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78章 决战赌约(第三更)
    说罢,他就紧紧攥住邪王晶石,掌中原火劲猛地的蔓延在石头表面。

    “呃呃呃呃?!”万魇邪王人虽然重新获得本族完美肉身,可是魂体不全,此刻顿时感到一阵痛苦难耐,嘴里不由得吼道:“卑鄙!居然利用禁锢的残魂来伤我!”

    “要说卑鄙,你可是此中佼佼者,我没资格和你相提并论。”关横此时拿着晶石冷笑道:“走吧,你我的战场不是在前面山巅吗?不管你有什么花招,本少爷接着便是。”

    “不错,是时候该找个地方清算我们的旧账了。”

    万魇邪王话音甫落,倏然用邪气卷裹身躯,朝着前方蜿蜒阶梯飞去,这家伙临走的时候,还给巴隆留下一句话,命其使尽全力也要击杀卿凰等人,不能留下五行灵气的祸患给邪魇一族。

    “卿凰,救回九婴、击杀巴隆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关横此刻抓住她的肩头,盯着卿凰的眼睛说道:“注意好好保护自己和大家的安全,我会打败邪王,很快回来找你们的!”

    “噌噌噌”说罢,关横就已经掠向阶梯那边,他嘴里还大叫:“若桃、七鬼,记住我说的话,我一定会回来的!”

    “公子,保重,我相信你一定能赢!”若桃此时眼中迸现高炽战意,“锵!”已经拽出吞雷刃,她扬声吼道:“伙伴们,上,宰了巴隆这个杂碎”

    “你这尸不尸、鬼不鬼的贱婢真是大言不惭,本座现在就是收拾掉你们,再为吾主立下大功一件。”

    此时此刻,巴隆魂体早就卷裹着水晶球钻进九婴体内,他早就知道,自己这副肉身是专门为万魇邪王准备的,到时候早晚要给人家,可是巴隆岂是没有后手准备的人呢?于是九婴的邪化肉身,就成了他必得之物,如今终于彻底到手了。

    “哈哈哈借着这副肉身,再吞噬融合六神兽之魂,我的魂体力量就会达到从来未有过的巅峰期,到了那时,碾压你们这些小虫子,不费吹灰之力。”

    此时此刻,巴隆魂体包裹着那颗水晶球,浮现在了九婴最中间那颗头颅上,众人发现水晶球已经和凸起的前额部分粘连,有一小半都被血肉所覆盖。

    “糟了,那球体里是被禁锢的它们。”修蛇在卿凰身边大叫道:“咱们必须想办法把大家救出来,稍迟一步,它们就会被巴隆吞噬掉了。”

    “说得对。”闻听此言,卿凰神色凝重的盯着对方,她说道:“灭掉巴隆的机会很多,但是咱们得抢先救下神兽、解脱九婴才行。”

    不过让她们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时候对面被巴隆控制的“邪化九婴”也没有立刻进攻。

    原因就是这家伙虽然让水晶球融入了九婴巨颅前额,但里面禁锢的六神兽依然在拼命折腾抵抗,他没有彻底融合对方,也不敢贸然动手,所以双方处于随时掀起滔天恶战的短暂对峙中。

    此时此刻,被卿凰扔进临时开辟的空间,小黑气得屡次想冲出去,都被巨禽大风拦住,它说道:“先冷静一点,卿凰之所以把你送进来,还不是为你的安全着想吗?你还是……”

    “住嘴,你不愿意出去,那是你自己的事,可我一定要出去观战,我、我不放心……”

    小黑刚想说出自己不放心卿凰的话,却又有些不好意思,登时把话锋一转,对着那个萼蒂奥罗嚷道:“老头,快打开空间入口,让本小姐出去,听到没有?”

    “呃,这、这……我可不敢。”萼蒂奥罗看着发怒叫嚷的小黑,吓得脸都白了,他支支吾吾说道:“卿凰姑娘说了,我要是敢随便打开入口,她就把我宰了。”

    对方一提到卿凰的名字,小黑心中愈发担心,于是便气哼哼的说道:“你怕卿凰?难道就不怕我?吞吞、小白,给这坏蛋一点颜色瞧瞧。”

    说到底,小黑压根就没把老头放在眼里,当初对方就是个捕捉大伥鬼的坏蛋、被关横他们胖揍一顿,而后被迫收服的家伙。

    吞鬼喵和小白因为不能出去参战,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此刻听到了小黑的呼喊,顿时“喵呜”叫了一声,围住萼蒂奥罗又挠又咬,疼得老家伙连连哀嚎,被二喵撵得到处乱窜。

    大风在旁边看得哭笑不得,想劝两句,又不好出声,只得静观其变。

    “扑通。”被小白咬住脚踝的萼蒂奥罗都一个跟头摔趴在地,这家伙有心服软,可是一想起卿凰和若桃当初瞪着自己的冰冷目光,顿时吓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嘴里下意识说道:“不行啊,我……”

    “什么?还不答应?”小黑气急了,在自己怀里翻找出两颗魂石,而后扔给吞鬼喵:“吃了它,让老头看看你的厉害。”

    “咔嚓。”猫儿咬住魂石,倏然变成巨虎形态,并爆发出惊天怒吼:“嗷嗷嗷嗷呜”

    “呃?!”

    虎啸声中,这小空间产生了一连串出乎意料的剧烈震动,让大家险些站立不稳摔倒。见此情景,萼蒂奥罗顿时尖声大叫:“快让它住口啊”

    “凭什么?吞吞只听我的命令,你不放我们出去,我就让它吼起来没完没了。”其实小黑被刚才的声音也吓了一跳,只是此刻捂着耳朵装做不在乎的样子。

    “我的小祖宗啊,这临时开辟出来的小空间极不稳定,很容易受到声浪震荡彻底崩溃,这、这巨虎要是再叫一声,没准此处就真的坍塌了。”

    听了萼蒂奥罗的话,小黑顿时抓住了对方的把柄,她立刻拿出凶横表情说道:“知道厉害了吧?赶紧让我们出去,否则的话,我就让吞吞再接着吼叫了。”

    “我、我……”这老头被连唬带吓,差点哭出声来,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说道:“好吧,你稍等。”

    “唰嗤啦!”电光火石间,一道空间缝隙应声形成,小黑怀抱白猫骑着吞鬼虎登时疾窜了出去。

    正在万魇城内对峙的双方,陡忽看见小黑、吞鬼虎出现,俱都大吃一惊。

    卿凰下意识叫道:“小黑,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又跑出来了!”

    “啪嗒。”卿凰的话一出口,巨虎已经落在了平地,小黑说道:“我、我也是担心大家……”

    她的出现不但让卿凰、若桃和大家吃了一惊,更引起了对面巴隆的注意,这家伙透过九婴的眼睛凝神细瞧,立刻捕捉到了小白的踪影,巴隆顿时大吼道:“灵兽,果然是你!”

    “喵呜!”说时迟,那时快,小黑怀里的白猫登时发出一声凄厉尖叫。

    它原先被魇化盟邪徒擒住,送到血堡这里饱受折磨,对巴隆的印象和恨意极深,此刻哪里按捺得住心中怒火,立刻向着九婴那边急冲而去。

    “桀桀桀”见此情景,巴隆欣喜若狂发出尖笑:“小东西,当初让你跑了,我还不晓得如何向邪王大人解释搪塞,如今你却主动送上门,当真是天助我也!”

    “呼”电光火石间,这家伙控制九婴一颗左边头颅顿时朝着白猫躯体卷去。

    ……

    另一边,关横拔身似电疾掠如风,十几息的工夫已经飙至半山腰的阶梯,他看到头顶斜上方的万魇邪王驾驭黑云急速向山巅飙去,自己的脸上不由得掠过一丝冷笑:“哼,急着送死吗?好,等会我就成全你。”

    不一会之后,无名山麓之巅。万魇邪王的黑影御风而落,“啪嗒!”率先到达了这里,这家伙信手疾挥,面前顿时出现了一道昏暗的光柱。

    “哼,还要另行开辟空间吗?”关横此刻信步迈上阶梯,随即冷笑道:“看来你并不打算在这里动手了。”

    “嘿嘿,远离万魇城那边,可以避免是非扰乱你我的决斗。”

    邪王指着身边的光柱说道:“在这里边打,咱们谁也别想迅速出现在城内,这样的话,我帮不了巴隆,而你的女人要是遇到危险,也别想回去救援。”

    “不要小瞧卿凰她们,这些娘子军一旦认真起来,比我还厉害呢。”关横此刻倏地一弹肩头句芒剑的握柄,随即说道:“走吧,邪王大人,就让我来送你最后一程。”

    “你趁现在逞逞口舌之快了。”万魇邪王的眼中闪烁着炽热凶芒,立刻迈步走进了漆黑昏暗的光柱,身影登时消失不见,关横自然是紧随其后。

    “呼呼呼唰唰唰!”风声甫动又止,二者在转瞬间已经来到了另一个空间。

    “这里是……”见到四周围的场景,关横双眼倏忽一眯,邪王此时冷恻恻笑道:“很眼熟是吧?为了重现当天的那一战,我可是费了一番工夫呢。”

    “嘿,这里与两界缝隙古战场的邪灵石碑秘境惊人相似。”关横缓缓说道:“看来你还是念念不忘当日的惨败,如果我没猜错,你刻意要和我再次一战,就是因为自己的失败已经变成心魔了。

    言到此处,他盯着邪王的眼神充满了讥讽之色,继续说道:“换句话说,如果不杀了我,你,永远都恢复不到巅峰状态!”

    “可恶的臭小子!!”被关横看破心思,万魇邪王登时怒吼道:“被你发现了又如何?本王今次一定不会败给你!”

    “是吗?别忘了,你虽然获得了新的肉身,可魂体却不完整。”关横此时冷笑一声:“而我,却因为得到了三邪灵的融合,实力可飙升了不少,孰胜孰负,尚未可知。”

    “哼,你扣住了我的残魂,以此为要挟,未免太卑鄙了。”万魇邪王紧攥双拳低吼道:“你若是真的想与我公平一战,就将残魂还给我……”

    “好啊,当然可以。”还没等邪王把话说完,关横竟然把晶石和两颗鳄王眼球拿出来摊在掌心。

    “他、他答应了?难道是真有信心赢我?”一刹那间,万魇邪王以为自己的激将法奏效了。

    可是下一刻,关横脸上却泛起冷笑:“不过嘛,我就算还给你,你也未必敢要。”

    “这是什么意思?!”听了他的话,邪王心中微动,顿时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果不其然,关横继续道:“嘿嘿,这晶石、这鳄王眼球,确实蕴藏了你的残魂邪气,只不过,它们太不老实了,所以来到万魇城以前,我用自己体内三分之一的灵王本源力量和五行灵气将它们彻底禁锢了!”

    “你?!”万魇邪王闻听此言,气得目眦欲裂、七窍生烟,灵王本源力量、五行灵气,这些都是自己邪气大敌克星。

    正如对方所说的那样,就算想晶石和眼球强行夺回去,他也不敢碰触,否则的话,一定会身受重伤的。

    “据我估计,这些邪气也是你三分之一左右的力量,这样的话,大家的实力程度才算持平。”

    关横此刻说道:“至于这些东西,你只要能够杀了我,上面的灵气自然会溃散消失,它们就当做是此战的彩头吧。”

    “呼呼呼”话音甫落之时,关横运劲抖手将晶石、眼球向旁边飞掷而出,“啪啪啪!”三颗东西登时钉入附近巨大岩石,内嵌寸许!

    “唔……这么说,我丧失了三分之一邪气,而你,也也用三成灵气把那些东西禁锢了,好,这样也算是变相公平一战,本王接受了!”

    其实万魇邪王心中大为不忿,可是为了表示自己大度,他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了事实。

    “现在,开始一战吧!”

    “唰唰唰!”邪王的话音刚落,掌中顿时出现了一柄急速旋转的数尺长金梭,他扬声喝道:“上次本王吃了没有兵器的亏,这一回,就让你瞧瞧我这魔兵的厉害!”

    “哼!”关横闪电般拔出自己的句芒剑、虹云剑,瞬间附着上一层唰唰作响的五行灵气。

    他冷笑道:“只不过是一柄断折的灭灵金梭,有什么了不起?更何况,我可以斩断‘蛊母玄金’一次,也能让它断折第二次,你要小心了。”

    “这个臭小子,原来真的是他斩断了金梭,难怪知道这魔兵的名字。”万魇邪王被对方的话所激,登时勃然大怒:“哼,别以为凑巧一次,就能永远这么走运,呀啊啊”

    怒吼声中,这家伙掌中数尺金梭竟然在邪气卷裹萦绕下变得逐渐粗长,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成为了一根闪耀不详黑芒的丈二金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