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80章 邪化九婴(第五更爆发)
    “呼呼呼”金光棍影在空中翻滚疾动,却没有直接攻击关横,而是在棍首前端汇聚出斗大的魔魇虚影。

    “唰唰唰!”劲风忽起,邪王骤然振腕抖动,这些虚影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登时飙升到了几十上百的数量。

    “血魇万影杀疾!”随着对方一声呼喊,张牙舞爪、厉声尖啸的血魇狂影已经铺天盖地般袭向关横这边。

    “来得好!”关横低吼一声,掌中双剑登时上下翻飞纵斩狂扫,“当当当!”不断格挡对方的凌厉攻势。

    “呃?!”数息间,关横就感到对方攻势越来越猛,自己脚下不断“噔噔噔”后退,尽管虹云剑、句芒剑暴现无匹气芒与扑过来的疯狂血魇硬撼,却逐渐无法压制它们了。

    “哈哈哈我的血魇之影乃是本族的恶戾精魂凝聚融炼,岂是你能轻易抵挡的?”万魇邪王发出狂笑声:“更何况,威力更强的还在后面,呃啊啊啊”

    一声咆哮赫然响起,灭灵金棍通体绽现迸放的邪光异芒,就只听“唰唰唰”疾涌风声此起彼伏,邪王头顶顿时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巨大漆黑的狰狞龙首虚影。“这是……”

    乍见此物,关横顿时心中微动,不由得惊疑不定,双剑的守势稍慢,险些一只血魇之影咬中。

    就在此刻,邪王狂吼道:“尝尝这招,魇龙噬血杀”

    “嗷呜!!”怒吼声张,漆黑龙首虚影猛地睁刚才那微阖二目,迸现出两道赤红血芒,下个瞬间,它已经挟裹无匹狂暴的凶威扑向前方。

    “糟糕,准备不足……”关横刚刚想到这里,对方的攻击就已经落在了自己身上,与此同时,其余的血魇狂影俱都应声爆碎,无数邪气奔涌肆虐,彻底将他吞噬在其中。

    ……

    “砰砰砰!”白眉老猴的迅猛重拳应声落在喷火颅首上面,那九婴猝不及防之下,将攻击照单全收,自己的脑壳倏地向左侧地面狠狠摔去:“砰、咣当!”

    “叽叽叽”老猴一招得手,亢奋异常的嘶声尖叫,可是它却忘了,自己身躯还在空中停滞,无遮无拦。

    “小心!!”

    卿凰的示警声赫然在后方响起,老猴敏捷谨慎耳力又好,急忙拧身翻转躲避,“呼砰!”另一颗九婴颅首的偷袭已经应声撞中它的一条后腿,这还是老猴躲得够快,倘若背脊遭到撞击,恐怕要骨断筋折而死了。

    “叽叽!”饶是如此,老猴的小腿也遭到重创,瞬间“咔吧”断折,好在古桑女的一条灵根就在附近,倏地凌空甩过来匝住了它的腰间,将其带到了平地。

    “嗷呜。”赤瞳犟驼低吼一声,间不容隙急窜而至,叼起老猴身躯疾奔回到卿凰它们身边。

    与此同时,卿凰和若桃对望一眼,心中俱都想道:“是时候了!”

    “动手!”随着随着她俩一声呼喝,半空中的六鬼齐声咆哮,倏地围住了九婴那几颗头颅。

    对方的左右两侧的六个脑袋掼进地面猛吸邪气补充养分,如今只剩下可以喷吐水火的颅首,以及中间那个和巴隆、水晶球禁锢的兽魂紧密连接的最大巨颅可以自由活动。

    但是刚才白眉老猴舍生忘死的重拳疾袭,打得喷火颅首表面出现龟裂及坑洞,虽然对方可以自我复原,却需要数息时间,这就是六鬼它们的机会。

    “唰唰唰”电光火石间风声陡起,三只转瞬向前疾飞,绕着喷吐水柱的那颗头颅不住旋转,对方虽然屡屡发动进攻,可是们敏捷躲避下,全部没有击中。

    见此情景,中间那颗颅首内的巴隆气得七窍生烟:“可恶,这些杀千刀的鬼物好烦人。”

    “呃啊啊啊”暴怒吼声响起,巴隆用自己的邪气倏然探进水晶球内,那股力量迅速卷中封的魂体,疼得它大叫起来:“呃啊啊啊”

    “该死的神兽之魂,现在是融合你的时候了!”

    巴隆此刻狞笑着,利用邪气不断吸收融合封的兽魂,旁边的、御雷犴、白龙、绿蛟俱都大惊失色,唯有凿齿不顾一切的怒吼着扑过去,“砰!”它不断撞击着卷住封的邪气叫道:“放开我兄弟。”

    “哼,不用着急,很快就轮到你们了!”

    “啪!”随着巴隆冷恻恻的尖笑响起,狭长邪气汇聚成鞭,应声抽飞了凿齿魂体,但是他也吸走了封大半魂力,随即将其扔了回去。

    “呜呜呜……猪头、猪头,你醒醒啊……”其余五神兽看到封魂体昏暗淡薄,眼看就要溃散,不由得齐声发出悲恸哀鸣:“嗷嗷嗷”

    “呃?!”与此同时,卿凰身边的修蛇突然尖叫一声:“糟了,有个兄弟散失了大半魂体,马上就要进入濒死状态,可恶,肯定是巴隆那个杂碎,吸收了它的魂力。”

    闻听此言,卿凰和若桃、小黑心中登时一紧。

    “该不会是御雷犴吧?!”想到有这种可能,小黑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涌了出来。

    “诸位,冷静,我们一定要撑下去,神兽们也会坚持到那个时候的。”

    卿凰知道现在形势危急,己方的阵脚绝不能乱,因此不断替众人鼓劲打气。此时此刻,猎獬大吼道:“快点动手,我和古桑女以及尸马的玄磁黑沙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嗷嗷嗷”话音甫落之时,九婴那颗喷火颅首终于恢复了老猴造成的伤势,嘴里不停积蓄火光,眼看就要再次出招。

    就在此刻,三只威力无俦灵气的重拳挠击挟裹着劲风直捣,“砰砰砰、啪啪啪!”接二连三落在了吐出水柱的脑壳上。

    “啪嚓嘭!”皮肉骨骼的绽裂声响起,吐水脑壳瞬间龟裂,有无数腐臭浆液激溅而出,疼得这家伙嗷嗷吼叫,陡忽间缩回去老远。

    “嗖嗖嗖”

    瞬息间劲风疾动,巨蜂和婴白鬼瞬间来到们附近,齐刷刷喷出了自己鬼王珠,“呼呼咣咣!”这两颗珠子卷裹五行灵气光芒重重打在吐水的九婴头颅上,终于使其应声粉碎:“啪!”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大伥鬼在咆哮声中用爪子掰下自己的獠牙。

    就只听此物不断旋转“唰唰”作响,变为闪耀寒光的鬼牙刃,紧接着,大伥鬼卯足全力施展惊天一斩,“嚓!”这挟风狂落的迅猛斩击霎时落在了九婴喷火头颅正面。

    “噗嗤!”此头应声被削落三分之一,无数腐臭浆液“”四下喷溅迸现。光秃秃的脖颈在空中转动扭曲,好不骇人。

    虽然群鬼使尽全力击退、毁坏了能喷吐水火的九婴双颅,可是那两个脑袋在瞬间颤晃不止,上面不断有膨胀肉芽、鼓包隆起,已经开始迅速再生了。

    “可恶,果然不出所料。”若桃此刻沉声说道:“只要,其余六颗脑袋还在地底疯狂吸收邪气,这家伙的肉身就能不断复原,真是棘手之极。”

    “没关系,咱们早就料到这一点了,六鬼的攻击,也不过是在争取些许时间而已。”卿凰扭项回头叫道:“修蛇,该你出马了,一定要注意安全。”

    “放心吧,为了救出兄弟,我豁出去了。”话音甫落之时,修蛇倏地晃动自己的魂影掠空疾行,转瞬就来到了九婴正中间那颗巨大头颅面前。

    “喂,对面那个该死的邪魇族杂碎,你可认识本神兽吗?”

    修蛇声嘶力竭般的吼声,果然吸引了巴隆的注意,他欣喜若狂叫道:“哈哈哈,刚才少抓住两只神兽之魂,一个是大风,一个就是你,想不到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嗷呜”巴隆此言甫一出口,修蛇立刻把自己的魂体变成异常庞大之虚影,它随即怒喝道:“识相的赶紧放出我的几个兄弟,要不然,本神兽就活吞了你。”

    “无知的畜牲,你的把戏根本没用,还是尝尝我这招吧。”

    巴隆知道还有数息时间,喷吐水火的头颅才能够彻底再生,但是他实在按捺不住吞噬修蛇之魂的凶心,顿时驱使着九婴最大的头颅呼的一下急冲过来,巨嘴甫张要狂噬修蛇虚影。

    “休得逞凶。”电光火石间,骑着犟驼、尸马的卿凰和若桃瞬间疾驰而至,“哗啦啦”若桃的锁链断掌登时抓住巨颅的下颌用力拉拽,遏止了对方继续进攻修蛇。

    “呃啊啊啊”卿凰一声低叱,晃动莲花奇刃,此物涌出无数寒气,冷风疾掠瞬时卷住了九婴头颅,使它的大嘴保持着张开状态被彻底冻住。

    与此同时,卿凰叫道:“就是现在,修蛇,快去救大家”

    “唰唰唰”修蛇的魂体从庞大虚影霎时变为了拳头般的小团,“呼”的一声迅疾钻进了九婴中间头颅的大嘴里。

    它的目标就是这副肉身内的九婴魂体,只要用五行灵气净化对方,巴隆就没有办法继续控制邪化九婴攻击大家了。

    “愚蠢的家伙,以为本座没看出你们的微末伎俩吗?”

    此时此刻,巴隆抓紧时间化解九婴头颅上面的冰层,他随即吼道:“区区一只兽魂也敢闯入我的完美肉身?简直是自寻死路,等着吧,在它碰触到九婴魂体之前,本座就会将其撕成碎片彻底吞噬,呃啊啊啊”

    “噗噗、啪嗤!”

    他的话音甫落,左右能喷吐水、火的头颅再次重新长了出来,二颅首发动攻击,喷水柱的那边顿时缠住了大伥鬼、婴白鬼和巨蜂,吐火的这边用烈焰将们彻底笼罩,双方你来我往,僵持不下。

    但是卿凰却不断释放莲花奇刃的寒气冻结那颗巨大颅首,若桃的锁链断掌也是死死扣住对方下颌不放,然而攻击效果微乎其微。见此情景,若桃嘶声叫道:“大头嵬,你冲上去动手。”

    “嗷呜呜”闻听此言,四臂山嵬这个被隐藏的杀手锏终于咆哮着扑了出来。

    “砰砰砰!”凶猛重拳挟裹着原火劲狠狠轰在九婴躯体上,虽然没有对其造成重大伤害,但是依然可以牵扯对方精力,与此同时,小黑大叫道:“吞吞、小白、老猴,你们都上去帮忙吧!”

    “吱叽叽嗷嗷”闻听此言,群兽不顾一切的疾扑上前,对着九婴发起最猛烈的攻击。

    可是这个时候,巴隆控制的那颗巨大头颅却没有反应,因为他已经让自己的魂体缩回了九婴身躯内部,这里面还有个到处乱窜的修蛇需要解决。

    “只要吞了修蛇还有其余几个神兽之魂,老子的魂体就会壮大到极致,等着吧,贱婢、蠢兽们,到时候你们就死定了。”

    仗着自己刚刚吸收了封大半兽魂,实力有所增长,巴隆当然不会把对方放在眼里,更何况这副九婴肉身原本就是他所制造,要寻找修蛇的位置轻而易举。

    “在这里。”眼见在前方不远的修蛇不断疾飞向前,巴隆狞笑一声叫道:“你跑不了了!”

    “噌噌噌唰唰唰”邪气狂风浮动,霎时间卷住了修蛇的魂体,它立刻尖叫一声:“呃啊啊啊”

    “哼,乖乖的给我过来吧……”低吼声中,巴隆用邪气将对方拉拽到自己身边,就要将修蛇吞噬……

    “砰!轰隆!”突然间,周围产生剧烈晃动震颤,并且伴有巨大声响。闻听此声,巴隆凛然大惊:“有人在攻击巨大头颅额头上的水晶罩?!这怎么可能?那些敌人明明都被缠住了!”

    “暂时饶了你,先回去看看。”抓住修蛇的巴隆顾不得将其吞噬,魂影疾晃,“唰!”顿时消失在了原处,但就在数息之后,九婴肉身内部缓缓浮出了一缕淡薄雾气。

    ……

    “呼!”电光火石间,巴隆卷裹着修蛇魂体出现在了水晶球附近,这家伙定睛一看,顿时气得目眦欲裂:“是它?!”

    此时此刻,正在挥爪攥拳,持续不断猛击水晶球的,正是之前被巴隆控制九婴“轰杀”在地的那只!

    巴隆满以为自己出手疾袭,已经把这只打得魂消湮灭,使七个实力超卓的鬼物减少了一只,但那只是卿凰暗中命令藏起来产生的假象,她就是打算将其变成暗藏的杀手锏,用来做最终一击的准备。

    果然不出所料,其余六鬼都被水、火双颅缠住,可以直接攻击敌人的群兽、猎獬、古桑女、卿凰和若桃都分别陷入了和九婴僵持不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