怀疑不仅是一棵树木受到了大人的福泽。”黄藤此时把双手向前一挥说道:“而是这整片森林都受到了影响。”

    “嚯,那可真是厉害了。”关横随即微微颌首:“那你说吧,咱们该怎么做?”

    “很简单,咱们走到林中最中间的位置,召唤此处比较有影响的木灵出来,打听一下具体讯息。”

    黄藤继续道:“如果它们的生长、本身灵气和句芒大人有关,那么就可以释放出绝对精纯的木灵气,只消让古桑女吸收少许,她就能够苏醒过来,而后自我调息,逐渐恢复即可。”

    听了他的话,卿凰、若桃和小黑齐声道:“那好,我们都陪你去。”

    “嗯,也好,姑娘们关心古桑女的安危,愿意走一趟,我没意见。”

    关横此刻扭头说道:“老猴,你的身手敏捷,和我们同往,至于犟驼和尸马,你俩就留下来陪伴大风、花,在这里待着好了。”

    犟驼它们也是经历了连场大战,俱都待着疲惫之态,一听说可以休息,当然没意见,唯独吞鬼喵、小白以及单眼沙鲎闲不住,非要跟着去不可,关横没办法,只好勒令卿凰和小黑看住这几个家伙。

    就这样,大家就钻进了东牢山峰顶附近的密林里。往前行进了约莫半里来路,关横突然嘀咕了一句:“喂,黄兄,你有没有察觉到一件事情?”

    黄藤和多角灵鹿走在前面,被他这么一叫,登时扭项回头问道:“呃?什么事?”

    双眉一挑,关横沉声道:“咱们越往树林里面前进,我就越感到这里的气息似乎有些怪异。”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如此。”黄藤神情一凛,顿时向四周围大量,他低声道:“按理说,被句芒大人赐福的上古密林,灵气不可能如此驳杂紊乱,难道说这里发生了变故?!”

    “喵呜”就在此时,小白猫突然尖鸣一声,而后向着前方草丛疾扑而去,吞鬼喵自然是紧紧相随,形影不离。

    “喂,你们两个别乱跑啊。”卿凰若桃和小黑见状焦急,关横立刻说道:“别愣着了,咱们赶紧追吧。”

    “噌噌噌唰唰唰”闻听此言,众人发足狂奔,向着二喵离去的方向疾追,转瞬间就到了一箭之地以外。

    “嗷呜呜”说时迟,那时快,树丛后赫然传出厉吼咆哮,还夹杂着吞鬼喵和小白的尖叫,这一听,大家就知道它们和对方已经斗起来了。

    “古桑女……”奔跑时,关横低头一瞧,发现她的灵体越缩越小,原本自己是抱着古桑女,此时她已经变成了巴掌大,一只手都有可以托住。

    “坚持住,我一定可以找到救醒你的方法。”想到这里,关横不由得加快脚步,此刻,若桃已经抢前几步窜到了二喵身边:“呔,什么东西在此猖狂?!”

    “呃,这是……”下个瞬间,随后赶过去的卿凰和若桃都是一愣,原来面前有十余个浑身长满碧绿墨黑曲折条纹的怪物,正缠着二喵不停撕斗,卿凰失声叫道:“这不是木灵恶魑吗?”

    “确实如此,全都是些被邪气侵染、变得丧失神智的木灵,现在马上就要步入邪化了。”

    听到黄藤在旁边这么说,若桃有些愕然道:“不可能啊,我们刚刚在大西漠把邪气的根源魇化盟、万魇邪王都消灭了,怎么这里还有邪气肆虐?!”

    “那是因为天下各地的邪气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彻底消散。”关横此刻沉声说道:“总有一些渣滓没有清理完。”

    “对了,阿横以前曾经给了御鬼师的鬼物大量原火之力,就是让他们帮忙驱除侵袭各地妖兽、人类的邪气。”卿凰说道:“对方肯定已经开始行动了,假以时日,必见成效。”

    “喂喂,咱们先说说眼前的情况吧。”黄藤伸手一指和众多木灵恶魑游斗的二喵,他有些好奇的问道:“难道说诸位就不担心它们吗?”

    “哈哈哈,只不过自几只小小的恶魑而已。”关横摸着下颌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嘛……”他又继续言道:“为了节省时间,还是不要在此耽搁了,老猴、猎獬,你们动手帮忙吧。”

    “呜叽叽”闻听此言,低吼的白眉老猴倏地一晃身疾窜了过去,“砰!”重拳直捣,正中面前一只木灵恶魑的躯体,随即用利爪一拽,硬生生将其向自己身后摔去:“呼”

    “喂,猴子,你办事怎么如此毛糙粗鲁?”电光火石间,猎獬骤忽用自己的金线匝住这只恶魑,紧接着释放五行之力,立刻将其体内邪气炼化消散。

    “砰砰砰、啪啪啪!”老猴出手动作迅疾如电,重拳接连不断落在恶魑身上,对方不停向后面震飞而去,与此同时,吞鬼喵和小白就有些不乐意了。

    原本就是两只猫儿先发现的木灵恶魑,它们玩得正高兴,结果猴子和兽魂跑过来抢走了对手,一气之下,小白扭身向前疾奔,倏地拦住了两只正想逃跑的家伙。

    “嗤啦、嗤啦!”卷裹灵气的利爪挟风挠下,顿时将恶魑身躯裂开几道狭长口子,疼得它们嗷嗷直叫。

    “喂,别下杀手啊。”见此情景,黄藤顿时急了,他立刻叫道:“关横,快拦住那只猫。”

    因为这些木灵只是沾染了些许残存的邪气,并非完全邪化,只要帮助它们驱除不详邪气,对方自然可以恢复如初,变为老老实实的善良木灵,可是黄藤看来,小白似乎是想把它们撕碎,这可就太过分了。

    “没事没事,黄兄你也太紧张了。”关横呵呵笑道:“你再仔细瞧瞧,那两只木灵可没有事。”

    “什么?!”

    听了他的话,黄藤瞪大眼睛仔细一瞧,果然如此,白猫的爪子虽然在木灵恶魑身上留下痕迹,使其痛苦不堪发出惨叫,可是它那些精纯灵气也顺着皴裂伤口席卷了对方整个躯体,登时把所有的邪气炼化。

    “呼,吓死我了,这小白猫有两下子,竟然可以将五行灵气运用自如,了不起。”黄藤刚说到这里,眼神突然一定,随即朝着小白大喊道:“喂,注意身后。”

    “喵?!”与此同时,发现不妙的吞鬼喵也已经朝着对方疾窜而去。

    “呼!”陡忽间,一道爪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拍向小白身后。

    它感到头顶恶风不善,瞬间向前弓身疾窜,“嘭!”沉重一爪瞬息落在地面上,打得土石飞溅四迸,“嗤嗤嗤嗖嗖嗖”有不少冲着二喵疾飞而去。

    “叽叽叽”说时迟,那时快,白眉老猴及时赶到,只见它合身扑纵凌空翻转,“嘭嘭嘭!”出脚迅疾无伦,顷刻便踹碎了接二连三疾飙而来的石块。

    “哎呦,这几只木灵好大呀。”

    小黑此时斜指对面,那里站着的,是刚才袭击白猫未遂的木灵恶魑,对方一共三个,长得一般无二,都是魁梧过丈,全身都是皴裂枯糙的树皮,在这一刻怒吼咆哮着,就要向着众人这边进袭。

    “好像是古槐树的木灵……”见到对方,黄藤低声说道:“看它们的体型,少说也有上千年树龄,力量不可小觑。”

    “诸、诸位恩人,请听我一言。”恰在这时,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大家扭项回头细瞧,原来是一个被猎獬金线捆结实、已经恢复清醒的木灵。

    它继续道:“拜托,请救救前面那三个古槐爷爷,它们是这座森林诞生时就存在的守护者,不能有事啊。”

    “猎獬,先把这家伙松开。”关横一挥手,金线立刻在木灵身上消失了,他继续道:“放心好了,我们可是前后两任木神使者,要治好它们,没什么大问题。”

    “嗷呜呜”关横的话音甫落,三只怒吼的古槐木灵就已经飞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