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96章 临危脱困(第一更)
    对于自己来说,婴白鬼和猎獬的存在,就是两大威胁,所以骜碌就算绞尽脑汁也要想办法把它们全弄死。

    猎獬虽然还在自己掌控内,可是婴白鬼却找机会逃出了邪气风壁的囚禁,这让骜碌大为光火焦急,一计不成,顿生二计,利用龙脊犬的叫声故意显出破绽,果然诱使婴白鬼飞速来解救猎獬。

    可是那四个龙脊犬都是分身虚影,就算是遭受重击,与本体也没有任何伤害,不过陷入昏厥状态的猎獬魂体表面却有邪犬涎液,顿时粘住了婴白鬼。

    下个瞬间,狞笑的骜碌倏地一挥手,婴白鬼和猎獬上方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他说道:“嘿嘿嘿,就让这邪爆沙骷髅把你们吞进嘴里,然后把魂体全部炸碎好了。”

    倏地一指关横,骜碌狂笑道:“桀桀桀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的灵气之箭只要一出手,这沙骷髅只会炸得更快!”

    “老东西,你竟敢……”关横此时气得目眦欲裂,他真想不顾一切,立刻出箭贯穿骜碌和沙骷髅,把婴白鬼和猎獬救出来,可是骜碌说的可不假,自己此刻贸然出手,只会适得其反。

    “可恶,难道说我要眼睁睁看着……”关横攥住似雪弓的手指节发白,不断“咯吱吱”作响,骜碌看见他无可奈何的样子,更是疯狂得意,随即肆无忌惮的吼道:“沙骷髅,给我吞”

    “唰!”硕大骷髅头挟裹凶威,巨嘴甫张,眼看着就要把婴白鬼、猎獬吞掉,可就在刹那间,灵机一动的关横猛地向身边吞鬼虎使了个眼色。

    “呼”巨虎赫然微扬下颌,随即在电光火石间发出惊天咆哮:“嗷呜”

    “轰”强大的破邪虎啸化为声浪扩散到每个角落,所有妖邪秽物的气息都随之衰减,骜碌那家伙心神剧颤,那只跟随在他身边的百毒龙脊犬栗抖不止。

    紧接着,就是企图吞噬婴白鬼、猎獬的巨大沙骷髅,它的表面居然出现了龟裂细纹,登时停滞在了半空。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转瞬间,婴白鬼好像也是福至心灵,它不再胡乱挣扎,而是把目标放在了面前的猎獬身上。

    “呼嘭!”好重一击,这挟裹火劲的拳头狠狠轰在了猎獬魂体正面,它原本被龙脊犬的毒涎致昏,一直到现在都没清醒,挨了这一拳之后,竟然发出了惨叫。

    “呃啊啊啊杀千刀的死狗,你竟敢咬我,此仇必报!!”吼声一出口,猎獬随即清醒过来,它看到面前那个甫张大嘴的沙骷髅,以及自己身边被黏住的婴白鬼,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就在吞鬼虎啸声失去效用的一刹那,猎獬陡忽释放出自己绝大部分金线,“唰唰唰!”劲风陡起,金线倏地将沙骷髅一圈接一圈不住缠裹紧匝,眨眼工夫就把它弄成了一个“金球”。

    “婴白鬼,豁尽全力,轰飞它”

    说完这句话,猎獬已经变得虚弱之极,不敢有丝毫怠慢的婴白鬼尖声一叫,将魂体内的五行之力汇聚在双拳上,“嘭!”下个瞬间,硬生生将“金球”打得腾空疾飙。

    “咣当哗啦呼!”随着一连串响声,金球冲破大殿屋顶,让无数碎片纷落坠下,而后越飞越远,“轰”终于在瞬息后应声爆碎,空中就像是打了一记闷雷相仿。

    “呃啊……”眨眼间,随着呻吟声响起,猎獬魂体不断收缩,最后竟然变得与桃核一般,婴白鬼攥住它,化为一道疾影倏地落回关横身边。

    “呼……终于救回来了。”关横那颗高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下去,下一刻,他可没饶过不远处的骜碌。“老家伙,你的筹码已经没了!”

    话音甫落之时,弓弦急颤陡响,关横已经朝着骜碌连出十余箭。

    “嗤嗤嗤”劲风撕裂空气,追魂夺魄的灵气飞矢转瞬迫到自己面前,骜碌这才惊觉自己的诡计再次失败,他一边奋力躲闪,一边恼怒低吼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我只知道,遇到我,就是你失败和灭亡之时!”指尖的一箭遥遥指向对方,关横怒目而视:“骜碌,你耍我的次数实在太多了,这一回,就让你为挑衅我付出代价。”

    “呃?!”瞬间感觉到关横这一箭的杀意高炽,骜碌吓得魂飞魄散、胆战心惊,他脑中不断呐喊:“不、我不要失败、我不要失败!!”

    “呜呜呜”电光火石间,骜碌身边的百毒龙脊犬昂首嘶吼,却让这家伙泛起一丝求生之意:“对呀,我还有你。”

    “呼呼呼唰唰唰”风声陡起之时,不等关横出箭的骜碌抢先沙化,随即低吼道:“龙脊犬,快用分身惑敌。”

    “嗷嗷嗷”那邪犬听了主人命令,顿时嚎叫着产生了异变。

    “嗖嗖嗖”仅仅是眨眼的工夫,这龙脊犬就分出了七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分身,晃得犟驼和小白两眼发花,它们下意识的躲到了吞鬼虎身后。

    “哼,又玩这种分身的把戏。”关横双眼倏忽一眯,随即轻蔑说道:“恐怕和刚才一样,这些邪犬分身只是虚有其表,毫无攻击力的渣滓而已。”

    “桀桀桀……”骜碌的尖笑声赫然在空中回荡:“也许你说得对,不过现在的情况却不一样。”

    “呼”下个瞬间,一股邪气风沙陡忽涌入某只龙脊犬身躯内,这家伙立时发出凶戾吼叫,朝着最近的赤瞳犟驼扑去。

    犟驼方才听见关横说这些邪犬分身毫无攻击力,自己立刻晃着脑袋大模大样迎了上去,原以为做做样子就能将其吓退,没想到邪犬呲牙咧嘴疯狂掠来,张嘴照着犟驼颈嗓就是一口。

    “嗷呜?!”明显感到劲风扑面,犟驼哪里还敢怠慢,吓得它一缩脖颈迅速躲闪,只可惜稍慢半步,顿时被对方扯去肩头上一片肉皮,疼得犟驼连声哀叫,倏地窜到了关横背后躲藏。

    “笨蛋,谁叫你疏忽大意的?”关横见它脸色发黑,知道龙脊犬牙齿有毒,便挥手输送一股灵气给犟驼,让它自行驱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