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52章 裂天星邪石
    这两个人此刻想起那些怪蟒桀骜不驯,全都是凭着嗜血本能存活,它们可不管你是不是这大殿内的人,只要侵入群蟒的地盘,便会立刻遭到无情扑杀,绝无例外可言。

    “快走!!”前面那个人拔腿就跑,他那同伴自然是紧紧跟随,可就在此时,吞鬼喵和小白都听见他们谈起敌人、鬼物的字眼,就知道对方刚刚和关横动过手。

    既然是主人之敌,那就不能轻易放过,吞鬼喵在岩石后悄悄探出脑袋,瞅准机会,噌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啪嗒!”小猫赫然落在第二个人的背脊上,那家伙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扭头细瞧就颤声叫道:“糟了,是花白怪蟒……”

    前面奔行的人闻听此言,连头都不敢回,跑得是越来越快,他嘴里说:“兄弟,别怪我,咱也是自身难保,只能先走一步了。”

    后边那人气得目眦欲裂,全身栗抖说不出话来:“你、你……”

    可是下一刻,这小子陡忽觉得不对劲,巨蟒落在自己的身上,感觉不可能这么轻啊。

    “喵呜!”说时迟,那时快,吞鬼喵在他身上嘶鸣一声,挥起双爪狠狠挠落,抓得这小子脸上全都是横七竖八的血痕。

    “呃啊啊啊是你这个小畜生!!”那人一手捂脸惨叫,一手拽出腰间的短刃胡乱挥舞扎刺,但是毫无准头,自然被吞鬼喵闪避躲过。

    “噗嗤!”好巧不巧,这家伙一失手,登时将锋刃掼进自己的眼眶,深可达脑内,他不由得浑身剧颤抽搐抖动,扑通栽倒在地。

    “噌噌噌”落地的吞鬼喵和随后赶来的小白疾窜向前,径直朝那个逃走的家伙追去。

    “呃?!”听到身后同伴的惨叫,逃跑的家伙也感到大事不妙,可就在这个时候,骤变忽生!

    “唰唰唰!”电光火石间,三条狭长黑影从斜刺里疾窜而出,堪堪匝住对方脖颈、腰间和一双脚踝,没等这小子奋力挣扎,他就感觉自己身上的邪气已经被硬生生吸走了一大半。

    “啊啊啊……”喉咙内仅仅发出半声惨叫,三条怪蟒同时用力绞动躯体,硬生生将其扯成了数截,“啪嗒、啪嗒!”尸块掉满了一地。

    “喵呜?!”吞鬼喵和小白疾奔到这里,正看见怪蟒逞凶威杀了那人,它立刻发出尖叫,周身泛起一股绝强战意。

    “啪。”就在此刻,小白却晃着脑袋自顾自往前走了一步。

    原本还想扑过来咬杀二喵的怪蟒看到小白眼中闪烁奇异光芒,身躯没来由剧颤起来,紧接着,这猫儿晃身驱倏地疾窜而上跳起数尺高度,两只前爪登时狠狠落在了左右怪蟒的前额上。

    “噗嗤啦!”爪劲挟裹些许原火之力,摧枯拉朽,登时将二蟒脑壳抓碎,使其死在当场,可是小白无瑕攻击第三条最粗的花白怪蟒,对方恼怒之下顿时嘶吼一声,用躯体瞬间缠住了它的身子。

    一时轻易躁进,使小白完全陷入困境,对方蟒身不断收紧,几乎勒断了它的骨头,疼得它昂首惨叫:“喵呜!!”

    吞鬼喵见状哪敢怠慢,顿时低头扯开脖颈上系住的小兜,将里面的魂石吞进腹内。

    “嗷嗷嗷”小猫霎时间化为巨虎形态发出暴吼,倏地挥爪落在了花白怪蟒身上,“嗤啦!”对方躯体应声断折,小白啪嗒落地,晃了晃脑袋,这才安然无恙。

    “嗷呜、嗷呜……”巨虎此时满脸杀气,厉吼着不断挥爪落下,因为这怪蟒险些弄伤小白,使它心中产生了极大的愤怒,这才疯狂下手。

    “喵喵。”小白突然感到周围有些不对劲,立刻阻住了吞鬼虎继续轰击对方残躯。

    吞鬼虎被对方一提醒,猛然抬起头聆听,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阵之声,看样子是由大量活物窜行爬动而来,它们俩心中凛然暗惊。

    说时迟,那时快,巨虎突然伏低身子,小白转瞬就纵到了它的背上,而后吞鬼虎一口气就向前方通路疾奔而去。

    二者的嗅觉都是异常敏锐,轻而易举就可以嗅到周围的气息,这地底大部分都是一些妖蛇妖蟒留下的腥臭味,不过也有少许轻轻吹拂而过的流动空气,这就证明前方肯定是有出去的通路。

    “噌噌噌唰唰唰”急促脚步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吞鬼虎正在疾奔的时候,耳边突然一道恶风涌动之音:“嗤嗤嗤”

    那东西来得好快,破空疾掠来势如电,目标直指巨虎背上的小白,瞬息间,吞鬼虎弓身蓄劲,而后向前猛纵,倏然落在丈余外。

    “咚!”那东西一下子走空,应声打在地面上,顿时泛起一股“”作响的腥臭黑烟。原来那团攻击是一股诡异的腥臭黏液,腐蚀力极强,竟然把地上融化出窟窿孔洞。

    面对突兀的偷袭,吞鬼虎当然是零容忍的勃然大怒,对着那边就是一声狂吼:“嗷呜!!”

    它的吼叫声眨眼工夫便传遍整个隧道,震得这里土石渣滓纷纷掉落,小白的脑袋上也沾到不少,她素来好洁喜欢干净,此时立刻发出一声不满叫声:“喵呜。”

    还没等吞鬼虎表达什么歉意,对面十余丈外的地面陡忽隆起了土包,钻出一对“嘶嘶嘶”怪叫的家伙。

    巨虎拢目光细瞧,原来是两只浑身长满深褐鳞片的“鲮鲤山甲”,它们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妖兽,喜欢掘洞栖息、猎捕各种妖虫、妖蛇为食,吞鬼虎以前和关横见过多次,各地都有分布。

    不过面前这两只鲮鲤山甲显然已经进入完全邪化的状态了,双眸赤红透着凶戾恶毒,嘴角不断滴答恶臭涎液,此物坠地的瞬间就把土地烫出一个个孔洞,显然,它们方才就是用这个东西偷袭吞鬼虎和小白的。

    “叽叽叽”说时迟,那时快,其中一只鲮鲤山甲嘶吼着晃动前肢,“唰唰唰!”尖锐指甲瞬间弹出,这家伙立刻向吞鬼虎这边展开了疾袭。

    只可惜,小白却没给它太多的表现机会,这猫儿浑身微颤,顿时释放出耀眼的五行灵气光芒,对方只觉异光刺眼难以抵挡,顿时嚎叫着刹住了自己的冲势。

    “呼!”吞鬼虎趁此机会合身猛冲,用头槌撞中了对方身躯,“嘭!”鲮鲤山甲顿时倒飞出去,登时和身后同伴滚做了一团,骨碌出去老远。

    “喵呜……”正要提醒它乘胜追击。小白突然提起鼻子嗅了嗅远方刮过来的清风,突然对巨虎叫了一声。

    与此同时,对方也感觉得了一股微弱熟悉的气息飘来,巨虎当下欣喜低吼,也顾不得去追杀两只鲮鲤山甲,转身就往前方猛跑起来。

    那两个家伙吃了大亏,此刻晃着身躯从地上爬起,气得目眦欲裂,不住尖叫嘶鸣,而后在后面紧追不舍。

    吞鬼虎和小白嗅到的气味,正是关横所遗留,它们急着和对方汇合,心想要是再次折返到大殿门口附近,太浪费时间,倒不如就此继续前进,总有机会和关横碰上。

    “呼”

    正在巨虎驮着小白猫疾奔的时候,前方腥风涌动,“嘶嘶嘶”叫声此起彼伏,它急忙刹住脚步,暂时退到隐蔽角落观察情况。原来又有数十条怪蟒群从附近横穿经过,和它们所在的位置,近在咫尺。

    小白最是受不了这种毒虫的腌臭味,显得有些焦躁不安,可就在这时,吞鬼虎脚下稍一挪动,也发出了清楚响声:“当啷啷……”

    有颗小石子顺着斜坡接连翻滚,陡忽骨碌到一条粗长巨蟒的尾巴旁边,这家伙顿时扭项回头,吐着信子观瞧这边。

    “嗷呜”

    吞鬼虎情知在这么躲下去可不是办法,顿时发出吼叫疾纵而出,没等群蟒做出任何反应,它倏地张嘴喷出漆黑尸珠,此物破空疾飙,“嘭!”正好应声打中壁顶一片土层,那些土石哗啦啦击坠而下,立刻将几十条巨蟒埋在了下面。

    只可惜,有两条最粗的花白妖蟒及时躲过了土石塌方,转瞬间吼叫着向吞鬼虎和小白扑来。

    “砰砰!”没等二蟒接近巨虎,突然和两个疾奔而来的黑影狠狠碰撞在一起,原来对方是挟怒追击吞鬼虎的鲮鲤山甲。

    这下倒好,两只山甲和花白妖蟒倒撕扯在一处,谁也顾不上巨虎和小猫了,只因为它们天生的死敌,鲮鲤山甲在这附近没少捕捉妖蟒做食物,双方一旦碰面,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嗷呜。”吞鬼虎此时有些气喘,它知道自己的彪躯形态也许维持不了多久,于是低吼着招呼小白和自己一起逃走。

    “噌噌噌呼呼呼”风声陡起时,它俩豁尽全力向前纵跳,眨眼间落在了一块巨石上。

    此处的岩壁,有几道明显的龟裂痕迹,一丝丝带着凉意的清风就是从这里吹拂而来,轰破这里的岩层,就可以出去了。

    吞鬼虎打定主意,正要卯足全力用头槌猛撞对面,可就在此时,它背上的小白突然尖叫了一声:“喵呜”

    这声音中充满了警示之意,巨虎毫不犹豫的刹住自己的头槌,转瞬间朝着空中奋力一纵。

    “唰!”彪躯飞到半空的同时,一道巨大黑影猛然从斜上方突袭而来,狠狠撞在了它们刚才立足的位置,将突起岩石彻底粉碎。

    “啪!”一声轻响过后,巨虎彪躯陡忽变为吞鬼喵,和小白一起翻身落地,原来是两颗魂石的灵力已经耗尽了。

    “喵喵”

    两只猫儿抬头一瞧,不由得低鸣倒退,原来刚才撞毁岩石的家伙,是一条身长足有数丈、长着丑陋倒三角脑袋的秃斑妖蟒,这家伙躯体上有不少地方都在淌着腐臭脓血,也不知道是怎么弄得,不管是让谁看到,都会恶心之极。

    最重要的是,这秃斑妖蟒身上散发的邪气非同小可,它头顶甚至隐约浮现了本源魔魇之影,要知道,妖兽凝聚魔魇邪气比普通人要难上数倍,这家伙能做到,足见实力超强。

    这样的强敌,自己在巨虎形态的时候,说不定可以周旋一下,可是现在就有些棘手了,吞鬼喵心中盘算着要如何应对。

    “喵呜……”此时此刻,小白突然用前爪点了点它的头,示意吞鬼喵往后面瞧瞧,这一看不要紧,吓得猫儿倏地晃动脑袋,忍不住向后缩了缩。

    原来那两只鲮鲤山甲撕碎了面前的花蟒,朝着它们这边急速追过来了,这下倒好,二喵的情况是腹背受敌,形势危急了!

    “嘶嘶嘶”

    巨大的秃斑妖蟒吐着信子,从上方疾窜而落,对于从巨虎模样变小的吞鬼喵,这家伙似乎颇感兴趣,打算凑近一点观瞧,可就在此时,它感到一股极为讨厌的气息飘来,正是那两只鲮鲤山甲散发出的味道。

    “这两个家伙……方才肯定屠杀了我的同族!”心中的推测一旦成立,巨蟒登时怒不可遏,比起两只微不足道的小猫,还是应该先把威胁族群的家伙铲除才行。

    想到这里,秃斑妖蟒骤然甩动巨尾,呼的一下扫向二喵,它虽是决定先不理会对方,可不介意施展一点点教训给对方,免得二喵就此逃跑,自己没处寻找也很麻烦。

    “砰砰砰轰隆!”巨大蟒尾扫荡之处,土石飞溅四迸、扬尘腾起,秃斑妖蟒思忖二喵非死即伤,顿时不再理会,扭项回头杀向那两只鲮鲤山甲。

    “咣咣咣、嘭嘭嘭!”双方在这一片区域大打出手,肢体猛烈撞击的暴响声此起彼伏,十分激烈。

    可就在这个时候,它们头顶上方某片岩壁不断掉落土石,迅速长出七、八条散发碧绿光芒的灵根,有个人影突然出现,正是关横来了。

    “啪。”关横倏地屈指一弹,下方地面陡忽“拔”出两条灵根,里面包裹的严严实实,正是那两只小猫。

    古桑女在旁边笑嘻嘻的说道:“你瞧多危险,咱们要不是方才听见了虎啸声,震碎隐秘房间的地面穿过来,它们俩的小命说不定会就没了。”

    “嘿嘿,哪有那么巧的事?”关横笑着答道:“这两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滑头的很,肯定会想到主意避开攻击的。”

    “喵呜。”话音甫落,小白已经老实不客气的落在了关横的怀里,钻进去就不肯出来了。

    “喂喂,你这一阵疯跑,弄得全身脏兮兮的就往我怀里钻?!”关横没好气的嘀咕一句:“真脏!”

    吞鬼喵此刻也落在了关横脚边,古桑女说:“你瞧,下面那些鲮鲤山甲、怪蟒打得好热闹,要怎么收拾它们?”

    “这些都是彻底邪化的家伙。留下来也是祸害。”

    关横正想吩咐身边的婴白鬼下去直接摆平对方,可是转念一想,突然对古桑女说:“喂,现在是要尝试一下你那新招数的时候了,山甲和怪蟒就由你来解决吧。”

    “让我动手?!哈哈,你还真放心啊。”古桑女莞尔一笑,随即道:“没问题,不过我需要的水灵气补充,你得替我解决。”

    “这个好办,婴白鬼就在你身边,水灵之精要多少有多少,上吧。”

    “好嘞。”电光火石间,古桑女答应一声,立刻和婴白鬼同时飞向对方的战场。

    “叽叽叽!”就在这时,两只疯狂的山甲不断发出嘶吼,它们实力稍逊,已经不是秃斑妖蟒的对手了,此刻节节败退,浑身浴血。

    “砰!”其中一只被巨蟒头槌撞向石壁,摔得暴喷红雾,随即就被硬生生缠住,巨蟒身躯不断勒紧,眼看就要把它绞成麻花状了。

    另一只鲮鲤山甲见到同伴危险,双爪不断疯狂挠击满身,试图救助对方。

    “唰唰唰、噗呲、噗呲!”利爪撕挠破肉声响此起彼伏,尽管秃斑妖蟒忍受着剧烈疼痛,依然不肯松开已经勒紧的猎物,就在此时,古桑女和婴白鬼也到了。

    “给我水灵气。”

    随着古桑女一声低呼,婴白鬼立刻把两大团水灵之精抛向了她的灵体,“呼呼呼”接触到充盈水灵气瞬间,古桑女周身灵息翻涌变成涡流,她在眨眼间就让周围浮现出十几道碧绿暗影。

    “疾”她的叫声赫然响起,碧绿暗影疾飞直落,“啪啪啪!”纷纷没入了地面,此时此刻,嘶吼搏杀的山甲和妖蟒都没留意到即将发生的一切,那就是它们败亡的重要原因。

    “唰唰唰嗤嗤嗤嚓嚓嚓”

    四周围突然发出的响动,紧接着,十余条灵根从土内蔓延出来,眨眼工夫就紧紧匝住了鲮鲤山甲和妖蟒的躯体,这几个家伙到了此时才明白要遭,可惜已经晚了,但是它们还在疯狂挣扎,试图脱困。

    “哗哗哗……”说时迟,那时快,灵根一阵晃动疾响,上面突然长出了数十多粉红小花,在不远处观瞧的关横突然笑道:“啊哈,原来是软心榆那些花,古桑女,你也懂得动脑筋了。”

    闻听此言,古桑女带着几分轻怒扭头嚷道:“你说什么呀?难道是在讽刺我以前不会动脑筋?”

    关横顺手一指下方说:“喂喂,战斗还没结束呢,别光顾着看我这边。”

    “哼,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此话甫一出口,在空中的古桑女立刻拍手道:“花粉,散”

    “呼呼呼”电光火石间,那些花瓣随着轻风四处飘舞,它们挟裹的花粉顿时涌进了怪蟒、山甲的口鼻中。

    这软心榆花粉的招数,是以前榆树木灵赠给古桑女的特技之一,此物可以使妖兽在短时间内丧失凶戾杀意,变得毫无抵抗能力,这个时候更是管用。

    “好了,灵根连刺,杀!!”眼看着下方凶兽吸收了花粉、变得浑浑噩噩,古桑女立刻驱使十几根灵根集束成为尖锥状,狠狠搠进了对方躯体,瞬间爆发四散汹涌无比的灵息。

    木灵气的破邪作用不如原火劲炽烈,但是威力相当,几只凶兽被贯穿之后,顿时哀嚎毙命,紧接着就被灵根缠裹,硬生生拽进了泥土里。

    “虽然死了,但它们的血肉皮骨全都会成为大西漠恢复绿色的养分,也不算浪费,我说的对吧?关横。”

    微笑着点了点头,关横道:“没错没错,循环利用一下也好。”

    “呵呵呵,我也是听了你很多次提醒,才想到这一点的。”古桑女接着说:“咱们走,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要寻找这里的坏蛋头目是吧?”

    “嗯。”关横微微颌首:“听那些小喽说,他的名字叫……好像是叫沈弁。”

    此时此刻,沈弁的心情真是糟透了,那个仓皇逃回来的胖子正跪在他面前不住叩头,嘴里还絮絮叨叨叫着:“师父饶命、师父饶命啊。”

    “饶个屁!”

    “嘭!”沈弁话音甫落,飞起一脚蹬在了对方脸上,胖子牙口喷血,哀号翻滚,他戮指对方骂道:“蠢东西,没用的废物,你还有脸叫疼?我问你,你那几个师兄弟呢?”

    “都、都战死了……”胖子捂着高高肿起的腮帮子支吾说道:“只因为来犯的敌人实在太强,所以……”

    “混账东西,他们都死了,你为何没事?”

    “啪啪啪啪!”沈弁气急败坏的连抽了对方好几个耳光,胖子却声嘶力竭的辩解道:“我也想和对方拼了,只是为了给您争取一些时间,我在回来的途中布置了很多机关陷阱。”

    “这么说,你还是一番好意才逃回来的?”

    沈弁怒极反笑,已经微微扬起自己的手掌要向对方前额拍落。眼见小命不保,那胖子急忙叫道:“师父、师父息怒,徒弟有下情回禀,您、您听完之后,再杀我也不迟。”

    “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胖子喘息着说道:“我……我在布置陷阱的时候发现,那些花白怪蟒的窝巢里,有一颗‘裂天星邪石’,所以就冒了很大的风险,拿回来孝敬师父您,希望、希望可以功过相抵。”

    “星邪石?!你竟然能找到这种东西!!”

    眼中带着几分难以置信,沈弁心中登时泛起波澜,他暗中思忖:“这畜生到底是真把东西弄到手了,还是想拖延时间为自己挣命?这可是不好推测,罢了,暂时不杀他,确定事情真伪再说。”

    打定了主意,沈弁把对方往脚边一扔:“砰。”

    胖子急忙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头:“多、多谢师父不杀之恩,徒儿一定以死相报孝敬您老人家。”

    “少废话,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些。”沈弁此刻面无表情,冷冷开言道:“裂天星邪石呢?你该不会是胡编乱造在蒙我吧?”

    “呃?!不不不”胖子听到这话,脸颊上的肥肉已经吓得都抖了一团。

    他急忙说道:“我把星邪石放在大殿西侧的房间了,因为此物有数十斤重,和师父您以前形容过的外貌极其相似,可是我又不确定,所以、所以才没有直接拿过来。”

    “哼,任你说得天花乱坠,老夫还是得亲自去检查一番。”

    沈弁霍地一下站立起来,他随即扭头瞧着面前房梁说道:“去吧,让你们的同族全力阻住敌人接近这里,记住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同归于尽。”

    “嘎嘎……”始终抿翅收翎蹲在房梁上的神秘怪禽低鸣一声,倏地向外面疾掠而去,这家伙的速度快如疾风闪电,只是,单凭这么一点小伎俩,能拦住关横多久,那就不得而知了。

    此时此刻,沈弁抬脚踹在胖子的小腿上:“滚起来带路,我要去看看星邪石的真伪,你要是敢骗老夫,我就把你撕碎了喂给它们。”

    言到此处,沈弁还瞧了一眼身后那些或站或卧,眸中迸现嗜血凶芒的妖兽。

    这家伙心中暗忖:“只要弄到些许裂天星邪石研成粉末,给它们吞服,我这些宝贝的外皮防御力肯定远胜现在数倍。”

    那种所谓的“裂天星邪石”是一种在遥远上古时期,坠落在这个世界的天外陨石碎片。

    普通人拿着此物是半点用处都没有,可若能让妖兽服食少许,它们的身体就会出现显著的变异情况,有的实力暴增,有的神速如电,好处多不胜数。

    只可惜,经过无数岁月更替,天灾频现,地壳变动,原先的陨石碎片都陷入了地底,很少有人能够弄到手,此物才显得愈发珍贵。

    此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服食陨石碎片的妖兽虽然可以变异,但寿命却只剩下短短几年,到了时限,一个个俱都七窍流血、暴毙身殒,凄惨无比。

    不过嘛,有些丧心病狂的狠毒家伙根本就不在乎妖兽之死活,毫无疑问,沈弁就是那样的人此时,他已经追着胖子去寻找裂天星邪石的下落。

    而那批神秘的邪禽诡影,也在悄悄接近关横他们,不过关横此时却有些为难,因为他唤出钉灵漠鬼询问对方,大殿内有没有浮桥机关的踪迹,漠鬼却说自己始终感觉不到。

    “这可就奇怪了,之前问过不少俘虏,他们都说六大殿内都有机关,而且我们连续遇到了几个,这里怎么会找不到了呢?”

    “哎呀,关横,继续再往前找找吧。”古桑女现在是好动不好静,总是想四处逛逛,婴白鬼也在她旁边低鸣一声,赞同对方的意见。

    “我可没说不找啊。”关横抬起头继续道:“只不过,是在考虑最简单快捷、又能充分利用大家能力的方法而已。”

    “是吗?”古桑女眼睛一亮,急忙问:“有什么好主意?”

    “利用你的灵根,向整座大殿的周围延伸,一来彻底把这里封死,限制所有敌人的行动、防止对方外逃。”

    言到此处,关横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说:“二来嘛,还可以监视对方的踪迹,看看他们会在什么地方出现、滞留,借此推断咱们寻找的目标下落。”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只是我的灵根要从什么地方为起点延伸呢?”

    听到对方的询问,关横言道:“我已经想好了,就从地下开始,你想想,这后殿底下都是妖蟒挖掘出来的隧道通路,灵根不用耗费吹灰之力,就能延伸生长到任何地方去。”

    “好啊,这个主不错!”古桑女佩服关横想的周全,于是便说道:“催生灵根把这大殿包围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不过你们得持续给我输送水灵之精,补充灵气才行。”

    “没问题。”关横微微颌首道:“我、婴白鬼、吞鬼喵和小白都能输送灵气,一起联手帮你,这下应该没问题了吧?”

    闻听此言,古桑女马上应承下来:“好,大家立刻开始。”

    另一边,胖子引领着师父沈弁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也确实是在妖蛇窝巢那里捡到一颗怪石,但不知是不是星邪石那种东西,万一要是弄错了,自己小命不保。

    想到这里,胖子心中惴惴不安,想要向前迈进的脚,突然有些颤抖起来。

    “废物,还不赶紧往前走吗?”此时此刻,沈弁愈发焦急,忍不住倏地搭住对方肩头低吼道:“是不是想让我宰了你?”

    “不不、师父饶命,我马上就、就……”言到此处,胖子已经迈步进了房间,他慌忙一指前方说道:“您瞧,那就是我找到的星邪石。”

    “在哪里?我来看看。”心中大喜过望,沈弁三步并作两步朝着对方所指疾扑而去,眼前这块石头稀奇古怪,但是看起来并不像星邪石。

    “嗯,再检查一下吧。”沈弁以为自己老眼昏花,刚要拿起星邪石细瞧,这房间四周围猛然响起一阵剧烈晃动:“咯剌剌……”

    “怎么回事?”沈弁赫然抬起头细瞧,却用眼角余光注意到,胖子那家伙哆哆嗦嗦想要退出房门逃走,他登时转身吼道:“畜生,难道真的你在耍我?”

    “呃,我……”胖子知道现在就算是想要辩解也晚了,他心中一横:“好吧,使用最后机关陷阱的时候到了。”

    “砰!”

    说时迟,那时快,这家伙飞起一拳砸在门框上,沈弁就只听头顶“咯剌剌”疾响频起,心中顿时感到不妙,可就在转瞬间,一个巨大的圆石赫然挟裹狂风从房顶砸落下来,目标正是沈弁的脑门。

    “没用的废物,凭你也敢弑师?!”

    沈弁的话音甫落,双眸迸现凶芒,霎时间他的头顶汇聚出邪魇魔影,使其力量倍增,紧接着晃动双拳向上猛轰,“砰砰砰嘭嘭嘭!”坠落的千斤圆石登时绽裂粉碎,有不少碎块都砸中了他脚边的那个“裂天星邪石”的表面。

    “啪、咔嚓!”

    那石头表面龟裂,撑开无数细纹,沈弁定睛细瞧,顿时狂喜大笑:“哈哈哈,你这不识宝的畜生,没想到吧?外表不像星邪石的泥块,里面却是如假包换的真货,这就是真正的裂天星邪石!”

    沈弁出乎意料的得到了重宝,那胖子当然是不知道歪打正着。

    此刻他已经奔出房门十余丈,心中暗忖:“这下子已经和师父彻底翻脸了,我不但用假石头欺骗了他,还用落石陷阱攻击师父,要是被他逮到,抽筋扒皮、零割碎剐也饶不了我。”

    这家伙又复想:“刚才那一声震动,连整座后殿都为之震动,到底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其实胖子哪里知道,方才大殿周围的震动,就是古桑女的灵根在四处疯长,有的已经破土而出,把殿外匝了一圈又一圈,彻底包围住了。

    “嘿嘿,很好很好,就是这样。”看到对方做得顺利,关横在旁边笑道:“行了,现在就让你那些灵根开始感应周围环境的变动,要是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马上传回来。”

    “稍等,很快就好。”古桑女此刻微阖二目,她低声道:“这大殿里尚有不少蕴含邪气的生灵存在,但是……咦?!”

    关横听出她语带诧异,立刻问道:“怎么了?”

    “前方向左,大约百丈之外,有一个家伙鬼鬼祟祟的惶急逃窜,他是附近唯一的人类。”古桑女倏地张开双眸问道:“咱们是否过去看看?”

    “当然,对方可是送上门的猎物,不能轻易放过。”关横的话音甫落,已经和大家朝着古桑女所指的方向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逃跑的胖子已经绕过两条岔路,径直来到一个房间附近。

    他嘴里喃喃自语道:“师父、师父,实在是对不起了,你平时对我和其他人都是刻薄狠毒,如今我只好扔下你跑路了。”

    “吱呀、咣当。”言到此处,这家伙伸手推开门迈步而入,这里原本就是他的房间,胖子是打算收拾一下细软东西,赶紧开溜。

    其实加入魇化盟之后,世间俗物浮财已经对他们没用了,这些家伙在此处发疯似的收敛,不过就是邪化妖珠这类东西,以便以后多多吸收邪气,胖子暗中积攒了不少,可舍不得就此扔下。

    “哗啦、哗啦!”将木盒里的十几颗妖珠倒进包袱里,这家伙将此物负在背后,扭项回头便走,谁知道就在此时,骤变忽生!

    “唰啦啦”门框左右风声疾动,顿时窜进了数条狭长的灵根,居然在瞬间匝向胖子的腰间。

    “岂有此理,别缠着我!”他急着离开后殿脱身而去,登时翻腕亮出一柄短刃,狠狠割向面前灵根。

    “唰嗤嗤嗤!”谁知道这些根茎反转挪移如风,骤忽间避过锋刃他,反而破空抽在了胖子手腕上:“啪!”

    “呃啊!”“当啷啷”胖子腕上顿时多了条血痕,短刃应声坠地,“呼咯咯咯!”灵根从左右袭来,眨眼工夫就把他身躯捆了个结结实实。

    “呀啊啊休想轻易困住我!”此人到底是魇化盟长老的弟子,有两把刷子,说时迟,那时快,他浑身暴现邪气,在头顶汇聚出本源魔魇之影,就要彻底吸收此物增加力量脱困。

    “哼,你这点邪气还是别要了。”

    下一刻,关横的声音突然响起,转瞬间,婴白鬼从门外急冲而上,用集中火劲的双拳狠狠轰向魔魇邪气,“轰砰!”电光火石间,邪气彻底溃散炼化,被灵根捆住的胖子心神俱损,顿时哀嚎着喷出一口血箭:“噢噗”

    “松开他吧,反正已经是个没用的废物了。”关横的话音甫落,“啪!”古桑女控制灵根一松,那个一身肥膘的家伙登时摔落在地,差点两头冒泡。

    “喂。”关横抬脚踩住胖子的背脊,嘴里慢悠悠说道:“认识本少爷是谁吗?”

    “不、不不,我不认识你……”

    “啪啪啪啪!”这小子话还没说完,脸上就已经挨了关横四个耳光,他故意拿出一副凶横表情低吼道:“今天就让你认识、认识我!”

    紧接着,关横再次问道:“现在,认识我没有?”

    胖子嘴角溢血,疼得两眼冒金星,他忙不迭点头说道:“认、认识……”

    关横没等他的嘴闭严,早就一拳直捣过去,“砰!”正中面门,打得这家伙口鼻窜血,扑通跌坐在地。

    “呼。”关横吹了吹自己的拳头表面,沉着脸吼道:“既然认识,刚才为什么装糊涂?”

    “噗嗤……哈哈哈。”在旁边看热闹的古桑女大笑着说道:“关横,你好坏呀,这样的话,那家伙无论怎么回答,都得挨揍。”

    “这倒是没错,因为我本来就打算揍他,这叫‘下马威’,懂吗?”听了他的话,古桑女摇了摇头:“不懂,但是觉得很有意思。”

    “唉,要不是赶时间,我还有好多花样想玩呢。”关横此刻摸着下颌笑道:“只可惜,我让犟驼先去了和大家汇合的地点等候,要是有它在的话,还能慢慢的整治这个胖子。”

    “喵呜……”

    闻听此言,吞鬼喵在旁边不服气的哼叫一声,那意思是说,不是还有我在吗?在进入后殿以前,关横想到自己这边已经攻陷了三个地方,是时候排个同伴先去和卿凰、若桃联络一番,于是就把赤瞳犟驼派走了。

    古桑女此时说道:“我觉得你让犟驼离开是很正确的选择,因为那家伙没事就想啃我变出来的灵根,它可是个无可救药的馋嘴货。”

    “先不说那些闲话了。”关横此时用脚尖踢了踢面前的胖子,他一直捂着脸在旁边哼哼唧唧的,挨了一脚之后,顿时发出闷哼:“哎呦。”

    “死胖子你叫个屁呀。”关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沉着脸低吼道:“赶紧把自己的来历和后殿长老沈弁的下落说出来,要不然本少爷剁碎了你!”

    “别别……我说、我说。”心里知道,自己已经没资格再耍花样了,因为一身邪气都已经被废,只能是先保住小命再说,就这样,胖子把知道的事情来了个竹筒倒豆子,全部说了出来。

    原来后殿长老沈弁豢养了一批名为“金鳞毒猬”的邪兽,对方擅长群攻强敌,周身尖刺可以疾迸四弹及远,劲力能够穿透数尺厚的石墙,极为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