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88章 木祖祠(第三更)
    见此情景,小黑嘻嘻笑道:“姐夫,那些‘不大的麻烦’来找你了。”

    “呵呵呵,来就来吧。”说罢,关横倏地一弹手指,七鬼魂影顿时浮现在半空中,紧接着就对古槐木灵发出尖啸:“呜呜呜”

    这鬼啸声好似万钧雷霆直轰而落,震得整座树林都为之颤晃不止,无数飞禽走兽惊慌失措的疾奔逃窜,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

    当然,距离最近的三只古槐木灵最倒霉,顿时被威力无俦的声浪直接震了出去,“砰砰砰!”俱都应声撞中不远处的岩石或树身,摔了个七荤八素。

    “将它们擒住。”关横此言甫一出口,大伥鬼、婴白鬼和们掠空疾行,“啪、啪、啪!”不等木灵有所挣扎,就已经被狠狠的摁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了。

    “呃……”黄藤刚才虽然被对方提醒要捂住耳朵,但还是被鬼啸声震得眼冒金星,他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些鬼物越来越厉害了,差点吼得我魂体溃散,真要是就此完蛋,那我岂不是死得很冤枉?”

    “哈哈哈,放心好了,七鬼它们有分寸的。”言到此处,关横向侧面指了指:“你瞧,就连小鹿都被卿凰保护得好好的。”

    “呃?!”闻听此言,黄藤向身后一瞧,登时哭笑不得,原来卿凰和若桃、小黑趁着小鹿害怕鬼啸声,吓得瑟瑟发抖的时候,早就将小家伙护在了自己怀里,此时正逗弄着它玩了。

    “唉,也罢,既然姑娘们喜欢,这样也行。”

    言罢,黄藤扭头道:“走,咱们先看看古槐木灵再说。”关横他们身后还有不少被炼化体内邪气、恢复清醒的小木灵,此时随着大家急匆匆跑到三古槐木灵身边。

    刚才出言提醒、恳请相救的小木灵嘀咕道:“二位神使大人,这、这几个古槐爷爷好像还是很暴躁的样子,怎么办?”

    黄藤倒是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样子,他说:“放心,这里有关横,一切都不是问题。”

    “嘿,你倒是不客气,开始指使我了。”关横半开玩笑地说道:“好好,既然是前辈的诚恳请求,那我就试试。”

    “七鬼,动手炼化它们体内的邪气,记住,要温和一些。”关横忍住笑开口:“看这三棵古槐的样子,都是树皮枯燥,好似一点就起火的木柴,哥几个可要小心,很容易就把它们烧成木炭了。”

    “噗嗤……”听了他的话,别说是三女和黄藤忍俊不禁,就连其余的木灵们也笑了起来。

    “呃啊啊啊”大伥鬼挟裹火劲的鬼爪刚刚扣住面前古槐木灵躯体,这家伙就像杀猪似的嚎叫起来:“烫死我了!!快住手啊!!”

    “疼疼疼、烫烫烫……”与此同时,被婴白鬼和们摁住、施展原火劲驱散邪气的另外两只木灵俱都哀号起来:“哎呦呦……”

    “姐夫,七鬼是不是太用力了?”此时此刻,小黑听着木灵们的惨叫有些于心不忍,她说:“要不,还是先停下来如何?”

    “去去,现在可不是你爱心泛滥的时候,我可是为了它们着想,邪气必须彻底根除。”关横很坚定地摇了摇头,随即喊道:“大伥鬼,再加把劲。”

    “呼呼”接到命令的大伥鬼顿时再次输出火劲,热风涌动的瞬间,赤红异芒转瞬就覆盖了木灵整个躯体。

    “呀呀呀呀”这个时候,惨叫的木灵再也忍不住了,它噌的一下蹦跳起来挣脱开大伥鬼那只爪子,而后在原地兜圈猛跑:“火、火、火……着火了……谁有水,快来救火。”

    “我有、我有。”卿凰笑着对木灵招了招手说道:“过来吧。”闻听此言,这古槐木灵简直乐疯了,倏地就朝她疾扑过来:“呃呃呃姑娘救我”

    没等这家伙跑近,卿凰笑着取出莲花奇刃释放大股寒气,“呼呼呼唰唰唰”一阵风声过后,登时把木灵冻在了原地。

    另一边,有了大伥鬼的“前车之鉴”,婴白鬼和们释放火劲的手法就温和多了,眨眼间就顺利将另外两只木灵的邪气彻底炼化,它们哎呦呦叫了两声,这才狼狈不堪的爬了起来。

    “哎?!大哥!!”两只古槐木灵一眼就瞥见了被冻在冰块里的老大,立时扬声大笑起来:“哎呀,你这老头子,也有今天,真是太有意思了!”

    看到关横和黄藤、三女脸上带着几分不解,旁边那只小木灵立刻解释道:“三位古槐爷爷都是老顽童的性子,经常嬉笑怒骂,并非真有什么矛盾。”

    “哦,原来如此。”微微颌首,关横随即挥手说道:“沙鲎,你过去帮一把,把那家伙身上的冰块敲碎吧。”

    “吱吱吱”

    单眼沙鲎跟来了半晌没机会出手,一听说用到自己,立刻乐疯了似的往前飞去,“嚓嚓嚓!”锋利的甲壳边缘倏地蹭过冰块,上面顿时出现龟裂痕迹,而后发出砰啪疾响,那个古槐木灵的老大就此脱困而出。

    “哎呦呦,总算是跑出来了,几乎把我这一身老树皮都给冻僵喽。”古槐木灵老大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们到底是谁?为何这么整我?”

    “三位古槐爷爷,快过来见礼。”那只小木灵急忙说道:“这是二位木神使者驾到了。”

    “啥?!”见到对方还有些许疑惑,关横马上摘下背上的句芒剑问道:“尔等,可认识此剑?”

    “哎呀,是使者大人的信物神剑。”三个古槐木灵这回彻底相信,顿时在原地疾转,褪去全身树皮枝杈,变成了几个身着褐衫的老者,齐刷刷跪倒在黄藤、关横面前。

    紧接着所有的大小木灵也都跪倒,他们俱都恭敬叩拜道:“东牢山三古槐木灵率众小辈在此,参见二位大人。”

    “起来吧,说起来,诸位也算是受苦了,被邪气侵袭这么久,能坚持活着就不易。”

    关横的话音甫落,似乎勾起了对方的伤心,那古槐老大呜咽着说道:“神使大人说的不错,我们是侥幸存活了下来,可是、可是这东牢山古林,原来有逾百木灵,现在就剩下这十几个了,其余的都、都已经……”

    小木灵也低声道:“是啊,不少木灵受不了邪气的折磨,又不甘心被其吞噬,就自戮而死,实在是很惨。”

    说到此处,那些木灵都十分伤心,小黑见状就想缓和气氛,她说道:“好啦好啦,你们也别太难过了,因为祸害你们的邪气根源,都已经被我姐夫和大家摆平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这是真的吗?”闻听此言,包括三古槐在内,所有的木灵逐渐止住悲声,破涕而笑,关横微微颌首:“不错,正是如此,但我们也有个同伴,灵体出现了异常情况,想请你们这些木灵帮帮忙。”

    “我们的命都是神使所救,只要您有所差遣,莫敢不从。”

    古槐老大刚刚说到这里,关横立刻就把掌心里变得极为虚弱的古桑女捧到他面前:“喏,请你们输送一些精纯木灵气,让她清醒过来好吗?”

    看到古桑女之后,三古槐木灵俱都凛然大惊,下意识喊出声来:“哎呀,此女的气息和、和‘木祖祠迷宫’散发的气息怎么如此相似?”

    “什么?木祖祠……”旁边的黄藤听到这个名字,心中陡忽咯噔一下。他立刻开口问道:“你们所说的木祖祠,是不是一个极为宽阔、完全是神木构造的小宫殿,而且里面有无数‘藤蔓木甲兽’栖息的地方?”

    “是、是啊。”

    旁边的小木灵说道:“那地方就和黄大人形容的一模一样,而且里面藤蔓木甲兽都是凶戾暴躁,从来不允许我们这些树林内的木灵接近,在前几年,曾经有个同伴不小心在那附近迷失方向走不出来,就被群兽硬生生撕碎惨死在了里面。”

    关横此刻忍不住问道:“黄兄,你知道东牢山有个木祖祠的事情?”

    “当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也只是听其余几个神使念叨过而已。”黄藤说道:“可就是不太了解木祖祠的具体坐落位置,没想到是在东牢山。”

    “所谓的木祖祠,其实就是一座过去废弃的旧离宫,原本句芒大人到人间下界来的时候是住在那里,他还豢养了一些蔓藤木甲兽看守门户。”

    言到此处,他稍微一顿,这才继续开口道:“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变故,此处被弃之不用,木神大人又盖了我们现在居住的句芒离宫。”

    “嘿嘿,这个嘛,我倒是知道一些底细。”独角猎獬此刻从关横身边浮现,随即笑着说道:“你们想不想听我一一道来呢?”

    心里清楚猎獬又想卖关子,关横哼了一声:“少在那里故弄玄虚了,你要说便说。”

    “嘁,你对我说话的口吻就不能客气些吗?颐指气使的。”

    猎獬没好气抱怨了一句,随即继续道:“你们所说的,木神句芒搬出旧离宫的事情,我听蓐收大人在以前念叨过,那可是距离现在很久远的上古年代,当时……”

    原来,当年木神句芒刚刚在天地间种下十二棵上古灵树,细心栽培它们,具体的地点位置就在这东牢山附近,他也把自己居住的小离宫转移挪建到了此处。

    因为这十二棵树种子在栽种进土壤中的时候,都被句芒滴入了自己的一滴鲜血,灵树便有了异乎别种植物的灵性,在经过无数岁月的照顾,十二棵参天古树茁壮成长,渐渐形成顶天立地之势。

    在它们完全成长以后,都拥有了极高深的灵智,句芒甚至把它们当成了自己的分身,畅谈心事。

    但是突然在某天,一个对句芒心怀怨恨的强敌杀来,这个家伙似乎来自神秘外域,实力强横且心狠手辣,先是击杀了替句芒守护防身的两只神龙,而后暗施偷袭将句芒打成了重伤。

    当时发生战斗的地方,正好是十二棵参天古树生长之地,千钧一发的时候,最年长的古树幻化之“木灵”舍身忘死的冲出来护主。

    这木灵豁尽全力,终于替句芒挡住了致命一击,而它也身受重伤了,句芒趁此机会反击,终于将强敌格毙,可树灵已经危在旦夕,眼看就要湮灭当场。

    在那个危急关头,剩余十一棵古树的木灵全部出现,大家同时联手输出自己的灵力,暂时保住了最年长树灵的小命。

    可木灵伤重,极度虚弱,需要陷入无尽的休眠之中,而且,由于最年长木灵脱离本体灵树太久,无法支撑自己的躯体,导致自己那棵参天古树终于枯萎、衰败,只是留下了不足三尺的一截枯枝。

    见此情景,句芒痛苦自责,只能把那最年长木灵之体留在“无尽树海”,每每想起又是心疼又是自责。

    为了让自己警醒这件事,也为了纪念木灵忠义护主的事,句芒将那一截枯枝炼化成了剑胚的模样,并花费了无数岁月用自己的神力与血液浸泡、锤炼,终于研磨打造出了一把“句芒之剑”。

    “对了,猎獬。”关横此时笑着搭言道:“你说的这些事情,以前在大漠尽头天巫国地底城的时候,若桃都告诉过我,这些是天巫国的传说嘛。”

    “喂,你嗦什么?我还没讲完呢。”闻听此言哼了一声,猎獬继续道:“到底还想不想听后续之事了?”

    “想听想听。”若桃急忙在旁边说道:“这个和我们天巫国的传说有莫大关联,拜托,一定要讲下去,让我知道的详细些。”

    “好好,我给小桃面子,要不然,哼哼……”猎獬瞥了关横一眼,对方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它这才接着讲了下去。

    句芒将神剑铸好以后,觉得东牢山这里是一片伤心地,不想在此久留,于是便放弃了这座因为和强敌厮杀、支离破碎的离宫,搬到金神蓐收那里小住了一阵。

    不过句芒嗜酒,经常和蓐收对坐畅饮,二者在闲聊的时候,蓐收对他经历的变故一清二楚。

    木神曾经提到,由于当时自己被强敌暗算,古树木灵情急护主,被对方用尽全力击中,导致木灵躯体在离宫内爆碎迸溅,有不少碎片都钉进了周围的木甲兽躯体内,让这些小兽拥有了些许古树灵息。

    此时此刻,猎獬说道:“十二棵上古灵树都是木神用自己心血栽培,而古桑女还是幼苗时,也得到过句芒大人的眼泪,我估计这就是她和木祖祠内散发那些气息酷似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