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80章 群兽攻门(第五更爆发)
    说着,关横捡起一根枯枝,在地上画了六个小圈,后面画了一个大圈,中间拉出一条深痕。

    他接着道:“瞧,里面的布局就是这样,但是邪气之河实在是太宽阔,要是没有特殊的‘浮桥’的话,无人可以从六大殿那里走到塔楼区域。”

    闻听此言,卿凰心中微微一动,立刻问道:“浮桥?难道不是一直出现吗?”

    “是啊,根据谷昙招供,那座唯一浮桥没有特殊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启动这座桥的机关,分别在六座大殿里。”

    关横此刻抱着肩膀低语道:“那家伙说了,除非是六殿里的机关全部被扳动,否则这桥不可能从邪气之河底部浮出来。”

    “这么麻烦?!”小黑和若桃对望一眼,不约而同的嘀咕道:“唉,那该怎么做呢?”

    “这六大殿里都是魇化盟最强的长老或执事率领手下镇守,这群家伙可不好惹,但是据谷昙说,对方的实力和千人军统领,也就是咱们之前打败的家伙不相上下。”

    关横此刻言道:“只要把对方清理掉,再想办法启动六大殿的机关,咱们就可以前往血堡后方的巨大塔楼了,到时候,就是和巴隆决战之期。”

    “嗯,不过咱们现在还没有进入血堡,具体事情应该等到待会再说。”卿凰指了指前方巨大建筑的影子开口道:“是不是该走了?”

    “等等,还有一件挺重要的事情呢。”关横倏地一弹手指,婴白鬼倏地浮现了出来,他接着开言道:“把‘钉灵漠鬼’放出来吧。”

    “呼呼呼”转瞬间,钉灵漠鬼的魂体从婴白鬼口内滚出,在众人面前凝聚成形,对方先是扫视了周围一眼,突然发现百丈之外的邪王血堡,登时忍不住发出一声悲恸的嚎叫:“呜呜呜”

    这邪王血堡,原先是钉灵漠族人的栖息地,就因为被魇化盟的邪徒看中此处,所以钉灵漠族人惨遭对方杀戮,最终亡族灭种,一个不剩。

    如今就只是留下钉灵漠鬼这一个冤魂苟延残喘,无时无刻都想着要回到这里报仇雪恨。

    “我终于、终于回到这里来了,可是报仇之事,自己却心有余力不足……”

    倏然扭头飞到关横面前,钉灵漠鬼低语道:“关横,你解脱我的魂体,有大恩于我,但我还是想再提一个过分的要求,就是祈求你替我和族人报仇,杀尽魇化盟邪徒,可以吗?”

    “放心好了,这也是我们的目的呀。”

    关横说道:“现在叫你出来,就是有事情让你帮一把,我们即将进入血堡内部,记得你以前说过,自己的血、肉、皮、骨和脏器都被夺走,做了开启堡内机关、密道的锁匙,有这回事吧?”

    钉灵漠鬼连连点头:“对对,我记得很清楚,那群家伙在杀我之前,就是这么说的。”

    “那就好,进去之后,大家都要寻找机关、密道,所以说,要是有你在旁边协助指引,那就再好不过了。”

    闻听此言,钉灵漠鬼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你说的话,之前我也考虑过,大家都知道,我有可以衍生分身魂体的能力,这样吧,你们在场的每一个,包括六伥鬼和群兽在内,全部都保留我的‘魂之分身’,这样行吗?”

    “好极了。”关横抚掌笑道:“难得你想得如此周全,那我就放心了。”接下来,钉灵漠鬼把所有的分身魂体都留在了大家身边,它自己当然是跟着关横了。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关横刚要抬头呼唤在空中徘徊放哨的玄翎花,对方却在下个瞬间发出阵阵嘶鸣,紧接着飞掠而回。

    “怎么,难道是大门那边有所动静?”关横原本盘算着对方要等到后半夜,在迎接回防血堡内部的赵浒这支人马才会打开大门,不过现在时间似乎有些提前了,故此一问。

    可是为首花却摇了摇头,随即对着卿凰咕咕叫了几声,对方微微一愕:“什么?你是说有一群邪化妖兽从远处赶来,似乎是想进攻邪王血堡?!”

    她这句话甫一出口,就连关横、若桃和小黑都愣住了,众人正要继续发问,就已经听到了前方传来阵阵凄厉的兽吼声。

    “好家伙,数量还真不少,怕是有数百只之多。”眨眼工夫,关横就领着大家来到前方高坡上,正瞧见那些嘶吼咆哮的群兽逐渐聚拢在血堡大门口。

    见此情景,有些纳闷的若桃自言自语道:“声势倒是挺浩大,谁能告诉我,这些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闻听此言,旁边的一只沙魇蝠王突然凑了过来,嘴里吱吱叫了两声。

    卿凰能听懂兽语,于是立刻翻译道:“蝠王说了,那些都是久居大西漠内的妖兽,它们的栖息地因为距离血堡太近,故此多多少少受到了邪气影响,有些妖兽彻底邪化,还有一些因为天生血脉的关系,不受影响。”

    “不过……”稍微一顿,卿凰继续言道:“这两种妖兽都非常痛恨魇化盟的家伙,因为它们的同伴经常遭到对方屠戮,还记得若桃去过的兽骨山吧?那就是证据。”

    蝠王吱吱叫着,显得非常愤怒,周围的人也是脸色铁青,此时此刻,关横说道:“噢,那我就明白了,这些家伙都是聚集在邪王血堡门口,想要报仇的。”

    “估计是没错……”若桃刚刚说到这里,突然一指前方叫道:“你们快看,血堡的城墙有人在放箭了。”

    她的话音甫落之时,血堡那边已经是飞起了铺天盖地的劲矢,不住向着下方群兽倾泻而去。

    尽管这些邪化的或是没邪化的妖兽异常狂暴凶戾,也不证明它们可以刀枪不入,疾如飞蝗的箭雨猛袭之下,顿时有一大片妖兽浴血倒下。

    “嗷嗷嗷呜”为首的一头独角巨象不住狂吼,豁尽全力猛撞血堡大门,震得那里嗡嗡作响,晃颤不停。城墙上方顿时有人吼道:“快扔滚石下去,砸死这个畜生。”

    “呼呼呼咣咣咣!”无数巨大圆石登时挟风狂落,狠狠砸击在巨象身上,转瞬间,这个家伙躯体上已经出现了无数血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