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69章 声音指引
    “啪!”

    双掌瞬间合拢,萼蒂奥罗口中念念有词,登时有无数诡奥的符文从他身上疾飞而出,顷刻挟风打在前方空间缝隙边缘,只听“啪啪啪”响声不绝于耳,那些符文立刻沾黏在缝隙上,拼命扩大它的尺寸。

    “嗤啦……”可是这股力量似乎太弱,仅仅把缝隙撕开了数尺长,就已经坚持不下去,让缝隙有回弹合拢的势头。

    “笨蛋,你倒是再用心点啊!”听到若桃的催促,萼蒂奥罗满脸苦笑:“姑奶奶,不是我不尽力,实在是力量有限,我、我太弱了,已经撑不住了。”

    “可恶,看我的!!”说时迟,那时快,莽撞的若桃拽出吞雷刃就扑了过去,霎时间,她在锋刃上汇聚了自己所有的力量,还有体内五行灵气,顷刻形成了一道丈余长的巨大刀芒。

    “呃啊啊啊给我开!!”怒吼声中,若桃这一道迅猛无匹的斩击挟风掠过异空间缺口,数尺长的缝隙发出嘶的一声刺耳之音,顿时被扩大了一倍有余。

    “若桃,做得好,下面轮到我们了,躲开。”关横的话音甫落,若桃撤身闪避,他和卿凰已经急速扑纵上前,扬起了自己的兵刃。

    “唰唰唰”两个人、四柄神兵的力量霎时汇聚一处,就听风声涌动又止,他们顿时大喝一声:“开!”

    这道威力无俦的联手一击顿时轰在了对面异空间缝隙上,“咔嚓、嘭!”这一回,就算是空间缝隙,也撑不住强烈震动,终于应声被击穿一个巨大缺口。

    “呼呼呼”大股诡异腥风邪气疯狂涌出,关横倏地护在三女前面,他随手取出了邪王晶石,卿凰和若桃见状赶紧亮出了掌中鳄王眼球,三个诡异之物顿时震颤发声、嗡嗡作响。

    “巴隆,你给老子听着,我现在就带着你想要的东西来了!”关横此刻扬声怒吼道:“等着吧,你的死期即将来到!!”

    “哼!来便来,我就在此恭候!”

    电光火石间,一声冷笑穿过异空间尽头,挟裹盖世邪威径直袭向关横他们这边,但是关横和卿凰体内瞬间释放灵王的本源之力,轻而易举就将这股力量抵消碾压,直至化为乌有。

    “呱呱呱”霎时间,巨禽大风发出一声嘶鸣,其余七只神兽之魂也随之咆哮吼叫,以示附和,关横沉声道:“萼蒂奥罗,打开你的临时小空间,让大风进到里面。”

    等到对方迅速依言照做,众神兽消失在卿凰的宝石周围以后,关横立刻对三女和犟驼、尸马、老猴说道:“冲进去”

    “唰唰唰”电光火石间,大家拔身似电疾掠过去,在他们身后的空间缝隙缺口一下子就不见了。

    此时此刻,他们定睛细瞧面前的空间景物,关横双眼倏忽一眯,他嘀咕道:“这里的环境,和天邪域很像啊。”

    “呵呵呵,关横你果然有眼光。”下个瞬间,巴隆的声音从远方空际传来:“这里确实是按照邪魇一族的故乡‘天邪域’布置的,作为你我双方最终的战场再好不过了。”

    “哼,不过是想沾一点地利的便宜,小把戏而已。”关横冷声说道:“巴隆,赶紧出来受死,大爷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耗费。”

    “小子,你的嘴毫无遮拦,屡次诋毁我和吾主万魇邪王,我发誓,定要让你付出惨痛代价!!”

    巴隆的语气逐渐凶戾狠鸷起来,他的声音再次传来:“想见我和九婴吗?很容易,只不过,你们要先想办法打发我这些奴兽才行,嘿嘿嘿,等会见。”

    “什么?!”闻听此言,关横和三女俱都是凛然暗惊。

    “嗖嗖嗖”附近周围昏暗空域倏然狂风大作,转瞬间出现了九个巨大的血色光圈,紧接着,它们将变成了笔直向下延伸的巨大红柱,“砰砰砰砰!”先后狠狠坠落在地。

    关横等人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扑纵上前,打算迎接敌人,“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这些光柱内窜出无数迅疾黑影,接二连三落在了众人面前。

    大家凝神细瞧,俱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是融食邪魇,少说也有上百只。”

    “呜唧唧唧”数只邪魇发出尖吼,率先朝着若桃这边疾窜猛跃,挥爪袭向她的周身上下,她立刻怒吼一声:“找死!”

    此声甫落,若桃的吞雷刃就已经疾斩过去,“唰唰唰、噗呲噗呲!”锋刃席卷过处飙红四溅,两只邪魇或是腰斩、或是断颅,登时当场毙命。

    “唰!噌噌噌!”可就在转瞬间挪移声陡起,第三只邪魇向后凌空纵跃,堪堪避过斩击,不但如此,它还疾探双爪,抓住同伴的残骸疯狂塞进嘴里吞噬。

    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融食邪魇霎时狂嚎不止,身躯暴涨将近两倍,紧接着亮出一双锐利双爪再次劈向若桃。

    “当!”面对那家伙的强攻,若桃立刻挥起兵刃凶悍封挡,下一刻,她浑身剧震,竟然“腾腾腾”后退了三步,心中顿时一惊:“吞噬同伴之后,这家伙力量飙升,竟然能和我不相上下?!”

    “不行,对付这些融食邪魇,绝对不可以将其斩碎。”关横此刻亮出双剑叫道:“记住全都用原火劲攻击,烧尽对方残骸,不能有半点落进它们嘴里。”

    闻听此言,若桃登时心中明了,她扬声叫道:“尸马,动手!”

    “呜噜噜”说时迟,那时快,打着响鼻的尸马霎时间释放出大量玄磁黑沙,下一刻,若桃振腕挥动吞雷刃,“呼呼呼!唰唰唰!”锋刃在空中急速摩擦,顿时附上一抹深红。

    “轰!”吞雷刃的原火劲一经释放,立刻烧着了整片黑沙,使其变成一整片“玄磁火沙浪”。

    “呜唧唧”被那些赤红火沙覆盖的瞬间,就有十几只融食邪魇浑身遭到火劲侵袭,俱都变成了焚烧的火球。

    “嗷嗷嗷”

    “叽叽叽”看到尸马和若桃出手不凡,老猴和犟驼心痒难耐,立刻嚎叫着朝一片袭来的邪魇扑去。

    “噌噌噌嗖嗖嗖”

    说时迟,那时快,犟驼晃身形展开急速,在融食邪魇周围开始兜圈子,对方冲出两只前后围堵,亮出利爪扑上,就要夹攻犟驼。

    “呼!”就在下个瞬间,白眉老猴倏地翻上了犟驼背脊,原来这家伙躲在对方下腹位置,就等着敌人送上门。

    “砰砰砰砰!”漫天拳影霎时落在后面一只邪魇头脸身躯上,打得对方全身都是血洞窟窿。

    “嗖!”犟驼则是向前掠空疾奔,扬起双蹄落在另一只邪魇头顶,“砰、咔嚓!”顿时把这家伙的脑袋踩进了腔子里。

    “嘭!”二兽解决邪魇残躯狠狠撞在一处,顿时轰的一声烧成火球。

    这个时候,白眉老猴还拎着半只爪子,在附近那群围拢上来融食邪魇面前晃了晃,嘴里叽叽怪叫着充满嘲弄,那意思是说:喂,想吃吗?过来抢啊。

    “呜唧唧”有一只灵智低下的邪魇没头没脑急扑而上,张嘴就去咬老猴手上的断爪,“砰!”却在下一刻被对方蓄足原火劲的重拳轰在了面门上,直接飞了出去。

    另一边,小黑身旁的古桑女和猎獬同时出现,她笑着说道:“嘿嘿,有了你们这两个保镖,横着走都不怕了。”

    “横着走?!难道丫头你是属螃蟹的?”猎獬调笑了一句,不等小黑发火,立刻叫道:“等着,獬爷给你抓两只俘虏过来玩玩。”

    “嗖啪!”就在这一刻,古桑女施展灵根甩动出去,一只邪魇顿时被应声打飞,她说道:“猎獬,别跑得太远,我这里只能驱赶邪魇,没办法消灭它们,就得全靠你了。”

    “放心,我已经替你想好主意了。”

    说时迟,那时快,猎獬的魂影在空中翻卷,倏然释放出无数金线向下方疾袭而去,“唰唰唰嗖嗖嗖!”十几只尖叫嘶吼的融食邪魇顿时被匝了个结结实实,有两个随即被摔在了小黑面前。

    猎獬叫道:“拿去玩吧,不用说谢谢。”

    “嘁,这么难看的的家伙,我才不要呢。”小黑撇了撇嘴,抬脚就去踢一只邪魇的脑门,可这家伙好不凶恶,居然张嘴来咬她的鞋子。

    “啪!”旁边的灵根狠狠抽在了邪魇的脸上,让这家伙哀嚎着滚到了一边。

    “好险、好险,差一点被咬掉脚趾。”小黑低呼道:“这些可恶的家伙。”

    “喂,看好了。”猎獬在空中朗声一笑,随即控制那些金线越匝越紧。

    “噗噗噗!”狭长坚韧的金线瞬间把十几只邪魇身躯勒断,继而泛起原火之力,将其烧灼殆尽。

    “好好,这招厉害。”小黑抚掌笑道:“还有没有别的?”

    “当然有了,我想到一个可以和古桑女配合的招数。”下一刻,猎獬再次出现在她们面前,而后在古桑女耳边低语了几句,她立刻笑道:“这个办法不错,马上就试试吧。”

    “嗖嗖嗖”这个时候,古桑女骤忽一挥手,顿时有十几条灵根破土而出,而后停在原处,猎獬叫道:“看我的吧。”

    “唰唰唰!”破空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数道淡金锁链迅速和灵根尖端缠绕了起来。

    古桑女随即控制这些灵根带着锁链不住旋动狂舞,“呼呼呼、砰砰砰!”数丈之内所有的融食邪魇都被应声击中,那锁链上迸现原火劲,打在对方身上,顷刻就让它们燃烧了起来。

    “好棒!”小黑笑道:“猎獬,这个招数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很简单,古桑女没办法直接使用原火之力,那样的话,她的灵根也会被烧毁,但是我可以使用原火劲,缠绕在灵根前端让她甩动,如此一来不但攻击力倍增,范围还能及远。”

    猎獬得意洋洋的说道:“怎么样,这招不错吧?”

    “砰砰砰嚓嚓嚓”就在这家伙自吹自擂的时候,关横和卿凰陡忽疾掠而来,掌中兵刃连斩急落,那些邪魇顿时焚烧殆尽。

    “喂,现在可不是轻松玩乐的时候。”关横说道:“周围的融食邪魇都被消灭的差不多了,不过我感到这些只不过是开胃小菜,更厉害的家伙马上就要出现了。”

    “怕什么?除了那个叫巴隆的家伙,还有谁能是咱们的对手?”小黑此刻笑道:“姐夫,是你太紧张了吧?”

    “胡扯,我会有什么紧张?”关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正要再说,可就在这一刻,卿凰拍着他的肩头,随手指向前方:“快看若桃和尸马那边。”

    大家拢目光细瞧,就见十余丈外的若桃杀得兴起,陡忽向前急冲,“哗啦啦”锁链断掌抖手飞出,在空中迅猛一甩,“啪嚓!”正好扣住一只邪魇的前额。

    尸马在旁边瞧出了便宜,立刻晃身形从斜刺里扑去,“呼!”玄磁黑沙瞬间汇聚在头顶变成角状物,向前俯冲的瞬间狠狠掼进了对方躯体,顷刻间,黑沙也爆发了一股火劲,使其烧了起来。

    只可惜,若桃和尸马在下一刻就遇到了麻烦,她俩身边的融食邪魇眼见不能轻易取胜,竟然在瞬间互相啃食吞噬,眨眼间,就有一副躯体就依靠着周围邪气狂涌汇聚,不断高大起来。

    “这是?!”若桃见到这个足足数丈高、酷似半截山峰的高壮邪魇,就知道对方不易对付,她立刻扬声叫道:“一起上!”

    “呜噜噜”闻听此言,打着响鼻的尸马倏然猛冲过去,周身覆盖的玄磁黑沙长出无数尖刺,“嘭!”下个瞬间就奋力撞在了高壮融食邪魇身上。

    可是对方面对它这种强有力的攻击居然纹丝不动,随即伸爪猛扣,“啪!”登时用爪子拎住尸马身躯,呼的一下扔向扑来的若桃。

    “咚!”剧烈声响中,若桃用双臂奋力抱住尸马,自己“腾腾腾”连退好几步,顿时气得大骂:“可恶!”

    与此同时,老猴、犟驼,关横、卿凰和小黑她们周围那些即将溃败的融食邪魇俱都有样学样,互相吞噬融合,变为高壮融食邪魇。

    “这些恐怕都能被称为‘融食邪魇王’了。”看着力量飙升、疯狂吼叫围拢过来的邪魇们,卿凰低语道:“要不然,咱们把七鬼叫出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