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74章 巴隆的盘算
    “嗷呜……”被若桃这么一打,尸马登时发出哀鸣,嘴里的东西也啪嗒落地,众人围过去一看:“原来是颗獠牙。”

    “小九的本体上长了口鼻的脑袋才有獠牙,没错,这就是它身上的东西。”

    这个时候,修蛇叹了一口气:“唉,为了这三样东西,咱们把、凿齿、封、御雷犴、绿蛟、白龙全都搭进去了,也不知道是否值得?”

    “好了,大战在即,我们不用多想,尽早把它们救回来才是真的。”

    关横此刻沉着脸说道:“对方抓走六神兽之魂,肯定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但巴隆没可能永远不现身,因为我手里还有他志在必得的东西。”

    说着,他对卿凰、若桃招了招手,对方立刻会意,把一对鳄王眼球递了上来。

    关横翻腕亮出自己持有的邪王晶石,他说道:“这三样东西里面蕴藏的万魇邪王气息,巴隆没办法弃之不管,所以到了最后,他只能被迫现身。”

    “但是如果就这么空等下去,我怕他会对六神兽之魂不利、还有九婴也……”听到卿凰这么说,关横微微颌首,继续对大家解释道:“所以,咱们要给巴隆一点实实在在的压力才行!”

    ……

    另一边,神秘空间的某个区域内,巴隆将抓住的六个神兽之魂扔进了水晶罩内,将其禁锢。

    此时此刻,封不服气的怒吼道:“杀千刀的邪魇族杂碎,有种的把爷爷放出去单挑,我要是揍不死你,心甘情愿自己回来!”

    “猪头,你省省力气吧,那个家伙肯定是个聋子哑巴,要不就是脑子进水的废物。”凿齿在旁边故意说道:“这样的废物,怎么可能听懂你我说的话?”

    御雷犴和绿蛟、白龙齐声大笑:“哈哈哈,邪魇族的废物渣滓,名不虚传,难怪当年被灵族和灵王打得亡族灭种了!”

    “住口!!”巴隆可是真正的邪魇族人,哪里能容忍对方此等奚落侮辱,顿时一掌拍在水晶罩表面:“嘭!”

    罩内顿时涌进去一股强横力量,猛然冲击群兽魂体,震得它们痛苦异常,忍不住叫出声来:“呃啊啊啊”

    “哼,要不是留着你们这些该死的兽魂还有用处,本座现在就能把尔等撕碎!”满脸杀气的巴隆厉声吼道:“刚才只是小惩大诫,你们要是再敢乱嚼舌头,那就别怪我加大惩罚力度。”

    此时此刻,半晌没开口的突然道:“等等,我有话要说。”

    “哼……”巴隆用很不屑的眼神瞥了对方一眼,却不开口,立刻叫道:“九婴的邪化本体呢?你把它囚禁在什么地方了?”

    其余五神兽一听,还是心思缜密,能够想到事情的关键,毕竟大家进入邪王血堡,又来到这该死的神秘空间,可都是为了救自己这位最后的兄弟啊。

    “嘿嘿嘿,九婴?你们很快就能和它见面了,而且……永远都不会分离。”

    言到此处,巴隆的语气愈发狠鸷起来,足可以让人不寒而栗,他盯着水晶罩内六只神兽之魂自言自语:“只可惜,没有凑齐八个,可惜了,不过有了你们,我和九婴也是一人之下了。”

    “喂,你、你在说些什么?”听了对方的话,骤感大事不妙,可是巴隆去不理会它的吼叫,就此冷恻恻笑着扬长而去。

    “可恶,快放我们出去!!”这次可是真急了,一向冷静的它登时狠命撞在水晶罩上,“砰!”可是刚接触到此物,猎獬魂体就如同遭受万钧雷击一般,疼得它登时厉吼尖叫:“呀啊啊”

    “哼,愚蠢的兽魂,你们虽说是和灵界同时诞生的神兽,只可惜没有肉身护持,实力十不存一,还是老老实实为我所用吧。”

    耳畔听着身后不远发出的惨叫声,巴隆这冷酷的家伙如同闻得天籁一般。

    他缓缓向前踱步,嘴里继续低语道:“吾主万魇邪王大人即将复活,而你们,也要和我融为一体,永远变成我的一部分了,嘿嘿嘿……”

    就在此时,巴隆已经走到了这座建筑的尽头,倏地,有一道庞大高耸的身影挪移到了他身后,扬起某物就要砸下来。

    “怎么,还是不死心想动手?”巴隆站在原地稳如磐石,根本就是一动不动,但心念一动,对方竟然无法继续下手,只是在空中微微颤抖。

    他倏地扭项回头,冷恻恻的笑道:“我已经就说了,你我……迟早会融为一体,现在何必自相残杀呢?九婴”

    ……

    另一边,关横等人聚集在赤红光圈消失的地方。

    “我的目的很简单,现在就向这些东西施加压力,一旦巴隆那边忍受不住,自然会出现留下讯息。”

    他晃着手里的邪王晶石、鳄王眼球说道:“同时我也会警告这个家伙,要是敢为难它们,我就用五行灵气把万魇邪王的残存气息彻底炼化,让他试图复活邪主的计划就此失败落空!”

    “但是……”小黑在旁边说道:“姐夫,万一那个大坏蛋不理会你的要挟,不出现怎么办?”

    “哼,那就拼个鱼死网破好了。”关横面沉似水的说道:“我会当真的,立刻把鳄王眼球内的邪王气息炼化,这样做,最少可以削弱对方的力量,对咱们可是毫无损失。”

    “公子说得对,跟这样的家伙完全没必要客气!”若桃晃着拳头说道:“巴隆要是现在敢出来,我第一个就扑上去揍扁他。”

    “好了,关横,事不宜迟,立刻动手吧。”修蛇说道:“对了,神秘空间这里面积不小,要是需要疾速移动,咱们待会最好叫大风出来,到了最后时刻的战斗,也能用得上它了。”

    “嗯,有道理。”关横微微颌首表示赞同,随后扭项回头说道:“卿凰,做个冰造的台子,我要把晶石和眼球放在上面。”

    “唰唰唰”寒气挟裹一阵风声轻响在原地掠过,那里顿时出现了一座数尺高的巨大冰块,关横随手将东西放在上面,而后挥手大叫道:“大家都聚拢过来,咱们准备开始喽。”

    “噢噢噢”下一刻、三女、群兽齐刷刷围拢了上来。

    “巴隆,如果你能感到邪王气息在不断衰减,自然就能体会到我此时的愤怒,若是不出来与我一战……”

    “啪。”言到此处,关横倏地摁住面前三颗晶石和珠子,他冷笑道:“那么你的主子永远都没机会复活了!”

    “七鬼何在?立刻用鬼王珠向邪王晶石和鳄王眼球施展五行灵气!”

    关横的吼声甫一出口,七颗鬼王珠顿时在空中汇聚,继而急速旋转,形成一股散发灵气光芒的涡流,它们的力量集束成一点,“唰!”狠狠轰在了巨大冰块上面:“轰!!”

    ……

    “呃啊啊啊”正在和神秘的黑影,也就是九婴对话的巴隆陡忽感到头疼欲裂,“嗤嗤嗤!”无数细小血箭顿时从他的眼耳口鼻等七窍疾窜而出,这家伙伸手扶墙,再次哇的喷出一口漆黑血箭。

    “巴隆……速来见我……”充满威严、邪异气息的声音,在他的脑中不断回荡,一遍又一遍,就像是汹涌无俦的海浪在屡次冲击即将溃散的堤坝,让巴隆即将陷入崩溃状态。

    “呃……决不能在九婴面前显出这副模样,快走。”想到这里,他在原地倏地一顿足,“呼!”风声甫动又止,身影已然消失无踪了。

    “呼”下一刻,巴隆的身影出现在了某个密室内。

    “扑通!”这家伙双膝一软,顿时跪在了一座齐人等高的古怪塑像面前,嘴里诚惶诚恐的低语道:“参、参见邪主大人。”

    “哼,你感到刚才的痛苦了吗?巴隆!”此时此刻,这恐怖至极的声音在巴隆脑中再次回响,疼得他口鼻窜出血箭,耳畔嗡嗡作响。

    那声音旨在威慑面前这个奴才,随即收回了威压,又继续言道:“有人,正在用最可恶的方法折磨我的残存气息,你知道的,除了关横之外,根本不会有别人这么做,我命令你,立刻把他引到‘小天邪域’的尽头来,届时,我与他的最终一战,将在那里进行!”

    “邪主大人?!您……”听到万魇邪王打算要亲自动手,巴隆这家伙心中没来由的一紧,他知道自己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只是到了此刻,巴隆还想争取一些时间,于是低语道:“大人,区区一个关横,不过是普通人类,就算得到了些许灵王给予的护持,也是微不足道,不如,让奴才代替您消灭此獠……”

    “住口!!区区一个奴才,你不配和关横动手”

    突然间,万魇邪王莫名其妙发火,吼声震耳欲聋,巴隆听了之后痛苦得栽倒在地,不住翻滚哀嚎,他大叫道:“主人,我错了,饶了我,求您饶了我吧……”

    “哼,你记住,关横这个敌人,只能有我来收拾,任何人胆敢自作主张出手,都要死!!”其实万魇邪王这么做,是有必须的理由。

    当天在两界缝隙古战场、三邪灵石碑秘境的时候,他因为惨败在关横手中,几乎万劫不复,关横对他来说,如同鱼骨哽喉、芒刺在背,是非要亲手除掉的障碍和仇敌。

    更何况,当日,邪王也算是不得已落败,一来是没有完美肉身,无法发挥实力,二来关横启用了灵王分身,施展“灵王怒”的绝技,自己才落了个惨淡收场,只好前往人间界实施魇化盟这个备用计划。

    倘若万魇邪王不把关横彻底打败,取回往昔的自信,那么他只会被这个强敌形成的心魔禁锢自己,变得越来越弱,所以说,关横,万魇邪王必须自己亲自解决!

    巴隆此刻完完全全感到了自己主人那种对关横充满无比恼怒、恨不得将其万剐凌迟杀之后快的情绪,那是因为他和邪王有一种不为人知的特殊联系。

    “巴隆,听好了,你对灵界神兽之魂动的那点小心思,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万魇邪王的声音在这家伙耳畔不住回响:“我念你多年来为邪魇一族立功、奔走,不与你计较这些事情,你想要怎么做,就去做吧,但是有一件事,你要记清楚,我要让关横痛苦、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所以他身边的家伙全都要死,那些渣滓,就交给你处理了。”

    “是,多谢主人信任。”巴隆一听说自己有机会出手对付关横身边的人,顿时大喜过望,立刻匍匐在地磕起了响头,只因为这个家伙也对关横恨之入骨,要是有机会报复,当然不会手软。

    “好了,你去吧,记住,我只要关横、只要关横!!!”

    说完这句话,万魇邪王的声音戛然而止,可是巴隆始终沉浸在惶恐的情绪中,半晌没有恢复过来。

    一边趔趄蹒跚着往外走,他心中一边念叨:“终于到了此时此刻了,吾主要彻底复活了,我的使命、我存在的价值也要……”

    “不!!”陡忽间,巴隆攥紧了拳头,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怎么甘心就此消失呢?我、我要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万万人之上的邪魇族至尊!!”

    “邪王大人一旦完全复活,我对他的价值就会锐减,如此一来我就必须为自己打算一二。”

    瞧了瞧自己的双掌,巴隆喃喃自语道:“没错,我筹备多年,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邪化九婴已经到手,还有那些灵界神兽之魂,这可都是难得寻觅之物,现如今,都已经落入我的囊中。”

    “嘿嘿嘿,说明我巴隆的气运远远到达尽头,只要有了它们,我还可以成为邪魇族内仅次于邪王的最强者,太好了。”

    想到妙处,这家伙眼中凶芒迸现:“一旦成功将九婴它们变成我的私有物,关横身边那些家伙,全都跑不了,我定要最残酷的手段把她们虐杀,方泄心头之恨!”

    “首先,先把关横那些人引到小天邪域尽头再说,我的战斗也快要开始了,九婴和神兽之魂也要带过去。”“唰!”打定主意之后,一股邪风霎时卷裹着巴隆身躯消失在了原地。

    ……

    与此同时,七鬼的鬼王珠释放的五行灵气威力狠狠落在晶石和鳄王眼球上面以后,大家已经等了半晌。小黑说道:“姐夫,你瞧瞧,好像没有效果啊。”

    “这……”关横心中也有点发懵,他嘀咕道:“大概是对方距离太远没有察觉,那就再来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