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46章 兄毒弟狠(第一更)
    虽然恨极了覃广,但是却不能在这里动手,因为说来凑巧,若桃要寻找的浮桥机关,就在这个房间的地下。

    方才,当众人来到此处时,钉灵漠鬼分身已经浮现而出,说是隐约感到了心脏的气息,果然是被锁在暗门内,难怪在较远的地方感觉不到呢。

    若桃追问之下,覃耀果然承认浮桥机关的暗门就在房间底下,这里原本是个不抢眼的地方,谁知道却会被覃广用来作为安置铜炉的所在,实在是让众人始料不及。

    “尽量不能在此处打斗,稍有不慎的话,就有可能触动暗门、使其自毁浮桥机关。”若桃考虑到这一点,才打消了直接破门而入的计划,改为让覃耀叫门,把对方引出来,自然是走得越远越好。

    “砰砰砰、咣咣咣!”此时此刻,那家伙依然在狠命敲着大门,嘴里破口大骂:“覃广,你这个畜生,想要杀老子?你滚出来,我先把你砍成八段,混账东西!”

    “噔噔噔”突然间,急促脚步声从彼端传来,覃耀心中暗惊,就知道对方即将开门而出,旁边的若桃立刻对尸马一使眼色,她们俩顿时敛息闪身躲在了暗处。

    “吱呀、咣当!”说时迟,那时快,密室大门应声开启,覃广领着两只骨邪兽杀气腾腾出现在门口。

    当他看见在自己面前气喘吁吁、面容惨白的覃耀时,立刻发出得意大笑:“哈哈哈,大哥,你虽然逃出了囚笼,现在也是筋疲力尽了吧?竟然赶着过来送死,好,那我就成全你!”

    “上”

    随着覃广一声厉吼,两只骨邪兽顿时嚎叫着扑上,那覃耀早就没了自保的实力,此刻吓得脸色剧变,不住地向后趔趄倒退,可就在下个瞬间,周围陡忽响起阵阵鬼啸,十几道妖鬼魂影顿时护在了他的周围前后。

    “什么?!你什么时候多了直接驱使妖鬼的本事?”

    见此情景,覃广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可思议之色,原来这两兄弟能够制造用妖魂控制的骨邪兽,却没办法直接御使鬼物,可是现在,十几个妖鬼主动保护自己的兄长,这倒让他感到莫名其妙了。

    “哼,畜生,你知道的事情太少了。”

    覃耀此时语音发颤,显得有些色厉内荏,那些妖鬼是若桃暂时派来护住自己的,并非真正的保镖,随时都有可能扔下他一走了之,当然,这里面的细情,覃广不可能知道。

    “呼呼呼唰唰唰”四周围风声陡起,鬼影乱窜,两只骨邪兽也是嘶声狂吼,不住向着它们咆哮猛袭。

    “不能在门口,那女人是要我把对方引到远处去。”覃耀心中焦急,脚步下意识向后退去,这一幕顿时被对面的覃广瞧见。

    “哪里走!!”覃广翻腕拽出腰间一柄短剑,纵身向着兄长扑去,他丧心病狂的尖叫道:“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畜生,你想弑兄,那就来吧。”覃耀憋住一口气,转身就跑,覃广恨他入骨,当即喝令两只骨邪兽随自己紧追不舍,那些妖鬼魂影见状也尖啸相随。

    “好了,引开这些家伙了。”若桃此刻从隐秘角落现身,她低声道:“我已经派了山嵬悄悄追过去,让它伺机夺取对方身上的暗门钥匙,咱们先进去看看,把障碍扫清再说。”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她和尸马朝着房间内疾奔而去,数息间,就已经来到了铜炉近前。

    “呃……好重的邪气,这就是覃广炼制骨邪兽王的炉子吗?”见到此物的瞬间,若桃有心将其毁坏,可是转念一想,此举太过冒险,万一触动地下那个暗门自毁就麻烦了。

    “呜噜噜”电光火石之间,尸马打个响鼻示警,若桃立刻拽出吞雷刃,因为左右已经窜出两道迅疾黑影,正是覃广留在此处看守铜炉的骨邪兽。“抓紧时间灭掉它们,上!”

    看到对方的瞬间,若桃就意识到自己提前进来一趟的决定是多么正确,她和尸马立刻就迎了上去。

    另一边,气喘吁吁持续奔逃的覃耀终于体力不支,扑通一下摔倒在地,从后面追杀过来的覃广大笑道:“哈哈哈,看起来你更像是个废物,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嗷呜呜呜”可就在转瞬间,周围的十余道妖鬼之影疾掠而下,齐刷刷护在覃耀周围,气得覃广大声吼道:“骨邪兽,拦住它们!”

    “唰唰唰嗖嗖嗖”两只骨邪兽发了疯似的疾窜而上,想要和妖鬼们死拼。

    “呼呼呼”恰在此刻,那些妖鬼一个个魂体暴现红芒,顿时晃得骨邪兽不断哀嚎,那是若桃事先留在妖鬼魂体内的原火之力,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候一举震慑这些邪祟之物。

    “砰砰砰砰!”暴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十几只妖鬼轮番撞中骨邪兽,硬生生击碎了它们的骨头,顺势把里面的妖魂炼化。

    就连碎骨,也随之燃烧殆尽,覃广这两只帮凶如今已经彻底玩完了,可是这家伙一心只想着要宰掉覃耀,没顾得上观察情况。

    “去死吧!”

    “唰!”淬毒短剑霎时间戳向对方心窝,覃广咬牙切齿势要将对方灭杀,可是覃耀此时的求生之念大盛,立刻晃动身躯翻滚疾躲,“噗嗤!”短剑没能瞄准要害,却在眨眼间钉进了他的小腿。

    “呃啊啊啊”

    “去你的吧。”虽然说几乎虚弱到没有能力自保,可中剑的覃耀还是狠命轰出一拳狠狠捣在自己兄弟面门上,“砰!”这一击打得对方鼻血长流,顿时恼羞成怒的一晃脑袋。

    这两个家伙正在狗咬狗骨,却没注意到有一股暗影霎时间欺身接近,“唰!”四臂山嵬骤忽落在覃广身后,这家伙突然感到后面杀气升腾,正想扭头查看,山嵬的重拳却在瞬间捣在了他的背脊上:“嘭!”

    “啪嗤!”这一拳打得覃广喷出血箭,山嵬还顺势拽下了他腰间那把钥匙,这才是自己来袭的真正目的,要杀覃广容易得很,可是抢钥匙却得找个合适的机会。

    “呼唰唰唰”一招得手,山嵬立刻朝着大门那边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