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137章 兄弟翻脸
    “唰唰唰唰!”若桃手腕疾转陡翻,吞雷刃登时就是一轮疾如骤雨的快斩,“当当当当!”这斩击几乎在同一时间,落在同一位置,就是骨邪兽的前额。

    “咯剌剌啪嚓!”对方颅骨被刀劲一催,顿时龟裂继而粉碎,“哗啦啦!”大堆碎骨应声铺了一地,紧接着就有一道妖魂飘乎乎飞出骨堆想要逃跑。

    “还想走?!”若桃看也不看,随手一挥,寒光迭闪,吞雷刃顿时将其绞碎,这是一只完全邪化的妖魂,要被它溜走,指不定要祸害谁呢。

    “嗷嗷嗷”其余的魇化骨邪兽看到同伴被灭,顿时起了同仇敌忾之心,它们昂首发出长号,转瞬扑纵上来。

    “打群架?谁怕谁?”若桃轻笑一声,随口召唤道:“尸马,现在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啦。”

    “呜噜噜”

    闻听此言,尸马倏地打了个响鼻,随即释放出大量玄磁黑沙,向着这些邪骨兽疾涌而去。黑沙转瞬间变成一股股细流,又如同锁链一般缠住为首两只骨邪兽的躯体,猛然用力收紧:“咯剌剌!咯剌剌!”

    难以忍受的剧痛,竟然在瞬间袭遍这两个家伙全身,让它们凄厉惨嚎起来:“嗷嗷嗷!”

    那是因为尸马的黑沙内隐藏着少许原火之力的缘故,这群骨邪兽哪能受得了?所以它们才会如此痛苦不堪。

    “咣当、哗啦!”

    碎骨坠地声此起彼伏,仅仅是眨眼的工夫,两只骨邪兽就已经落了个粉碎收场,至于其余的家伙们都有些愣神,它们只是妖魂、邪气和整副骨骸组成的怪物,只会依照嗜血本能活动,俱都灵智低下。

    可是此刻,恐惧却在这些家伙周围肆意蔓延,它们……已经开始害怕了。

    “嘿嘿嘿,你们这些家伙倒是蛮有意思的。”若桃掂了掂掌中的吞雷刃,随即低语道:“若不是急着办事,真想好好和你们玩耍一番,不过现在,只好速战速决了。”

    “尸马,咱们一起……”可是她这句话甫一出口还没说完,不远处就传来阵阵“呜呜呜嘟嘟嘟”的号角之声,这些骨邪兽闻声转身,立刻疾奔而去,原来这声音就是召唤它们返回来处的命令。

    “喂喂,别走啊。”没来得及动手的若桃显得有些郁闷,她扭头对尸马说道:“咱们方才是不是耽搁的太久了?这才让对方觉得不耐烦。”

    “呜噜噜……”闻听此言,尸马打了个响鼻,表示懵然不知。

    “不管了,反正咱们也得去前殿,走,跟过去瞧瞧。”若桃话音甫落,立刻翻身骑上尸马,一路疾奔而去。与此同时,北殿的密室内。

    “咣咣、咣咣!”有个家伙用双拳不住捶击面前金属栅栏,他是被囚禁在此处了,此人嘶声大吼道:“混账东西,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吵什么吵?”

    恰在此时,有个家伙从外面推门而入,此人刀条子脸,刷子眉毛小眼睛,塌山根翻鼻孔,一张鲶鱼似的厚嘴唇,左右还有两撇焦黄胡须,长得别提多难看了,可令人惊奇的是,锁在笼子里那个人,竟然和他的容貌一般无二。

    “可恶的‘覃广’,我是你大哥,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却把我囚禁在此,快放我出去!”

    “覃耀,你给我住嘴!”听了对方的话,笼子外面的覃广沉着脸吼道:“你也配做我大哥?杀千刀的杂碎,这些年我都被你坑苦了!”

    “虽然我们是孪生兄弟,可你却一直在占我的便宜。”

    覃广接着说道:“你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多年来,你所做的每一件事,哪一个不是沾了我的光?魇化骨邪兽是我辛苦制造出来的东西,却被你强行霸占去,这公平吗?”

    “少废话,我是你大哥,多拿多占理所应当!”

    此时此刻,和对方撕破脸的覃耀大声吼道:“你不过是个疯子而已,到处树敌,害得我也跟着受牵连,这些年吃得苦头也不少,让你为我做一点点牺牲,是给你脸,懂吗?”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喽?亲爱的大哥。”

    覃广说到这里,眼中闪耀凶芒,他接着开言道:“看在大家是兄弟的份上,我只是囚禁你,要不然早就把你宰了,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委身魇化盟这么久,才混到一个小小执事的位子,呸!狗屁都不如!”

    闻听此言,覃耀气极反笑:“好好,我是狗屁不如,你却如同狗屁,杀千刀的白眼狼,告诉你,现在有强敌攻进邪王血堡,你把我关在这里,可以,咱能落个轻松自在,就留下你去对付那群家伙吧。”

    “哼,什么强敌,在我的魇化骨邪兽面前全都不堪一击!”

    覃广只不过是一只井底的蛤蟆,没见过多大的天,他此刻狂妄大笑道:“哈哈哈,老子的骨邪兽除了盟主大人,谁都不怕,就让他们来送死好了。”

    说罢,覃广乜斜了一眼笼中的囚徒:“哼,大哥,你就等着在这里化为枯骨好了。”

    这句话说完,他就转身扬长而去,覃耀在笼子里不停大叫:“畜生,你杀千刀的白眼狼,混账行子,快放我出去,可恶,等我脱身后,一定要把你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可是回应这家伙的,只不过是“吱呀咣当”一声,密室的大门已经被关上了。

    这个时候,覃广大模大样的走到外面,正好有几人急匆匆走来,为首一个见到他立刻躬身施礼:“二爷……”

    “混账东西!”

    “啪!”眼中迸现嗜血疯狂之色,覃广顿时伸手卡住了对方脖颈,他说道:“谁让你叫二爷的?现在,老子才是这前殿执事,你尊卑不分,实在该死!”

    “咯剌剌咔嚓!”说时迟,那时快,这倒霉蛋的脖颈登时被拧成了麻花状,覃广将死尸扔到旁边,随口说道:“拉下去,当做骨邪兽的粮食。”

    “呃……是、是。”旁边那几个人心中又惊又怕,只好照着对方的指示,把尸骸拖走,只留下两个回话的家伙。此时此刻,覃广撇着嘴问道:“我的骨邪兽听到号角声,都回来了吗?”

    “启禀……”先开口的小子一时疏忽,差点就把“二爷”两个字吐出来,登时吓出来满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