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45章 两把钥匙(第五更爆发)
    覃耀此刻收住笑声,又继续说道:“其中一把钥匙始终在我身上带着,但覃广那畜生在囚禁我的时候已经拿走了,剩下的一把,嘿嘿,巧得很,就在这密室内,你必须放我出去,先找到第二把,然后再去覃广那里取得第一把暗门钥匙。”

    言到此处,他稍微顿了顿,这才继续道:“你不要想着从往我嘴里问出暗门位置,直接去用蛮力破坏了,因为只要这么做,暗门内的浮桥机关扳手就会自毁,到时候你们休想在踏上通往血堡塔楼的浮桥。”

    闻听此言,若桃的心头倏地一沉:“该死的,全都被这家伙给料中了。”

    不过她转念一想,随即冷笑说道:“好,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可以放你出来,不过你这一身邪气,就留不住了,大头嵬,进去擒住他。”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听到若桃命令的四臂山嵬魂体倏忽咆哮着窜进囚笼,嘭的一把抓住了覃耀的脖颈,这家伙惊慌失措间尖声问道:“你、你要做什么?”

    “呵呵呵,只不过想给你做点手脚而已,这些都是公子教给我的主意。”若桃抱着肩膀说道:“我要让它炼化你身上的邪气,再打开牢门放你出来,怎么样,这个条件接受吗?”

    “什么?你要废了我的邪气?!不……”还没等覃耀把话说完,若桃冷冷道:“你是想直接死在这里,还是被废掉邪气,亲眼看着我宰了覃广,自己考虑吧,姑奶奶可没工夫和你耗费。”

    “呃……”闻听此言,覃耀气得七窍生烟浑身栗抖,可是转念一想,有没有别的办法,如今他最先见到的,就是让覃广那个畜生哀嚎着死在面前,至于以后自己的下场会怎么样,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我答应你。”

    “这就乖了,大头嵬,动手!”

    听到若桃的命令,山嵬倏然间晃动鬼臂攥爪成拳,“砰砰砰砰!”狠狠重击在对方的身上,覃耀惨叫一声,感到全身泛起炽热的剧痛感,眼耳口鼻等七窍追击冒出漆黑烟柱,体内邪气已被燃烧殆尽了。

    “唰唰唰、嚓嚓嚓!”电光火石间寒光乍现,若桃挥动兵刃斩断了囚笼栅栏,山嵬把半死不活的覃耀扔在了她脚边。

    “赶紧滚起来去拿钥匙。”若桃带着几分不耐烦说道:“还是那句话,你要是敢在姑奶奶面前耍花样,一个字,死!!”

    她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有把握把对方治得死死的,因为山嵬在覃耀体内已经留下了火种。

    潜藏的原火劲随时都有可能被若桃和山嵬催动,到时候,这家伙可就不止痛不欲生如此简单了,那就是被烧成飞灰的下场。

    “是是,我马上就去。”如今是我为鱼肉,人为砧板,覃耀只好哆哆嗦嗦站起身,趔趄着走到密室的角落,而后伸手扳起一块碎石,从地下取出了装着钥匙的小匣子。

    “拿来给我。”说着,若桃一把就抢了过去,她晃动这匣子,嘴里还说道:“喂,里面不会有什么对我有害的东西吧?”

    “不、不敢。”覃耀苦笑一声,忙不迭开口道:“我还得指望着你帮我报仇、杀掉覃广呢。”

    闻听此言,若桃微微一笑:“哼,算你识相,咱们走吧。”

    另一边,覃广和几个手下急匆匆赶到炼制骨邪兽王的地点,那是一间安置了巨大铜炉的房子。

    “奇怪,刚才铜炉还在激烈颤动,那是兽王即将苏醒的前兆,为什么现在又恢复了平静了?”

    因为心中焦急不安,覃广的额头上顿时迸起几条青筋,他扭头喝问几个看守铜炉的家伙:“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呃……小的委实不知其中缘故……”“嘭!”还没等此人把话说完,覃广顿时挥拳捣在了他的脸上。

    “噗!”这家伙脸骨塌陷,嘴里飙血缓缓软倒在原地,眼见就不能活了。

    “没用的废物,我的心血要是糟践在你的手里,你就等着被挫骨扬灰吧!”

    晃着沾有血污的拳头,覃广扭头看向另外两人,他们的脸色剧变,可就在这个时候,大家面前的铜炉再次微微震颤起来,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奇异的东西。

    “执事大人,你瞧,肯定是炉内的兽王骨意识到了刚死之人的血腥味,激发了自己的凶戾气息。”

    左边的家伙此时满脸讨好的提醒对方:“我想,要是持续向炉内投掷血肉,兽王骨也许就能尽早炼化成功的。”

    “活人血肉?有道理!”覃广赞许的点了点头,表示深以为然,他的眼中骤忽闪过凶戾狠毒之色,出其不意迅速出手,顿时扣住说话那人与其同伴的颈嗓。

    “嘿嘿嘿,新鲜的活人,这里正好有两个,你们就乖乖成为骨邪兽王的养分吧。”覃广双爪运劲一攥,两人顿时绝气,身躯立刻就被扔进了嗡嗡作响的铜炉内。

    “还有刚杀的这个家伙……”

    “呼”抖手将尸骸掷向铜炉内部,他搓着自己双掌,亢奋自语道:“兽王,你赶紧出现吧。”

    “砰砰砰、咣咣咣!”只可惜,没来得及等来骨邪兽王的出现,覃广身后的房间大门却传来了沉重的撞击声,与此同时,覃耀的吼声响起:“畜生,你给老子滚出来,我找你算账来了!”

    “呃?!他怎么会从囚笼里逃脱了?”

    说实在的,要论真本事,覃广未必打得过自己的兄长,所以之前才使用诡计将其暗算囚禁,如今对方脱困,自己的骨邪兽王还没炼制成功,覃广这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发憷暗惧。

    “不管了,现在一定要尽量拖延时间,最好能将那家伙引开此处。”

    想到这里,覃广倏地一挥手,周围顿时有四只魇化骨邪兽围拢过来,这是他身边仅剩下的帮手,其余的骨邪兽都被投入铜炉内炼制兽王骨了。

    “留下两个,在这里仔细看守铜炉,记住,不要让任何人接近,除了我之外,擅入者格杀勿论。”话音甫落时,他立刻招手对另外二兽低吼道:“走,跟我去外面瞧瞧。”

    其实刚才敲动大门的覃耀只是奉了若桃的命令,在门口瞎咋呼,他的一身邪气已经被废,如今就算是站着也成问题,更何况,是要面对自己那个如狼似虎的恶毒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