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47章 铜炉炼邪骨
    老大这一走,十几个妖鬼魂体毫不犹豫的也跟着疾飙而去,见此情景,覃耀顿时急了,他捂着受伤的小腿叫道:“等等,别丢下我。”

    话音甫落之时,这家伙立刻一瘸一点朝着对方飞走方向追去。

    “呃啊……噗……”挨了山嵬一拳,此刻还在喷血的覃广咬着牙站起身,他充满愤恨的赤红双眸内,只有覃耀的影子,杀了对方的念头挥之不去,覃广顿时大吼一声疾奔追赶:“站住”

    “哒哒哒……”就在这一刻,急促脚步声在门口响起,消灭了房间内两只骨邪兽的若桃和尸马已经奔了出来。

    “嗷!”空中的四臂山嵬抖手掷出那把钥匙,顿时被若桃随手接住,她扬声叫道:“做得好,大功一件!”

    “呃啊啊救命啊”

    恰在此时,一瘸一拐趔趄跑来的覃耀朝着她们大叫,这家伙身后就是气势汹汹的覃广,“砰!”赫然合身猛撞,将覃耀碰出数丈,覃广也跟着喷血翻滚了过去,他也伤得十分严重。

    “哼,你们两个喜欢自相残杀,我才没兴趣搭理呢。”若桃这句话甫一出口,猛然感到脚下开始剧烈震动,她心中凛然暗惊:“这是怎么回事?”

    下个瞬间,房间内的巨大铜炉产生剧烈震颤,紧接着,此物陡忽发出惊天响声:“嘭轰隆!”

    “糟糕,骨邪兽王……即将出世……第一次炸炉开始了……”覃广知道需要经过三次逐渐猛烈的炸炉工序,那兽王骨才能够挟裹滔天凶威出现,可此时,自己却没办法亲眼看见。

    “呃,这么剧烈的震动,会不会对地下的暗门有所影响?!我得去瞧瞧。”就在这时,若桃扭身想要进门去查看,第二次更强烈迅猛的炸炉声骤然响起:“轰隆!!”

    “哎呦!”说时迟,那时快,地面的强大震动之力爆发起来,顿时把尖叫的若桃和尸马高高颠起,飞向左右两边,“扑通、扑通!”她俩应声坠地,摔了个七荤八素。

    可就在此时,诡异之事倏然发生了!覃耀、覃广二人经过两次炸炉巨响的震动,身躯不断向前疾滚,就势翻进了房门,直接撞在了巨大铜炉上面:“咣当!”

    “噗嗤!”他俩嘴里疾飙而出的血箭不偏不倚喷在了铜炉上,霎时间被高温蒸发的点滴不剩。下一刻,摔得晕头涨脑的覃广率先爬了起来,他不顾一切的抱住了铜炉。

    “嗤啦啦”一接触滚烫的铜炉,这家伙手掌的皮肉顿时变得焦黑,但是他根本就顾不得钻心疼痛,嘴里不住叫道:“我的骨邪兽王、我的的骨邪兽王,你赶紧出来呀!!”

    可是覃广在急切中连喊数声,炉内却没有任何动静,就连刚才炽烈高涨的温度,也在瞬间下降了。

    “哈哈哈,二弟,你这愚蠢的疯子,我早就说了,骨邪兽王这种东西不是你随便就能炼出来的!”

    此时此刻,覃耀颤抖着爬起身,他疯狂笑道:“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白忙一场,活该,哈哈哈,自作自受!”

    “畜生,你说什么?!老子杀了你!!”听到对方的话,气急败坏的覃广眼中迸现凶戾杀机,这家伙受伤较轻,立刻嚎叫着伸出双手扼住对方颈嗓。

    “咯剌剌”覃耀的骨骼不断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响,几乎到了要断气的地步,可就在下个瞬间,覃广陡忽觉得气力衰减,手指禁不住松缓了下来。

    “咯……咯咯咯……”说时迟,那时快,二人身后的铜炉突然发出细微脆响,紧接着出现了无数龟裂痕迹,恰在此刻,若桃和尸马也在门口出现了。

    “这两个家伙真是烦人透顶,到了此刻还在互撕……咦,那个炉子是怎么回事?”刹那间,若桃的眼睛落在了房间尽头的巨大铜炉上,此物还在持续不断发出清脆响声。

    这个时候,就连以死相拼的覃氏兄弟都听见了动静,二人艰难的扭项回头,此炉恰好在此时第三次发出狂猛的暴响:“砰!啪嚓轰隆!”

    “嗖嗖嗖嗤嗤嗤”无数边缘锋锐的铜炉碎片破空四迸飙飞,硬生生将距离最近的二人身躯绞碎,在门口的若桃登时吓了一跳,不过旁边的尸马和四臂山嵬同时护在了她的身前。

    “呼呼呼砰砰砰!”山嵬四臂如风旋舞,凶猛拳劲将大部分碎片震成齑粉,尸马晃动身躯利用体内玄磁黑沙疾转成圈,形成了一个绝大沙盾,将其余细小碎片尽数防住,若桃自然是安然无恙。

    “咣当!”可就在下一刻,某样重物坠地的声响赫然传进大家耳朵里,那是一副从铜炉掉落的骨骸,巨大惨白,闪耀着不祥的光芒,而且周围狂涌的邪气越聚越盛。

    “不好,这种东西必须尽早清理掉。”话音甫落的瞬间,若桃就要扑过去。

    “咯剌剌……”就在下个瞬间,巨大骨骸突然发出刺耳声响,这家伙赫然直立了起来,此物一副骨架煞是怪异,弓腰似虎豹,却是后腿骨粗大弯曲,两只前爪长而有力,指甲锋锐无比。

    另外,它背脊上居然还有一对倒三角形的骨翼,看着不伦不类,可是最奇怪的不是这些,而是,此物颈上竟然没有颅骨存在,光秃秃的颈骨显得煞是骇人。

    “没脑袋?!”若桃嘴里这三个字甫一出口,巨大骨骸倏地探出一双利爪,攥住了地上两个血糊糊的“肉球”,原来那是覃耀、覃广兄弟二人的脑壳。

    “嘭、噗!”下一刻,这俩血淋淋的头壳就被巨大骨骸摁在了自己脖颈位置上,似乎是担心安不稳牢,它还用力扭动了几下。

    “呼呼呼唰唰唰”霎时间,诡异的风声陡忽卷过,两团虚弱的魂影缓缓从脑壳内浮现,正是覃氏兄弟的残魂汇聚出来了。

    “呃,竟然还吸收了那两个家伙的残魂。”若桃嘀咕了一句:“现在要怎么对付它好呢?”

    尸马见此情景,禁不住打着响鼻低吼一声,就想直接冲过去搦战,与此同时,四臂山嵬也打算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