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83章 溃败之兆(第三更)
    “喝啊啊”若桃也随之爆发厉吼,将吞雷刃的刀芒倏然跟着卿凰的攻击径直疾飙而去。

    二女的攻击蕴藏着灵王本源之力、十二古尸尸珠的威能,转瞬间就击打在邪化九婴腹部暴响,“砰砰!”

    “看我们的!”古桑女倏地疾扬双手,体内“噌噌噌”长出一个数人合抱粗的的巨大灵根。

    “嗷呜呜”猎獬昂首厉吼,自身魂体“唰唰唰”疾响不断,化为千百条闪耀异芒的金线,倏地卷裹在对方的灵根。

    “吼”随着木灵和兽魂的咆哮声响起,这缠绕着金线的、暴现破邪光芒的“灵根巨刺”登时狠狠戳向九婴腹部的破洞。

    灵根巨刺的威力迅猛无俦,“噗嗤”随着一声巨响,立刻将对方伤口扩大数倍,硬生生贯穿了邪化九婴背脊。

    “嗷嗷嗷!!”厉吼声频起不断,难以忍受的剧痛陡忽袭遍九婴全身,让它痛苦不堪,与这家伙精神紧密连接的巴隆魂体顿时受到强烈震荡,随即也爆发出尖声惊叫:“呀啊啊啊”

    “好机会,这家伙终于受到重创了。”此刻在空中厉啸一声:“冲,这回一定要毁掉邪气涡流巨锁!”

    闻听此言,封凿齿它们齐声发出吼叫:“该死的邪魇族杂碎,被小瞧灵界神兽,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的力量!!”

    “呼呼呼”呼喊声甫落,众神兽再次汇聚成一团,紧接着就向涡流巨锁猛冲了过去。

    “砰!”第一次撞击,依然是没有成功,只是对涡流表面造成了内陷凹洞,可是却成功吸引了里面群鬼的注意,最先感觉到异常的,就是被卷进涡流风壁,几乎被绞碎魂体的四臂山嵬。

    “呜呜呜”山嵬的吼叫立刻通知七鬼注意情况,对方在瞬间齐刷刷吐出自己的鬼王珠汇聚在一处。

    就在刚才,大伥鬼它们已经接连数十次企图突破“涡流巨锁”的桎梏,可是此物循环不息、周而复始,不断抵消群鬼的力量,使它们徒劳无功。

    有鉴于此,婴白鬼喝止了大家的攻势,它们开始蓄力蛰伏,试图借助最佳良机再次出手,这一刻终于到来了!

    “嗷呜呜呜”

    “吼”内有群鬼咆哮,外侧是怒吼的众神兽,二者相互沟通的声音在瞬间得到了统一协调,在下个瞬间,再次扬手怒嚎:“兄弟们,动手吧”“嗷嗷嗷”

    与此同时,涡流巨锁内的群鬼各自绽放凶猛气焰,也随着吼叫齐刷刷吐出了鬼王珠。

    “轰砰砰砰!”霎时间,惊天巨响频起不断,被灵根巨刺戳穿躯体的邪化九婴浑身栗抖,把极大的痛楚传递到巴隆的魂体内。

    “呃啊啊啊”巴隆惨叫的同时心中一抖:“糟了,涡流巨锁即将溃散……”

    “咯剌剌……嘭、嘭、嘭!”果然不出这家伙所料,就在下一刻,邪气涡流应声龟裂爆碎,紧接着,七鬼、山嵬的魂影在半空发出嘶吼咆哮:“嗷呜”

    “呼!”说时迟,那时快,赤瞳犟驼那肥硕的身躯也在瞬间向地面急落,这要是直接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非把它摔扁了不可。

    万幸的是猎獬顺便甩出一道金网,在它离地数寸的时候将其稳稳接住。

    “可恶,兽魂竟然真的救了那群鬼物脱困。”

    巴隆和邪化九婴同时承受着被灵根巨刺贯穿的痛苦,再看到群鬼脱离了桎梏,心中登时大急,他好不容易借着吸收众神兽魂力,制造出一道邪气涡流巨锁,就此被破坏殆尽,着实心疼不已。

    再加上群鬼的愤怒尖啸声直接迫近,直把惊慌失措的他吓得魂飞魄散。

    “邪化九婴的肉身被对方刺中,现在已经是动弹不得,再加上它已经重伤、喷吐水火攻击的邪气已经严重不足,我要还在此处与敌人缠斗,那就是彻底挨打的局面。”

    巴隆一向狡猾,诡计多端,想到自己即将陷入危机,急得他好像心急火燎。

    突然间,这家伙灵机一动:“对了,九婴服部的心脏已经遭到严重破坏,可它的魂体应该还是完好无损的,我就是打算撤退,也要彻底吞噬它的魂体,让九只神兽永远无法凑够数量!”

    这个异常恶毒的念头在心中立刻生根发芽,说时迟,那时快,巴隆的魂体倏然向九婴腹部瞬移而去。

    就在这一刻,凶横暴戾的七鬼和山嵬掠空疾行,顿时发力撞碎了九婴那两颗能喷吐水火的脑壳,“啪!嘭!啪嗒、哗啦啦”烂肉碎片纷纷坠落。

    不过此次巨兽却没有迅速复原,一来是邪气耗尽,无以为继,二来是巴隆已经在瞬间离开了控制九婴肉身的最大头颅,使其完全变成了无法动弹的行尸走肉。

    “奇怪,怎么没发现巴隆魂体的踪迹?”卿凰在不远处凝神细瞧,她心知绝对不能放过对方这个罪魁祸首。

    与此同时,迅疾如鬼魅的巴隆魂影的陡忽来到九婴肉身的腹部,径直扑向那颗被邪异黑气包裹、黏着在破碎心脏附近魂体。

    “嘿嘿嘿,吞掉了你,本座也不算吃亏,就让那几个贱婢去后悔莫及吧!”

    “噌”电光火石间,冷笑的巴隆就已经张嘴咬在了九婴魂体上。

    “巴隆,你这个畜生休想得逞!”倏地,有两个声音突兀响起,正是古桑女和猎獬……她俩的分身。

    说起来,巴隆这家伙已经完全被仇恨和欲念给弄昏了头,完全忘记了贯穿九婴躯体的正是这二位汇聚的灵根巨刺,所以二者的分身也同时钻进了这里,寻找九婴之魂。

    “杀了你!”古桑女对这个魇化盟之主痛恨之极,随即一拍身边的巨大灵根,那东西顿时浮现出十余条小灵根抽向巴隆魂体。

    因为这里不是泥土地面,故此她的灵根力量不强,无法生长出来,好在有这个**可以利用。

    “还有我呢。”猎獬分身倏地化为几条旋舞金线,“唰唰唰”疾响中挟风卷向巴隆。

    见此情景,巴隆边躲边骂:“可恶,你们这些木灵、兽魂的渣滓分身,居然趁着本座力量衰减的工夫来欺辱我。”

    听到对方叱骂,古桑女和猎獬不由得一阵冷笑:“像你这种卑鄙无耻的东西,就该趁你病、要你命!”

    “糟了。”巴隆的脑中陡忽一震,他暗忖道:“我的魂体现在虚弱异常,要是再这样继续和她们缠斗下去,对我可是大大不妙。”

    这家伙一边想着,一边仓惶后退,转瞬间就到了那颗被捣毁大半的邪化心脏附近。

    “呼呼呼!”倏然听见耳边风声瞬起,巴隆赫然一回头:“邪气?!对呀,这心脏表面覆盖的邪气也可以为我所用,不要白不要!”

    “唰”电光火石间,此獠倏地涨大自己的魂影,盖住了邪化心脏半边,正在巴隆要吸收邪气的时候,这颗报废的心脏骤然剧烈晃颤了起来,紧接着就爆发了轰然巨响:“砰砰砰咣咣咣!”

    “不好,快躲。”猎獬分身倏地化为几道金线把古桑女护在后面。

    此时此刻,迸飞疾弹的心脏碎片已经彻底卷住了巴隆的魂体,惊得这家伙尖声大叫:“呃啊啊啊”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那些碎片内传出了一声凄厉吼叫,猎獬分身听得非常仔细,它立刻扬声叫道:“这是九婴的魂体吼声,快,去通知大家。”

    “咚咚咚、砰砰砰!”紧接着剧烈的响声接连不断此起彼伏,这副千疮百孔、饱受连番攻击的邪化肉身开始不断龟裂溃散,古桑女和猎獬汇聚的灵根巨刺霎时间撤了回去。

    “大家注意,我们找到九婴的魂体了,它正在和巴隆纠缠。”古桑女的声音赫然在空中响起,众神兽和卿凰她们闻听此言,俱都大喜过望。

    叫道:“要想办法赶紧把小九找回来!”

    “那是当然。”卿凰和若桃齐声附和,就在下一刻,邪化肉身轰然倒在了地面上,瘫软成大片泛起黑烟的腐肉。

    “呼呼呼”四周围风声陡起之时,巨大暗影倏然卷着惨叫的巴隆从碎肉废墟内窜出,大家瞧得仔细,这新出现的影子和九婴肉身一模一样,就是它的魂体!

    “小九!!”、封、凿齿、修蛇、绿蛟和白龙齐声呼喊,从左侧向对方急冲而去,而御雷犴对卿凰她们叫道:“我的魂力衰减得太厉害,快,给我补充一些。”

    “接着。”卿凰的话音甫落,用灵剑转瞬发出一道本源灵气,被空中的御雷犴立刻吸食殆尽,而后和其余神兽齐刷刷向着九婴围拢过去。

    “嗷嗷嗷”九婴魂体陷入邪化状态已久,它现在神智极不清醒,因为本身非常虚弱,再加上潜意识中残存着对奴役自己的巴隆充满恨意,此时将对方用力缠卷,咆哮着就要将其吞噬。

    “小九,别这样,你要是吞了这邪魇族杂碎的魂体,就会进入更深邪化状态,如此一来就无法回头了!”

    见到对方懵懂不知、陷入狂暴不能自拔,封和凿齿抢先飞过去大叫:“喂,你要清醒一些……”

    “嗷、嗷呜!”

    此时此刻,九婴的魂影在怒吼声中暴涨扩大,根本听不进去它们的任何话,而是掀起自己魂影内的几颗巨大头颅狠狠抽向对方,“砰砰!”、封登时被撞飞出去,被其余几只神兽飞扑接住。

    “呃啊啊啊”但是更痛苦的,却是此时被九婴抓住的巴隆魂体,这家伙被对方旋拧卷裹,不停收紧,惨嚎声一阵高过一阵。

    “可恶,难道就这眼看着我们的兄弟被彻底邪化,因此沉沦下去吗?”听到修蛇咬牙切齿的话,卿凰说道:“不行,九大神兽一个都不能少,我还要带着你们回去救活芫歆姐姐呢……”

    言到此处,她眼中闪着泪光:“我不要看见义父脸上再出现那种难以言喻的哀伤了。”

    “我也是,灵王爹爹提起芫歆姐姐的时候,总是一脸伤心,我喜欢看他笑,不喜欢见到他难过的样子。”小黑此时说道:“卿凰,咱们一定要把九婴唤醒过来。”

    “不错,但是这件事恐怕要集合我们大家所有的力量才行。”

    说时迟,那时快,倏地飞回到她们身边说道:“卿凰姑娘,你快把大风从临时开辟的空间里唤出来,我们八只神兽之魂要联手施展魂力屏障困住小九,而后就看你的了。”

    “看我?”闻听此言,卿凰先是微微一愕,紧接着她的手无意中摸到了腰间的竹笛、小哨,立刻明了,卿凰微微颌首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八大神兽的魂力屏障除了需要大量灵气辅助,还得耗费十几息时间准备。”

    火急火燎的说道:“若桃,你要号令七鬼、猎獬和古桑女她们帮忙缠住小九,让它顾不得吞噬巴隆那个杂碎,这样的话,小九就无法进入彻底邪化状态了。”

    “明白,尸马、犟驼、老猴,咱们走。”若桃听了对方的话,立刻翻身骑上尸马的背部,一声吆喝带着大家朝着前方不远漂浮于空中的九婴扑去。

    骑着尸马的若桃好比战场上指挥士卒冲杀的大将军,“唰!”她随手拽出吞雷刃斜指前方叫道:“七鬼、大头嵬听令,都给我过去围攻九婴,记住,别给它腾出吞噬巴隆魂体的时间。”

    “呜呜呜”闻听此言,尖啸声陡起,大伥鬼领着巨蜂腾空而起,倏然来到九婴左近,“砰砰砰砰!”拳影翻飞,霎时落在对方正面。

    “嗷呜!”正要咬掉巴隆半截魂体,却骤遭重击,这九婴登时低吼一声,“嗖嗖嗖”它周围劲风疾涌,陡然长出几个巨颅虚影,呼的张嘴噬向大伥鬼。

    “嗡嗡嗡”就在这一刻,巨蜂突然振翅从斜刺里窜了过来,“嚓嚓嚓!”尾蛰针瞬间疾刺对方攻击大伥鬼的虚影,立刻就攻了九婴一个措手不及。

    “呜呜呜”

    “吱吱吱”紧接着,婴白鬼连同四只齐声厉吼从背面进袭,四臂山嵬更是在空中游走挪移,时不时动手袭扰,弄得这巨兽魂体手忙脚乱,一时间来不及吞噬巴隆。

    “成功了,已经能够拖延住这家伙了。”若桃刚要松一口气,猎獬却在旁边叫道:“现在可大意不得,尸马,古桑女,把你们的黑沙、灵根力量全部借给我,我要去帮助七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