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90章 濒死融合(第五更爆发)
    “叽叽叽”刚刚吸收了江汝血与肉的尸王似乎多了几分胆量,霎时间尖叫着狂舞双爪,“啪啪啪!”暴响声频起,它竟然空手去接那些挟风急袭而来的血刃。

    要知道,这些东西可都是蕴含原火劲之物,身负邪气的尸王难道不怕?

    “嗯?”关横的双眼倏忽一眯,马上就瞧出了对方是如何应对,原来尸王让大量坚冰寒气汇聚在双爪表层,借此硬抗火劲血刃的攻击,那些火劲在瞬间和低温冰层一撞,顿时被抵消大半。

    余下的原火劲威力落在尸王爪上,顶多烧掉它半截爪子,这点小伤,用邪气迅速卷裹,立刻就能复原。

    “嘿嘿,这尸王吃了它主人的血肉,似乎长了一点脑子,真是不易。”猎獬笑着说道:“不过要想收拾它也轻松得很,咱们谁先上?”

    “当然是……”关横正想说“我先上”之类的话,可就在这时候,因为之前破邪吼声震动、屡次恶斗的碰击导致他们头顶的岩壁不断往下坠落碎石,现在终于“哗啦啦”崩塌了下来。

    “塌方啦,快躲开。”关横顺手抱起二喵往旁边一躲,可是对面那个尸王却没有躲避的念头,直接被纷落如雨的土石埋了起来。

    “叽叽叽”等到尸王意识到要躲藏抵挡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它在被土石埋起来的时候不断爆发惨叫,声音又逐渐衰减、消失了。

    “这、这就完了?!”关横抱着二喵,和猎獬不约而同嘀咕道:“我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呢。”

    头顶上赫然出现了一丝亮光,关横昂首细瞧,突然发现上方是南殿内的场景,他立刻说道:“原来这巨大牢房的上面就是大殿,这倒好了,咱们顺着这里爬上去就行。”

    “咕咕、咕咕……”关横的话音甫落,一阵鸟鸣声已经响起,几只在大殿内留守的玄翎花把脑袋探了出来,当然,旁边还有犟驼那个家伙。

    “嗷呜?!嗷嗷嗷”可就在下一刻,犟驼大惊失色,立刻发出示警吼叫声,接着,土石废墟那边“轰隆”作响,嚎叫的奇寒邪尸王突然破土窜了出来。

    “小心。”眼见无数碎石飞迸激溅而来,猎獬顿时化出金网挡在关横面前,“唰唰唰!啪啪啪!”阵阵疾响此起彼伏,石头全被兜住了。

    “哈哈,我就知道这尸王没那么容易被压扁,瞧瞧,它竟然可以在身上覆盖冰层,帮自己扛住土石崩塌的冲击。”

    言到此处,关横就想上前与其动手,猎獬急忙说道:“还是让我去吧。”

    “那可不行,这一战明明是我先‘预约’好的。”他此刻摩拳擦掌,正要和猎獬争几句,却没料到在头顶巨洞边缘那几只花却晃身疾掠,高亢鸣叫着径直飞了下来。

    “嗷呜!!”此时此刻,那邪尸王怒吼一声,赫然对花们产生了难以言喻的痛恨之意。

    原来它因为吸收了江汝的血肉和邪气,借此恢复了几分视力,但是花在眼前徘徊飞舞,晃得邪尸王眼花缭乱,它以为自己又要瞎了呢。

    莫名暴怒之下,尸王这家伙顿时舍了关横、猎獬,扬起双爪汇聚邪寒气息,朝着空中花飞掷而去。

    “嗤嗤嗤”寒气在空中凝聚成细小尖锥一般,以撕裂空气的急速攻向花们,这些五行灵禽见到攻击来势凶猛,立刻振翅躲闪退避,紧接着齐声鸣叫,顷刻释放原火之力抵抗。

    它们几个联手自是非同小可,炽热火劲眨眼间就把“邪气冰锥”融化了大半,其余的全都钉在了岩壁上,发出了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响声。

    “嗷嗷嗷”见到自己的攻击没能重创对方,怒吼的尸王更是暴跳如雷。

    此时此刻,这家伙把全部注意力都汇聚在了空中疾舞的花身上,关横对猎獬说道:“喂,咱们好像被这家伙给无视了,可恶,这不是瞧不起我吗?”

    “哈哈哈,这活尸的脑仁儿比松子大不了多少,又怎么可能会聪明到鄙视你呢?”猎獬笑着说:“依我看,肯定是花把它给惹怒了,不如这样,咱们赶紧趁机偷袭,把这尸王解决掉算了。”

    “偷袭,说得好难听……”关横翻了翻眼皮,心中暗道:“哥好歹也是要脸的高手,偷袭这种下作没品的事情怎么能做?”

    可就在下一刻,前面的尸王骤忽发出狂吼,双爪再次发出集束寒气,“呼”的一声破空疾攻花。

    不过这种直来直去的手法就算再快,也沾不到花的一根翎毛,它在空中来了个优雅的回旋,轻松之极避过了寒气。

    “嘭!”这道迅猛攻击赫然轰中上方破开的巨洞边缘,吓得观战的犟驼倏地一缩脖子,半晌都不敢过来了。

    “咯剌剌……咔嚓……”尸王这股极寒邪气霎时间冻住了大片岩壁,竟然垂下了丈余长的冰柱。

    “嚯,还挺厉害,难怪刚才能冻住我的魂体。”

    听到猎獬的感慨声,再看了看头顶垂下的冰柱,关横突然心中微动,突然诡异一笑,他低声在猎獬旁边嘀咕了两句,对方带着几分疑惑反问:“这能行吗?”

    “嗨,只要能弄出一条方便‘捷径’,值得一试。”关横说完这句话,倏地昂首对花们叫道:“喂喂,马上吸引这家伙攻击你们身边垂下的冰柱,记住,让它瞄准一点。”

    “咕咕?!”

    大惑不解的花低鸣一声,它们虽然不明白关横是什么意思,不过主人的命令还是遵守的,转瞬间,五行灵禽立刻绕着下方的尸王开始绕圈,这一下,对方再次开始头晕眼花,咆哮声中不断释放奇寒邪气攻击群鸟。

    “砰、咔嚓……哗啦!”对方的寒气不断击中上方的冰柱,让它们越来越长。

    数息之后,冰柱竟然已经垂到了关横脚边,他笑道:“你看,这不就有了爬上去的捷径了吗?看起来还真得感谢邪尸王这个蠢蛋的帮助。”

    “呵呵呵,说的也是。”猎獬的话音甫落,关横立刻对玩得正起劲的花们叫道:“行了,都闪开,这家伙让我们来解决。”

    “上”首先是掠空疾行的婴白鬼,赫然扑向邪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