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43章 疯子的决定(第三更)
    “那就妥了。”若桃心想:“说不定,那个叫什么覃广的家伙知道机关下落,嘿嘿,抓起来虐他一顿,再好好盘问吧。”

    打定了主意,若桃对尸马说道:“走走,咱们该加快脚步了。”

    “呜噜噜”闻听此言,尸马也是打了个响鼻,显得兴致勃勃。就在这个时候,覃广所在的密室内。

    “嘿嘿嘿,大哥,你不是一直讥讽我是个疯子吗?现在,我就让你看看咱这个疯子的杰作。”

    覃广拍了拍身边一副闪耀着亮银光芒的骨邪兽说道:“瞧见没有?这就是今天刚刚炼制出来的上等骨邪兽,它的威力比普通凶兽更胜数倍,我可是牺牲了二十只骨兽得妖魂才把它顺利完成的。”

    “你说什么?!”闻听此言,笼子里的覃耀气得目眦欲裂,他攥住栅栏的双手因为用力过猛,变得骨节发白。

    “覃广,前殿内总共才有几十只骨邪兽,你竟然随手就糟践了二十只,就为了炼制这么中看不中用的废物?”覃耀此刻嘶吼道:“畜生,这些东西老子也有份,不能容你如此轻易毁掉。”

    “你、你……你竟然敢说我炼制的杰作是个废物?!”

    被兄长当面痛骂,覃广的脸顿时变得狰狞扭曲起来,他恶狠狠冷笑道:“好好好,覃耀,你既然敢对我说出这种话,就证明已经活得不耐烦了,放心吧,我很快就送你上路。”

    “畜生,我可是你大哥!!”覃耀心中有些发虚,可还是拿出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吼道:“识相的话赶紧放我出去,否则老子和你没完!”

    “桀桀桀,不用着急,想出去?可以,等我的骨邪兽王炼制完成,就需要大量吞噬邪气,正好,你这个魇化盟执事还有这些用处,血肉能够用来让兽王饱饱口福了。”

    听到他说的话,覃耀陡忽感到一阵背脊发凉,他原本就知道自己这个兄弟脑子不正常,却没想到他已经丧心病狂到了如此地步。

    “覃广……”

    心中暗忖还是保命要紧,覃耀的口气突然和缓了下来,他强行挤出一丝笑意,向对方说道:“你我好歹也是亲兄弟,一母同胞啊,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商量?这样吧,先把我放出去,大家好说好聊……”

    “住嘴!!”覃广见到对方示弱,脸上的恶毒之色愈发蔓延开来,这家伙嘴里叫嚣道:“我早就说过,和你之间情分已断!”

    说完这句话,覃广对着身边的骨邪兽开口道:“看住这个家伙,他要是敢轻举妄动,哪怕是多说一个字,立刻杀了!”

    言罢,这家伙哈哈大笑,转身离去,覃耀此刻在笼子里气得暴跳如雷、七窍生烟,他大声吼道:“畜生、畜生,你会后悔的。”

    但是兄长愤怒的声音,覃广已经听不见了,他这时迈步出了密室的门,正巧有个魇化盟爪牙急匆匆跑来。

    “哼,你跑什么?发生了何事?”

    听到覃广语气不善,那家伙急忙躬身说道:“执事大人,咱们派出去巡逻的兄弟,有几个带着伤折返回来,说是遇到了强敌,对方是一个戴着面具的女子,还有一匹凶恶的狮头怪马。”

    “女人?怪马?”闻听此言,覃广甩手就给了爪牙一个嘴巴,“啪!”他随即扬声吼道:“没用的废物,连个娘们也对付不了,你们还活着做什么?不如去死!”

    他越说越怒,再次擎起手掌就要向对方头顶拍落,那家伙吓得面如土色,心说:“忘了,我的小命难保!”

    “报”就在此时,有四个惶急跑来的小喽无意中打断了企图杀人的覃广,这家伙顿时哼了一声,收回了手掌。

    之所以没有立刻动手杀人,那是因为覃广看出这几个人是负责看守库房的家伙,那只没炼制完成的骨邪兽王也是他们奉命在密切监视。“什么事?难道是……”

    “是的,执事大人,沉入‘血池’的兽骨现在已经有反应了,请您立刻移驾去查看一下。”

    “嗯,我这就去。”

    覃广说完这句话,又狠狠瞪了一眼那个侥幸保住小命的喽,他继续开口道:“告诉大殿内所有的人,全力扑杀入侵者,哪怕是同归于尽也好,要是她们踏近我的血池密窟一步,你们全部都要死!”

    “是,小的遵命。”那人嘴里发苦、愁容满面,心中暗道:“同归于尽?就为了你?那可得考虑仔细了。”

    覃广心中记挂着自己那只骨邪兽王的成长,立刻随着几个手下急匆匆离去,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就在这个时候,若桃已经领着尸马向着前殿左侧,也就是覃广所在的位置杀了过来。

    “嗷呜”尸马骤忽间急速前窜,用自己的黑沙尖角贯穿了敌人心窝,那魇化盟喽惨嚎一声个,周身邪气顿时溃散,尸马晃着脑袋一甩,“嘭!”他的身躯正好砸中另一个小子的脑壳。

    “哗啦啦”电光火石间,若桃抖手甩出锁链断掌,此物吸收了她的鬼气瞬间膨胀数倍,“啪啪啪!”不偏不倚匝住前面两个家伙的脖颈。

    “咯剌剌……”若桃倏地收紧锁链,对方面色青紫舌头拖得老长,与此同时,原火之力顺着铜锁链“唰唰唰”向前疾窜,顷刻就把二人烧成了飞灰。

    “没意思,都是些不堪一击的小喽。”若桃摇了摇头说道:“这前殿执事的手下也太窝囊了吧?”

    “呃啊啊啊”她的话音甫落之时,对面拐角陡忽传来阵阵吼叫。

    紧接着,有几个虎背熊腰的家伙迈着沉重步子疾奔而来,为首的一个骤然对碰掌中双锤,随即大叫道:“贱婢,老子要锤扁你!”

    “呼呼呼呼”说时迟,那时快,这家伙掌中大锤刮动狂风,向着若桃身躯横扫而来,威势极为骇人。

    “呜噜噜”旁边的尸马见状勃然大怒,登时撩起前蹄狠狠落在对方锤头上,“砰、啪!”双方这一对拼,两股力量顷刻向周围迅猛扩散,原来是不分上下、旗鼓相当!

    “尸马,这家伙就给你处理了。”若桃说罢,朝着其余几个家伙扑去:“我来对付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