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61章 黑水恶魑(第一更)
    就这样,小黑和七鬼决定追进右边的金属门,若桃、卿凰、尸马和二喵要走中间的门,旁边还有一个不起眼的黑漆小门,由于刚才吕璋的影魇分身没有进入,所以大家暂且不管。

    “至于你嘛……”此时此刻,关横看了看受伤的侏儒老大。

    他刚要说话,对方却抢着开口道:“我已经受伤了,自然是不能拖累你们,这样吧,让我在此处等上一刻时间,要是诸位能够找到吕璋那个败类,将人头拎回来给我瞧一眼,那是最好不过。”

    稍微一顿,侏儒老大这才继续说:“如果过了一刻时间还没等到诸位,那我只能自行离去了,在这里多耽搁一会,我都觉得会给你们添麻烦了。”

    “也好,就这么办吧。”

    关横挥手说道:“把钉灵漠鬼叫出来,让它和猎獬给大家各自留一个分身,咱们也好互相联络近况,不管是谁遇到了吕璋,在动手的时候都要想办法通知诸位一声,另外如果遇到了死路,往回退走的时候也要告诉咱们。”

    “明白了。”众人答应一声,卿凰若桃、小黑这两拨人立刻进入金属门内,关横则是把猎獬、漠鬼的分身也留下了两个给侏儒老大,以保证对方留在此处的安全。

    ……

    刚进入左边的金属门内,关横就被眼前弥漫的漆黑邪气挡住了前面去路,犟驼和老猴也显得有些焦躁,但是猎獬说道:“不用着急,有我在呢。”

    “唰唰唰!”风声涌动时,它的金线在空中旋舞成团,变成了一个核桃大小、散发五行灵气光芒的球体,登时照亮了周围数丈的路径,那些邪气立刻黯淡下来,而且还在不停地溃散。

    “嗯,这就行了,大家往前走吧。”

    “关横,等一等。”就在此时,古桑女灵体在他身边浮现,随即说道:“我觉得前方散发着一股变异的木灵气息,很奇怪。”

    “呃?!”闻听此言,关横双眼倏忽一眯,他低声细语言道:“你别说,我也有这种感觉,咱们一起往前走吧,多加留意观察,看看源头是从哪里来的。”

    就这样,猎獬那颗漂浮的“金球”照亮路径,犟驼、老猴在前面开路疾行,关横和古桑女最后紧跟着,大家很快就走了近数百丈的距离。

    突然间,犟驼一声低吼:“嗷呜呜”

    老猴也是两眼迸现凶光,全身鬃毛乱乍陷入戒备状态,见到它们这副模样,关横和古桑女对望一眼,登时走过去查看究竟。

    “看!”古桑女向前一指,前方隐隐约约出现三五个颤晃徘徊的影子,只不过对方动作实在有些僵直缓慢,不像是正常的活物。

    紧接着,她突然低呼一声:“我知道了,变异的木灵气就是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她这句话甫一出口,已经惊动了那些东西,对方登时嚎叫着蹒跚走来,想要对关横他们不利。

    “这些家伙,是、是木灵恶魑?!”

    关横说出这个名字,古桑女灵体陡忽颤晃了起来,因为她和关横等人在桑林初遇的时候,就是遭到邪气侵染,变成了木灵恶魑,要不是关横用灵气救助,只怕她也早就完蛋了。

    “呜……这些、这些木灵肯定和我一样,只是它们已经彻底邪化,变不回来了。”想到此处,古桑女不由得悲从心头起,就要哭出声来。

    “别哭!”关横突然硬邦邦说出这两个字,顿时迫使她止住了呜咽。

    紧接着,关横说道:“咱们眼前的木灵恶魑已经完全邪化,如果你要是为了它们好,就亲自送这些可怜的家伙上路吧,别让它们如此悲哀的游荡下去。”

    “呃,对,关横你说的对极了!”闻听此言,古桑女咬着牙点了点头。

    “我可怜的木灵兄弟姐妹,你们受苦的时间也太长了。”古桑女看着嘴里不住哀嚎、蹒跚挪步的几只恶魑低语道:“请允许我,送你们回归吧,灵根刺,疾”

    她的话甫一出口,灵气涌动的地表倏地钻出十余条灵根,“唰唰唰、啪啪啪!”立刻将那些木灵恶魑捆了个结实,随即不断收紧。

    “嗷嗷嗷”随着阵阵哀嚎声响起,恶魑身上的邪气化作一缕缕漆黑烟柱,而后,它们身上泛起一抹耀眼的翠绿,“砰砰砰!”就此碎成齑粉化为乌有。

    “大家……都走得很安详……”古桑女此时有些愣神,可是这下个瞬间,关横突然叫道:“等等,别放松警惕,前面好像还有!”

    “什么?!”闻听此言,古桑女吓了一跳,关横朝着白眉老猴挥手道:“和犟驼过去看看。”

    “叽叽叽”电光火石间,老猴尖叫着翻身骑上犟驼,对方立刻前窜而去,它们仅仅跑了十几步,关横耳边就听见了“哗啦啦”水声,他心中暗道:“难道前面是什么水源吗?”

    “嗷呜、嗷呜。”犟驼发出低吼声召唤大家过去,他们转眼己至,再仔细观瞧,顿时了然。

    “有巨大金属栅栏的水牢吗?”

    关横向四周扫视了几眼,猎獬那颗在空中漂浮的金球呼的飞了过来,随即说道:“前方道路大部分都是浅水,不过我感到这里似乎暗藏杀机,说不准就冒出什么东西来对付咱们。”

    “咦,这是……”关横看到水里有半截糟朽不堪的东西,随手拈起瞧了瞧,古桑女低语道:“好像是一截古树的枝杈,唉,本体应该是化为了恶魑,或者已经湮灭了。”

    “你说奇怪不奇怪,此处竟然会冒出这么多和木灵有关的东西,我觉得并非偶然。”关横刚说到这里,白眉老猴和犟驼在前方水牢的拐角处突然就叫了起来:“嗷嗷嗷吱叽叽”

    紧接着,就是“乒乒乓乓”之类动武殴斗之声。

    “噌噌噌!”关横疾奔过去的时候,老猴正和一只木灵恶魑打斗,照准对方躯体就是“砰砰砰”数拳,打得这家伙的躯体“咔嚓”折了半截。

    这老猴出拳得手,满以为已经把对方给灭了,谁知道恶魑的断折肢体坠进黑水内,眨眼间又长成了一模一样的两个。

    “再生?!”“分身?!”关横和古桑女同时叫了起来。

    “嘭嘭!”就在这一刻,犟驼的重蹄也狠命落下,接连踩中一只恶魑的头顶,关横突然叫道:“等等,先住手……”

    “啪!”只是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太晚了,犟驼已经把对方的躯体踩成了三、四片,结果那些残骸借助黑水和邪气,再生成了四只小一号的木灵恶魑。

    “果然不能直接打碎它们,不然任何残渣碎片都有可能再生。”关横此时苦笑道:“这些家伙到底是蚯蚓还是木灵啊?”

    “既然不能击打对方身体,我倒是有个主意。”听到猎獬这么说,关横脑中灵光一闪,他笑道:“呵呵,我也想到了,不妨一试。”

    “你们在说什么呀?也告诉我。”听到古桑女询问,关横一挥手:“你先抓几个恶魑过来。”

    “这个容易。”她的话音甫落,立刻释放灵根四下探索,数息间捆了几个吱吱怪叫的家伙,迅速拽了回来。见到试验品已经到手,关横拍掌道:“猎獬,看你的了。”

    “好嘞。”猎獬答应的同时,立刻施放无数金线将其中一只恶魑紧紧匝住,一圈接一圈不断缠绕,最后把它变成了一个金茧似的东西。

    “啪。”关横此时伸出一只手,摁在了上面。

    “呼呼呼”转瞬间劲风陡起,他掌心的原火劲迅速催吐而出,让整个“金茧”笼罩上了一层赤红异芒,使其变得灼热无比。

    “咯剌剌……”金茧内刺耳响声此起彼伏,但是瞬息就戛然而止,很明显,里面的恶魑已经烧得连渣滓都没剩下。

    “你看,就是这么简单。”关横说道:“不让它们残渣遗骸接触脚下黑水,邪气再生的力量自然就不管用了。”

    “明白了,那我在和老猴犟驼抓些恶魑过来,猎獬把它们做成金茧,你来放火烧。”古桑女说着,就开始行动起来,就这样,不到十几息的时间,诺大水牢的前半段已经找不到木灵恶魑的影子了。

    此时此刻,猎獬突然说道:“我有一个释放出去探路的分身回应了,说是前面转几个弯,再走十丈左右好像就能找到通路。”

    “走,过去吧。”关横和犟驼、老猴、古桑女刚刚前行几步,猎獬倏地闷哼一声,他便问道:“怎么回事?”

    “金线分身受伤了,速回!”霎时间,猎獬尖叫一声,自己面前“唰唰唰”作响,顿时浮现出一条光芒有些黯淡的金线,它随即低语道:“好险,差点就把分身赔进去了。”

    旁边的古桑女带着几分关心询问:“你是不是受伤了?”

    “只是略受了一些轻伤,对魂体不受影响,那些该死的怪物,好像趁着分身不备进行了偷袭。”猎獬随即说道:“关横,我的分身在那边听到了人声喊叫,应该就是那个叫吕璋的家伙。”

    “是他?!”关横顿时把脸一沉:“这个老东西,果然躲在此处,咱们走。”

    说罢,他就领着二兽和古桑女向前奔去,猎獬在身侧提醒道:“注意,那些攻击我分身的怪物会释放一种又急又快的东西,大家要小心,别中了暗算。”

    “放心吧,古桑女,准备好你的灵根盾。”听到关横的话,她立刻叫道:“好嘞。”

    “哗啦啦”趟水声此起彼伏数息之后,大家疾奔到猎獬金线分身出事的位置,白眉老猴向四周扫视,犟驼来回在附近绕圈,可是都没发现什么怪物的踪影。

    “奇怪呀,什么东西都没有啊?”古桑女嘀咕着就想向前走,可是关横突然一皱眉,他说道:“等等,你们先向我这边靠拢,快点。”

    古桑女、犟驼和老猴立刻依言照做,关横随即对猎獬一使眼色:“把你的那些金球多做几个,让它们在周围漂浮起来。”

    “原来你是想……好主意,在这昏暗的水牢里,就是要让对方无所遁形。”猎獬的话音甫落,立刻变出十几团金球,这些东西纷纷飞到半空绽放光芒,把周围莫大一片都照如白昼了。

    “在那里!!”关横目光如炬,在附近变亮的瞬间,他就发现了左侧黑水内有几个反复冒出的水泡,立刻挥手吼道:“动手!”

    “叽叽叽”电光火石间,老猴暴吼一声,合身猛扑上前,照准那个地方就是十几拳,“砰砰砰砰!”

    “唧唧”倏然间,有个通体漆黑、张嘴嘶鸣的怪物被震了出来,猎獬觑准机会立刻释放无数金线,要将对方缠裹成一个金茧。

    可就在下个瞬间,怪物躯体在空中急速狂转,“啪嗤嗤嗤!”劲风疾响的刹那,无数狭长细小的漆黑暗影向着老猴、犟驼和关横这边猛袭而来。

    “呃啊啊啊”

    古桑女一声低叱,立刻施展灵根盾护在面前,但是这些疾响暗影实在太过犀利数量又多,第一层根盾登时爆碎,古桑女凛然暗惊之下,一口气汇聚出五层灵根盾,这才堪堪防住对方的攻势。

    “咦?!”关横此刻瞥了一眼空中的怪物,顿时惊异起来。

    因为那家伙在释放疾飙暗影的同时,躯体不断缩小,从原来数尺高变为了接近拳头的尺寸,着实有些诡异。

    “这家伙到底是在释放什么?攻击力如此惊人。”关横眼见对方躯体即将消失,有心确定一下对方释放之物为何,于是倏地跨前一步,古桑女急忙叫道:“喂,不要走到灵根盾外面,有危险。”

    “放心,我可不会有事。”此话甫一出口,那空中怪物意识到自己即将湮灭,又看到关横出现,便爆发最疯狂的一次疾袭,拼着躯体消失殆尽,它一口把数十道狭长暗影全部攻向了对方。

    “嗤嗤嗤”劲风破空声响起,眼见对方攻势袭来,关横嘴角上翘,脸上泛起一丝冷笑。

    “锵锵!”虹云剑、句芒剑陡忽同时出鞘,一道无形剑气斩出,紧接着就是第二道……二化四……四化八……

    “唰唰唰、嚓嚓嚓!”那些剑气在空中甫一接触狭长暗影,对方瞬息即告溃散,因为不管对方有多强大的攻击力,在关横此刻释放的灵王本源之力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灭!”他嘴里轻轻吐出一字,那些袭来之物顿时有九成九当场化为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