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85章 邪恶覆灭(第五更爆发)
    “什么?!”闻听此言的关横凛然大惊,刹那间,他只觉得自己头重脚轻,身躯摇晃都要站不稳了。

    只因为方才豁尽全力对付万魇邪王的最强一击,关横也是毫无保留施展了全部力量,现在,就算是要挪动半步,只怕也很困难了。

    “呵呵呵,看你的样子,好像也是接近油尽灯枯了吧?也罢,就让本王送你最后一份礼物。”说时迟,那时快,濒死的万魇邪王眸中闪过一丝厉芒,他倏地发出大吼:“接住这个吧!”

    “呼唰!”话音甫落之时,邪王已经脱手掷出了掌中的半截灭灵金棍,那断折的尖端挟裹劲风,径直钉向关横的心窝。

    “你?!”关横眼见着施展最后气力、全身开始崩溃消失的邪王,却已经无力再躲开疾飙而来的金光了。

    “危险!!”电光火石间,异食蛊母之魂倏地钻出关横的聚灵甲,猛然迎向飞来的金棍,势要为关横将其挡下。

    “哈哈哈,早就料到你这虫魂会出现……”万魇邪王的肆意大笑甫一响起,身躯已经在空气中消失大半了。

    “噗嗤!”蛊母刚一接触到金棍,就感到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

    “这是……我那些血裔子嗣的气息?!”此时此刻,蛊母才意识到,万魇邪王掷出金棍的用意不是要伤害关横,而是打算让自己把这半截金棍融合吸收。

    “虫魂,你那些子嗣熔铸的灭灵金棍,我已经归还了,借着这股力量,你为关横开辟出一条道路走吧。”

    邪王的身躯在这一刻消散殆尽,但是声音犹在:“我知道你恨我至深,但是对你们异食蛊虫犯下的罪孽,本王已经无力补偿,只有将金棍给你……”

    “唰唰唰”邪王说话的时候,异食蛊母之魂瞬间吸收了灭灵金棍的残渣,而后对关横叫道:“快,把你的双剑递过来!”

    “锵!当!”虹云剑、句芒剑在瞬息和异食蛊母碰撞,顿时嗡嗡嗡震颤不休,关横霎时感到这两柄神兵再次生出一股莫名强悍的力量。

    “邪王……”

    听到关横兀自念叨自己的名字,万魇邪王的声音在空中回荡长笑:“哈哈哈你去吧,我的最强对手,本王能与你进行最后一战,死而不悔,我要和这空间一起湮灭溃散,永别了,这寰宇之间再无邪魇一族的踪影。”

    “他说的对。”蛊母此时火急火燎的言道:“快走吧,此处真的要崩溃了!”

    ……

    “唰唰唰”疾响声此起彼伏,众神兽在空中散发的耀眼金光持续不断,它们在四面八方形成的巨大屏障,瞬间就把九婴的魂体彻底包围住了。

    “嗷呜呜”面对的这些金光,九婴发出的吼叫不光是表现出异常痛苦,更多的是陷入混乱的回忆。

    与此同时,卿凰叫道:“现在已经是最佳机会了,小黑,准备。”

    “好嘞!”丫头在此时拿出那枚小哨攥在手里,掌心紧张得直冒汗。

    “九婴,抱歉,那些邪气把你折磨得太久了,就让我来替你分担一些痛苦,好吗?”此言甫一出口,卿凰就将竹笛放在自己唇边,缓缓的吹奏了起来。

    “呜呜呜……嘟嘟嘟……嘀嘀嘀……”悠扬的曲调响起,要形容起来,它不仅包含着美妙动听的旋律,而且还带着释怀痛苦、忧伤的藉慰之意。

    “嗷嗷?!”闻听此声,原本凶戾暴躁的九婴之魂,开始不停颤抖挣扎,而且魂体内持续漂浮出漆黑雾气,看起来,笛音已经在帮助它净化邪气了。

    突然间,手捧竹笛的卿凰对小黑使了个严实,那意思是在说:“喂,抓紧时间,快吹哨子呀。”

    “对了,差点忘了我自己还有事情要做!”刚才听着笛音瞠目结舌的小黑顿时反应了过来,急忙抓起小哨在嘴边吹了起来:“嘟嘟嘟嘟嘟”

    悠扬的笛音、清脆的哨声霎时间编织成了一片动听之律,听到这两种声音之后,九婴忍受不住记忆的剧烈震荡,再次吼叫了起来:“嗷嗷嗷!!”

    “小九”

    “兄弟!!”说时迟,那时快,八只神兽高声呼喊,顷刻间响遍周围每一个角落,它们厉喝道:“现在不醒,更待何时?!”

    这句话如同雷霆疾落,不偏不倚击中九婴的要害,它魂体内的邪气陡忽间消散无踪,自己随即发出厉啸:“呃啊啊啊!公主”

    “嘭嘭嘭嘭!”九婴庞大的邪气虚影倏忽发出暴响,迅速缩小衰弱,竟然变得只有拳头般,在下个瞬间径直摔向地面。

    “猎獬,接住它!”若桃的喊声赫然响起,猎獬急忙化出金网前去缠裹对方。

    卿凰眼见自己脚下不稳,立刻扬声叫道:“七鬼,快去接住群兽魂体!”

    果然不出她所料,耗尽所有魂力的八只神兽也不约而同栽向地面,就是载着卿凰小黑的巨禽大风也不例外。

    “砰!”大风身躯颓然坠地,卿凰在瞬间搂住身边的小黑翻滚在地。

    与此同时,七鬼挟风向周围疾飙,前去救助耗尽力量的神兽之魂。

    可就在下一刻,空中突然传来了巴隆那家伙冷恻恻的尖笑声:“桀桀桀贱婢,多谢你们帮助本座脱离了九婴的控制,作为感谢,纳命来吧!”

    “唰唰!”电光火石间疾风陡响,终于觑准趁着群鬼飞走的机会、疯狂急落的巴隆魂体就已经欺近到了卿凰身边。

    这家伙心中恼恨对方毁掉了九婴肉身,害得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当然是将她杀之而后快。

    “喵呜!”说时迟,那时快,吞鬼喵和小白齐刷刷扑上拦在了对方前面,巴隆一看见白猫,顿时尖笑道:“好,只要你活着,本座依然有翻身的机会!”

    “滚!”刹那间,巴隆挥出凶猛一爪打飞吞鬼喵,使其在空中喷血倒掠而去,“啪!”另一只利爪硬生生抓住挣扎的小白。

    “可恶,放开它们!”数丈之外的若桃拎着吞雷刃就要疾纵上前,可巴隆把小猫身躯一晃,厉声威胁道:“靠近一步,我立刻摔死它!”

    就趁着若桃稍微愣神犹豫的工夫,巴隆的利爪瞬息挟风挠向卿凰的颈嗓:“贱婢,我要你死!!”

    在这一刻,卿凰感到致命冷风扑面而来,她下意识横在小黑面前保护,自己却把眼睛一闭。

    “巴隆!!”突然间,对方身后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敢碰她,我要你死!!”

    “呃?是关横的声音?!”闻听此声,巴隆不但没有停手,疾落的利爪反而更加迅猛,他声嘶力竭的尖叫道:“本座就是死,要让你尝到丧失挚爱的痛苦!!”

    可巴隆的话音未落,关横就已经从十余丈外飙至附近,这时的他面色铁青,倏地疾挥掌中一样兵器,“嚓!”对方落向卿凰的利爪登时被锋刃绞个粉碎。

    “呀啊”魂体受损,巴隆立刻惊叫暴退:“这、这是邪王大人的灭灵金棍,为何会在……”

    “你说错了,这是半截金棍和我的聚灵甲、经由异食蛊母融合之物。”关横拎着掌中巨刃沉声道:“我将其命名为诛邪!!”

    “难道说邪王大人已经完了?!”巴隆此时吓得胆战心惊。

    说时迟,那时快,趁着这家伙失魂落魄的时候,卿凰一手搂住小黑,一手挥动灵剑直刺过去,“嗤!”剑锋瞬息掼入巴隆魂体的核心,卿凰随即冷厉低叱道:“别小瞧女人!!”

    “呃啊啊啊”灵剑释放的五行灵气让巴隆痛不欲生的尖叫起来,关横倏地疾掠上前,挥动“诛邪”巨刃的瞬间,再次将他另一只爪子削断,“啪嗒!”坠地的小白顿时脱离对方的掌控。

    “喵呜!!”心中怀着对这家伙的无比怨恨,小白猫倏然昂首尖叫,它的额头上骤忽浮现出一团挟裹五颜六色异芒的光球。

    “这是……灵血觉醒之兆?!”巴隆的低呼声传入众人耳中,却没引起大家的注意,唯独关横的眉头微皱,将其记在心里。

    “嗷嗷嗷”霎时间,空中传来了群鬼和众神兽的咆哮声,紧接着,若桃、尸马、犟驼和老猴,以及古桑女、猎獬都从周围围拢过来,大家气势汹汹,憋住一口气,就要对巴隆这个祸首元凶下手。

    见此情景,关横突然叫道:“都等等,让小白先动手。”

    因为他瞧出小白这时豁尽全力汇聚出了的灵气光团非同小可,看来对方是铁了心非要报仇不可,既然如此,就应该就应该成全小白一次。

    “喵呜”见到关横阻止大家帮忙,小白向着关横感激地叫了一声,随即紧盯着巴隆的魂体怒目而视,猛招即将爆发。

    “小畜生,本座原来拿你还有大用处,既然如今脱身不得,好!那我就弄死你,让灵界的家伙竹篮打水一场空!”

    巴隆此时势如疯癫,说话颠三倒四,让众人摸不着头脑,但是这家伙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小白死!

    “杀了你!”巴隆自忖被关横等人围住,自己必死无疑,索性就毫无保留豁出去了,就只听这家伙周围“唰唰唰”劲风疾响不断,居然将自己残存的邪气化为一道漆黑的凌厉风刃。

    “喵呜!!”这一刻的小白虽然还是娇小身躯,可气势却借着汇聚在头顶的灵气团无限高大了起来。

    “呃啊啊啊”说时迟,那时快,巴隆陡忽控制漆黑锋刃迅疾斩落,直取白猫颅首,“当!”这一击劈中灵气团的瞬间,竟然仅仅让小白向后退了半步。

    “喵”嘶鸣声陡起,这猫儿晃动脑袋,骤忽将灵气团狠狠甩向巴隆的魂体。

    “咣嘭嘭嘭!”眨眼工夫,巴隆之魂就在连番暴响中被炸得支离破碎,只剩下一缕残余在空中颤抖不止。

    “小贼猫畜生,你竟敢……”巴隆的叫声刚刚发出一半,关横的诛邪巨刃、卿凰的灵剑、若桃的吞雷刃就已经齐刷刷朝着他斩去。

    “废话真多,你还是赶紧受死吧!”

    “唰唰唰、嚓嚓嚓!”漫天寒光迭闪乍现,数不尽的刀光翻转急落,大家把对魇化盟、邪魇一族的万丈怒火全部倾泻在了巴隆的残魂上,瞬息间就把他彻底绞碎成齑粉。

    ……

    “当啷啷”就在下一刻,卿凰手里的灵剑应声应声坠地,她已经张开双臂和关横相拥在一起。

    一颗泪珠悄然滴落,继而打湿了他的肩头,卿凰抱住关横,虽然有千言万语想表述,却只是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关横此刻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回来了。”

    “我知道、我知道啊。”卿凰喃喃自语:“不要动,让我感觉一下你的体温,这是真实的你,阿横,我真怕你出什么危险……”

    “放心,为了你,我也不肯让自己有事的。”关横这时微微一笑,在她耳边低语道:“喂,有什么体己话,咱们还是待会找个没人的地方说吧,你看,大家都看着呢。”

    “呃?!”倏然间扭项回头,卿凰才注意到若桃和小黑都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她的脸登时绯红一片,随即扭捏道:“你们……有什么好看的?”

    “坏女人,不许你把姐夫搂这么紧…………”小黑刚刚气急败坏的说到这里,旁边的若桃赶紧伸手捂住她的嘴,而后笑着说道:“没关系没关系,别理会这个毛丫头的话,你们继续呀。”

    “继续你个头!”关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凭什么让你个小女鬼白白瞧了便宜去,美得你。”

    “好啦好啦。”卿凰拍了拍手说道:“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阿横,咱们赶紧看看九婴的情况吧。”

    “呜呜呜……亏你们还记得小九,真不容易。”和凿齿、封这个时候哽咽着飞了过来,它们齐声叫道:“小九好像快不行了。”

    “喂喂,别把它们危言耸听的话当真。”御雷犴哼了一声说道:“这几个乌鸦嘴,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小九明明只是因为魂力消耗溃散严重,再过一时半会就要彻底完蛋了而已。”

    “呃……”闻听此言,关横和三女登时无语,仿佛站在风中凌乱一般,他们在下个瞬间齐声道:“我怎么觉得小犴你形容的更严重啊?”

    “这、这个嘛……”御雷犴正想解释两句,旁边的修蛇、白龙和绿蛟就已经就已经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