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70章 怒斗邪魇(第五更爆发)
    “不用,我现在就是让七鬼先藏起来一阵,养精蓄锐,顺便研究新的绝招。”

    摇了摇头,关横说道:“咱们面前这些家伙,实力再强也有个限度,充其量不过是些杂鱼小卒,怎么能随便派遣最强战力动手呢?依我看,大家加把劲,肯定就能把他们全都打发了。”

    旁边的古桑女一听有些不乐意了,她扭头说道:“猎獬,你听见了没有?关横说七鬼是最强战力,咱们可是被人家瞧扁了,你说怎么办?”

    “哼,还能怎么办?打吧!!”独角猎獬好歹也是金神手下的“资深”神兽,如今听见古桑女挑拨,顿时憋着一肚子火向面前的融食邪魇王扑去,古桑女紧随其后。

    卿凰在旁边抿嘴轻笑,她低声在关横耳边问道:“喂,你是故意说给它俩这么听的,对不对?”

    “嘿嘿,还是你聪明。”关横笑着说:“其实它们几个的实力不必七鬼差,只要稍微用一下激将法,肯定能拿出十二分的实力,把那些渣渣直接碾压了。”

    “哼,都是些鬼主意。”卿凰很不屑的嘀咕了一句,可关横却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倏地向前疾扑而去,他嘴里叫道:“这里还有两只,打发完以后再回来照顾小黑。”

    “吞吞、小白,替我看着丫头。”卿凰扔下这句话,立刻跟着急速奔去。

    此时此刻,小黑叫道:“嗦,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可她又瞥了一眼远处张牙舞爪的融食邪魇王,只觉得头皮发麻,立刻往后缩了缩。

    另一边,戎宣尸马接连纵跃,呼的落在了敌人近前,它面前那只邪魇王骤忽挥舞前爪挠了过来,“唰唰唰!”破空疾响接连不断,尸马左躲右闪,最终还是被对方一爪蹭过腰肋:“嗤啦!”

    尸马受到重击以后,“腾、腾、腾”斜退好几步,还在有周身坚固的黑沙护体,只疼不伤,但是凶悍之极的邪魇王立刻嚎叫着再次扑上。

    “混账东西,看招!”若桃见到尸马危急,立刻舍了面前的对手疾掠上前,“唰唰唰”寒光迭闪间连斩十余次,全部落在了那邪魇王背脊上。

    “当当当!”暴响声接连不断,对方仗着躯体坚固强悍,竟然硬抗若桃的斩击,勉强只疼不伤,只是若桃那刀劲里还挟裹着大量原火劲,顿时涌进邪魇王身躯内部。

    炽烈无比的火劲转瞬袭遍对方全身,让它禁不住发出一连串凄厉咆哮:“嗷呜呜呜”

    “嗷!!”尸马此时一晃脑袋奔过来,用自己的黑沙瞬间裹住对方全身,使其无法挣扎,顷刻就被烧为飞灰。

    可就在这一刻,若桃舍弃的对手趁隙偷袭过来,照准她的背后就是十余记迅猛重拳:“呼呼呼”

    “呜呜……”尸马见状急忙出声示警,可是若桃嘴角泛起了神秘冷笑,不躲不避,只是屈指疾弹掌中吞雷刃:“当!”

    “唰唰唰嗖嗖嗖”电光火石间,吞雷刃表面窜出十余道尖啸的妖鬼魂体,它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挡住邪魇王的拳头,紧接着对其吐出无数疾飞火星:“嗤嗤嗤”

    “嗷呜?!嗷呜!”猝不及防之下,邪魇王双眼把那些攻击照单全收,顿时被烫出两个冒起黑烟的窟窿,变成了瞎子。

    “呼”就在这一瞬间,若桃身侧突然泛起大股鬼影,正是四臂山嵬凝聚成形,照准瞎眼哀嚎的家伙就是一顿疾风骤雨般的猛捶;“砰砰砰、咣咣咣!”

    ……

    另一边,三只凶猛的融食邪魇王已经围住了犟驼和白眉老猴,把它们俩追着猛打,刚才是这二位狂虐对方,现在倒好,都让人家追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这倒不是因为实力有所不济,只是人家有三个,自己这边只有俩,对方又不顾是否受伤,持续疯狂进攻,老猴和犟驼可不愿意和它们两败俱伤。

    突然觉得这样只顾着躲避不是办法,老猴霎时间晃身,“噌!”顺势窜到了犟驼背上,这家伙心中一惊,心说死猢狲你太不够意思了,我光顾自己逃躲就够费劲了,你竟然还来“搭便车”?!

    但是没等犟驼把白眉老猴摔下去,它就双膝微弯直接纵跃而起,“唰!”不但轻巧躲过了面前邪魇王凌厉双爪进袭,还顺势落在了对方肩头上。

    “叽叽叽、叽叽叽!”老猴连声尖叫嘶鸣,意思是让犟驼缠住其余两只,自己马上就可以把这个给弄死,而后回来帮它。

    闻听此声,犟驼气得七窍生烟,它要是能够以一敌二,刚才就不会被追得团团转了,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可此时此刻,眼见白眉老猴已经和另外一只邪魇王翻滚撕斗起来,形势刻不容缓,犟驼只能勉为其难,冲向两只凶恶无比的家伙。

    “呼呼呼、当当当!”说时迟,那时快,一双前蹄疯狂急落,犹如骤雨倾盆似的猛攻对手,居然攻了它们一个猝不及防。

    说到底,犟驼也是紫气顶峰的妖兽,实力不容小觑,再加上这家伙和关横形影不离,每天体内都被灌注五行灵气,不断洗伐血肉骨骼中的杂质,它这副身躯堪称坚如铁石,就算比起全身覆盖玄磁黑沙的尸马也就差个一两分。

    要是赤瞳犟驼努力锻炼一下战斗技巧,实力不会和老猴、尸马有什么差距,无奈这家伙又馋又懒,最近疏于运动,一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就打退堂鼓。

    如今倒好,被两只疯狂袭来的邪魇王迫得没办法,犟驼也只能豁尽全力拼命了。

    “砰!咔嚓!”狂风急雨似的重蹄践踏正中其中一个对手的肩头、脑壳,这家伙半边身躯应声而碎,犟驼刚想在蹄子上附着原火之力把对方置于死地方。

    可就在下个瞬间,怒嚎的融食邪魇猛地抱住了犟驼左蹄,呼的一下把它摁倒在地。

    “嗷呜?!”

    犟驼悲呼一声,心中感到自己就要糟糕,此刻它也是急红了眼,陡忽间运起体内原火力,一下子汇聚在牙齿上,别看犟驼这家伙喜欢吃草茹素,可牙齿却是异常锋利,眼见对手利爪袭来,它张开大嘴猛地就咬了过去:“吭哧、咔嚓!”

    融食邪魇王疾伸而来的前爪顿时被犟驼咬了个正着,这可不是普通的噬咬,它牙齿上满布原火之力,刚一接触对方,就让火劲顺势延伸而上,烧着了邪魇半边躯体。

    “呜唧唧”凄厉的惨叫声赫然响起,这邪魇已经疼得忍受不住,但是它身边另一个同伴骤忽挥动利爪,将烧着的手臂猛地削落在地,那东西呼的一下就烧成了飞灰,邪魇王却避过焚身之祸。

    “嘭、啪!”这两个凶心大盛的家伙登时把犟驼摁在了地上,准备爆发狂劲把它撕成碎片。

    “完了!”犟驼心中突然泛起这两个字,可就在这一瞬间,后面陡忽响起老猴的咆哮声:“叽叽叽”

    “咣咣咣、砰砰砰!”说时迟,那时快,这猢狲连窜带蹦疾跃而来,照准两只邪魇王就是一通没头没脸的乱拳。

    为了不让犟驼受伤,它只身挡在前面,硬抗了对方好几下抓击,血肉飙红纷飞,眉头都不皱一下。

    “嗷呜。”犟驼低嚎一声,那意思是夸奖老猴还算有点良心,它骤然翻滚欺身,站了起来时就已经扑到了断臂邪魇近前,猛然一头撞了过去,“嘭!”对方躯体顿时倒飞出去。

    “砰砰砰!”电光火石间,老猴和另外一个对手硬拼三拳,登时将对方迫退,如此一来,它和犟驼就已经大占上风了。

    ……

    “唰唰唰!”古桑女控制着自己的灵根连抽三记,顿时把面前的高壮邪魇迫得连连后退。

    “哗楞楞唰!”风声陡起响声频传,对方背后的猎獬淡金锁链趁隙席卷而来,三两下紧紧匝住邪魇的脖颈,硬生生将其拽向空中,“呼!”锁链释放的火劲将这家伙烧成了飞灰。

    她们俩就是如此配合,将大部分融合之后的高壮邪魇灭杀,出手迅疾利索,在大家之中,是击败对手最快的一组。

    “奇怪,数来数去都少了三个。”古桑女此时指指点点,她继续道:“刚才咱们灭掉了五只,而后是刚才这只……最开始不是有九只吗?”

    “该不会是你就错了吧?”猎獬只顾着自己打得兴起,也没记数,古桑女摇头说:“我怎么可能记错呢……”

    “砰、轰隆”她的话音甫落之时,土内陡忽钻出一道疾影,双爪猛地袭向自己的灵根。

    “嗤啦、嗤啦!”

    “哎呀”灵根和古桑女联系紧密,应声断折的刹那间,登时让她尖叫一声。

    “危险!!吼”电光火石之间,猎獬凌空疾掠而下,骤然爆发出一声厉啸,和吞鬼虎相同,它的啸声具有很强的破邪力量,使那个从土内窜出偷袭古桑女灵根的家伙浑身剧震,当场停滞颤抖。

    “可恶,竟敢断我灵根,和你拼了!”古桑女叱骂声响起同时,身边土内再次暴长出十余条灵根,瞬间集束成尖锥状,“噗嗤!”下一刻狠狠掼进了对方躯体内,顿时把它顶出去数丈之遥。

    “就这样,让我用原火劲烧了它……”

    猎獬的话音未落,“砰砰!”登时又有两只高壮邪魇窜出土内,这俩家伙一个张嘴喷出漆黑如墨的腐臭酸水打向灵根,一个朝着猎獬魂体合身猛扑,张开双臂就把它搂个正着。

    “呃?!”古桑女嗅到一股极为难闻的气味,就知道那怪物吐出的酸水具有极强腐蚀力,急忙缩回自己所有的灵根避让躲闪,可还是有几滴灵根上,疼得她哎呦呦尖叫一声。

    “嗷呜呜呜”说时迟,那时快,抱住猎獬魂体的家伙昂首咆哮,身躯倏地爆开:“砰啪!”

    无数邪魇碎肉卷裹着附近大量邪气,“唰唰唰”作响时,已经把猎獬彻底包围在了其中,不断旋转收缩。

    “猎獬?!”古桑女见状大惊失色,以为对方非死即伤,谁知道就在下一刻,猎獬的声音骤忽在空中响起:“放心,这点小伎俩对我不起作用。”

    紧接着,半空嗖嗖嗖风声疾响,原来猎獬在对方自爆时用金网将自己层层保护,再加上五行灵气光芒迸现,驱邪之力不断飙升,它根本就是毫发无伤。

    “小心你自己。”对方的提醒声甫落,古桑女发现那只喷出酸水的邪魇即将再次向自己攻击,她顿时怒气冲冲叫道:“还来,我要让你尝尝厉害。”

    “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两条狭长灵根在古桑女的控制下倏忽从后面卷住对方双足,猛力一拽。

    “扑通!”长猝不及防的邪魇王顿时仰面摔倒,“噗!”原本打算喷向对方的一股酸水,顿时奔着空中飙去,继而全都落在了自己脸上,烫得“嗤啦啦”作响,全是坑洞。

    “哈哈哈,看起来这家伙的酸水对它自己也很管用,这就叫自食恶果!”电光火石间,古桑女的灵根和猎獬的淡金锁链就猛地袭向面前剩余的对手:“你们去死吧。”

    ……

    “唰、唰、唰!”关横此刻不住转动着掌中的双剑,却没有向前进攻的意思。

    因为他和卿凰面前的融食邪魇越聚越多,最少也有数十只了,这些都是刚刚出现的普通货色,还没有互相吞噬融合。

    “阿横你看见没有?不管咱们出手多少次,前方一个赤红血柱里面都会持续释放出融食邪魇,而且正好和你我消灭的数量对等。”

    言到此处,卿凰稍微一顿,这才继续说:“那血柱里的某个‘家伙’,似乎是在消耗咱们的体力吧?”

    “是啊,所以我才停止进攻,你看,这些融食邪魇对我们也是只围不攻。”关横冷笑一声:“它们背后肯定有不知名的力量在控制行动。”

    “那你说怎么办?”卿凰向左右看了看,随即道:“大家都已经把各自的对手清理了,咱们可不能耽误过多的时间。”

    “放心,我已经想到怎么对付这些家伙以及血柱内的‘黑手’了。”倏然将掌中双剑还鞘,关横迅速摘下似雪弓说道:“正好试一下,刚刚琢磨出来的群攻招式,不过你得配合我出手。”

    接着,他就在卿凰耳边嘀咕了几句,对方轻声一笑:“好,就按照你说的试一试,可是不敢保证肯定成功啊。”

    关横莞尔一笑:“呵呵,我对你有绝对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