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58章 对岸塔楼(第三更)
    “公子,这是个什么怪物?”

    看到关横拈起一块碎片扔进魂录册,若桃开口询问,他翻看了一下说道:“名字叫做‘魇化石魔’,小心点,它们和这座浮桥有种特殊联系,可以借助邪气蔓延,在浮桥的任何一个位置出现……”

    “呼!”话音甫落的瞬间,关横身后风声陡起,出现了一个挥拳猛轰他后脑的家伙。

    “你们看,就是这样。”关横说这话的时候,头不抬、手不动,可是对方的拳头倏忽停滞在半空,不住颤抖就是无法继续向前,原来已经被大伥鬼和婴白鬼同时攥住了对方手臂。

    下一刻,二鬼同时出手,堪比迅雷闪电,暴响声甫起,“砰砰砰砰!”魇化石魔躯体顿时被震得七零八落,随即让原火劲烧成了灰烬。

    “魇化石魔的特点就是数量众多,怪力惊人,在邪雾萦绕的浮桥上移动速度奇快。”关横此时看着面前的雾气分析道:“所以说嘛,要解决这些家伙,还是必须抓紧时间驱散邪雾才行。”

    “说得对极了。”猎獬的说话声赫然响起,魂体“唰”的一声浮现在大家身侧,它说道:“就让我直接用金网阵把这玩意毁掉吧。”

    “这个嘛,你先等等吧,我另外有个办法。”关横抬头瞧了瞧那股蔓延在浮桥前方的浓雾,他继续道:“根据我的感觉,这雾气的范围已经大不如前了,咱们也许不用直接动手,也能摆平它。”

    “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喏,这两样东西,你们拿着。”

    言到此处,关横把鳄王的一双眼珠分别递给了若桃和卿凰,他说道:“这玩意和我手里的邪王晶石一眼,都可以吸收万魇邪王的残存气息,前面那些邪雾自然也不例外。”

    “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用鳄王眼球吸收邪气,这样的话,浓雾就会迅速溃散,那些魇化石魔也就无所遁形了。”

    “没错。”听了卿凰的话,关横微微颌首:“事不宜迟,咱们立刻动手。”

    下一刻,他又复叫道:“老猴、犟驼尸马和沙鲎警戒四周,七鬼、二喵守在小黑身边,花,你们和蝠王在空中盯着点,要是远处有敌人出现,立刻通知大家。”

    “好了,现在就是咱们出手的时候了。”关横随即取出邪王晶石说道:“听我的口令,预备,开始!!”“呼呼呼唰唰唰”转瞬之间,三人掌中之物就已经开始释放强大吸力了。

    与此同时,他们也迈步向前疾行,就这样,在晶石、鳄王眼球的吸扯下,眨眼工夫,浓雾内再次锐减三成邪气。

    “嗷嗷嗷”说时迟,那时快,又有七、八只魇化石魔忍受不住周边邪气不断减少,嚎叫着冲杀出来,关横冷笑一声:“送上门找死?好好,大家动手!”

    “呼呼呼唰唰唰”六伥鬼、四臂山嵬和一众妖鬼顿时迎上去,“砰砰砰、啪啪啪!”连串猛烈进攻不断倾泻在石魔身上,打得对方的躯体纷纷爆碎。

    剩余的那几个家伙还想借着土遁再次钻进浮桥地面内部,白眉老猴猛地疾窜上去,双拳挟风猛捶地面,“咚咚咚、咣咣咣!”拳劲骤忽释放大量五行灵气向着石魔席卷而去,它们的身躯顿时停滞在原地,不住颤动。

    “唰嚓嚓嚓!”关横一边挥动兵刃将石魔身躯绞碎,一边拿着邪王晶石继续往前走,他说道:“注意,这些雾气马上就要散尽了。”

    “姐夫,注意左边。”小黑的示警声赫然响起。“嗷呜!!”电光火石间,两只更高大粗壮的石魔嚎叫扑上,“呼呼呼!”漫天拳影以撕裂空气的急速猛袭而来。

    “找死!”关横冷哼一声,倏地用剑锋疾扫,“嗤啦!当当!”急速出剑堪堪挡住了对方拳劲。

    “嘭!”随即出脚蹬在右边那只石魔身上,“呼”这家伙掠空倒飞,正落在若桃脚边。

    “送上门来的,照斩不误!”哈哈一笑,若桃踩住对方背脊,闪电般挥动吞雷刃急落,“嚓!”对方一颗石头脑袋顿时飙飞出去。

    “呜呜呜!”犟驼尸马和沙鲎在旁边早就忍不住了,发出低鸣的同时,围拢上去对那颗石头一通乱砸乱踩,好不痛快。

    “喂喂,你们别光顾自己玩,快点往前走。”关横呼喊声响起的同时,卿凰和若桃不约而同开言道:“妥了,雾气马上就要消失了……”

    “嗷呜!!!”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凄厉的狂吼打断了她们的声音,原来剩余的那些魇化石魔知道单打独斗已经无法取胜,在瞬间互相撞击在一起,居然组成了一个昂首咆哮、散发着凶戾气势的巨大石魔。

    “出现了,这家伙应该是魇化石魔当中最强的了。”

    关横说道:“七鬼,你们去把它解决掉,不要妨碍我们继续吸收邪气。”“呜呜呜”闻听此言,大伥鬼、婴白鬼顿时首当其冲掠空疾行而去。

    巨蜂和四只自然是紧紧跟随,电光火石间,双方就已经打得如火如荼般异常激烈了。

    “阿横,你看雾气对面,好像有一堵高墙!”卿凰此刻向前一指:“不知道墙后面是不是血堡塔楼?”

    “估计是……咱们在浮桥上弄出的动静不小,对方可能有所防备了。”关横看到二女用鳄王眼球把邪气彻底吸收,他立刻说道:“把大家都集中过来,咱们准备轰碎这堵墙冲过去。”

    ……

    另一边,率人守在邪气之河岸边高墙附近的魇化盟长老吕璋踱来踱去,显得有些惴惴不安。

    这家伙心中思忖:“现在可以肯定,浮桥上的来人是敌非友,真可恶,那群家伙竟然能打败六大殿内的长老、执事启动机关,足见足见实力非同小可,要是碰上了,难免就是一场厮杀恶战,我能不能取胜还说不定呢。”

    抬头瞧了瞧面前这堵高墙,吕璋喃喃自语道:“也不知能挡住对方多久。”

    就在此刻突然有人叫道:“不好,浮桥上的浓雾散了,呃?这是……呀啊啊啊”

    说这句话的人最后面带惊恐,陡忽发出惨号,紧接着,高墙这边随即传来了轰隆巨响。

    “咣咣咣哗啦轰隆!”剧烈响动此起彼伏,无数土石迸溅飞落,站在高墙附近的魇化盟爪牙不断发出尖叫,纷纷疾走躲避。

    “呃,那是……”吕璋定睛细瞧,没有完全散尽的扬尘内出现了几道人影,更多的却是嘶吼咆哮的鬼物和奇兽灵禽。

    “叽叽叽”要说收拾这些小喽,尖鸣的蝠王和它们那一群同族当仁不让,魇化盟邪徒抬头看见群蝠,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不好,是沙魇蝠,快跑,否则身上的邪气就要被它们夺走了。”

    这句话甫一出口,在场的数百名小喽登时四散逃窜,见此情景,长老吕璋气得目眦欲裂七窍生烟,他跺着脚狂嚎道:“不许跑!临阵退缩者死!!”

    可就在这一刻,关横的声音突兀响起:“你还是顾着自己吧。”

    “噌噌噌唰唰唰”电光火石间窜动声音此起彼伏,尸马、犟驼、沙鲎和老猴从四面围拢而上,将对方的退路堵住。

    “可恶,这群家伙是要以少胜多,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倒不如赶紧撤到塔楼外侧,最少那里安全一些。”

    瞬间打定主意,吕璋倏地一跺脚,就只听周围地面响起古怪声音:“咯剌剌”

    “砰、砰、砰!”三只身长超过丈余、躯体长满癞鳞的邪兽应声破土而出,吕璋大吼道:“噬血龙狴保护老子离开!”

    “嗷嗷嗷”说时迟,那时快,听到主人命令的噬血龙狴骤忽朝着前方狂啸,这声音产生极为强大的声浪向四周席卷而去。

    关横他们抵抗力强,还没什么不适,可那些没死透的魇化盟爪牙倒了大霉,听到啸声一个个身躯爆碎,化为大团血雾。

    原来这吼声对于普通人、兽的作用微乎其微,唯独能让完全邪化、实力又不强的家伙痛苦而死。

    “唰唰唰”电光火石间,周围的粉碎血肉受到三邪兽控制狂旋疾舞,登时吸引了关横他们的注意力,一刹那,血肉激流在半空化为无数疾窜四迸的细小尖刺,朝着大家“嗤嗤嗤”疾飙而来。

    “猎獬,用金网全面防御。”

    关横的吼声甫一出口,身侧魂影浮现,独角猎獬顿时利用自己铺天盖地的金网兜住了无数尖刺,那些东西打在金网上“啪啪啪”作响,随即就遭到五行灵气席卷,继而化为乌有,可是此时,吕璋已经趁机带着三只噬血龙狴开溜了。

    “依我看,那家伙是朝着塔楼方向去了。”

    若桃说完这句话,又接着叫道:“咱们赶紧追吧。”

    “杀呀冲啊”她的话音刚落,塔楼四周围陡忽窜出大群黑压压的人影,关横凝神细瞧,喃喃自语道:“这些家伙足有数百之众,虽然是些杂鱼渣滓,要打发起来也是需要耗费时间的。”

    “叽叽叽”

    “呱呱呱呱嘎”就在此时,沙魇蝠王和玄翎花同时发出尖鸣,那意思是让关横和大家先走,自己留下了清理顽敌,单眼沙鲎也叫了两声,表示也要留下帮忙。

    “也好,在场的不过都是些小喽,你们能够轻松打发。”

    关横听了以后表示赞同,随即又看了看周围那些围拢急冲的魇化盟邪徒,他脸上突然泛起一丝冷笑:“不过嘛,咱们临走之前也要送给这些家伙一份大礼才行。”

    “大家动手!!”电光火石间,独角猎獬昂首咆哮,倏然间在空中汇聚自己铺天盖地似的巨大金网,“唰唰唰”释放光芒,那些扑过来的敌人一个个用手捂脸,嘴里惨叫:“呃啊啊啊我的眼睛!”

    “呼呼呼砰砰砰!”下一刻风声频起,七鬼在前方出手,打飞无数敌人,关横他们紧随其后,杀出了重重包围。

    就这样,五蝠王、四花和单眼沙鲎留下来对付魇化盟小喽,关横等人则是继续前进。

    少时片刻之后,若桃倏地刹住脚步,她带着几分气恼叫道:“这座塔楼看着距离不远,怎么的咱们跑了半晌还没到?”

    “是啊,说起来,你我就像是在原地跑动,难道说,这里面有什么鬼不成?”听了二女的话,小黑和关横对望一眼,不约而同道:“我们的感觉也是如此。”

    “叽叽、叽叽叽!”就在此时,白眉老猴突然俯身抄起一块石头,狠命向前掷去:“呼”

    “砰啪!”众人猛听见一声脆响,紧接着,有东西爆发惨叫从前面某处骨碌碌滚了出来。

    “这是……”关横和若桃凝神一看,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原来是‘幻雾妖蜗’,这种东西可以吐出迷惑大家视线的气息,不过无毒且不容易被人发现。”关横说着走到妖蜗面前,倏地抬脚踩落,顿时将其碾了个粉碎。

    “我和公子以前见过两次,没想到这东西进入完全邪化以后,竟然对我们还有影响。”若桃恨恨说道:“真是可恶。”

    “幻雾妖蜗是群居的,所以它们在附近应该还有同类,赶紧找找吧。”

    关横此时继续道:“不把这些畜生打发掉,咱们始终都会在这里兜圈子迷路。”

    “这里还有。”小黑和二喵在旁边的路边发现几只窜爬疾逃的幻雾妖蜗,吞鬼喵率先窜了过去,用爪子狠狠挠击对方。

    “我这边也看见了。”大家在周围四处寻找,果然有十几只幻雾妖蜗在隐秘的角落躲避。

    可是将它们一一踩死之后,关横抬头观察,发现那些挡住大家视线的气息还是没完全消失,不远处的塔楼始终在暗影中晃动,毫无真实感。

    “怪事,难道说我们猜错了,不是妖蜗搞的鬼?”关横的心中纳闷,可就在下一刻,犟驼、尸马和老猴和谁也没商量,就此晃悠着向前奔去。

    见到它们瞎跑,卿凰叫道:“喂,不要擅自行动,你们想做什么?”

    “叽叽叽!”老猴扭项回头,对着大家尖声一叫,示意他们往这边瞧,紧接着,三兽同时出手狠狠轰击地面:“乒乒乓乓咣咣咣!”

    “嘭!”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圆滚滚的巨大甲壳应声破土而出,这家伙是一只硕大无比的幻雾妖蜗,此刻重重摔在了地面上,它嘴里吐出无数带血黏涎,浑身剧颤之后便昏厥了过去。

    “唰唰唰”紧接着,大家听见周围一阵风声响起,那些让人眼前昏暗影子、远处能见却遥不可及的塔楼,倏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就是百丈之外的真正塔楼。

    “果然是这个大蜗牛在搞鬼。”小黑气呼呼的走过去踹了对方甲壳两脚:“坏东西,害得本小姐走了不少冤枉路,你真该死。”

    “说的也是,我们在这里磨蹭半天,都是因为这潜藏在土内的‘妖蜗王’吐出幻雾之息造成的。”关横沉着脸一掌拍在妖蜗甲壳上,对方顿时被原火劲烧成了飞灰。

    卿凰此刻瞧着远处的塔楼说:“看起来,咱们要找的巴隆和九婴都在这个地方,只要进去的话就……”

    “等等,好像有人来了。”若桃一指前方:“你们瞧,是两个小子。”

    不远处,有两个家伙匆匆忙忙从塔楼侧门跑了出来,他们速度飞快,眨眼间就来到了十余丈外。

    其中一人叫道:“快快,把吕璋长老让咱们投放的妖蜗都倒出来,万一那群敌人要是幻雾里脱困,你我就要有麻烦了。”

    “你不要再催了。”另外一人没好气的说道:“我来回跑了好几趟,都已经快把腿累断了。”

    “你要是再拖延时间,兴许连命都没了……”

    第一个人话音甫落,无意间瞥向不远处的眼神顿时凝固,因为两道鬼影已经在瞬息间疾扑而至,这小子最后看见的情景,就是一记重拳由远至近,狠狠轰中了自己的脸颊。他那个同伴也是闷哼一声,被婴白鬼飞拳揍倒在地。

    ……

    “嘭嘭嘭嘭!”若桃此时照着一个昏昏沉沉的家伙脸上就是几巴掌:“喂,赶紧醒醒。”

    “呃?!”那家伙脸颊吃疼不轻,缓缓睁眼,嘴里还问:“你、你们是谁?”

    “少嗦,问话的是姑奶奶,不是你!”

    “嘭!”若桃的话音甫落,照着那小子的面门又是一脚:“就是你们扔下的幻雾妖蜗,害得姑奶奶走冤枉路,真是找死。”

    “哎呦。”那家伙被若桃连踢带打,嘴里哀嚎着苦不堪言,关横在旁边说道:“停停停,你要是把这家伙弄死了,咱们找谁打听塔楼里面的情况?”

    原来这小子是被大伥鬼敲晕的,只是昏过去没死,可让婴白鬼揍趴下那个家伙却很倒霉,直接嗝屁了,所以目前只剩下一个活口。

    “罢了,我一会再收拾你。”说着,若桃对其晃了晃拳头,挪步退到了一旁。

    “喂,你要是不想继续吃苦,最好老实说出巴隆在这塔楼内的什么地方。”

    听到卿凰的话,俘虏哭丧着脸哀叫道:“我、我是真不知道啊。”这小子为了活命,把自己清楚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这巨大塔楼极为宽阔,可还是被分为了两大部分,内部区域除了盟主巴隆以为,不准任何人进入,要是有谁胆敢违抗命令擅入,必会遭到酷刑虐杀,毫无例外。

    塔楼外围区域,居住的就是长老吕璋和他的一票死党,对方自诩备受巴隆重用,所以才会被盟主委派守卫这里,也不知此言是真是假。

    但是,要想通过塔楼外围,进入内部区域,必须前往吕璋居住的巨大房间,那里有几道门,据说是前往盟主住处的必经之路。

    “这么说,要想找到巴隆,还得从那个叫吕璋的家伙身上下手喽?”关横摸着下颌问道:“喂,吕璋有什么本事?平常都会在何处?”

    “这、这……”俘虏嗫嚅道:“吕长老这人神神秘秘的,我也没见过他出手,但他有几只极为厉害的邪化妖兽。”

    言到此处,对方就把妖兽的模样仔仔细细形容了一遍。

    关横他们互相对望,俱都微微颌首点头,因为那几只妖兽就是之前吕璋在众人面前召唤出来的家伙。

    “看来这个小子没有撒谎。”卿凰凑到关横的耳边低语道:“怎么样,要不要利用他一下,让他给咱们带路。”

    “也好,反正他体内的邪气已经被炼化,还有原火劲潜伏在心脏附近,要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马上要他的命。”

    关横表示赞同,随即对若桃一使眼色,对方立刻明了,而后踹了俘虏一脚:“滚起来,立刻带我们进入塔楼。”

    关横这时对小黑、二喵它们说道:“马上就要进去了,你们记住,周围危机四伏,千万不要乱跑。”

    ……

    与此同时,魇化盟长老吕璋慌忙跑进自己的房间。

    “啪。”他伸手抄起桌案上的水瓮,毫无间歇的灌了几大口:“咕嘟咕嘟……”

    “呼”长舒了一口气,吕璋满脸都是惊骇未消之色,他喃喃自语:“不行,这群家伙实在是太强了,真要是按照盟主的命令硬碰硬,我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折腾的。”

    “为今之计,必须得多替自己打算一下。”吕璋眼珠一转,扔下手里的水瓮,迈大步走到了房间角落。

    “盟主大人说过,这件邪魇甲是当年上古邪魇一族遗留之物,穿上以后,不管人、兽,都会实力暴增,要不然,我来试试?”

    此时此刻,他摩挲着挂在角落的漆黑邪甲,嘴里低语:“自从主人赐给我此物,我一直舍不得穿用,看来今天也免不了用它了。”

    说到这里,吕璋刚要伸手摘下此甲穿戴,可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妥,这老家伙是魇化盟内为数不多、跟随盟主巴隆的心腹之一,自己的主人有多么狠毒自私,那就不用提了,吕璋心里清楚得很,对方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赏赐自己好处的。

    “这邪魇甲……暂时还是不要动了,毕竟我手里还有几样‘杀手锏’,未必不能自保。”

    想到这里,吕璋舔了舔皴裂的嘴唇,他心中暗忖:“不如这样,想让手下的人去查看一下,那群强敌到了什么地方,我也准备启动塔楼外围所有的机关,好好‘招待’他们一下。”

    “报”

    “咣当!”有个小子从外面火急火燎奔来,破门而入的瞬间,他的举动顿时惹怒了吕璋。

    “啪!”一记耳光打得对方口吐红雾,吕璋怒骂道:“混账东西,进来之前为何不敲门?”

    “呃……好疼,你个老东西下手真狠!”那挨打的喽心中暗骂,可是脸上依然带着诚惶诚恐说道:“是是、小的有罪,不过长老您吩咐过,要是有那些敌人的消息,必须火速回报,所以我才……”

    “住口,少说那些没用的废话,敌人在什么地方?说!”

    “派出去的‘暗哨’说,咱们一个弟兄被对方生擒,他此时带着敌人已经进入了塔楼大门。”

    “混账东西,竟然敢帮助敌人?!该死!!”听了对方的话,吕璋气得目眦欲裂、七窍生烟,而后,他嘭的一把抓住喽的衣领继续吼问:“他们到什么地方了?”

    “已经绕过了塔楼左侧,朝着您、您的房间这边来了。”

    “呃?!”到了这个时候,吕璋陡忽感到事情不妙,对方冲着自己来,那肯定还是不怀好意。

    “咱们在塔楼外侧还有多少人手。”那个小喽支支吾吾的说道:“之前都已经派出去阻敌,现在仅剩四五十人的样子。”

    “哼,立刻把人都集中起来,告诉他们,全力阻击来敌,还有,你去把陷阱的总机关开启。”听到吕璋的话,小喽霎时间惊出一身冷汗:“这、这……”

    看到此人面带犹疑和惊慌失措,吕璋登时把脸一沉:“怎么还不赶紧去?难道是要老夫三催四请不成?”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那喽此时愁眉苦脸的说道:“只是咱们那十几个暗哨还在监视着敌人的动向,要是启动陷阱机关,只怕他们无法返回安全地带,那就死定了。”

    “哼,为本盟抵抗强敌而死,他们应该感到无比荣幸才对。”说这话的时候,吕璋眼中闪烁着嗜血狠毒之色,他继续咬牙切齿的言道:“记住,做好自己分内之事,不要有任何迟疑,否则的话……”

    言还未尽,吕璋已经挥掌拍在身边墙壁上,“咔吧、嘭!”墙壁顿时应声破开一个巨大窟窿,他冷冷说:“这就是你的下场。”

    “是是,小的立刻照您的吩咐办。”这小喽看见吕璋脸上罩着森然杀气,连屁也不敢多放一个,立刻跌跌撞撞向门口跑去。

    “哼,不识趣的废物,做什么事还得让我教你!”吕璋冲着对方消失的背影啐了一口:“呸,你的贱命,只配给老子拖延时间。”

    ……

    另一边,关横他们几个随着引路的俘虏辗转来到了塔楼侧面。“呃?!”

    突然间,这俘虏双耳倏忽一动,登时驻足不前,若桃正押着他往前走,见此人停下,若桃马上低吼道:“喂,怎么又停下了,你是不是还想挨揍?”

    “不不,不能不能再往前走了。”

    此时此刻,俘虏忙不迭摆手道:“我刚才听见了塔楼内陷阱机关启动的声音,相信我,前面已经去不得了,只要走近一步,就会触动各种致命机关,那样做和找死无异呀。”

    “陷阱?!”关横在旁边摇了摇头说道:“那种东西也许会让你害怕,只可惜,对我们不起任何作用,识相的话,赶紧带路,要不然你就变成了没用的废物,我只能宰了你。”

    “锵!”听了关横的话,若桃下一刻就把吞雷刃拽了出来:“公子,是不是现在就可以斩了他,我早就等不及了。”

    “别、别这样。”俘虏心中不断大叫倒,最后这家伙把心一横,自暴自弃说道:“好好,反正左右也是个死,去就去吧,诸位,跟我走。”

    “哼,早就这样不就完了?非要让我来硬的。”若桃挥起兵刃在对方脑后拍了一记:“快走,警告你,别想继续拖延时间,我这吞雷刃早就憋着给你开膛呢!”

    闻听此言,俘虏浑身微颤,只好趔趄着向前走。

    “咔吧!”刚刚往前挪了七、八步,这家伙脚下登时踩中一个圆石,四周围的墙壁“唰唰唰”作响,眨眼工夫就出现无数黑洞洞的小窟窿。

    “哎呦,是箭孔。”小黑在旁边一拽卿凰的衣袖,显得有些紧张。

    “哼,小把戏。”眼见那些墙壁孔洞里推出一排排漆黑锃亮的箭镞锋矢,关横倏地弹动手指:“六伥鬼,毁了这些东西。”

    “呜呜呜”

    听到他的命令,周围魂影霎时间疾窜而出,“呼呼呼!砰砰砰!”大伥鬼乱拳直捣,瞬息将左边一片墙壁彻底震碎,四只和巨蜂倏地合身撞向右边,“咣!哗啦!”两边的石墙应声倒塌,里面的机关当然也被破坏殆尽。

    “啪。”若桃抬脚踹了俘虏后腚一下:“喂,还不快走?你已经安全了。”

    “呃……是……是……这就走。”一边走,这俘虏心里一边念叨:“唉,你们哪里知道,前面的陷阱花样百出,可不容易应付,我走在最前面,先死的……只怕只怕也是我了。”

    “嗷嗷嗷”就在此刻,戎宣尸马一声低呼,若桃顿时叫道:“喂,把你的脑袋低下去。”

    “嚓!”电光火石间,顶端陡忽掉落下一柄宽厚的重斧,挟风狂落时朝着俘虏脖颈掠来,这小子吓得浑身剧颤,双腿抖如琵琶,几乎是动弹不得了。

    “真是个废物。”

    “呼!”若桃、卿凰和关横的骂声同时响起,他们齐刷刷出腿踢中对方背脊,这厮摔个狗吃屎,却也避过了重斧斩首之厄。

    “叽叽叽!”

    说时迟,那时快,尖叫的白眉老猴倏地借助犟驼背脊为踏板,倏地向空中掠行,“砰砰!”下一刻,它的双拳陡出,不偏不倚轰在巨大斧刃正面,“咯剌剌啪嚓!”这东西登时应声粉碎。

    “呼!哒!”老猴在空中一个空翻,后腿顺势踹在顶端,紧接着就落回到犟驼背上,动作敏捷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呃……呃……再往下走,这些机关,就会越来越厉害了。”俘虏此时哭丧着脸说道:“诸位,这么零星受罪实在是太痛苦了,你们还是宰了我吧,我是不敢再往前走了。”

    “哼,胆小鬼,就凭你这种窝囊家伙也配在魇化盟里混?”若桃抱着肩膀冷笑道:“真要是直接宰了你,姑奶奶还怕脏了自己的兵刃呢,你还是老老实实带路、受活罪吧。”

    “你们不明白,这些陷阱还只是普通的……那些暗……”俘虏此刻还没有把话说完,他身后不远的昏暗角落陡忽飞出数十只狭长尖刺,“嗤嗤嗤!”破空疾响此起彼伏,向着众人迅猛袭来。

    见此情景,关横他们或是闪身躲避、或是挥舞兵刃格挡,硬是把大部分尖刺打落疾飞,可就在同一时间,有支来无影、去无踪的短箭倏地飞来,“噗嗤!”不偏不倚搠进了俘虏的后心。

    “呃啊!!”对方惨叫声响起之时,关横就知道这小子已经不行了,他倏然把脸一沉:“可恶,竟敢在我面前杀人灭口?!”

    “噌噌噌”

    电光火石之间,愤怒的关横和若桃齐刷刷落在昏暗角落,那个偷施暗算的家伙还没来得及逃走,可是见到他们的刹那间,对方竟然翻腕亮出寒光闪烁的短刃,猛地戳进了自己心口:“噗!”

    “扑通。”死尸栽倒在地,若桃气得一跺脚:“该死的家伙,居然宁可自杀也不愿意被咱们抓住,可恶。”

    “这个人,长得倒是有些古怪。”卿凰此时凑过来说道:“五短身材,不足三尺高,原来是个侏儒啊。”

    “嗯,真是个侏儒。”关横低声道:“这家伙杀死给咱们引路的俘虏、还急着自戮,就是不想让对方带着你我继续前进,这倒是说明一件事。”

    三女不约而同问道:“是什么事?”

    “说明咱们走得路径没错,暗中躲藏的敌人告诉了我这一点,只要继续前进,他们就会害怕,就会陆续出来阻止咱们。”

    关横说到这里,嘴角上翘,脸上泛起一丝冷笑:“既然如此,大家只要接着前进就行了。”

    “说的对,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只怕也是唯一的办法了。”卿凰微微颌首道:“那好,就听你的,继续往前走。”

    ……

    另一边,躲在关横他们即将经过那条路上的几个黑影正在窃窃私语。“那个该死的吕璋长老,竟然没等咱们回去,就开启了陷阱总机关。”

    其中一个黑影怒气冲冲的说道:“这样的话,你我弟兄也回不去了。”

    “是啊,刚才三弟为了灭口,把自己的小命也搭进去了,看来那些人来势汹汹,咱们绝不是对手。”

    第三个人沉吟半晌,这才缓缓说道:“咱们这几个兄弟,长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加入魇化盟内,也是备受欺凌,做的都是‘暗哨’之类的苦差事,如今终于被长老给放弃了。”

    听到此人语气里都是愤恨之意,旁边一个开口劝道:“大哥,如今之计,咱们弟兄保命要紧,依我看,还是不要在这里等死了,尽早脱身离去吧。”

    “脱身?你说得倒是轻巧。”那个侏儒暗哨当中的老大沉声说道:“现在吕璋把塔楼外侧的陷阱全部启动,就连大门都被堵死了,咱们怎么走?长翅膀飞出去吗?”

    “这……”听了他的话,周围几个人的神色一黯,俱都无言以对。

    可就在此时,侏儒老大霍的站起身来说道:“事到如今,还是去和来敌拼个鱼死网破算了,老子也不想憋屈活着,能弄死一个是一个!”

    这家伙的语气人,暗含狠毒凶戾,周围的人一经感染,顿时面带凶狠齐声道:“对,和他们拼了,大不了一死。”

    恰在此时,有个半天没说话的侏儒突然抬头说道:“等等,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避免直接与对方血拼,你们愿不愿意听一下?”

    此话甫一出口,众侏儒顿时围拢过来,他们不约而同道:“有什么办法,你赶紧说。”

    “我的主意就是,咱们何必去和对方拼命?还是让这些来敌直接去找吕璋的麻烦吧。”

    接下来,这小子在众人面前嘀嘀咕咕说了一大堆,几个侏儒先是皱眉不语,可最后还是咬牙点头应允了下来。侏儒老大立刻说道:“派出几个暗哨兄弟,让他们立刻开始行动。”

    “是!”别看这些矮子其貌不扬,可是行动迅疾,不下魇化盟内一流高手,就只“唰唰唰”风声甫动,有数道人影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

    另一边,白眉老猴奋勇争先,带着身后的尸马和犟驼径直窜向前方,“呼嚓嚓嚓!”凌厉猴爪狂挠,立刻将面前的几只邪兽搔得满脸开花,不住惨号后退。

    那是一些从左右旮旯缝隙钻出的皴皮邪鼠,肥硕体壮,刚出来的时候相当凶恶,可在三兽凶猛进袭下,节节败退。

    “呜噜噜”说时迟,那时快,尸马打个响鼻纵跃而上,迅疾落地时正好用前蹄碾碎一只邪鼠躯体,犟驼低吼着向前俯冲,“砰砰砰!”顺势撞飞了剩余几只。

    “吱吱吱”还有几个死剩种刚刚从洞窟内探出脑袋低鸣两声,尸马就想过去将其格杀,可就在此时,半空中“嗤嗤”疾响不止,十几点寒星顿时扑向三兽这边。

    “叽叽叽!”老猴见状顿时挥拳相迎。

    “啪啪啪、砰砰砰!”

    这些有毒的狭长尖刺被火劲重拳一一震碎,但是老猴和尸马、犟驼对这种偷袭自己的家伙深恶痛绝,立刻就要扑过去追杀,可是出手袭击它们的家伙只是稍微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

    “叽叽、叽叽。”白眉老猴气得连窜带蹦,显得极为生气。可是卿凰此刻走来说道:“行啦行啦,那些家伙过来袭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又何必与他们置气呢?待会找机会弄死对方也就是了。”

    “说的也是,那群家伙暗杀了俘虏之后,又出现过几回,都是出手骚扰一番,就立刻逃走。”关横摸着下颌嘀咕道:“我总觉得他们如此行为,是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嗨,依我看呀,这些家伙就是一群又矮又蠢又烦人的贼骨头。”小黑抱着吞鬼喵和白猫,还问旁边的若桃:“你说是不是?”

    “嗯嗯,这群侏儒确实确实很烦人。”若桃抱怨道:“又不肯和咱们光明正大的打一场,还总是冒出来捣乱。”

    “可是,他们也把咱们引到了这里,你们瞧。”关横伸手指了指前方:“前方有光亮,应该是走到陷阱区域的出口附近了,对方好像故意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