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84章 最后的硬拼
    猎獬一向谨小慎微思虑周祥,对于它的决定,在场的大家都表示赞同,不光是尸马把玄磁黑沙、古桑女施展灵根之力来帮助猎獬,甚至连白眉老猴也将体内剩余不多的灵气全部调出,灌注灌注给了它。

    “唰唰唰!”下一刻,附近风声陡起、尘土疾扬,猎獬魂体周围出现了数个大小不一的金茧,它扬声叫道:“我去了”

    话音甫落之时,疾旋不止的金茧和猎獬同时疾飙腾空,齐刷刷向着九婴撞去。

    “嗖嗖嗖”就在此刻,抿翅收翎之声响起,巨禽大风已经出现在了卿凰和几只神兽面前,当它看到空中和群鬼纠缠的魂体,顿时大叫道:“咕咕小九!!”

    而后就想扑过去和对方见面,和凿齿急忙说:“大鸟,等等,它现在陷入了状态,已经认不出咱们了。”

    “什么?”大风性情急躁鲁莽,它立刻吼问道:“那咱们该怎么做?”

    “为今之计,只能用‘神兽魂力屏障’彻底将它禁锢,然后再让卿凰姑娘用哨声、笛音助它自行驱散魂体内的邪气。”

    听到修蛇的话,大风微微颌首:“我明白了,这一招当年芫歆公主教过咱们,就是怕哪个兄弟出了意外,可以用它解决问题。”

    “卿凰姑娘,你赶紧到我背上来,我带你飞到空中,大家也好距离小九近一些。”

    “等等,小黑最好和我一起去。”卿凰对众神兽说道:“我要是奏响竹笛的话,最好让她同时吹起小哨,毕竟这丫头也有义父赠予的本源灵力,相信肯定会有帮助的。”

    “不错不错。”小黑此时抱着吞鬼喵和白猫说道:“诸位,我愿意出力帮忙。”

    “好,事不宜迟,我们走。”大风一声呼喝,卿凰、小黑和二喵立时跳上了对方的背脊,七神兽之魂在左右紧紧相随,她们转瞬间就来到了半空中。

    “嗷嗷嗷”说时迟,那时快,随着九婴一声厉吼,它的一颗巨颅虚影瞬间爆碎,迅疾产生的扩散余劲硬生生将周围的七鬼和山嵬震飞。

    九婴这家伙因为此时没有了肉身,也失去了喷吐水火的异能,但是它依旧可以自爆巨颅魂影,借此震飞围攻自己的强敌。

    七鬼和山嵬猝不及防之下,顿时倒飞十余丈,这一下就和对方拉开了距离,多亏及时赶到的猎獬掠空疾响,霎时释放出无数狭长疾舞的金线,在群鬼后方结成巨网,硬生生把它们兜住拦截了下来。

    “吼”下个瞬间,猎獬的厉啸骤然响起,它此时在空中飞速扩大自己的魂体虚影,转瞬间就变得和九婴之魂的尺寸一般无二。

    它随即怒吼道:“九婴,久闻灵界神兽大名,我独角猎獬身为人间神兽,今天就要和你斗上一斗!”

    “嗷呜呜呜”似乎是感到了,对方散发的无穷战意,满怀忿怒的九婴顿时咆哮着迎上前来。

    此时此刻,这家伙虽然没顾上吞噬巴隆魂体,却还是紧紧缠住对方不放,巴隆这家伙倒了大霉,刚才群鬼攻击九婴的招数都是袭扰为主,但是九成九重击全都打在了巴隆那里。

    要不是大伥鬼它们顾忌自己出手会伤到九婴魂体,早就把这家伙给直接碾碎了。

    “那个家伙好死不死的真是碍眼。”若桃在下方看着,继而紧攥双拳嘀咕道:“要是能直接灭了巴隆的魂体就好了。”

    “不要着急,刚才联系不是说了吗?先解救九婴魂体要紧。”古桑女在旁边劝道:“至于那个大坏蛋,咱们这么多伙伴都在场,岂能容他逃走?放心好啦,那家伙死定了。”

    “嗯,这倒是不错。”若桃此刻倏然一指空中叫道:“快瞧,卿凰她们过去了。”

    “唰”巨禽大风倏地展翅飞到了距离九婴数丈之遥的地方,眼见卿凰她们要动手,若桃在下方立刻叫道:“群鬼散开,不要挡了她们的视线。”

    “嗷呜呜”闻听此言的大伥鬼,顿时率领巨蜂和们掠空倒退。

    与此同时,婴白鬼骤忽喷出自己的鬼王珠,“嘭!”不偏不倚击中巨兽魂体正面,此举可不是为了攻击九婴使其受伤,而是用珠子旋动产生的震荡之力让它陷入懵晕状态,动作迟缓下来。

    “呃呃呃嗷”被鬼王珠击中的九婴果然发出低吼,魂体不断颤晃,甚至连匝住巴隆的巨颅虚影都松了一松。

    狡猾的巴隆感觉到这一点,心中不禁暗喜:“呃,这难道是我逃走的良机?!”

    只可惜这家伙的美梦还没做完,在大风背上的卿凰和就同时大喊道:“动手!”

    “唰唰唰嗖嗖嗖”霎时间周围风声疾涌如浪,一重接一重。

    、凿齿在前,展现狰狞兽面、利齿獠牙嘶声咆哮,封、修蛇在后,御雷犴、白龙占据东、西角落,和徘徊于南北空中的大风、绿蛟互为掎角之势,八只神兽就此将九婴堪堪拦在正中间。

    与此同时,众神兽齐声大吼道:“祭魂凝锁,互为屏障,疾”

    “呼呼呼”一刹那间,空中泛起了八团耀眼的光晕,这异芒陡现,霎时吞没了站在大风背上的卿凰和小黑,紧接着,就向九婴笼罩而去。

    至于地上的若桃、古桑女和猎獬以及群兽俱都感到此光异常晃眼,忍不住或是扭头阖目,或是遮住了面前的景象。

    ……

    另一边,不慎将包裹五行灵气的晶石和鳄王眼球吞噬,即将膨胀自爆的万魇邪王感到痛苦万分,忍不住爆发出颤声嚎叫:“可恶,呃啊啊啊”

    “唰唰唰”原本包围住关横的魔魇邪气涡流随着风声不断缩小,他嘿然冷笑道:“你这才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没想到吧?一心想回收融合的残魂,如今却成了最致命的毒药!”

    “岂有此理,关横,本王无论如何都要和你同归于尽,我……”万魇邪王说到这里,陡忽感到原本膨胀的躯体在不断缩小,原来是因为自身遭到那些五行灵气的侵袭,正在持续衰败、变弱。

    “呀呀呀呀”心中虽然早就预料到这种后果,可是尖叫的邪王万万没想到此刻会来得如此之快!

    “我已经受够了和你做持续的纠缠!所以……”关横亮出掌中双剑,随即缓缓说道:“就让这一击,当做你我之间的了断吧!”

    “砰、啪!”他的话音甫落,四周围的邪气涡流瞬时爆碎溃散,伤痕累累的万魇邪王顿时扑通半跪在地。

    电光火石间,关横用脚尖一挑,“嗖嘭!”半根断折的灭灵金棍倏地戳进了邪王面前的土里。

    “我会在下一刻收回你体内的五行灵气,到了那时,你就可以重新吸收融合剩余的邪气,不过,以你的伤势之重,仅有施展最后一击的余力,而后就会彻底崩溃湮灭。”

    关横此刻用句芒剑斜指对方说道:“站起来吧,我的对手,我关横给你最后的机会,来和我正面决战,如果你还有些许身为强者的尊严,就施展自己最强一击,无怨无悔的上路!”

    “呃?!你……”万魇邪王没想到,在自己即将湮灭、关横哪怕是站着静待不动,也能迎来胜利的时候,还会给他施展的机会。

    “为什么……你要如此待我?”“很简单,你邪魇一族与灵界灵族缠斗无数岁月,双方除了仇恨杀戮,完全没有任何称得上‘回忆’的东西。”

    关横此时冷冷道:“灵王曾经对我说过,对于仇恨这种东西,让他感到很累、很厌倦,那是因为邪魇族和灵族之间,经历千年纠葛,各自使得自己的族群进入衰败、面临灭绝,双方即便是休止干戈,也不会挽回过去的岁月。”

    “我进入人间界,一来是为了寻找神兽的下落,二来就是要彻底结束两族之间的恩怨,哪怕这代价是要邪魇一族永远消失,但是我知道,你不会甘心落到如此境地再次败于我手。”

    稍微一顿,他继续开言:“如此一来,即使你现在魂消身死,心中的怨气也会长存一时,再度化为邪恶之力,让仇恨永无休止的延续下去,邪王,为了打破你对仇恨的执著,为了让灵界、人间能拥有长久的安定和平,我必须让你无怨无悔的逝去。”

    “我明白了,所以阁下才会给我施展全力一击、与你对决的机会,你是想借此平息我的愤怒、对灵族的仇恨。”

    “啪!”

    万魇邪王此时咬着牙攥住灭灵金棍,晃颤着身躯站立起来,他的脸上泛起一丝仿佛要彻底解脱的神色,嘴里喃喃自语道:“谢谢,不管你是出于什么打算,在我消失于天地间之前,能遇到你这种对手,真是平生大幸!”

    “呃啊啊啊”

    此言甫一出口,邪王陡忽提高声音狂吼道:“来吧,我愿意用燃尽生命的力量回报于你,我万魇邪王在此发誓,只要己身溃败在你手中,化解心中怨气,将永世不在人间和灵界复活寻衅,作为对你的的承诺!”

    “好,我信你。”

    明知道对方最后的绝招、最后的反扑必是惊天动地、难以估量威力,关横依然毫不犹豫的说出这四个字,因为他曾经向灵王承诺过,要让这一切在自己和邪王的决斗中结束,为了给灵界和人间界埋下和平的种子,关横必须这么做!

    “收!”下一刻,斜指万魇邪王的剑尖轻轻摇晃,登时解开了对方体内被五行灵气禁锢的晶石,无数凶猛高炽邪气顿时萦绕邪王周围数丈范围。

    与此同时,那些灵王本源之力和五行灵气俱都涌入关横体内,和对方那种声势浩大的反应不一样,关横此刻只是静静站在原地,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再也分不出彼此。

    如此看来,他已经可以借助天地之力与任何强敌抗衡,比邪王何止高出一筹。邪王的吼声赫然响起:“呃呃呃……我的力量恢复了……”

    闻听此言,关横依然是不动声色,他默默打量对方,发现邪王的魂体与肉身都已经出现龟裂溃散的迹象,果然不出他所料,只要邪王施展最后一招,他就会彻底溃散化为乌有。

    “嗡嗡嗡”倏然间,掌中双剑同时震颤铮鸣,那是因为关横身上缓缓浮现的炽烈战意在引导它们,与之发生共鸣。

    “这一刻,终于到了。”邪王、关横的厉吼声不约而同响起。一刹那,汹涌无比的漆黑邪气倏然在空中汇聚成咆哮魔影,关横周身灵气光芒愈来愈盛,几乎达到了灵王的全盛之境。

    “嗷呜呜呜”魔魇邪影吼叫着疾袭而来,这凶猛如洪水巨浪融聚的终极一击转瞬即至,关横猛然一震双剑,“当!”刺耳如万钧雷霆的巨响迅疾传出!

    “灵王怒!!”电光火石间,光芒万丈、向着整个空间迸现蔓延的灵气席卷了此处每一个角落。

    这号称“灵王之怒”的绝技,可以吞噬消融一切邪恶之力,在它面前,任何魍魉宵小都不足为惧,哪怕对方是汇聚万魇邪王平生所能的一击,也、不、行!!

    “呃?!”霎时间,万魇邪王只觉得眼前一片恍惚模糊,此身此魂都如坠云雾之中。

    “唰唰唰”急促轻响声中,他释放的魔魇邪影溃不成形,眨眼工夫就被蔓延席卷而来的本源灵气炼化殆尽。

    下一刻,那些灵气倏地笼罩住了邪王的全身,让他体内残存些许残存的邪气彻底消失,如今的邪王就是一副空空如也的躯壳而已。

    身体,在陡忽间飞上半空,邪王手里的半截金棍却尚未撒手。

    他的脑中,此刻思绪万千:“我败了吗?看来是真的,千百年来,我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对灵族的复仇中,我的恨实在是太久远了,甚至连我自己都忘记了原因,罢了,就此结束的话,倒也……”

    “轰隆隆轰隆隆”可就在下一刻,整个空间突然响起了阵阵惊天巨响,继而不住颤晃,关横觉得自己脚下站立不稳,不由得心中暗惊:“这是怎么回事?”

    “扑通!”万魇邪王的身躯重重摔在了数丈之外。

    他此时尚存些许气力,于是挣扎着支起上半身喘息着说道:“这个空间,原本就是靠着无尽的邪气支撑,才会维持到现在,你的攻击‘灵王怒’威力无俦,已经把这里彻底破坏得千疮百孔,如今,它已经崩坏在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