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90章 古树碎片(第五更爆发)
    “好,不过挨个吸收太麻烦了,你等着,我把它们凝聚成团,让你直接一次吸收个痛快。”说着,关横把掌中古树碎片用力一揉,它们顿时不断产生“咯剌剌”的脆响。

    “哎呀,阿横,你轻一点。”卿凰急忙说道:“万一用力过猛把这些碎片捏碎,那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怎么可能呢?我是早有计划的,你们瞧。”关横倏忽摊开自己的手掌,众人定睛细瞧,顿时大感新奇,原谅那些碎片、圆珠在关横的揉搓下居然变成了一截数寸长、散发浓郁香气的枝杈。

    “你们可别忘了,我也是身负木灵气的人。”关横莞尔一笑:“只要用自己本身的灵气汇聚集中,我就能把古树碎片捏合成原来的模样,这就如同再生似的。”

    “太好了,关横。”古桑女刚要伸手去拿古树枝杈,突然又停滞在半空,她嘀咕道:“不妥不妥,我现在觉得直接吸收它的灵息,有些浪费了。”

    “不错嘛,你能意识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关横此时托着枝杈说道:“我怀疑,这古树碎片要是都能收集齐全,出现的就不光是枝杈,有可能再现当年古树的残魂。”

    猎獬和黄藤同时叫道:“这是真的吗?太好了。”

    一直以来,猎獬都想让关横寻找关于五行神的线索,以便将其找回,关横之前已经到手了与后土神有关之物“沃壤”,要是能够找到和木神相关联的圣器或者线索,那就更好了。

    “首先,咱们要把这木祖祠内的古树碎片彻底搜罗到手。”关横晃了晃手里的枝杈说道:“古桑女,这件事的具体实施,非你莫属了。”

    “哈哈哈,当然当然。”古桑女在关横的肩头上呼唤一声:“巨蜂在吗?过来载我一程。”

    “嗡嗡嗡”她的话音甫落之时,巨蜂魂影顿时浮现,古桑女轻轻一纵,立刻落在了它的背上。

    “枝杈拿来吧。”古桑女接过此物,而后对三个古槐木灵说道:“几位,咱们在前面走着。”

    “好好,乐意奉陪。”木灵们的声音刚一落下,古桑女突然叫道:“咦?这、这枝杈竟然自己会动,哎呦”

    说时迟,那时快,古树枝杈陡忽从她怀里脱出,向着前方半空疾飞而去。

    “喵呜!”

    “叽叽叽”吞鬼喵、小白猫和老猴见机极快,顿时对着空中枝杈紧追不舍,尾随而去。

    “巨蜂,咱们也跟上。”古桑女骑着对方一声吆喝,顷刻间追出去十余丈,后面便是关横他们。

    “嗖嗖嗖唰唰唰”那一截暴现碧绿光芒的枝杈破空疾飞,带动劲风辗转挪移,眨眼工夫,就来到了木祖祠迷宫的一个巨大房间门口。

    但见这房间门口的建筑摆设古香古色,墙壁门首都是萦绕着灵气的玄奥花纹,既美观又充满肃穆之感。

    “当!”空中疾飞的古树枝杈应声撞在了大门上,紧接着发出“嗡嗡”铮鸣,但是此门在瞬间产生反震之力,让枝杈呼的一声倒掠了回去。

    “啪嗒!”骑着巨蜂的古桑女立刻伸手将其接住,此时此刻,关横他们已经跟着跑了过来。

    “这是……”黄藤在看见这房间的一刹那,顿时肯定说道:“没错了,这里是木神大人的寝宫。”“你确定吗?”

    “当然。”听了身边若桃的询问,黄藤十分笃定的说:“还记得吗?在我们居住的句芒离宫,也有一个相同的寝殿,和这里一模一样。”

    “嗯,说起来,我也有些印象了。”关横摸着下颌低语道:“古树枝杈竟然自己飞到此处,难道说这里……”

    “那还用猜吗?”三女和黄藤不约而同道:“这里肯定是有吸引它的东西。”

    “好,既然大门紧闭,咱们就只能直接破坏门户进去了。”黄藤说着,撸胳膊挽袖子,而后抱起多角灵鹿向后面退去:“我们先找安全地方躲起来,剩下的就看你们了。”

    “我去,看到你刚才的模样,我还以为你打算亲自动手呢。”关横很鄙夷的看了对方一眼,而后倏地弹动手指:“七鬼,你们破门吧,记住动静要弄小一点,免得把黄兄吓尿了裤子。”

    黄藤刚想说一句“我就是个魂体,如何能够屙屎拉尿”之类的话,大伥鬼它们的攻击就已经狠狠落在了大门上。

    “咣咣咣、咚咚咚!”连番巨响此起彼伏,霎时间震得厚重的木质大门一阵颤晃,可是此物竟似能够吸收群鬼的打击,在遭受猛攻以后,产生阵阵灵气涟漪,将强大冲击力顺势化解。

    “这门似乎有古怪。”若桃大叫一声:“不如让我来试试。”

    “锵!”她的话甫一出口,顿时拽出吞雷刃疾扑过去,旁边的卿凰觉得对方有些莽撞行事,原本想开口拦住若桃出手,只可惜稍慢了半步。

    霎时间振腕翻转,若桃的兵刃已经狠狠落在大门上,“唰嚓啦”尖锐声响起的同时,那门上立刻出现了一道倾斜狭长的刀痕。

    “呼呼呼”可是一刻,周围再次泛起阵阵灵气涌动之声,刀痕顿时抵消不见,见此情景,若桃不由得尖叫一声:“邪门了!”

    “这倒是有些奇怪,按理说,七鬼和若桃的进攻如同万钧雷霆之力也差不多了,为何会在这大门面前毫无作用呢?”卿凰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带着几分诧异,关横更是沉思不语。

    唯独小黑扭头瞧了瞧躲在原处、抱着多角灵鹿观察的黄藤,她扬声开口道:“喂,黄大哥,难道你不想进去了?还不赶紧过来帮忙?”

    “我?我能帮什么忙?”黄藤此时尴尬一笑,嘴里嘀咕道:“嘿嘿,你要说让我动动嘴皮子,那倒是没问题,可是这出手硬碰的事情嘛,我就和你一样了。”

    闻听此言,小黑愕然问道:“你这是啥意思?”

    黄藤接着道:“就是有心无力呗。”

    “唉,你们两个废渣的话可真多,吵死了。”关横恼怒的扭头说道:“没瞧见我正在想办法吗?把咱的思路都打断了。”

    (两千字)

    5)

    “想不出主意了,是你自己无能,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听到小黑偷笑着低语,关横气得扬手要拍她脑门,小黑立刻往卿凰身后一缩:“你看,姐夫又要欺负我。”

    “哼,暂时饶了你。”看着卿凰苦笑着拦住自己,关横此时摇了摇头。但是若桃却急得在门前来回转悠,她嘴里叨咕:“我说公子,要不然你也出手攻击这大门一次吧?”

    “我不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呢。”关横断然拒绝道:“你的前车之鉴就摆在眼前,我岂能再如此莽撞?”“关横、关横。”此时此刻,黄藤在后面向他招手:“你过来,我和你说两句。”

    “唉,黄兄,你有话就快说。”黄藤凑到关横耳边低语道:“其实我也没什么好主意,不过有一件事你得思量思量。”“什么事?”“笨蛋,五行的相生相克,你都忘了吗?”

    “呃……”被对方这么一提醒,关横脑中灵光迭闪,突然跺脚说道:“杀千刀的,你有话不早说!”

    “嘿嘿,其实,我也是‘灯下黑’了半天,这才想起来的。”黄藤此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继续言道:“不管怎么说,你赶紧试试吧。”

    “好。”关横稍一思索,立刻说道:“五行……金克木,猎獬,这回该你出场了。”

    “呵呵呵,竟然是我?!”

    “唰唰唰”风声陡起又止,独角猎獬真魂瞬间浮现在众人眼前,它扬声笑道:“群鬼出手无效,终于轮到獬爷我大显神威了。”

    “嗷呜、嗷呜。”闻听此言,七鬼不约而同低啸,若桃也晃着拳头嚷道:“你说什么?简直是瞧不起人……啊不,瞧不起鬼,有能耐你就当着姑奶奶的面把这门凿开,要是失手的话,就吃我三百拳!”

    “呃?我好像把话说大了。”

    看到若桃怒气冲冲,就连猎獬都有些怕怕的感觉,它心中暗道:“三百拳?哎呦喂,被你打上三十拳,估计我就魂消湮灭了,看来这个牛皮不能吹大了,否则最后不好收场。”

    打定了主意,猎獬也不再和若桃磨牙斗气,霎时间,它的魂影周围泛起耀眼的淡金光芒,磅礴浩大的气势立刻汇聚起来。

    “哎呀,独角猎獬不愧是金神蓐收大人直属神兽,这威势就是非同一般。”此时此刻,黄藤抱着小鹿不知不觉走进了几步,打算仔细观察一下,关横笑道:“怎么?你又不害怕了?”

    “没关系没关,我带着挡箭牌呢,关键时刻用的上。”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他们的眼神顿时落在了对方怀抱的多角灵鹿身上,这小家伙也不是个傻子,顿时吓出满身冷汗,哞哞低鸣了一声。

    “诸位上眼,獬爷要动手啦,吼”

    说时迟,那时快,独角猎獬陡忽发出一声怒喝,魂影周围汇聚出数条锁链,只见淡金光芒朝着四周围迅速扩散闪烁,紧接着,“唰唰唰”急促缠绕声响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这个时候,就连若桃也忘记奚落对方,目不转睛盯着前面的动静,攥住双拳显得异常紧张。

    “呼哗啦啦”巨大锁链的摩擦声瞬间响彻整座木祖祠每一个角落,“嘭!”这蓄力已久的迅猛攻击顿时落在了寝宫大门上。

    “轰咯剌剌”巨响声过后,大门顿时出现不住扩散延伸的蛛网纹龟裂痕迹,似乎马上就要向内凹进、继而塌毁。可就在下一刻,那怪异的灵气涌动再次泛起,开始迅速弥补绽裂的大门。

    “糟糕,比我想象的还要快。”黄藤立刻扬声喊道:“还有谁可以施展金灵气攻击,快快,再补上一次,别让机会白白错过!”

    “嗷嗷嗷”他的话音甫落之时,咆哮的群鬼在瞬间旋动魂体内五行灵气,它们最近经常对付魇化盟邪徒,原火之力运用的次数比较多,可并不证明金灵气的调用会稍逊一筹。

    “呼呼呼”转瞬间劲风涌动,们在空中汇聚成伥鬼之拳,大伥鬼、婴白鬼和巨蜂齐刷刷喷出自己的鬼王珠,“砰砰砰!”俱都嵌进鬼拳表面,随即爆发金灵之力。

    “唰!”这一拳以撕裂空气的急速破空直捣,不偏不倚落在龟裂痕迹还没有消失的大门上,“咚!咔嚓!”诡异的木质大门终于应声出现巨大拳印凹洞,瞬间向着里面直飞而去。

    “咣当!”粉碎的木门坠地的同时,从寝殿内部“噌噌噌”窜出十余道嘶吼的黑影,每一只都是气势汹汹的蔓藤木甲兽。

    “好家伙,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见此情景,关横呵呵笑道:“这些家伙敢情是把木神的寝宫当成自己的窝巢了。”

    “岂有此理,你们这些畜生好大的胆子。”听到关横的话,在看见寝宫内到处狼藉,不堪一睹,黄藤登时七窍生烟、怒不可遏:“我要揍死你们这群家伙。”

    “关横,句芒剑借来一用。”他此言甫一出口,关横立刻拔剑递了过去,还随口笑道:“喂,你不是不能打吗?”

    “我只说自己讨厌和别人动手,可是从来没提过自己不能打。”黄藤拽住句芒剑瞬间,整个魂体倏地暴现碧绿气芒,他骤忽发出长啸:“不能战斗的木神使者,怎么可能会被认可呢?”

    “噌噌噌”电光火石间,黄藤仗剑疾掠,霎时欺近数只木甲兽,其中有个家伙觉得对方不过是个软弱可欺的魂体,立刻张嘴就咬。

    “唰唰唰!”剑光迭闪,正中此兽两条前腿和左肋,黄藤出手异常迅疾利索,随即翻掌急落,“啪!”击得木甲兽身躯飙飞丈外,砰然撞在了墙上。

    “好!”关横和三女在旁边看得高兴,忍不住齐声称赞,要说黄藤的魂体力量仅仅一般而已,可他却能在瞬间调动句芒剑内的木灵气,为自己所用,借此飙升数倍实力,可见对此剑了如指掌。

    “嗷嗷嗷”眼看着黄藤接连劈翻身边的同伴,剩余的几只木甲兽气得目眦欲裂,可又不敢过分欺近搦战,只好退到丈余外不停嚎叫。可就在此时,骤变忽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