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92章 沙化邪阵
    “放屁!”那小头目扬声怒骂,伸手就打了喽一个耳光:“啪。”

    紧接着,他戮指那个捂着腮帮子哼唧的家伙,沉着脸低吼道:“说的倒是轻松,告诉你,那些妖兽可不是自己没头没脑闯进来的,而是有人帮它们冲进血堡内部的知道吗?”

    “什么?!”在场的人听了小头目之言,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们俱都想:“原来传闻是真的。”

    小头目此时也顾不得上面严令要掩盖敌人存在的话,又继续言道:“那些人是本盟的大敌,就连长老、执事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你凭什么大放厥词?”

    旁边有人深以为然的搭话道:“嗯,我相信他此言不假。”

    闻听此话,小头目说:“你们瞧,还是有明白人……”言到此处,他还扭头瞧了瞧说话的人,可是猛然觉得对方面生,嘴里下意识问道:“你、你是谁?”

    “我?”关横站在对方身侧指着自己鼻尖说:“我不就是你刚才说的,把妖兽放进血堡的人吗?”

    “呃啊啊啊”他这句话甫一出口,小头目吓得魂飞魄散,失声尖叫,谁知道就在下一刻,关横怀里的小白突然出爪疾挠,“噗噗噗!”登时在其脸上添了横七竖八的伤痕。

    “呀”小头目惨叫声响起的同时,犟驼、猎獬和婴白鬼已经在瞬间出手,那些喽不是脑壳被轰碎,就是被金线勒毙或者重蹄践踏而死。

    关横此时救下被吊在木桩上的沙魇蝠王,随即对它说道:“你也太不小心了,要不是遇到我,可就死定了。”

    “吱吱、吱吱。”蝠王一边点头鸣叫,一边狠狠瞪着捂着脸惨号不止的小头目,见此情景,他笑道:“怎么,是不是想报仇?那就赶紧动手吧,我还要赶往西殿,就不陪你了。”

    说着,关横就和犟驼它们急匆匆朝西殿方向走去,身后还隐约传来那个小头目濒死的惨叫声。

    “后半夜的时间也过得差不多了,眼看就要拂晓……”一边走,关横一边抬头观瞧,他自言自语道:“下完可以早点把剩下两殿的事情解决,然后去找卿凰她们汇合。”

    就在这么会工夫,赤瞳犟驼突然驻足不前,随即昂首嘶鸣一声:“嗷呜”

    “怎么回事?”关横抬头细瞧,原来西殿前方是一片广袤的沙地,就仿佛是大西漠的缩影,他下意识往前连走数步,倏忽间,脚边沙地陡忽隆起一个鼓包。

    “砰!”这沙地土包瞬间震裂迸碎,一只利爪赫然挟风抓向关横的脚踝。

    旁边的犟驼见机极快,倏地抬起前蹄迅猛落下,“啪!”脆响声陡起,它已经硬生生将这爪子踏成了齑粉。

    但就在这一刻,猎獬突然浮现而出,扬声说道:“你快看周围。”

    “唰唰唰噌噌噌”此话甫一出口,周围沙地拱起无数土包,继而迅疾碎裂,大批嘶吼的黑影从沙洞内缓缓爬了出来。

    “这些是邪气汇聚沙土衍生的家伙?”见到对方的真面目,关横的脸倏地沉了下来。

    “说的都对,难怪周围都是沙地,原来是方便这些怪物出现。”猎獬浮在他身边说道:“小心一点,难保这些怪物会有什么诡异的伎俩。”

    “有道理,那就先用远程攻击好了。”关横顺手摘下似雪弓,而后对婴白鬼叫道:“动手,灭了这群家伙。”

    “吱吱吱”婴白鬼在空中尖啸一声,转瞬振臂疾挥,“唰唰唰!”几十道火劲血刃顿时掠过邪气沙土怪物的身躯。

    别看这些怪物一个个和妖兽外表无异,身上萦绕邪气,其实防御力极差,“砰砰砰、啪啪啪!”就只听暴响声此起彼伏,它们已经应声粉碎了一大片。

    “嘿嘿,不错不错。”关横瞬间弯弓引弦,让灵气之箭在指尖汇聚,随即叫道:“现在就看我的吧。”

    “唰唰唰嚓嚓嚓”十余道灵气之箭破空疾飙,接二连三击中沙土怪物,“嘭嘭嘭!”它们躯体俱都应声爆碎,但是狂涌出来的邪气却在眨眼间,汇聚于空中,变成一大片本源魔魇之影。

    魔魇邪气聚成一个老者的脸庞虚影,这家伙气急败坏的吼道:“呔!何方无名小辈,竟敢破坏我‘仇平’的沙化邪阵,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叫仇平?!”关横此时冷笑道:“区区一个魔魇邪气的分身就敢在我的面前放肆,究竟是谁活得不耐烦?废话少说,老子一会就要进西殿宰了你,不如先来个小惩大诫!”

    “唰”

    话音甫落之时,他没给对方再说一句话的机会,陡忽放出一道汇聚原火劲的灵气之箭,倏然贯穿空中的的魔魇邪影,这一箭堪称来无影去无踪,威力在瞬间爆发,“嘭!”邪气汇聚的人脸顿时被震碎,化为乌有。

    与此同时,西殿内某个角落房间里,正盘膝而坐的长老仇平倏然喷出一口血雾:“噗”

    本源魔魇邪气关系到这些家伙的生命,虽然关横只是一箭灭杀了邪气分身,可这“仇平”照样受伤非轻,他此刻觉得心神俱损,再度喷出第二口逆血。

    “可恶,要是兄长仇平真的在此,我何苦受这种罪?”原来此人并非仇平本人,只是他的二弟仇鸠,这二人原本就是孪生兄弟,故此相貌十分酷似。

    只因为仇平失踪了数天,所有亲信都找不到他的下落,而邪王血堡内律令严苛,长老若是无缘无故消失,必会被视为叛逆,所有亲族朋党全部都要受到株连,那可是死罪。

    万般无奈之下,仇鸠只好代替失踪的兄长,冒名顶替变成“仇平”,暂时镇守西殿,希望能瞒一时是一时,没想到今天倒了大霉,还没有正式和关横对上,就吃了对方送上的闷亏。

    “呃,我的实力可比大哥差多了,要是对方真的攻进西殿,那就是必死无疑,为今之计,还是抓紧时间开溜吧。”

    仇鸠这小子心生怯意,霍的站起身来向门口奔去,可就在下一刻,有人伸手推开了门:“吱呀”

    “咦?!”一看见眼前的人,仇鸠顿时万分欣喜:“大、大哥,你怎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