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65章 神兵破甲(第五更爆发)
    “啪啪啪、唰唰唰!”拳风爪影不断袭向魂体,可是们的进攻就像是打在空气上似的,只会直接穿过对方,无法对它们造成任何伤害。

    见此情景,小黑已经瞠目结舌,她自言自语道:“咦?这是怎么回事?”

    “嗷呜呜呜”

    “吱吱吱”说时迟,那时快,大伥鬼、婴白鬼骤忽发出厉吼,一个施展细小风刃,一个陡放火劲血刃,铺天盖地似的罩向诡异魂体。

    “砰砰砰、嗤嗤嗤!”破空疾响加上攻击落在地面上的震动此起彼伏,激得扬尘土石飞溅,遍地都是裂痕坑洞,可是一轮猛攻之后,几个诡魂依然在空中萦绕尖啸,毫发无伤。

    不过它们除了刚刚钻出两扇门时向着小黑这边扑过一次,剩下的时候只是在上方徘徊游曳,似乎无心再次发动攻击。

    “等等,我好像发现什么了。”在旁边观察半晌的御雷犴陡忽叫了一声,随即释放出一道迅疾雷电之力,“唰啦!”这股力量猛然落在前方不远的昏暗角落,“砰!”爆发的瞬间震得那里发出巨响。

    “咕咕咕呱!”下个瞬间惨叫声陡起,有只浑身布满黄绿花斑的肥硕妖蟾飞了出来。

    “啪!”这家伙落地之时摔了个七荤八素,但是空中几团魂影也在顷刻间落下,呼的钻进了它的身躯里。

    “呃?!原来是这只臭蛤蟆搞的鬼?!”见此情景,小黑的脸都气白了:“给我狠狠的揍这家伙。”

    “呜呜呜”群鬼在刚才被摆了一道,白白耗费精力对付花斑邪蟾释放出来魂体幻象,俱都发出愤怒咆哮,转瞬就朝着那家伙飞了过去。

    “砰砰砰!噗噗噗!嗤啦!”连吃大伥鬼三记猛拳、头脸被巨蜂尾蛰针戳出七、八个血洞窟窿,这邪蟾的身躯最后被们用力一扯,登时应声碎成了几爿,肠、脏、血肉“哗啦啦”坠落了一地。

    “真是的,白白和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畜生耽误工夫,赶紧轰碎金属门,咱们进去找东西。”

    小黑的话甫一出口,七鬼魂影登时在空中旋舞疾转,汇聚了一股强横灵气,“呼砰!”风声陡起又止,随着一声巨响,两扇大门随即内凹粉碎。

    就在小黑和御雷犴、七鬼要冲进去的时候,她们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咕咕、呱咕的怒吼咆哮。“咦?!一整群花斑邪蟾?”御雷犴此刻叫道:“好家伙,只怕有上百只围过来了。”

    “要是放任不管的话,这些家伙就会跟着进入大门内,给咱们添堵捣乱。”御雷犴刚刚说到这里,小黑眼珠一转,立刻计上心来,扭项回头叫道:“巨蜂,你留下守住这里的门口。”

    说到这里,她稍微一顿,这才继续开口:“最好用那些什么鬼毒霾雾罩住对方,就算不能全部灭掉那些蛤蟆,也可以牵制住对方,等我们找到东西以后,就可以直接脱身了。”

    “嗡嗡嗡嗡嗡嗡”听了她的话,巨蜂毫不犹豫的冲向门口那些由远至近扑来的花斑邪蟾,霎时间释放自己的鬼毒之雾将对方全部笼罩起来。

    “好了,咱们走吧。”小丫头难得想出一个鬼主意,自鸣得意之下,立刻拔腿向大门后跑去。

    就在此时,那些在鬼毒之雾内迷失方向的邪蟾不断发出惨叫,似乎因为受不了雾气里蕴含的原火之力,被烧得苦不堪言。

    “唰唰唰”恰在这一刻不远处传来急纵窜行的声响,对方速度极快,转瞬就一头扎进霾雾内。

    “砰!”也不知是怎么的,大群邪蟾与之相撞,紧接着就传出了“喵呜、喵呜”的尖鸣和女子大声的叫嚷声:“这是怎么回事?”

    “嗡嗡嗡?!”听到对方的喊叫有些耳熟,巨蜂顿时低鸣一声,顷刻间把所有的霾雾全部摄回自己魂体内,仔细一看,原来是骑着吞鬼喵的古桑女与那群邪蟾已经打一锅粥了。

    “喵呜!!”小白刚才跑得太急,和某只花斑邪蟾撞成一团,对方浑身都是癞疥,把它恶心得够呛,此时小白带着几分恼怒,尖叫着朝对方扑了过去。

    “唰唰唰、嚓嚓嚓!”凌厉爪子疯狂挠落,立刻就把邪蟾撕碎。

    就在此时,古桑女看见了就发,马上叫道:“原来你们在这里,小黑呢?臭丫头肯定是到处乱跑了,她在哪?”

    ……

    方才,小黑和御雷犴带着六鬼急匆匆奔进大门后,发现这里是一处宽阔的洞窟,向上蜿蜒倾斜的阶梯一眼看不到边。

    “呼呼……不行啦,我要休息一下喘喘。”

    小黑一鼓作气跑到阶梯中间的位置,有些脚酸了,她心中暗暗叫苦:“哎哎,我真是自己没事找罪受,非要过来,不过后悔也晚了,不找到小犴说的东西,岂不是白忙一场?”

    “我敢打赌,咱们要找的,肯、肯定就在上边,对吧?”她说的这句话,当然是在询问御雷犴。

    “呃……这个……应该是吧。”到了此刻,御雷犴看到上方通路越走越险,它这脑子里也有些不敢肯定了,可嘴上却不能犹豫,要不然非得被小黑骂惨了不可。

    恰在此时,一只倏地发出低鸣,群鬼顿时都被惊动,那是因为上方阶梯的顶端出现了巨大黑影,御雷犴看了对方一眼,立刻叫道:“就是它,身上沾有小九的气息。”

    “好,那咱们赶紧追……”小黑的话刚一说出口,上方突然响起一阵锁链反复摩擦地面的哗啦啦响动,紧接着,破空劲风陡起,原来是对方扔下了一方巨石,威势好不吓人!

    “嗷呜呜呜”

    “吱吱吱”

    电光火石间,大伥鬼和婴白鬼双双咆哮着掠空疾行,倏然挥拳轰在了巨石上面,“砰咯剌剌哗啦!”此石应声绽裂四溅,大大小小的碎片疾飙乱弹,有不少都是冲着小黑这边飞来。

    “呜呜呜”这回轮到四只卖力出手,“嗖嗖嗖!”魂影晃动风声起,它们齐刷刷拦在了正前方,在顷刻间融合成了伥鬼巨掌,反复凌空扇动,“啪啪啪!”眨眼工夫就把碎石震成了齑粉碎末。

    “好!”见此情景,小黑忍不住脱口称赞,可就在这一刻,第二块、第三块飞石转瞬间就挟风而落。

    “呜呜”大伥鬼此时倏地从嘴内拽下一颗獠牙,此物在它掌中陡然疾转,立刻变成了鬼牙之刃。

    紧接着,大伥鬼顺势疾挥施放出一道凌厉斩击,“唰!嗤啦、嗤啦!”两块硕大方石齐刷刷被从中剖开,挟裹风声向着小黑身后滚落而去:“呼骨碌碌”

    “哎呀呀呀”下个瞬间,她们身后响起了突兀叫声:“小心,太危险了!”

    “古桑姐姐的声音?!”在这时,小黑扭项回头观瞧,就看见古桑女和吞鬼喵、小白狼狈不堪的避过飞转过来的滚石,她们三窜两跃之间就来到小黑身侧。

    看到古桑女,小黑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便脱口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妮子迟迟不出现,关横才让我找你来的。”古桑女没好气的说道:“跟我回去。”

    “我不!”小黑立刻叫道:“好不容易来到这里了,要是现在抽身而走,那前面吃的苦头可就白费了。”

    “什么意思?!”看见古桑女满脸疑问,小黑和御雷犴三言两语就把经过讲述了一遍。

    此时此刻,大伥鬼、婴白鬼护在她们前面严阵以待,可是上方再也没有飞来石头,古桑女也听小黑把话说完了。

    “罢了,既然和关横、卿凰要找的九婴有关系,那咱们也不急着回去,都到这里了,不妨瞧瞧再说。”古桑女微微颌首说道:“我和二喵也跟去。”

    “太好了,有你们在,我什么也不用担心了。”小黑大喜,心中暗忖:“到时候姐夫就算是想责备我,古桑姐姐也得替我说好话了。”

    “小黑,你们在这里慢慢往上走,我和巨蜂先去瞧一瞧,刚才那飞石是怎么回事?”

    “噌!”古桑女的话音甫落,已经跃到了巨蜂背上,对方倏然带着她腾空而至,径直向前方飞去。小黑扬声叫道:“你们要小心一点。”

    ……

    另一边,四道金属门入口。吕璋将自己掌中的邪气团向前接连迅疾释放,“嘭!嘭!嘭!”关横虹云剑倏地疾斩、卿凰莲花奇刃抖手翻转,若桃吞雷刃霎时上撩,同时击中邪气团,用自己的力量将其整个粉碎。

    “可恶,我的攻击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见到自己出手无功,吕璋这家伙眼中顿时掠过一丝焦急。

    但是这家伙转念一想:“怕什么,只要我在此拖延了足够的时间,右边金属门里的‘那个家伙’肯定会激活机关,到时候在场的人一个也跑不了,老子和对方同归于尽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打架的时候东张西望,你这是找倒霉呀。”关横倏地虹云剑往脚边地面一戳,闪电般摘下似雪弓,“唰唰唰!”连出三道灵气之箭,径直飙向面门、心坎和小腹。

    “呃啊啊啊”吕璋一声暴叫,随即挥舞臂甲上的尖刃格挡灵气之箭,“砰砰!”两道虚实难辨的飞矢顿时被震碎溃散,但是第三支实在难以闪避格挡。

    “噗!”挟裹五行之力的无形箭镞顷刻钉进这家伙邪魇甲缝隙,吕璋痛吼一声,躯体剧颤。

    “别想跑了。”卿凰随即一弹掌中莲花奇刃,“呼呼呼”大股寒气瞬时掠过对方双足,冻结的冰层立刻将他的脚底和地面相连。

    “呃?!”想要抬脚挪步时,才注意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吕璋这家伙登时吓得魂飞魄散。

    “叽叽叽!”在旁边蓄势已久的白眉老猴瞧出破绽,发出尖吼向前合身猛扑,眨眼工夫滚到了对方近前,挥拳直捣而去:“呼”

    可是此刻,吕璋那家伙脸上泛起一丝恶毒冷笑,关横在远处看得清楚,顿时吼道:“危险!猎獬,上去帮它!”

    “唰唰唰”就在他的喊声响起同时,吕璋那副邪魇甲表面应声长出无数漆黑芒刺,紧接着向四周围迅猛迸发疾出,“嗤嗤嗤!”接二连三破空疾袭老猴全身上下。

    恰在这时,猎獬在半空甩出数条淡金锁链,其中一条唰啦匝住了老猴腰间把它猛地拽起数丈高,“呼呼呼夺夺夺!”急袭而来的芒刺全部钉在了老猴方才立足之地,实在是险而又险。

    “哗楞楞”其余几条淡金锁链瞬息卷住了吕璋全身,这家伙还想负隅顽抗,若桃趁隙抖手甩出自己的锁链断掌,此物迎风暴涨数倍,“啪嚓!”利爪正好扣在了吕璋脸上。

    “呃?!”吕璋此刻才感到莫名恐惧泛上头顶,这副邪魇甲可以覆盖保护全身,唯独面门这一部分是没有遮挡的地方。

    若桃此时一声长笑:“老家伙,尝尝脸皮被撕下来的滋味吧,反正你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

    说罢,她顺势一抖手,锁链断掌登时收紧,“嘶啦!”吕璋的整张脸皮应声被扯了下来。

    “呃啊啊啊”剧痛袭身之下,凄声长号的吕璋险些昏过去,关横此刻说道:“喂,你可别把他弄死了,我们还得问清楚巴隆的下落呢。”

    “呵呵呵……你们休想从我这里知道任何……东西……”这个时候,吕璋被猎獬的淡金锁链匝住腰间四肢,脚下被冰层冻住,基本上已经是动弹不得,但此獠依然是嘴硬得很。

    “哼,仗着还能抗打,你是打算嘴硬到底了对吧?”关横倏地把脸一沉,随后说道:“卿凰,准备动手,咱们俩一起打碎这老东西的乌龟壳!”

    “唰唰唰!”此话甫一出口,他的双剑就覆盖上一层原火劲,卿凰的莲花奇刃和灵剑互相碰击,转瞬附着上了透着丝丝凉意的蔚蓝气息。

    “上!”二人晃身甫动好似离弦之箭,迅猛无俦的攻击顷刻就落在了邪魇甲正面:“轰!”

    ……

    “嗡嗡嗡”巨蜂载着古桑女霎时来到了阶梯上方,她向左右一扫视,发现什么也没有,可是地上却遗留了几道古怪拖痕和坑洞。

    “看这坑洞大小,似乎和刚才的飞石一样,肯定是有谁在这里举起石头直接抛扔下去的,这家伙力气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