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79章 审问
    关横的话音甫落,大家就已经呼啦啦围拢过去,此时就见那倒地的谷昙嘴角不断溢血,浑身都在抽搐抖动。卿凰说道:“伤得倒是不轻,不过这家伙应该可以依靠邪气复原才对。”

    “嘿嘿,那就稍微等一下。”关横冷笑一声:“听说这家伙是魇化盟的长老?我倒想问问,他对邪王血堡内部有什么了解。”

    小黑笑嘻嘻的问道:“姐夫,万一对方要是不肯招供呢?”

    “那咱们就只能硬闯进去摸索一番了。”关横说到这里的时候,若桃叫道:“公子你看,老东西好像有反应了。”

    “呃?!”谷昙勉强睁开双眼,却看见周围被一圈人、兽和空中鬼物围住,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完了,于是大声厉吼道:“有种的就杀了我……”

    “嘭!”关横一脚踢在这家伙软肋上,导致谷昙再次飙出一口血箭,他随即说道:“蝠王,你们过来,将这家伙身上的邪气全部吸走。”

    “唰唰唰!”电光火石间,五只沙魇蝠王齐刷刷吐出自己的长舌扎进谷昙身躯,这家伙瞬间感到自己的邪气向体外奔涌,顿时气得两眼发黑,嘴里发出凄声惨叫:“呀啊啊”

    “哼,很痛苦吧?比起你们魇化盟戕害的无辜者,这点‘小意思’又算得了什么?”

    听到关横的斥骂声,谷昙全身栗抖,兀自嘴硬道:“废、废话少说,老子杀人上千,图的就是痛快,大不了我也是一死而已。”

    “想死?没那么容易!”关横对着身边的白眉老猴一使眼色,对方立刻叽叽怪叫扑上前来,伸出爪子挠击在谷昙脸上,“嗤啦!”顿时添了几道狭长血痕。

    “呃啊?!”

    谷昙虽然疼痛,可这种小伤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影响,正要打起精神讥笑老猴用力太轻,关横却拿出了一颗圆溜溜的东西说道:“嗯,好久都没用这个‘御虫血丹’了,不知它的功效是否还在。”

    话音甫落的瞬间,关横骤然将一股灵气输送进了御虫血丹,霎时间,此物立刻散发出一股四处弥漫的气息,旁人只能见到其若隐若现的形态,可这种气息却有意想不到的功效,那就是,会把附近所有的妖虫全部吸引过来。

    “吱吱吱吱吱吱”说时迟,那时快,四周围虫鸣声频起不断,紧接着就是一阵阵悉悉索索之声涌动,由远至近,数量越聚越多。

    “哇,好多妖虫。”小黑看到那些或是窜蹦跳跃,或是迅疾蠕动的虫子围过来,立刻拽了拽若桃和卿凰的衣襟说道:“好恶心的一大群,咱们还是离远一点吧。”

    二女微微颌首:“说的也是。”

    就在她们走出七、八步远的时候,那些虫子已经爬到了关横、老猴的脚边,他低声说道:“嘿嘿,谷昙长老,现在就请你尝尝这‘妖虫大餐’的滋味如何,记住,别急着求饶,因为我会装作听不见的。”

    “呃?!”骤感事情不对劲,谷昙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步反应,白眉老猴就抓起两只漆黑蜈蚣,往他脸上使劲一摁。

    “吱吱”受惊尖叫的妖虫第一反应就是要找个“地缝”逃窜,可是附近并没有那种东西,有的只是老猴刚刚用爪子在谷昙脸上挠出的血痕。

    “哧溜、哧溜”蜈蚣们顺着对方脸颊裂痕缝隙直接钻了进去,它们可不懂什么叫客气,立刻在谷昙血肉里大肆啃食了起来。

    “呃啊啊啊啊”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剧烈痛楚霎时间袭遍全身,谷昙嘶吼尖叫道:“你不如杀了我吧!好疼、好疼啊!”

    “我说了,别急着求饶。”关横冷冷说道:“这里少说还有几百只妖虫,等我把它们一一塞进你的血肉里吃个痛快,到时候你要是没死,咱们再聊别的。”

    “不不、不要这样,求求你了……”此时此刻,谷昙才感到面前这个年轻人有多么可怕,他可是什么折磨自己的招数都想得出来,事到如今,谷昙不想再嘴硬了,因为那只会招致更多生不如死的痛苦。

    “无、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愿意实话实说,只求速死、只求速死!”

    看到谷昙的脸上只剩下死灰般的颜色,关横就知道自己这一招还是挺灵的,于是他对白眉老猴使了个眼色,对方立刻照着谷昙的脸颊就是两个大嘴巴:“啪啪!”

    “噗、噗!”还没等谷昙明白是怎么会一回事,钻进他脸部血肉的虫子就已经被震了个粉碎,虽说剧痛无比更胜方才,不过已经没了虫子啃噬,谷昙倒是稍微减轻了一丝痛苦。

    瞧着这狼狈不堪的魇化盟长老,关横嘴角上翘,脸上泛起一丝冷笑:“好了,现在咱们就来聊一聊,邪王血堡内部的事情吧。”

    ……

    少时片刻,关横挥手让白眉老猴把谷昙的尸骸扔到远处,自己回到了三女身边。

    “不亏是个长老级的人物,让我问清楚了不少事情。”

    关横对大家说道:“血堡内部一共东、西、南、北、前、后六座大殿建筑,它们护住了血堡后方的一座巨大塔楼,据说那里才是盟主巴隆常年居住的地方。”

    言到此处,他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此外,九婴的事情我也打听到了一些。”

    “什么?那我把神兽们都叫……”

    “先等等,我觉得还没必要惊动它们。”

    可这个时候,关横却摆了摆手说道:“因为九婴已经遭到巴隆和魇化盟内强者擒获,被关在血堡后方塔楼某处了,现在高手、封那几个家伙,也帮不上什么忙,倒不如让大家养精蓄锐,关键时刻再召唤出来也就是了。”

    “呃,你这么说也对。”听了他的话,卿凰微微颌首。

    此时,若桃问道:“说来说去,不管是要消灭魇化盟的残党,还是要解救九婴魂体,咱们都得前往血堡后方的塔楼对吧?是不是可以直接穿过去呢?”

    “哎,你这句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关横说道:“其实邪王血堡内,已经被明确划分成了两个区域,前面是六大殿,后面是塔楼,中间有一条宽阔的‘邪气之河’阻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