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72章 临危撤退
    “砰!”沉重无比的拳劲向上直捣,不偏不倚轰中即将喷火那颗头颅的下颌,“轰!”对方嘴里的烈焰顿时爆开,下个瞬间,就从这颗脑袋的耳口鼻内窜出无数火苗,这回乐子可大了。

    “嗷呜!!”犟驼眼见对方一道漆黑水柱向自己袭来,顿时松开咬住分身脖颈的嘴,低吼着向后疾退,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已经疾奔而至,倏地挥动双剑疾斩。

    “唰唰唰、嗤啦!”暴现的无形剑气瞬间四散迸现,硬生生将水柱绞碎一大半,紧接着向前推进,“噗、噗、噗!”三道狭长伤痕顿时留在了那个脑壳上。

    “好极了!”到此为止,这六头分身的攻势已经被关横和卿凰、再加上二兽配合全面瓦解,旁边的、小黑俱都是大声叫好。

    可就在这个时候,连伤带惊的九婴分身倏然间向后倒退,而后用自己头颅上的赤红之眼盯住了魂体。

    “呃,这家伙想要做什么?”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喵呜”说时迟,那时快,附近的小白猫突然尖鸣一声向大家示警。

    “什么?!”关横和卿凰心中顿感不对劲,小黑也开口叫道:“糟了,是光圈入口在缩小啦!”

    “差点忘了,这里本身就很有可能是巴隆设下的陷阱……”她这句话甫一出口,二人俱都凛然暗惊。

    “嗷呜”恰在下个瞬间咆哮声起,六头分身再次向着这边发动了猛攻,大家立刻陷入了是要尽快逃离此处、还是继续对付分身的两难局面。

    ……

    “嗖嗖嗖唰唰唰”三道魂影破空飙行之声此起彼伏,正是凿齿、封和修蛇跟在若桃、尸马身边。

    它们进入第二个光圈内以后,遇到了异常凶恶的五头分身,稍一接战,对方正中间的头颅便吐出了数道水箭,劈头盖脸朝着若桃急袭而来。

    好在尸马的玄磁黑沙防御力惊人,霎时间挡在了前面大家面前。

    “嗤嗤嗤、砰砰、啪啪!”沉闷响声接连不断,犀利水箭挟风钉入黑沙的防护层,可是被遏止来势,终于被尽数拦挡化解。

    “看来这个五头分身,只能够使用水箭之类的招数,其余四颗头颅随着脖颈挥舞,只是辅助攻击而已。”凿齿扬声叫道:“这家伙的攻击方式单一,肯定不难对付。”

    “现在看来,就是出手的好时机,若桃,我们几个过去,尽量吸引这家伙的注意力。”

    封哼哼了一声吼道:“你想办法先对付它那颗能喷水箭的脑袋,只要此头被毁,其余的不足为惧。”

    “不错,我和你们想的一样。”修蛇这个时候也是发出厉喝:“看我的,呃啊啊啊”

    电光火石间,它的魂影倏地胀大了十余倍,几乎和对面的九婴分身一般持平,对方顿时为之一愕,但这也只是虚影变化而已,为的是吸引对方注意。

    “嗷呜呜”封和凿齿猛地对着分身发出咆哮,虽然两个神兽之魂力量有限,可是这吼声却能在瞬间震撼对方的躯体、头颅。

    “噗噗噗!”原本是打算释放十余道水箭攻击的头颅,顿时只吐出三道,若桃见到对方攻击偏弱,转瞬间疾窜而上,手腕疾翻挥动吞雷刃,在“唰唰唰”疾响声中绞碎了水箭。

    她随即叫道:“尸马,动手啊!”

    “嗷呜呜”

    闻听此言,昂首嚎叫的戎宣尸马倏地扬起双蹄,将自己体内所有的玄磁黑沙尽数释放出来,“呼呼呼”黑沙虽然出现,却没有象往常那样一大片翻卷涌上,而是眨眼间分成五道迅猛翻转出去的“沙流”。

    “呜呜呜?!”见到这古怪之物,就连九婴分身也惊得微微颤晃一下。

    “噌噌噌嗖嗖嗖”下一刻风声骤起,这些狭长如鞭沙流已经狠狠匝住了分身的五颗头颅脖颈。

    “咯剌剌……”灵动异常的玄磁黑沙接触对方躯体的瞬间,便如同附骨之疽迅速收紧,勒得五条脖颈不住作响,尤其是那颗能够喷涂水箭的脑袋,更是难受无比。

    “呜呜呜”这家伙拼命挣扎,想要继续张嘴发出攻击,可就在顷刻间,尸马控制的黑沙就涌入了它的口中,将其堵了个严严实实。

    “好机会,上吧若桃!”封、凿齿和修蛇不约而同齐声大吼,若桃随即怒叱一声急扑而上,霎时间,吞雷刃上面附着的十余道妖鬼之影,率先飞了过去。

    “唰唰唰”风声陡起又止,妖鬼们已经团团围住了其余四颗头颅,张嘴大口咬噬对方,与其拼命撕斗。

    “呜噜噜”尸马陡忽打了个响鼻,此时和若桃并肩欺近九婴分身近前,看到对方能够发出水箭的大嘴依然被堵住,她们知道机不可失,疾风骤雨般凶猛的攻击也在此时落在了分身躯体上。

    “砰砰砰、咚咚咚!”五头分身周围暴响不止,持续增添的伤口内不断飙出腥臭浆液,浑身颤抖之下痛苦不堪。

    眼见形势一片大好,马上就要把九婴分身打倒,若桃当然是欣喜若狂,可就在这一刻,偶然向后瞥视一眼的修蛇突然大叫道:“不好,光圈的入口开始缩小了。”

    “呃?!”闻听此言,挥动吞雷刃猛力劈砍对方躯体的若桃顿时为之一愕,她扭项回头一瞧:“是真的,这下可糟了,是要先对付九婴分身,还是赶紧撤出去?”

    心中焦急万分的若桃手下不由得一停,尸马受了影响,也随之放缓自己的攻势。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发了疯似的五头分身爆发蓄积已久的邪气,顿时震得缠住自己那些妖鬼魂体应声倒飞,紧接着,这几颗头颅挟裹劲风,恶狠狠朝着她和尸马猛攻而来。

    ……

    此时此刻,御雷犴、白龙、绿蛟随着猎獬和古桑女进入了第三个赤红光圈内。

    要说它们这一队,可谓是兵强马壮,不但有三神兽,还有六伥鬼在身边帮忙,就算九婴分身再怎么厉害,只怕也不是对手,不过那也得遇上对方才行,可是古桑女、猎獬转了半天,也没在这里找到分身的踪迹。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此处没有分身埋伏吗?”

    古桑女眨了眨眼说道:“要不然,咱们就此撤退好了。”

    “不对不对,这里明明就残存着不少小九的气息,肯定有它的分身滞留在此。”御雷犴此时一口咬定的说道:“听我的准没错,大家再找找吧。”

    “小犴说得对,不能就这么放弃。”白龙也搭言道:“反正咱们身边帮手甚多,猎獬,你让它们再搜索一下吧。”

    “行,这些都是小事。”猎獬的话音甫落,立刻昂首叫道:“六伥鬼,拜托了,再找一找吧。”

    “呜呜呜”闻听此言,大伥鬼在空中答应一声,和四只、巨蜂朝着周围飞掠而去。

    “古桑女,咱们也别闲着了。”猎獬倏地晃颤自己的魂影,“唰唰唰”疾响之声此起彼伏,顿时释放出百十条金线四处乱窜搜找。

    见此情景,古桑女微微颌首点头:“好吧,那我也让灵根来找找看。”

    说罢,她立刻一挥手,就想让自己的灵根破土而出,可是下个瞬间,古桑女顿时惊叫道:“我的灵根……怎么困在土里出不来了?!”

    “嗷呜!”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厉吼,庞大无比的黑影霎时间已经钻破它们们面前的地表。“砰、轰隆”

    土石四迸飞溅,立时飙向大家,猎獬忙着挥动淡金锁链拨打格挡飞石碎片,古桑女此刻才瞧见对方还是个长着五颗头颅的九婴分身,最中间那个脑袋,还咬着自己灵根的一端。

    “可恶,我知道了!”白龙此时尖叫道:“这家伙擅长在土内敛息隐藏,刚才一直在地下等待时机,准备偷袭咱们。”

    “没错,古桑女的灵根一旦从地下钻出,就会立刻察觉到对方踪迹,所以这家伙趁着六伥鬼散开的工夫提前动手了。”

    御雷犴叫道:“快动手,千万不要被这家伙占了上风……”

    “呼噗噗噗”它的话音甫落之时,五头分身最中间那颗头颅拽住古桑女灵根不住啃噬撕咬,疼得她忍不住哎呦直叫。

    “可恶,你给我松开!”猎獬的吼声响起同时,唰啦甩动一条淡金锁链抽了过去,它知道现在只要坚持缠住对方瞬息即可。

    刚才动静这么大,六伥鬼听见声音必然急速折返,到那时,这九婴分身就算会打地洞也跑不了了。

    “砰啪!”淡金锁链挟裹五行灵气狠狠落在中间头颅上,疼得对方哀叫一声大嘴骤张,古桑女立刻慌忙收回了自己被咬伤的灵根。

    “可恶的家伙,竟然在上面啃出好几个坑洞。”古桑女见状气得咬牙切齿,可御雷犴、白龙绿蛟却齐声叫道:“快缠住他,伥鬼们马上就回来了。”

    “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几乎同时吼出这句话,猎獬和古桑女已经闪电般各自施展招数。

    “哗啦啦”半空转瞬出现五条淡金锁链,挟风疾落时,把对方身躯捆得密密匝匝,不断收紧。

    “嗨!”古桑女一声低叱,立刻控制着十余条灵根缠向分身最中间的头颅。

    “呼噗噗噗”说时迟,那时快,中间的头颅陡忽喷出十余颗挟裹劲风的腐臭泥浆团,“啪啪啪!”接二连三打中灵根,立刻遏止了对方的来势。

    此兽擅长在地底窜行、敛息躲藏,所以不会突出水火攻击,却能使用泥浆团袭扰敌人。

    要说这五头分身的力量真是不弱,剧晃身躯之下,“咯剌嘣嘣!”竟然应声震开两条淡金锁链。

    “哼,我来不及在锁链上灌注更多的五行灵气,才让你这家伙有机可乘,不过你休想逃跑!”猎獬陡然怒吼一声,其余三条锁链“唰啦啦”作响收紧,御雷犴叫道:“对,就是这样,捆紧它!”

    恰在此时,不远处空中响起了六伥鬼的呼啸声:“嗷呜呜”

    “什么?!”闻听此声,白龙、绿蛟顿时惊叫一声:“糟了,伥鬼们说后面的光圈入口正在缩小!”

    “呃?!”它们的话音甫落,古桑女和猎獬也是凛然大惊。

    与此同时,被捆住的五头分身猛然狂吼一声,下个瞬间,这家伙居然用自己的力量震碎了其余四颗头颅,“砰砰砰砰!”脑壳碎片应声四迸疾弹,紧接着就有无数狂涌的漆黑邪气从断腔里冒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大家席卷而去!

    ……

    “呀啊啊”

    关横倏地爆发吼声,掌中弓弦急颤陡响,一口气连出十余道灵气之箭,“啪啪啪、噗噗噗!”飞矢挟裹着威力无俦的五行灵气钉中六头分身几个脑袋,这家伙转瞬发出惨嚎:“嗷嗷嗷”

    “趁现在,老猴、犟驼,你们和吞鬼虎带着小黑出去!”关横一挥手,对方立刻照做,小黑大声叫道:“姐夫,你要小心。”

    “唰”说时迟,那时快,小黑她们纵身急冲,终于出了光圈范围,卿凰此时沉声道:“看着光圈缩小的速度,十息之内咱们不出去,就会被困在这里。”

    “嗯。”闻听此言,关横的脸色微变。可就在这个时候,倏然大叫道:“找到了,这家伙之所以有力量和咱们抗衡,是因为正中两颗头颅内有小九的魂体气息,剖开那两颗脑壳,肯定会有发现。”

    “好!”闻听此言,关横登时一震掌中长弓,对准前面的六头分身连番攒射,“唰唰唰嗤嗤嗤”十余道飞矢疾如狂风骤雨,全部向中间的一双颅首飙去。

    “嗷呜!!”见到猛攻袭来,这凶悍的九婴分身顿时负隅顽抗之心,朝着箭矢呼的喷出漆黑水柱、炽烈火焰,两股力量已经是身受重伤的它最后一点残余,但威力依然非同小可。

    “嘭嘭嘭!”灵气之箭和水柱、火焰在空中对碰抵消,尽数无功,不过这也没关系,因为关横的箭原本就是佯攻一方,真正的杀手锏,却是卿凰手里的灵剑!

    “唰!唰!”电光火石间,两道挟裹灵王本源之力的无形剑气倏地被卿凰劈斩而出,灵剑原本就是灵王所铸的神兵,用来释他的力量更显威力无俦,何况关横的灵气之箭已经耗尽了对方的抵抗力量,此时两颗脑壳只能在瞬息间被迅速斩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