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94章 冒名顶替
    “且慢!”说时迟,那时快,话音甫落的瞬间,周围风沙汇聚成人形,这家伙挥动一双挟裹邪气劲风的重拳悍然轰向关横后脑。

    耳后恶风不善,关横无奈,只好在电光火石间拧身挥剑格挡,“当!嚓嚓嚓、咣咣咣!”拳劲与剑锋悍然对撞,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目不暇接的急速抢攻。

    “唰!”转瞬间两道身影一错,各自落在对面,关横肩头被对方拳风扫中,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可是那个家伙也没好多少,自己身上被剑锋附着的灵气烧灼,冒出几缕漆黑烟柱。

    “哼,能将自己的**‘沙化’是吧?别以为这样我就伤不了你。”关横盯着对方冷冷说道:“你就是化成一股空气,老子也能把你炼化了。”

    “臭小子,少在那里大言不惭。”

    刚刚和关横硬撼一阵,那家伙虽然嘴上不服气,却是暗暗心惊。他心说,已经想方设法把他身边的兽魂、鬼物挪走或者困住,没想到这小子本身实力都比自己稍胜一筹,要是不小心点,还是难逃一败。

    “哼,你就是仇平?”关横乜斜了对方一眼,随即说道:“竟然敢困住我的猎獬和婴白鬼,胆子倒是不小。”

    见对方脸上不动声色,他又继续道:“但要是以为这样就能逃过一死,那你也太小瞧我了。”“嗷呜!”

    “喵呜”关横的话音甫落,吞鬼虎、犟驼和小白齐刷刷扑进大殿,它们此时见到对方出现,自己也对邪气风沙有所了解认识,如今再无方才慌张畏惧,俱都在关横身后站定。

    “不知怎么回事,我对这个家伙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而且他知道先把猎獬、婴白鬼困住,显然对我有所了解。”倏然间意识到这一点,关横突然扬声叫道:“你不是仇平!混账东西,你到底是谁?”

    “呃?难道是被这小子瞧出了破绽?”

    心中凛然暗惊,对面那个家伙眼中倏然闪过一丝慌乱,关横立刻把这微妙的变化抓住,他马上以此为契机,低吼着向此人扑去,嘴里还喊道:“我来缠住他,你们想办法救婴白鬼!”

    “唰唰唰!”掌中双剑势如狂雨急落,寒光电闪,对敌人频发猛攻,那家伙双拳骤忽汇聚邪气和疾转风沙,借助这股风势和关横硬碰,居然与他拼了个旗鼓相当。

    “嗷呜”此时此刻,暴吼的赤瞳犟驼和吞鬼虎齐刷刷扑到了困住婴白鬼的邪气涡流近前。

    “吱吱、吱吱”婴白鬼听见同伴的吼叫,立刻以尖啸回应,它屡次想要施展原火劲冲破邪气风壁,可不管用什么攻击都会被内侧疾转风势弹开,拳劲、血刃,甚至是鬼王珠也用过了,就是不好使。

    “嗷!”吞鬼虎此时挥舞着巨爪狠狠拍击在邪气涡流外侧,但是被硬生生弹了起来,气得它连声低吼,暴跳如雷。

    “哈哈哈,你那几只蠢兽似乎破不开我的邪气风壁,真是不自量力。”

    那个假冒仇平的家伙一边躲避关横的追击,一边故意奚落对方,试图扰乱关横的心绪,可关横双眸只是紧盯着对方不放,完全不理会他在说什么。

    “破开那个邪气风壁对我的宝贝们来说,是轻而易举,至于你,还是关心自己吧,藏头露尾的鼠辈!”

    关横的话甫一出口,突然间翻腕疾转,双剑锋刃一错顿时“钳”住对方一只拳头,而后顺势削落:“嚓!”

    那家伙手臂上原本飞速旋转着邪气,故此可以弹开剑锋,此刻更是和虹云剑、句芒剑双锋绞在一起,不断作响:“咯吱吱”

    “开!!”关横嘴里倏地吐出一个字,双腕暴现绝强膂力,登时用剑锋挑开邪气,在这家伙胳膊上留下一条深痕:“嗤啦!”

    这是第一次破开对方的防御,关横似乎抓到了窍门,数息间频频猛攻,顿时杀得对方手忙脚乱。

    另一边,吞鬼虎和犟驼使尽蛮力也无法破坏风壁解救婴白鬼,这俩家伙累得累得有些气喘,被困住的婴白鬼更是连连尖啸,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唯独小白猫此刻绕着邪气涡流转了两圈,而后站在原地默默沉思,犟驼此刻气得一扭头,对着小白叫了一声:“嗷嗷。”

    那意思是催促对方过来一起帮忙,可小白猫却摇了摇头拒绝了,也难怪,面前这两个大块头都轰不破涡流,更何况是它。

    不过小白低低叫了两声,却给大家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上天入地”。

    一时间,吞鬼虎和犟驼没明白其中的含义,可是里面的婴白鬼却灵机一动,马上朝着头顶飞去,因为这涡流旋转不息,可上方未必堵死了。

    “唰!嘭!”冲到邪气风壁涡流顶端的婴白鬼魂体剧震,顿时被弹回到底下,原来这风壁顶端竟然被一股浓重邪气彻底笼罩,婴白鬼居然也冲不出去。

    下一刻,恼羞成怒的它倏地爆发原火劲,隔空一拳轰向风壁顶端:“嘭!!”“咯吱吱”

    风壁顶端那股邪气被原火劲一冲顿时黯淡不少,可就在转瞬间,厚重邪气表面出现无数细小孔洞,竟然把原火劲顺着这些窟窿全部漏走,就好像是排风口一样。

    婴白鬼正想再次往上冲,孔洞顿时被邪气堵死了,见此情景,顿时它顿时勃然大怒。

    可就在此时,涡流外面的小白猫喵呜叫了一声,提醒它上面不行,就试试下边。婴白鬼立刻琢磨出其中的道理,骤然降落在涡流底部,这里土石地面,可没什么邪气阻挡。

    “砰!砰砰砰砰!”眨眼工夫,婴白鬼用双拳接连轰击地面,登时打出一个巨大孔洞,自己哧溜一声就钻了进去。

    另一边,避过关横双剑斩击的家伙听到地面震动巨响,他心中一惊:“呃,糟了,千算万算,忘了邪气无法护住地面,那小鬼就要脱……”

    “蠢货,临敌最忌分神,你有麻烦了!”关横的话音甫落,双剑倏然刺向对方,虹云剑赤芒乍现掼向颈嗓,句芒剑犹如蛟龙倏走偏锋,直奔小腹而去。

    “唰!”那家伙在瞬间避过句芒剑,可是却难以闪躲虹云锋芒,顿时搠中眉心,“嚓啦!”关横一翻手腕,立刻将他的脸剖为两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