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62章 猎獬的锁链
    “嘭!”空中那个怪物耗尽力量,只有核桃大小的躯体应声化为飞灰。“留下一个,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什么。”

    “啪!”关横倏然伸出二指,稳稳钳住飞到面前一道暗影,下一刻,他微微皱眉:“这是……”

    那东西虽然被邪气笼罩黑漆漆一片,却明显是一根骨刺。可就在关横想要仔细观察的时候,这东西已经化为飞灰,消失在他的指缝里。

    “叽叽叽”

    “嗷呜”就在电光火石间,白眉老猴和犟驼也接着猎獬金球的亮光发现一些端倪,它们不约而同发出嚎叫,朝着面前水牢的角落扑去。

    “两只畜生,老夫躲得这般隐秘也能发现,可恶!”怒吼声瞬间响起,吕璋的影子骤忽从那里浮出。

    “砰砰砰!”老猴拳重如炮势如奔雷,霎时连轰十余记,吕璋左躲右闪却不还手,此时犟驼低头俯冲狠狠撞向他的身躯,“呼嘭!”却在下一刻碰在了墙壁上。

    “这家伙,不是实体?!”古桑女惊异一叫,关横也感到不对劲:“那这个肯定是影魇分身!”

    “嘿嘿嘿,算你们猜对了,老夫就是要把你们绝杀陷阱的影魇分身!”

    “好好享受这些邪骨疾风钉吧!”

    此话甫一出口,吕璋的分身化为在半空疾旋的凶猛邪气,呼的汇聚成团向黑水下方落去,“嘭!轰隆!”关横、老猴、犟驼只觉得脚底一松,原来是水下出现了无数龟裂痕迹,地面内凹塌陷,他们转瞬就掉了下去。

    “不好,猎獬、古桑女,就靠你们在下方接住大家了。”

    关横说完这句话,猎獬登时明了,就只是眨眼工夫,它顺势而下,立刻汇聚出重重叠叠无数金网,“啪!嘭!”老猴和犟驼先后在坠落时被接住,紧接着就是关横,他空中一踹金网边缘翻身跃起,两眼向下方扫视确定方位。

    “这?!糟了!”这一瞧不要紧,顿时吓得关横脸色剧变,他扬声狂吼道:“古桑女,用灵根盾,快点,五层、不,马上向下方布置十层灵根盾!!”

    “呃?!好……”古桑女被关横的语气吓了一跳,但是顷刻就依言照做,不惜耗尽所有木灵气,让多重灵根盾迅速汇聚。关横随即说道:“不用担心灵气告彀,我会一直替你补充……”

    还没等他说完,大家坠落的巨大坑洞下方就响起了“嗤嗤嗤”破空疾响,而且愈来愈疾,风声刺耳难听之极!

    “嘣嘣嘣夺夺夺”就只在转瞬间,古桑女就感到自己布置的灵根盾被穿透了数层,惊骇之下她只能继续让灵根迅速结成盾牌。

    此时此刻,她嘴里忍不住问道:“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是咱们刚才对付过的漆黑怪物,它们能让自己的躯体不断变小,化为狭长迅疾之物疾袭过来。”

    关横一边持续不断给古桑女掼入水木灵气,一边说道:“刚才吕璋的影魇分身说过,这东西叫做‘邪骨疾风钉’!”

    “砰、啪!”他的话音甫落,大量从下方急速袭来疾风钉再次击碎一层灵根盾,古桑女心疼不已:“这要到什么时候才是结束啊?”

    “猎獬,灵根盾已经扩大,把我们卡在深坑中间,你必须下去确认一下那些家伙的攻击什么时候停止!”

    “明白了。”猎獬答应一声,顿时化为无数金线,从灵根盾缝隙间钻入,径直向下方而去。

    “该死,这些漆黑怪物真是不少,还在不断释放邪骨疾风钉呢。”

    “唰唰唰嚓嚓嚓”猎獬面前劲风疾响不绝,这些攻击要是挨上一两下它还能忍受,要是再多,只怕自己的魂体也扛不住了。

    说到底,这些迅疾猛烈且数量多的攻击,就是胜在一个“快”字,要是一只蚂蚁咬大象,对方自然没感觉,可要是被凶恶的蚂蚁爬满全身再被啃噬,只怕大象也吃不消了。

    “喂。”倏然间,它的头顶上传来关横的叫声:“猎獬,对方还有多久才能停止?”

    “只怕还得等一会,你们赶紧继续加厚灵根盾吧。”

    听到猎獬的回答,关横的脸倏地一沉,他昂首抬头看了看上方,发现塌方的地方连个落脚点都没有,爬上去也无法脱身,为今之计,只能等待下面那些怪物耗尽用身躯血肉疾发的疾风钉,他们才能从地下另觅出路。

    “但是这样也太被动了……”关横脑中陡忽灵光一闪,他立刻对着下面叫道:“快,用你的那些淡金锁链攻击对方!”

    “行,我现在马上试试。”猎獬心想:“此时只有我可以在这里实施攻击,好歹也要弄死几个怪物,遏制它们的攻势也行啊。”

    “哗啦啦啦唰唰唰”电光火石间,猎獬魂体内的灵气汇聚成形,变为无数粗长、闪耀淡金光芒的锁链,在此之前,它用不了这种招数,不过新近融合了五行灵气,已经可以初步掌握了。

    “噌噌噌”汇聚出来的锁链共有五条,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五种力量,原本猎獬是属金神兽,不过彻底融合五行之力以后,这几种灵气已经可以均衡对等了。

    “唰啦啪啪啪!”锁链顺风疾舞,疯狂抽打趴伏在地底,不断攒放疾风钉的漆黑怪物身上。

    “砰砰砰嘭嘭嘭!”有些邪气耗尽、躯体缩小的怪物应声爆碎,可是对于数量多达近百的它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啪……哗啦啦!”可是其中锁链抽中怪物时,不是将其击碎,而是让它们融化成了点点滴滴的污水,纷落坠地。

    “这……释放水灵气的淡金锁链有这种功能?赶紧再试试。”打定了主意,猎獬扬声叫道:“这些家伙好像惧怕纯净的水灵气!”

    “是吗?那就好办了。”关横扭项回头对古桑女说道:“让灵根盾分开一条缝隙,我要下去。”她有些担心的问:“是不是太危险了?”

    “采取主动攻击,咱们才能尽早解决麻烦。”听了关横的话,古桑女微微颌首,立刻把手一挥,“唰!”巨大灵根盾的边缘顿时绽裂狭长缝隙,他哧溜一下就钻了过去。

    “猎獬,一起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呼喊声响起的同时,猎獬把自己五条淡金锁链全部都灌注了水灵气,继而急速旋转起来,他抓住坑洞边缘突起的岩石,也向下释放大量灵气,适时给对方进行补充。

    “唰唰唰嗖嗖嗖”五条锁链不断旋舞,灵气化成的水滴急落如雨,纷纷掉在那些漆黑怪物身上。

    这些无名怪物一直是栖息在水牢之中,它们的生存环境内决不允许有任何纯净水源出现,就是因为接触到此物,它们便必死无疑了!

    “嗤啦、嗤啦……”水灵雨霎时间融化了那些怪物的躯体,它们此时根本不能继续释放疾风钉,顷刻就已经死伤大半。

    “哈哈哈,成功了!”一见对方溃不成群,关横登时乐得手舞足蹈,但是却忘了自己还抓住突起岩石,位于坑洞中间摇晃,下一刻乐极生悲,向着底部坠落而去。

    “关横”瞬间掀开灵根盾的古桑女见势不妙,抖手甩过去一条狭长灵根,“唰唰唰”疾响中匝住了他的左脚踝。

    “砰!”但是因为关横下坠之势太猛,他的身躯顿时狠狠撞在了岩壁上。“哎呦喂……”

    只感觉这一下,让自己头昏眼花,关横忍不住呻吟起来,不过此时,猎獬挥动淡金锁链,已经把怪物们灭杀殆尽,有几只还想负隅顽抗,被关横瞧在眼中,立刻取出似雪弓瞄准放箭。

    “嗤嗤嗤”水灵气形成的飞矢瞬间钉进怪物的躯体,眨眼工夫就让它们化为了大滩的腐臭脓水。

    电光火石间,古桑女的灵根就势一甩,“啪嗒!”关横已经翻纵落地,而后,白眉老猴和赤瞳犟驼也被她扔了下来。

    老猴身手敏捷,着陆的时候倒是没事,只是犟驼又肥又壮,落地时脸朝下,登时扎进了泥里,弄了个灰头土脸,老猴见了发出叽叽怪笑,满脸都是嘲弄之色。

    “这里就是水牢下方吧?”关横扫视了周围一眼,发现到处都是断折的牢门栅栏和黑水湿泥。

    古桑女说道:“我让灵根到处钻洞试试,看看有没有返回金属门那边的近路。”猎獬也说:“远处的区域,让我的分身过去探查一下。”

    “嗯,你们赶紧去吧,咱们和大家分手有一会了,我得先报个平安再说。”言到此处,关横唤出身边的钉灵漠鬼,让它把自己这边安全的消息传到给卿凰等人。

    ……

    再说卿凰和若桃,她们带着尸马、二喵进了中间的金属门,走了不到半刻,就发现前方被一片倒塌的断壁残垣和土堆给堵住了。

    “此路不通了。”若桃刚刚念叨了一句,吞鬼喵就晃悠着凑了过来,还用自己爪子开始挖土掘洞。

    见此情景,她苦笑一声:“宝贝儿,就你那两下子,得挖到什么时候才能让我们通过?还是算了吧。”

    “喵呜。”可是小白在旁边也叫了一声,竟然和吞鬼喵一起挖上了。“你们这两个家伙,还真是不死心。”

    听了若桃的话,卿凰呵呵笑道:“我觉得它们不像是在挖掘通路,倒像是在找东西。”

    “找东西?!”若桃刚要继续询问,就在此时,吞鬼喵一声尖鸣,身边的土洞内登时窜出一道黑影,那家伙动作甚是敏捷迅疾,卿凰见了屈指一弹掌中莲花奇刃,立刻就有一股寒气席卷而去。

    “咯剌剌”冰层霎时覆盖地面,小兽后腿的皮肉与之粘连在一起,已经无法逃脱了。

    “咦,这是……”卿凰拢目光细瞧,随后说道:“一只妖蜥啊。”

    “嘶嘶嘶嘶嘶嘶”看到自己无法脱身,这妖蜥昂首尖鸣,似乎是在发出威吓之声。

    “哼,就你这么个尺来长的小东西,也敢在我们面前耍横?不自量力。”若桃说着用脚尖踢了对方一下,她扭项回头对卿凰说道:“已经完全邪化了,这种兽类留下来就是祸害。”

    “喵。”小白听了若桃的话,深以为然地叫了一声,随即用前爪挠在了妖蜥身上,“嗤啦!”对方肉碎鳞飞,飙出一道血箭扑撒在地,二女定睛细瞧,不约而同低呼道:“漆黑色的血?!”

    “我还以为是什么样的家伙会在这里栖息,原来是邪化的‘黑血蜥’。”

    若桃撇了撇嘴说道:“这种妖兽就是没有邪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听说它们同类之间经常厮杀、互相吞噬,甚至乱配,是极为恶心的妖蜥。”

    “嗯。”卿凰微微颌首说:“我也听一些妖族人说过,此兽素来邪蛮,经常会对敌人群起而攻,至死方休。”

    “群……对了,它们是群居的妖兽。”若桃想起此事,立刻扑到被冻住后腿的黑血蜥近前,“嗤啦!”吞雷刃挟风疾斩,登时削了对方的脑壳,她叫道:“要是被它呼唤来了蜥群,那也是件麻烦事。”

    “呃,你刚才动手的时候,已经晚了。”

    卿凰此时苦笑一声:“我听见它脑壳飞起的时候发出求救声了。”

    “喵呜!”

    “呜噜噜”与此同时,吞鬼喵、小白和尸马齐刷刷发出示警声,原来堵住通路的残垣断壁周围拱起了无数土包,紧接着,大量黑血蜥俱都从地底钻了出来。

    “呃,黑压压的一大片,不过都是些小喽。”若桃此时满脸不屑的说道:“对付它们,用不着我出手,尸马,你来吧。”她的话音甫落,二喵也是很识趣的挪步跑到了卿凰身后。

    见此情景,尸马晃动一下脑袋,即刻打着响鼻扑向蜥群,霎时间大嘴一张:“呼呼呼”

    数不清的玄磁黑沙顿时覆盖了它的全身,变成一层结实坚固的厚甲。

    面对围上了的黑血蜥左冲右杀,把对方赶得四散奔逃,下一刻,尸马倏地垂首俯冲,加速奔去“啪、啪、啪、啪!”沿途的十几只黑血蜥立时喷着红雾倒摔出去,砰然落地的时候,眼见就不能活了。

    “嗷呜呜呜”尸马昂首咆哮,显得异常亢奋,那意思是在说,你们这些小杂鱼,哪里是我的对手?赶紧换一个更厉害的出来,让它尝尝我老马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