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82章 东殿之战
    “砰!”有个被断角巨象挥动长鼻打飞的魇化盟爪牙在空中划出抛物线,“啪嗒!”正好落在关横脚边,这小子哇的吐出一口血,刚要挣扎着爬起身,却被他抬脚踩住了背脊,登时动弹不得。

    “呃?!”定睛细瞧,这小喽差点没吓晕过去,因为白眉老猴的利爪都已经递到他鼻尖前来。

    “老猴,别冲动,我还有事要问他呢。”随手薅起此人的衣襟,关横吼问道:“说,六大殿的入口都怎么走,还有,分别都是什么人镇守?”

    不消片刻,寥寥数语就问清楚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关横顺手就把此人扔给周围的邪兽处理,他扭头说道:“大家都听清楚了?”

    “嗯。”众人和群兽俱都点头颌首。

    原来东、南、西、后四座大殿分别是魇化盟最强的几个长老镇守掌管,他们的实力非同一般,这几个人分别是东殿的钊敦、南殿的江汝、西殿的仇平和后殿的沈弁,北殿的司炬与前殿的覃耀则是两名执事。

    卿凰说道:“看起来六大殿彼此之间没有多远距离。”

    “多余的话,我也就不说了,咱们现在应该是抓紧时间,倒不如分头行动,各自前往要去的地方。”

    关横此刻低声道:“外面这些魇化盟小喽,有五只蝠王和手下的沙魇蝠以及妖兽们照顾,全都跑不了,你我只需要前往六大殿就行了。”

    稍微一顿,他又继续说:“东、南、西、后这四殿的长老,就由我来对付,其余两殿相信你们应该没问题吧?”

    “可以,我带着小黑、六伥鬼去北殿。”听到卿凰这么说,若桃一笑:“那就剩下前殿了,自然留给我和和尸马喽。”

    “嗯,花们、两只猫儿、老猴以及犟驼都留在我身边,再加上婴白鬼,相信遇到什么样的长老,都可以速战速决了。”关横随即挥手说道:“大家行动吧。”

    ……

    少时片刻之后,血堡最侧面的东殿门口。

    “哒哒哒……”急促脚步声赫然响起,关横已经和大家匆匆刚来到这里。

    “噌噌噌”转瞬之间,从殿门方向就掠出十余道黑影,为首一个厉吼道:“兄弟们,别怕,和他拼……”

    “唰唰唰!”没等这小子把狠话说完,自己脖颈上倏地被缠上了几圈金线,正是猎獬分身出手,就听见“咯剌剌”声响陡起,已经将他硬生生勒毙了,“扑通!”死尸立刻栽倒在地。

    “我懒得和你们这些家伙嗦,要想死得痛快点,就告诉我掌管东殿的长老‘钊敦’在什么地方!”

    关横嚣张无比的话语,在每个人耳边回荡,这些家伙听了之后气得目眦欲裂脸红脖子粗,再怎么说,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徒,几时受过这种侮辱?

    有两个高壮的汉子怒吼一声:“杀!”这二人顿时暴现本身邪气,就要汇聚头顶上的本源魔魇之影,只可惜,白眉老猴和花们根本不给对方留机会。

    “嘭嘭嘭”电光火石间,老猴的重拳已经轰在右边那家伙心坎上,摧枯拉朽的原火劲立刻让对方浑身冒起烈焰,烧得他哇哇暴叫。

    “吱吱吱!”与此同时,嘶鸣的花瞬间掠空探爪,齐刷刷抓住了另外一个小子的身躯,“嗤啦、噗!”硬生生将其扯成了碎片。

    “呃?!”见此情景,周围的人俱都胆战心惊,关横只是轻蔑的瞟了他们一眼,随即说道:“看见没有?这就是反抗者的下场。”

    “唰唰唰!”他的话音甫落,猎獬金网倏然间在空中形成,铺天盖地似的往下一罩,顿时把剩余的十几个人全部兜了进去。

    “呀啊啊”金网内蕴藏的原火之力瞬间爆发,立刻烫得这群家伙不住惨叫。

    其中有个家伙忍受不了苦苦哀求道:“我说、我说,大殿角落有个地下通道的暗门,钊敦长老就在那里尽头的虿洞呢,饶了我吧,只求速死!”

    “哼,早就该如此。”关横一挥手说道:“花和犟驼留在这里,把喽们全部处理掉,咱们走。”

    “喵呜”此时此刻,吞鬼喵和小白不约而同低鸣一声,它俩倒是显得格外有精神,三窜两蹦抢先跑进了殿门。

    “喂,慢点,等等我。”关横和老猴随即追了进去,吞鬼喵利用灵敏的嗅觉在周围嗅来嗅去,很快就找到了那个角落的暗门,它刚要用爪子去挠一下,小白立刻对吞鬼喵摇了摇头。

    “呵呵,谨慎一些是对的。”关横也意识到了一丝危险气息,倏地出脚踹在门上,“砰咔嚓!”并不结实的木门应声碎裂。

    “嗤嗤嗤!”霎时间劲风甫动,里面窜出数道迅疾无论的黑影,关横双眼倏忽一眯:“果然有暗藏的杀机。”

    “喵呜!”嘶吼一声,吞鬼喵骤忽弓身窜跃,挥起前爪狠命落在两道黑影上,“嗤啦!”顿时把对方挠成了几截,啪嗒坠地。

    “嚓嚓嚓!”关横施展紫气掌刀,也将其中三条绞碎,最后一条恰巧落在附近,这是一条凶悍的妖蛇,虽然只有数尺长,却张开獠牙狠狠噬向距离自己最近的小白。

    “喵!”

    别看小白平时在关横怀里懒洋洋的只顾着打盹,此刻尖鸣一声照样显出几分凶威,只见它陡忽挥起一爪,正好掠过妖蛇双眼,“嘶啦!”轻响声一起,对方的眼眶顿时绽裂,变成了一条“瞎蛇”,下个瞬间就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起来。

    “哇,小白还真够狠的,啧啧,它一直在我怀里打盹,好像只要伸出爪子就能够到我的鼻梁眼眶……”关横此时晃了晃脑袋,嘴里嘀咕道:“那我岂不是很危险?”

    “叽叽、叽叽。”白眉老猴可没听到他的话,只是噌的一下窜到了地道小门那里,往下指了指。

    “知道了,咱们走吧。”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立刻带着它们跑了下去。

    大殿地底的隧道并不长,可越是往下走,迎面扑来的腥味就越来越强烈,那是一种混合了邪气、令人作呕的味道。

    关横不禁皱起眉头暗忖:“刚才那个小喽说什么来着?那个钊敦待在虿洞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