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89章 迷宫甲兽
    “嗯,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关横微微颌首,恰在这一刻,三古槐木灵已经给古桑女灌注了不少精纯灵气,她终于悠悠醒转了过来。

    “呃呃……我这是在哪里呀?”古桑女现在显得有些迷糊,而且灵体一时没有恢复到常人大小,一直在关横掌心里坐着。

    “古桑姐姐,你刚才昏迷不醒,我们可担心了。”小黑此刻凑过来说道:“现在没事吗?”

    “黑妹呀……我的脑袋现在还是懵懵的、有些不清醒,咦?!”刚说到这里,古桑女突然看见面前的众多木灵,她勉强笑道:“哎呦,原来有这么多兄弟姐妹在此处,你们好啊。”

    “呵呵呵,小姑娘,听说你是雷泽桑林古树的木灵,和我们几个老不死倒有些渊源。”

    三古槐木灵赶紧做了自我介绍,而后,老大便说道:“对了,有一件事情,我们想拜托诸位神使和古桑小妹解决一下,不知可否……”

    “几位老伯太客气了,你们刚刚输送灵气救我,这份大恩理应回报。”古桑女说着,就要关横掌心站起来,谁知道灵体无力,一下子又跌坐在原处了。

    “唉,我还是太虚弱了。”听了古桑女的话,黄藤在旁边说:“对了,当年的废弃离宫,也就是现在的木祖祠,不是有很多灵气萦绕吗?咱们带着古桑女过去吸收一些,应该对她恢复有帮助才对。”

    “没错没错。”古槐木灵的老三在旁边抢着搭言道:“其实我们要拜托诸位的事,就是要前往木祖祠。”

    接着,三古槐木灵就把事情经过始末解释了一遍。

    就像猎獬之前所说的,木祖祠现在栖息的那些藤蔓木甲兽起了变异,身上蕴藏了不少上古灵树的碎片,但那些东西可不是小小木甲兽能够融合吸收之物。

    经过了漫长岁月之后,灵树碎片不断刺激着木甲兽的躯体,遗留给它们的,只有无穷无尽的痛苦和逐渐变得暴躁凶戾的脾气而已。

    这些看守木祖祠的灵兽惨遭变异,最受影响的就是密林中的众多木灵,对方不但在迷宫内昼夜嚎叫,使得木灵胆战心惊,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最开始的那些岁月,蔓藤木甲兽只是在木祖祠迷宫内部活动,一旦有木灵接近,就会被无情驱逐、甚至遭到袭杀,可是在近些时候,因为天地异变的影响,邪气袭来,使得它们愈发暴躁,还产生了冲出木祖祠的苗头。

    “一旦木甲兽冲进了密林,我们这些很弱的木灵基本上就是毫无抵抗能力,只能任由对方宰割袭杀了。”

    古槐老大此时说道:“为了这些大小木灵的安全,所以我们想请二位大人带着古桑女去木祖祠,把木甲兽制服,而且小妹妹也可以吸收祖祠内散发的气息,恢复自己虚弱的灵体。”

    “呵呵呵,黄兄,你说咱们这是不是有点‘想打瞌睡,天上正好掉下枕头’的意思?”听了关横的话,黄藤也是莞尔一笑:“是啊,反正咱们到这里的目的,不就是想看看木祖祠吗?”

    小黑抚掌道:“好啊,大家出发喽。”

    此时此刻,关横对一众木灵说道:“好了,你们回去休息,带路的事情,有三位古槐木灵就可以了。”

    “吾等告退,恭送神使大人。”说完这句话,木灵们便消失在了密林尽头。

    “叽叽、叽叽”一听说可以在森林内多待一会,最高兴的就属白眉老猴和单眼沙鲎,这两个家伙嗷嗷叫着,一个上窜攀登古树枝杈,悠荡飞纵,一个绕着附近跑来跑去。

    “喂,不要这样胡闹了。”小黑揉着眼睛说道:“你们这俩家伙,把本小姐的眼都晃花了。”

    “哈哈哈”闻听此言,众人都忍不住发出笑声,就这样聊聊走走,不多时便来到了树林边缘的木祖祠入口。

    “呃,这里的木灵气,还真是充裕。”古桑女坐在关横肩头,深深吸了两口,而后说道:“嗯嗯,我想只要进去的话,就可以摄取更多灵气了,关横快带我进去呀,驾驾”

    “喂,最后那两个字有些多余了吧?”关横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你个小没良心的,我为了让你恢复虚弱灵体跑前跑后,你却把我当马儿骑?过分!”

    “好了,阿横。”卿凰笑道:“不要再和古桑女逗趣了,走走,赶紧进去。”

    “说的是,这木祖祠里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我先瞧瞧。”话音甫落时,小黑已经抢前几步,拔腿往大门跑去。

    见此情景,古槐老大立刻说道:“哎,小祖宗,你可不能随便乱跑,里面有危险。”

    “瞎扯,咱们在这门口转悠半晌,哪有什么……”小黑嘴里的“危险”二字还没完全出口,木祖祠大门侧面就已经窜出了两道迅疾无论的黑影,着实吓了她一跳:“哎呦。”

    “叽叽叽!”旁边的老猴当然不会由着对方伤害她,顿时嘶吼着挥拳直捣过去。

    “嘭!”“哦呜!”其中一只浑身缠满墨绿蔓藤的怪物被重拳捣中,直接飞了出去,“唰唰唰!”电光火石间,白眉老猴长尾如鞭,倏地卷向住另一只的腰间。

    “噌噌噌!”谁知道,这家伙动作矫健、迅疾如猎豹,连续两个起落,竟然险而又险的避过了老猴的尾巴。

    “叽叽?!”见此情景,老猴颇为气恼地叫了一声,正要追过去,可是关横却有些不耐烦,随口说道:“大伥鬼,你去把那两个家伙拎过来,不要让老猴把它们往死整了。”

    “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大伥鬼一晃魂影掠空疾行,“啪啪!”两只怪爪转瞬扣住二兽的背脊。

    “嗷?!”嘶吼声陡起,对方正要拼命挣扎,却被大伥鬼释放凶横杀气威慑住,立时动弹不得。

    “扑通、扑通。”二兽被狠狠掼在关横脚前的地面上,黄藤随即在旁边说道:“这两个家伙身上虽然有些许灵气萦绕,可我却没感到有什么古树碎片存在……”

    “黄大人可别看走了眼。”古槐木灵老大笑道:“从表面看,这些木甲兽毫不起眼,可躯体内没有被搜查的话,谁也难以保证碎片不存在。”

    “嗯,这句话也有道理,可是总不能把这俩家伙直接宰掉剖开躯体检查吧?”听了关横的话,古槐木灵摇了摇头:“不必,只要在瞬间吸尽它们体内的灵气,即可窥见端倪。”

    “吸收灵气是吧?正好,它们的灵气归我了。”古桑女话音甫落,倏地齐扬双手,两只木甲兽周围的土内顿时窜出细如发丝的灵根,“唰唰唰!”随着一阵轻响,将其缠裹结实。

    “唉,因为身体虚弱,就连灵根也变细了。”

    古桑女苦笑着摇了摇头,转瞬间,她就已经把对方的灵气彻底吸收殆尽,但嘴里却叫道:“不够不够,实在是太少了。”

    “扑通!”其中一只木甲兽灵力耗尽,晃悠着栽倒在地,可就在眨眼工夫,这家伙的躯体竟然泛起了诡异的绿芒,“呼呼呼”作响,紧接着另一只也变成了相同模样。

    众人目睹这份情景,不由自主道:“呃,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呵,古桑女,你的运气来了。”古槐老大此刻笑道:“想知道细情的话,大家静观其变就是。”

    他的话音甫落,两只木甲兽顿时嚎叫着翻身跃起,顷刻暴现浑身绿芒向着众人扑来。

    “咦,这俩家伙额头上有异物?!”关横的目光如炬,忽然发现木甲兽双眼之间出现了一块指甲大小的碧绿碎片,此物萦绕着浓郁的木灵香气,驱使着二兽疯狂袭来。

    只不过,它们也实在太自不量力了,还没等欺身到达大家近前,就已经被老猴、沙鲎再次撂倒在地,又是一顿胖揍。

    “砰砰砰砰砰!”白眉老猴的重拳下手尤其厉害,打得对方躯体不断发出暴响,惨叫声频繁响起的同时,二兽眉宇间的碧绿碎片乍明乍暗,似乎有些后力不济。

    “快,趁现在赶紧吸收碎片。”听到对方的指点,古桑女哪里还敢怠慢,立刻驱使着自己破土而出的灵根再次缠住木甲兽。

    “啪嚓、咔吧!”灵根尖端硬生生撬出了对方额头上的碎片随即迅速缩回,此物立刻落到了古桑女手中。

    “哇,这是、这是大恩人的气息耶。”古桑女因为当年得到木神句芒的眼泪,故此才得以在雷泽幸存,故此一直称呼句芒为大恩人。

    此刻一感到古树碎片上的灵息,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她嘴里喃喃自语道:“好怀念过往的情景啊,关横,我能不能吸收它们了?”

    “呵呵呵,现在就吸收也好,不过……”说到这里,关横突然顿了顿,才继续言道:“你觉得自己摄取这丁点碎片气息以后,能完全恢复吗?”

    “嗯?单是这么一点怎么可能呢?”古桑女摇着头回答:“我现在的‘饭量’可大了,两个碎片的灵息而已,肯定不够。”

    “那就结了,你要是听我的话,现在就先不要吸收了,拿来给我保管。”关横伸手接过古树碎片之后,继续对她说:“咱们进到木祖祠内部,尽量把碎片收集齐全,这样的话,你就可以一次吸收了。”

    “好啊,这个主意不错。”卿凰、若桃和小黑都在都在旁边随声附和,三古槐木灵也说道:“我们在前面引路。”

    就这样,大家迈步走进了木祖祠内。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里真称得上是个巨大迷宫。”

    此时此刻,走在最前面黄藤显得极为亢奋,他说道:“多年来,我一直在研究各种与木神大人有关的事物,希望能够为寻找到他增加契机,要是有机会的话,真想在这里多逗留一段时间。”

    “这不是什么难事啊。”关横笑道:“等我们把这里的木甲兽全部清理,你想留多久都可以。”

    “这个嘛,我还没有最终决定。”黄藤接着道:“你不是说了吗?即将前往祝融离宫去看望神使汪桐,也许云小飘也在,对于这二人我也是好久不见了,所以也有意打算和你们同往。”

    “好啊,黄大哥你懂得事情好像很多似的。”小黑此刻笑道:“多讲给我听,我喜欢和你作伴。”

    她刚刚说到这里,前面拐角处风声骤起,关横对老猴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会意,蹑足潜踪间,“噌噌噌”几下奔了过去。

    “砰砰砰!”电光火石间中拳声频起,有一只狼狈不堪的木甲兽被老猴揍了出来。

    “腾、腾、腾!”这家伙脚步趔趄,不由自主就往前面跌撞而来,单眼沙鲎觉得是个便宜,顿时吱吱叫着迎了上去。

    谁知对方使的是诱敌之计,陡忽间疾跃而起,“嗖嗖嗖嚓嚓嚓!”它身上的酷似蔓藤枝条的东西顺势疾甩,狠狠抽落在沙鲎身上。

    “砰砰砰!”那蔓藤的力道倒也不轻,只不过在沙鲎的甲壳面前,就和隔靴搔痒没什么区别,枉费这家伙白白消耗力气,却没能撼动沙鲎分毫。

    见此情景,众人心中大乐:“这家伙……是个白痴吗?”

    “叽叽叽!”说时迟,那时快,白眉老猴再次尖叫着疾纵而上,木甲兽知道对方凶猛,那里肯和它硬碰硬,立刻就想扭身逃窜。“喵呜!”迈步落足悄无声息、倏然接近的二喵骤忽落在了对方两侧。

    “嗤嗤嗤!”利爪疾挠,抓得木甲兽嗷嗷怪叫,古桑女在关横的肩头哈哈一笑:“别跑,你是我的了。”

    “唰唰唰!”土内灵根疾窜而出,顺势将此兽腰间匝住,将它的灵气吸收殆尽,紧接着,这家伙浑身碧绿异芒暴现,一只左眼顿时变成了绿珠。

    “哎呦,不好意思,只好剜走你的眼球了。”

    古桑女一声浅笑,控制灵根摘取对方的“绿珠”,那木甲兽虽然丢了一只眼,落地时却感到已经不再受那古树碎片控制,变得轻松异常,登时窜蹦跳跃而去。

    “看来咱们已经在木祖祠内转悠大半圈了。”

    关横此时瞧了瞧手里那些东西:“嗯,约莫有二三十块了,还有几颗绿珠和大一点的菱形碎片。”

    “关横、关横,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吸收了?”古桑女从刚才开始就已经盯着他手里的碎片不放,那模样像极了馋涎欲滴的表情,逗得卿凰她们不住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