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55章 邪气之河(第五更爆发)
    “六伥鬼、犟驼,上去帮忙!”听到卿凰的话,群鬼一兽顿时亢奋嚎叫,“噌噌噌”拔身似电疾掠过去。

    那群人的小头目,也就是疤面中年人见势不妙,心中泛起一阵慌乱:“糟了,如今盟内其余的弟兄都被沙魇蝠和厉害妖兽缠住,我这身边只剩下‘魇百人队’了,可不能一下子把人手全部消耗光。”

    想到这里,疤面人倏地一扬手嚷道:“毁兵刃!”

    闻听此言,周围上百人顿时把手中长矛、铜棍用力掰折,原来里面是中空的,顿时冒出大量古怪腥臭的黑烟,向着若桃、尸马、群鬼和犟驼它们席卷而去:“呼”

    这就是魇百人队用来保命逃遁的招数,只可惜,难不倒巨蜂,只见它倏地一晃魂影腾空而起,紧接着震动翅膀嗡嗡嗡作响,顿时把那些古怪黑烟彻底吸收殆尽。

    “呃?!怎么跑没影了?”若桃此时噌的一下跳到平地,随即对不远处的卿凰、小黑挥手道:“喂,大家都没事吧?”

    “当然,而且我们都已经找到启动浮桥的机关了。”小黑此时笑着跑到她的面前说:“你那边呢?顺利吗?”

    “嗯,还行,有惊无险。”若桃此刻警惕的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她低声道:“真是奇怪了,一百多号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呢?难不成长翅膀飞了?”

    “呵呵呵,长翅膀倒不一定,但是嘛,那群家伙有可能在……”说到这里,卿凰缄口不言,而是朝着空地上某个位置微微一扬下颌,若桃顿时点了点头:“哦,我明白了。”

    “犟驼,我都忘了问你,说吧,阿横为什么先派你过来了。”

    听到卿凰问起,犟驼立刻凑到她耳边呜呜嘀咕一阵,卿凰能听懂兽语,自然晓得它在说什么,于是便对二女言道:“阿横已经接连拿下三座大殿,此时正在后殿忙活呢,他怕咱们先来一步等得急了,就让犟驼过来报个信。”

    “嘿,不愧是公子,真厉害。”若桃此时拍了拍身边的尸马笑道:“我们光是对付前殿的家伙,就已经很吃力了,能迅速得手还是凭着几分运气,没想到,公子已经拿下三殿的敌人。”

    “就是啊,姐夫好像有些厉害过头了。”眼珠一转,小黑突然笑道:“喂,反正咱们现在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用方才‘消失’的那些家伙开开心,你们说这个主意如何?”

    “好啊。”若桃点了点头说道:“玩就玩,反正我是无所谓了。”

    “我也是,反正那些渣滓还是要清理掉的,免得看着碍眼,不过要赶在阿横回来之前摆平。”卿凰此刻抿嘴笑着说:“如此一来,他就没办法抢走咱们姐妹的‘乐趣’了。”

    “叽叽叽”就在这一刻,远处空中突然传来阵阵鸣叫声,三女觉得耳熟,俱都昂首观瞧,原来是几只沙魇蝠王联袂飞来,堪堪落在了大家面前。

    “哈,原来你们那边也解决了不少魇化盟的敌人?!”

    卿凰听到对方的叫声以后,扭项回头对姐妹们说道:“血堡门口的小喽都被清除得差不多了,而且又有不少来寻仇的妖兽涌了进来,在到处追杀魇化盟的爪牙,那独角象说是用不到蝠王帮忙,就让它们过来寻找咱了。”

    稍微一顿,卿凰嘴角上翘,脸上突然泛起一丝坏笑:“嘿嘿,既然沙魇蝠王也到了,我有个更好的主意,可以整治那些躲起来的家伙,你们要不要听一下。”

    数息之后,卿凰等三女和犟驼、尸马突然急匆匆的离开了空地这边,向着远处疾奔消失了,这里顿时变得空荡荡的,寂静无人,偶尔只有一阵轻风刮过。

    其实刚才借着黑烟障眼法消失的魇百人队都没有走远,仓促间,他们只能躲在空地某处角落,暗中蛰伏,静待着卿凰她们离去,自己好脱身远遁。

    可那些家伙看到卿凰等人走了半晌,身边的小头目疤面人就是不下命令让大家走出去,都不觉有些憋闷。

    其中一个有些按捺不住,于是问道:“老大,那几个娘们走了不短时间,咱们是不是也可以离开了?”

    “笨蛋,我早就说过,不可以大意,那些人的鬼物可不简单,万一对方还在外面埋伏,你我出去岂不是送上门找死?”疤面人气哼哼的说道:“听我的,再等一会。”

    说话间,又过了十几息,周围的魇化盟爪牙愈发不耐烦了,有些还嘀咕道:“这里地方如此狭窄,大家怎么待得下去?再说了,那些人早就消失了,这天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咱们再这么继续躲着,是不是有些傻呀?”

    这些话就像是导火索,顿时点燃了大家对那疤面人的不满。眼见他们投向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善,疤面人心中暗骂:“这一百多号人真是不好管束,要不是看着你们还有些利用价值,老子之前就撒手不管,早就开溜了。”

    “罢了,既然你们想要急着出去送死,老子何必做恶人阻拦。”

    想到这里,疤面人伸手拧动旁边一个机关,就只听“咯剌剌”声响起,众人头顶顿时移开了一块数尺见方的石板。原来他们一直躲在空地角落的地下坑洞里,就是借助刚才黑烟蔓延的那一会时间转移到此处的。

    疤面人一挥手:“谁要是想上去,那就自便吧,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一旦出去,就别想着再回来,要是敢把敌人引来,格杀勿论!”

    这话说得硬邦邦毫无转圜余地,那些家伙闻听以后心中俱是一惊,方才说得倒挺痛快,真要到了行动的时候,他们的腿就有些迈不动了。

    “哼!”疤面人倏地揪住身边一个小子低吼道:“刚才就属你叫得最欢,不是想出去吗?老子成全你。”

    “不、我……”

    “嘭!”没等这小子拒绝,疤面人一拳轰中他的面门,随即就把这个晕头涨脑的小子扔了出去:“滚!”

    “扑通。”这小子后腚着地,顿时摔折了尾巴骨,疼得他咯喽一声,急忙窜蹦着站起身,此人最怕的就是敌人没走远,撞上自己,那可就糟了。不过他慌里慌张向左右瞧了瞧,居然没有任何人影踪迹。

    “嘿嘿嘿,太好了,那几个小娘们和鬼物都不见了……”“噗!”这小子半句话还没喊完,自己脖颈以上的部位登时消失不见,只剩下个无头腔子在原地暴喷红浆:“嗤嗤嗤”

    “呃?!”疤面人在不远处的洞口瞧不仔细,只是见到一道疾影从空中掠过,闪电般“拔”走对方的脑壳,立时吓得他伸手去摸机关,打算关闭头顶上的石板。

    “叽叽叽”可就在转瞬间,嘶鸣声陡起,两道挟风暗影倏地窜进众人所在的地洞,这上百人顿时大惊混乱起来,还有的家伙眼尖,立刻扯着嗓子尖叫道:“不好,是沙魇蝠,快躲开呀!!”

    既然身在邪王血堡,自然知道沙魇蝠的凶名,这种妖兽专门吸取邪化人兽身上的邪气,尤其是对魇化盟邪徒更是痛恨无比,要是被其逮住,失去一身邪气都算走了大运,九成九小命不保。

    “叽叽。”一只沙魇蝠倏地落在某人头顶,利爪挟风疾落,“嗤啦、嗤啦!”登时挠得这小子双目齐瞎,扑倒在地长声惨号:“呃啊啊啊”

    “不好了,快走,不能留在地洞内等死。”要是让这些人和强敌拼命,哪怕是同归于尽也好过背负这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昏暗的地洞内,有些人心慌意乱,脚下胡乱奔走踩动,硬生生把那个倒地的家伙踩成了肉酱。

    此时此刻,小头目疤面人已经控制不住局面,登时有人哀嚎着向上方石板出口跑去,这些家伙嘴里还嚷着:“别在这里等死了,快走!”

    “站住……”

    疤面人刚刚叫出两个字,背心猛然一疼,原来是被几根长矛直接贯穿了脊背、后心。还有人恶狠狠的说道:“就是因为你这个该死的东西,害得我们在这里担惊受怕不算,还要遭到沙魇蝠袭击,去死吧!”

    “说得对,临走也要剁了这家伙,杀!”

    魇化盟邪徒都是狠毒凶戾之辈,此时好似疯狗一般,自然是逮谁咬谁,疤面人甚至来不及发出惨叫,躯体就被几十把兵刃砍得稀烂,那群家伙立刻疾奔出密洞,到了外面。

    “叽叽叽”说时迟,那时快,半空中赫然传来沙魇蝠群异常凄厉的叫声,一众邪徒昂首细瞧,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就只见天上黑压压的一片,足有百十只沙魇蝠展翼袭来,声势好不骇人。

    “快,分头逃跑吧。”沙魇蝠是魇化盟爪牙的克星,等闲的小喽哪里还敢停留在原地,登时分成几批向周围退避逃窜。

    “哒哒哒……”急促脚步声此起彼伏,往左边疾奔的那二三十人只恨自己少生了几条腿,一口气跑出百十丈,正要拐弯的时候,前面却有个人影把他们拦住。

    “哼,看你们往哪里跑!”这脆生生的声音甫一出口,魇化盟爪牙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原来自己面前就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双手叉腰瞧着他们嘻嘻笑。

    有个一脸横肉的胖壮汉子刚才被沙魇蝠追得屁滚尿流,此时一看天上没了群蝠踪迹,顿时恶向胆边生,拎着自己一双短柄铜斧就扑了过去:“岂有此理,一个小毛丫头也敢拦住老子去路?我宰了你!”

    “宰了小丫头,赶紧跑路要紧。”

    其余的家伙俱都是欺软怕硬,再加上憋了一肚子邪火,全部怒吼着围拢上前。女孩当然是小黑,她看到群贼上前,顿时有些怕了,立刻张嘴叫道:“哎呦呦,大事不好,这群家伙要杀我,你们说该怎么办才好?”

    “嗷呜呜”小黑的话音甫落,斜刺里就冲出了疾如旋风、嘶吼咆哮的赤瞳犟驼,它倏然落在胖壮汉子近前,“砰!”左蹄挟风急落跺中对方面门,踩得此人脸骨塌陷,顿时口鼻窜血。

    “呃啊!”惨叫声中,双斧当啷啷落地,虽然对方当众缴械,犟驼可没和他客气,右蹄顺势在这家伙胸椎一碾,顿时踩得他全身骨骼“咯剌剌”作响,此贼“噗嗤”一声喷出大蓬红雾死在了当场。

    “呃?!好凶恶的妖兽。”看到同伴惨死,其余那二十几号魇化盟邪徒面带愕然,正进退两难的时候,戎宣尸马已经从另一边窜了出来。

    “呼呼呼嗖嗖嗖”大股玄磁黑沙从尸马嘴内疾涌而出,挟裹劲风向这群家伙笼罩了过去,这个时候,此处惨叫声接连不断,还夹杂着尸马和犟驼得意的嚎叫。

    “嘿嘿嘿,看来丫头那边已经得手了,现在该看咱们的了。”

    卿凰此刻悄无声息的绕到了逃往另一边的魇化盟爪牙,这群家伙人数最多,至少也有五、六十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已经进入完全邪化的家伙,可以说是魇化盟邪徒中的精英了。

    “先声夺人,来个下马威吧。”说时迟,那时快,卿凰倏地纵了出去,落脚点堪堪拦住对方的去路。

    “呃?!你是……”为首的几人虽然被沙魇蝠追得疲于奔命,却一眼就认出了卿凰是三女之中最厉害的那个。

    “既然被我撞上,那你们就别想逃了。”卿凰的话音甫落,立时屈指一弹掌中莲花奇刃,“当!”大股寒气呼的向这些人席卷而去。

    “咔咧咧”最前面的群贼约有十几个,他们只觉得自己脚下霎时动弹不得,就知道要糟糕,原来已经被大片坚冰冻住了足底,再难移动半分。

    “不好,快拉我一把,老子动不了了。”

    “我也是自身难保……”这些人急得哇哇暴叫,身后的同伴却吓得脸色剧变,非但不肯援手,反而向后疾退。

    “嗷呜呜”电光火石间,群贼身后尖啸声频起不断,大伥鬼已经挟风杀来,“砰砰砰!”蓄劲鬼拳直捣而去,有几个家伙的脑壳应声爆碎,身上的邪气四溢狂涌,向着周围散去。

    “哼,可不能让这些邪气避走逃掉,们,围攻群贼,巨蜂,你去把邪气炼化。”听到卿凰的呼喊,巨蜂、们立刻从左右腾空而起,各自忙碌起来。

    与此同时,在西北方等了半晌的若桃,终于堵上了最后向西北逃走那些家伙。

    “哎呦,你们可算是来了。”若桃把掌中吞雷刃往肩头上一扛,随即慢悠悠的说道:“赶紧过来受死吧,姑奶奶可没多少时间和杂鱼耗费。”

    “岂有此理,你这贱婢竟敢瞧不起人?!”被若桃当面讽刺奚落,对面那些家伙登时气得目眦欲裂、七窍生烟,攥住兵刃的手都栗抖起来。

    但是若桃听见他们的话,却冷笑道:“怎么?魇化盟的家伙还能算是人么?说你们这些败类是畜生,都已经太抬举了。”

    “呃啊啊啊杀!”有两个小子实在是忍受不住若桃的冷嘲热讽,瞪着赤红双眸就往前冲。

    “哈哈,出头椽子先烂,姑奶奶就先拿你们这两个无名小卒磨刀好了。”

    若桃话音甫落,倏地一振掌中吞雷刃,就只听刺耳的呜呜鬼啸声赫然响起,那两个家伙猝不及防,顿时被震爆了耳鼓,“噗嗤!”细小血箭眨眼就从耳孔飙出。

    “啊!!”剧痛袭身之下,这俩小子尖声惨叫,寒光迭闪间,锋刃已经蹭过了他们的脖颈,使其瘫软在地。

    “还有谁要过来送死?”若桃晃着掌中兵刃得意笑道:“喂,你们可别怂得太快,那样可就不好玩了。”

    少时片刻之后,三女重新聚回到空地这边,几只沙魇蝠王也都挟风落下,按照她们之前的吩咐,蝠王只是收拾逃得及远的少量敌人,没有去搅了她们的玩兴。

    “嘿嘿,收拾那些坏蛋果然是过瘾的很。”三女兴高采烈的议论着刚才的战况不知不觉中,又过了半晌。

    “喵呜”突然间,不远处传来一声嘶鸣,小黑欢喜的扭项回头叫道:“吞吞回来了。”

    “噌噌噌唰唰唰”她的话音甫落,果然有两道疾影奔来,一起落进了她的怀里。小黑搂着二喵笑道:“呵呵呵,好痒,别舔我的脸。”

    “诸位,看来你们都顺利找到浮桥机关了。”关横迈着大步从对面走来,嘴里还说道:“哈哈哈,辛苦辛苦。”

    “阿横,我们哪里有你辛苦啊?”卿凰走过去,笑言道:“你要对付四座大殿的敌人呢。”

    “那是因为我身边带的帮手多呀。”关横此刻掰着手指头数道:“你们算算,老猴、花、猎獬、婴白鬼,要是没它们帮手,我可是要多费很多工夫的。”

    “对了,我们还有一只好可爱的妖兽朋友,叫单眼沙鲎。”小黑搭言道:“一会就介绍给姐夫你认识。”

    “好好,现在嘛,咱们就得解决邪气之河浮桥机关的问题了。”言到此处,关横唤出钉灵漠鬼,随即对它说道:“现在大家就要前往邪气之河那里,叫你的分身做准备吧。”

    钉灵漠鬼答应了一声:“好,我已经和它们保持联系了,只要你发出号令,随时都可以动手。”

    “沙魇蝠王,你们到时候和归来的花一起负责在空中警戒,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通知我们。”嘱咐完这些话之后,关横立刻带领大家向邪气之河岸边跑去。

    那邪气之河的位置就在六大殿的正后方,不管从哪个方向前进,都可以走到,但是越靠近那里,关横就越觉得不对劲,此时便放缓了脚步。

    见到他有些异样,卿凰在旁边问道:“怎么了?”

    “哦,我感到这个玩意有些变化。”说着,关横探手入怀,拿出了那颗邪王晶石,此物果然又在微微震颤发出嗡鸣。

    “说实在的,我也认为这附近气息有些怪异。”若桃此刻凑过来说道:“就好像是这颗晶石散发的味道,嗯,十分相似。”

    “这么说,前方的邪气之河……很有可能也是万魇邪王的残存气息。”

    关横沉着脸低语道:“难怪,我在对付那只血螫王的时候,晶石会迫不及待吸收它的邪气,原来这家伙得到的是邪气之河里的气息。”

    “不错,要是这样推测的话,一切就能说通了。”

    言到此处,卿凰稍微顿了顿,这才开口问道:“那你打算如何解决这邪气之河里的东西?难道说要全部吸进晶石内?”“这个嘛,只怕不太妥当。”

    此时此刻,关横压低声音对三女说道:“一次摄入太多邪气的话,晶石没准会承受不住压力破碎,这样的话,我把邪王残存气息禁锢的目的就白费了,所以说,咱们只要通过浮桥到对面去就行了。”

    “我明白公子的意思了。”若桃点头说道:“对于河里那些邪气,但凡不主动攻击咱们,在过桥的时候不必理会,对吧?”

    “不错,但是大家都听好了。”关横嘴角上翘,脸上泛起一丝诡笑:“我说的只是过桥时不用理它们,可到达对岸以后,那就两说了。”

    众人一边谈论,一边继续往前走,少时片刻之后,最前面的犟驼、尸马和二喵不约而同叫了起来,这是在通知大家到了地方。

    他们抬头拢目光细瞧,面前果然是一片翻滚邪气之浪的大河,让人惊奇的是,这河面之宽阔,简直看不见对面。

    小黑手遮前额及远眺望,嘴里嘀咕道:“哇,还真是一眼望不到头,好奇怪的邪气之河呀。”

    “依我看,这里未必就是你我看到的如此宽阔无边。”关横低声分析道:“很有可能是河面上的邪气自行组成了什么特殊屏障,挡住了大家的能见度,故此造成了错觉。”

    “嗯,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卿凰刚刚附和了一句,可下个瞬间,在不远处河边转悠的尸马突然低叫了一声:“呜呜”

    “呃?!”关横等人都是为之一愕,紧接着他的双耳倏忽微动,便开口说道:“有人来了,很可能是魇化盟的爪牙,咱们先避开对方把,看看这些家伙打算做什么。”

    “唰唰唰!”霎时间衣袂飘响、风声甫动,众人、群兽各自找隐蔽位置藏身,数息后,不远处果然跑来了六条人影。

    “哒哒哒……”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很快就在邪气之河边缘驻足停住。

    “行了,就选择这里吧。”

    为首的一个人说道:“按照之前沈弁长老的吩咐,咱们只要把东西投进邪气之河,而后割破腕子让几滴鲜血落进去,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到时候每人可以获得十颗邪气妖珠的奖励,这可是机会难得的轻松任务。”

    带着几分犹豫,有人问道:“老大,这样做真的没有危险吗?”

    “是啊,我们以前可不是沈长老的手下,听说他的为人挺自私的,很少会有给别人莫大好处的时候。”

    另一个人也低声说道:“万一咱们把事情办完了,他要是反悔不给报酬,那你我岂不是亏大了。”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为首那个家伙听了都有些不耐烦,于是开口低呼道:“都给我住口。”

    接着,他随手掏出一个袋子在大家面前晃了晃:“喏,都看见了吧?这里是三十颗妖珠,沈长老的为人到底如何,我不知道,但这是他预先给大家的一半报酬,你们想做就做,不想做就离开。”

    “呃?!妖珠……好好,老大,我做了。”有个人见利忘险,满口应允下来,他一开头,其余四个家伙俱都说道:“我们也愿意。”

    “哼,我就知道,还是得拿出真东西,这些家伙才会放心。”为首之人心中暗恨:“原本想要先把这些妖珠昧下的,现在却没机会了。”

    “行了,开始动手吧。”把妖珠分给了五个人,那家伙立刻挥手叫道:“快,把身上的东西投进邪气之河。”

    “唰唰唰呼呼呼”他的话音甫落,投掷声此起彼伏,六个人同时把东西扔了下去。

    把这些事情做完,旁边有人忍不住问道:“老大,你知不知道咱们扔进河里的到底是什么?”

    “哼,就你的话多,罢了,既然已经投进去了,告诉你们也无妨。”为首那个家伙冷笑道:“此物是沈弁长老亲手秘制的,用来唤醒潜伏在邪气河底的凶兽,明白了吗?”

    “凶兽?那是什么?我们进入魇化盟多年都没听说过呀。”

    “嘿嘿,这条邪气河的秘密多了,你们又听过多少?”为首那人继续道:“想要见到凶兽真面目,现在就可以办到,来,把短刃取出来,照着我的样子一起做。”

    此话甫一出口,他就锋刃划破掌心,把一缕血丝滴进了邪气河里,这些人心中好奇,又有些惴惴不安,于是各自拽出短刃,学着对方的样子,划出伤口滴血入河。

    这六个人可不是普通的家伙,他们俱都已经迈进彻底邪化之境,如今都是邪魇族人的底子,血液似黑似红,显得肮脏不堪。

    不过邪魇族人的血在掉入河里的瞬间,登时激起邪气之浪翻滚,一重高过一重,显得极为骇人。突然间,河里传来一阵嘶吼咆哮,紧接着钻出十余个狰狞的颅首,它们眸中闪烁着嗜血凶芒,倏忽向这边围拢过来。

    有个家伙没见过这么骇人的巨兽面孔,嘴里不由得失声叫道:“哎呀……”

    “混账东西,别出声!”见到对方喊叫,为首的头目气得直跺脚,可是此刻提醒已经晚了,凶兽听到人声响起,登时朝着声音传来的位置游来。

    “都是你不好,别怪我。”为首的小头目出其不意飞起一脚,“砰!”顿时将喊叫之人踹进河里,而后对其余的人低呼:“快走,否则就来不及了。”

    “呃啊啊啊”说时迟,那时快,坠河之人骤然发出凄厉惨叫,可却又戛然而止,那是因为他已经被凶兽硬生生活吞了。

    “可怕!”见此情景,其余四人几乎吓尿了裤子,可此时逃命要紧,谁还顾得了别的?他们急忙扭身奔行逃窜。

    “嘭!”但就在转瞬间,一只利爪倏地抓住最后那人的脚踝,只是用力一拽,对方顿时惨叫坠河,两三息之间已经声息皆无了。

    “,好在老子逃得快。”小头目现在只想距离邪气河越远越好,正跑着,却没留神斜刺里跨出一个巨大黑影,“砰!”他正好撞在了对方肚子上。

    “哎呦!”

    “扑通!”这小子站立不稳顿时跌扑在地。

    “呜”就在此刻,和他相撞的赤瞳犟驼对着此人呲牙咧嘴,怒目而视,紧接着周围“噌噌噌”窜行声此起彼伏,其余四个家伙也被关横他们拦住了。

    “呃……你们是……”若桃没等这小头目把话说完,自己挥拳直捣而去,正中对方面门:“嘭!”

    “哎呦。”对方捂脸惨叫的同时,若桃冷冷说道:“姑奶奶还没开始问话,要是再敢多嘴,我就直接把你踹进邪气河里,那些怪物肯定会很高兴的。”

    “别、别……”那小头目本事平庸,可是看人的眼光差不到哪里去,他很快就意识到面前这些人就是入侵血堡的强敌,自己就是有八条命,也不够让人家宰的。

    “喂,你们刚才往河里投的是什么东西?还有,那些怪物到底是什么凶兽?说吧。”

    其中有个小喽忙不迭叫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没问你,多什么嘴?”关横随手一巴掌扇在对方脸上,顺便用输出的原火劲炼化对方体内邪气。

    “啊啊啊啊”全身被升腾火光焚烧,这家伙惨号着向前方奔去,一个失足自己掉下了邪气河,只可惜到了那些巨兽嘴边的时候,他就已经被烧成飞灰了。

    目睹到同伴惨死的模样,其余三个小喽哪里还敢多嘴,他们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体似筛糠,此时此刻,关横踢了小头目一脚:“喂,我可是在问你呢,是不是也想被烧啊?”

    “呃?!啊不、不不不……”这小子听了他的话,拼命地摇晃脑袋,随即忙不迭道:“我说、我全都说,不过这些事情都是沈弁长老让我做的,沈长老才是主使,不关我的事啊。”

    “少嗦,捡重要的说。”关横这时嘴角上翘,脸上浮现出不屑冷笑:“告诉你,沈弁已经死了,而且是我亲自下的手,你要是不想紧追着他去,最好实话实说。”

    闻听此言,那小头目额头冷汗如雨急落,吓得他嘴唇发颤,几乎都说不出话了,直到半晌之后,关横他们才算是把对方的话全都套了出来。

    原来,这邪气河里确实栖息着一种凶兽,名字叫做“锥甲邪鳄”,不知从何时起,魇化盟的盟主巴隆把大量邪鳄放养在了此河之中,它们平素不声不响的在河底游曳,暗敛杀机,似乎与人无害。

    但只要有谁敢接近邪气之河边缘,便会立刻遭到鳄群的无情扑杀,哪怕是你有天大的本事,也难逃惨死厄运。

    沈弁命人投放秘药,就是为了激起邪气河底群兽的凶戾之心,现在终于把锥甲邪鳄这些家伙给引到岸边来了。

    听到小头目的解释,关横气得冷哼了一声:“沈弁这老家伙真不是个东西,死了以后还给本少爷添麻烦。”

    言到此处,他又瞥了一眼瑟瑟发抖的俘虏,知道从这家伙嘴里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于是对若桃使个眼色,对方立刻挥拳捣在了小头目后脑上。

    此时此刻,卿凰开口说道:“看来那些聚集在岸边的锥甲邪鳄数量众多,咱们待会就算是让浮桥升起来,对方也会极力阻止大家通过。”

    “说的是,必须先想办法阻止对方的袭扰才行。”言到此处,关横伸手摸了摸怀里某样东西,他灵光一闪,继续道:“我有主意了,不过需要事先调查一下邪鳄的反应,你们等着,我去去就来。”

    话音甫落的瞬间,关横已经拔身似电撒腿如飞,转眼工夫就已经奔到了河岸附近。

    “呼呼呼唰唰唰”霎时间,那边劲风响动此起彼伏接连不断,还夹杂着凶兽们的厉吼:“嗷嗷嗷嗷呜”

    “哎呀,姐夫一个人去,会不会太冒险了?”

    小黑此时显得有些担心,卿凰却说道:“不要紧,阿横懂得分寸……”

    “噌噌噌唰唰唰”她的话音未落,关横就已经疾奔而回,倏地纵落到了三女身边。

    “呼”他长舒了一口气,随即说道:“这一趟在岸边,我已经验证了几件事情,邪鳄数量众多,但是它们只会在邪气河边缘徘徊,不能上岸,还有……”

    关横取出邪王晶石说道:“这群家伙果然对此物极感兴趣,只要一看见晶石,就会发疯似的围拢过来,所以我决定拿着晶石,作为诱饵引开它们,大家就可以趁机通过浮桥了。”

    听了他的话,若桃和小黑齐声道:“你想单独去做这件事,会不会太危险?”

    “一个人的话,行动也方便,再怎么说,我也是咱们之中最强的那个,大家要对我有信心啊。”

    关横呵呵一笑,随即言道:“而且我也并非和对方硬碰硬厮杀恶斗,只是抓住时机引开它们而已,小事一桩。”

    “不管怎么说,还是应该小心点才对。”卿凰突然抬起头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时间紧迫我也不便阻拦,但你得答应,让我一起去,否则的话,我实在不放心。”

    “好吧,那咱们就一起去。”关横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随即说道:“此外再带上几只沙魇蝠王,蝠王在空中速度惊人,应该能帮上不少忙。”

    稍微顿了顿,他又继续开言:“若桃,你带着小黑犟驼和六鬼在岸边守候,一旦守在六大殿内的老猴它们启动机关返回,大家立刻踏上浮桥行动。”听了他的计划,三女齐声说道:“好!”

    ……

    数息之后,关横立刻让钉灵漠鬼本体通知停留在各殿的分身以及群兽,让它们同时启动浮桥机关。

    在此之前,关横就从俘虏的嘴里得知,机关启动后,最少要等待一刻时间,浮桥才会在河面上出现,故此还有些许闲暇。

    趁着这一会工夫,东殿的白眉老猴、南殿的四只花、西殿的独角猎獬、北殿的单眼沙鲎、前殿的山嵬以及后殿的婴白鬼就会来到这里和大家汇合,一起跑过浮桥。

    “关横,分身们都已经回话了,机关同时开始启动。”听到钉灵漠鬼的话,关横立时叫道:“若桃,你和小黑做好准备,卿凰,咱们走。”

    “好嘞。”答应一声,卿凰和他就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岸边全力疾奔而去。

    似乎是感觉到了二人的气息,或是浮桥即将升上,那些锥甲邪鳄呼啦啦全都向岸边疾涌而来。

    “喂,畜生们,本少爷又来啦。”关横哈哈一笑,脚尖点地的瞬间向前疾纵丈余,倏地落在一只最靠近岸边的锥甲邪鳄近前。

    “嗷呜”通体漆黑的巨鳄怒吼咆哮,甫张大嘴的同时就向他狂噬猛袭。见到对方来势凶猛,卿凰飞起一脚踢在了凶鳄头上:“滚一边去。”

    “咣!”身躯倒飞的巨鳄正好撞中后面的同伴,二者哀叫翻滚,再次落入河里。

    “噢,厉害啦。”关横吹了一声口哨,随即叫道:“看见没有?我身边可是有个厉害的美女保镖,谁敢过来谁倒霉。”

    “阿横,别胡说。”卿凰此时没好气的白了对方一眼:“听你那意思,把我形容得好像瘟神似的。”

    “呵呵呵。”关横伸手轻轻一搂对方纤腰,而后在她耳边低语道:“瘟神都这么漂亮吗?那我情愿死在你手里一万次。”

    “去你的,凶兽大敌当前,你还有工夫在这里和我调笑,没个正经。”

    卿凰的话音甫落,左右岸边又有两只锥甲邪鳄晃动身躯迅速袭来,关横掌中的虹云剑霎时间破空疾驰而去。

    “唰唰、噗噗!”剑尖倏地没入两只巨鳄的眉心和左眼,可关横突然低声说了一句:“又是这样。”

    原来他和卿凰的攻击虽然击中了对方,却都有种打在“空处”的感觉。

    刚才卿凰虽然踢飞巨鳄,那家伙好像根本就没受伤,此刻关横的剑锋掼入凶鳄身躯,却连一滴血迹也看不见,让他们感到有几分诧异。

    “呼呼呼!”眨眼间,二人迅速闪过邪鳄进袭的迅猛利爪,在落地之时,他们不约而同叫道:“我明白了。”

    “这里是邪气之河,它们既然能在河里生存,自然是已经和邪气同化了。”

    听到关横的话,卿凰接着说道:“所以说,这些锥甲邪鳄的躯体有异,可以在无形邪气化与实体之间互相转换,难怪你我的普通攻击无法有效伤害对方。”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用五行灵气攻击好了。”言到此处,关横倏地晃动双剑就要冲过去,卿凰却道:“且住,你可别忘了,咱们是要引开这群家伙,不让它们去袭扰浮桥,不是打算开战。”

    “呃?!”听了她的话,关横尴尬笑了笑,把手里的剑往下一垂:“呵呵,你要是不提醒,我都把这茬儿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