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70章 贪婪蝗王(第五更爆发)
    常随即暴吼道:“谁再敢嗦,就和这杂碎一个下场,快放箭、放箭!!”

    见到统领大人此时如同疯狗一般狂吠不止,谁还敢有半点违拗,于是众人纷纷搭弓放箭,“嗤嗤嗤!”铺天盖地的箭雨再次袭向若桃这边。

    “哈哈哈,真是一群傻子,有了刚才的教训,你们还是学不乖吗?”若桃的话音甫落,倏地一挥手,半空中突然展开了一张巨大金网,不远处的群贼见状吓得瞠目结舌:“这是什么?”

    可是没等他们诧异多久,那巨大金网已经迅疾旋转起来,“唰唰唰”风声此起彼伏,登时把所有竹箭卷裹了进去,随即拧得粉碎稀烂。

    “哗啦啦”竹箭碎片应声落地,若桃大笑道:“渣滓们,看见没有?你们的竹箭早就被姑奶奶事先动了手脚,已经彻底没用了。”

    “什么?!”闻听此言,常气得腾腾腾倒退了好几步,他心中暗想:“老子还以为是副统领那畜生误了大事,制造出不合适的竹箭,没想到却是被对方给……气死我也!!”

    “把那些废物竹箭全部扔掉!”狂吼的常一挥手,身边那些爪牙们都是暗叫晦气,把长弓竹箭扔了一地。

    说时迟,那时快,常这家伙再次取出血蝗王,随即一咬牙,把小瓶里的幻糜膏挖出一大块抹在手上,随即低吼道:“快吃,然后让所有的钩尾血蝗去攻击前边那个贱婢!”

    血蝗王可不知道现在是形势危急,不过它看到面前的膏药,顿时亢奋的唧唧怪叫,而后张开双颚狠狠咬住了常掌心,猛力吸吮了起来。

    “呃呃呃……”瞬息间,常脸色就变得惨白无比,他体内的邪气、血量再次大幅度锐减,可是这厮已经是骑虎难下,总不能让对面过来的若桃把自己宰了吧?

    “嗡嗡嗡”吸饱了血液、邪气和幻糜膏的血蝗王陡忽飞到了半空中,紧接着发出尖锐鸣叫:“唧唧唧”

    说时迟,那时快,竹篓内成百上千的钩尾血蝗登时疾扑而出,转瞬飙至若桃近前,见此情景,她心中暗道:“嗯,还是把妖虫的数量估计少了,不过也没关系,我们早就商量好了应付这群家伙的对策了。”

    “预备,开始”若桃的话音甫落,她自己向朝向虫群大吼一声:“喝”

    她的吼声蕴含着紫气顶峰之境的威力,自然是非同小可、威力十足,与此同时,猎獬真魂在空中汇聚巨大虚影,也向下方的虫群发出厉吼,紧接着,就是三只沙魇蝠王的绝强噪音攻击。

    “轰”

    这几股强大的声浪在低空碰撞,随即产生狂横涡流,不断急速旋转,铺天盖地的钩尾血蝗刚刚飞到此处,顿时就被卷了进去,只听“咔嚓、噗嗤”响声频频不断,它们俱都被震成了大团血肉齑粉,消失在空中。

    “呃?!我的钩尾血蝗!!”眼见那成百上千的妖虫在瞬息间彻底被毁,常气得昂首咆哮:“呀啊啊”

    但是这家伙脾气爆发的时候却忘了一件事,自己掌中还攥着凶戾暴躁的血蝗王,他五指收拢用劲,顿时捏疼了这只凶虫,再加上另一只手忘记把装有幻糜膏的瓶子收起来,此物立刻就让血蝗王盯上了。

    “唧唧唧”

    实在按捺不住对膏药的极度痴迷,尖叫的血蝗王突然振翅疾掠,呼的落在常另一只手腕上,“咔嚓!”虫嘴巨颚硬生生咬住手掌,随即用力撕扯立刻把常半只手和瓶子一起叼在嘴里,“咯吱、咯吱”咀嚼吞咽下肚。

    “呃呃呃我的手!!”

    看着不断飙出红浆的断腕,常顿时惨嚎一声,旁边仅剩下的几个手下见此情景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他们意识到此地不宜久留,正想拔腿逃窜的时候,若桃和尸马早已经抢先一步冲了上来。

    “尸马,你和蝠王、猎獬清理这几个渣滓,当头的让我来打发。”

    若桃的话音甫落,戎宣尸马噌的一下窜至两个魇化盟爪牙的面前,“呼砰砰!”扬起的双蹄骤然落在了对方身上,踩得他们狂喷血雾,腾腾腾连退了七、八步。

    “可恶,和它们拼了!!”能够站到最后没有倒下,这几个魇化盟邪徒毕竟有两下子,立刻连声暴吼释放出自己身上的邪气,大股本源魔魇之影顿时在他们头顶汇聚成形。

    这些魔魇邪气居然在下一瞬间把几个人全部笼罩在内,这些家伙的惨号声赫然响起,因为魔魇邪气根本就不受他们控制,而是将众人血肉全部绞碎融合在了一起,让它们变成了新的形态一个怪异的“融食邪魇”!

    “吱吱吱”明显感到这家伙身上的凶戾邪气,三只蝠王登时扇动双翼,咆哮着向对方疾掠而去。

    “砰砰砰嗤啦嗤啦!”合身猛撞、利爪狂挠,诸般攻击急落如雨,全部倾泻在融食邪魇身上,可这家伙仅仅是不断后退摇晃,至于受了多大伤害,实在是看不出来。

    此时此刻,若桃瞥了一眼同伴那边的战况,却毫不在意,因为她根本就不相信大家会输,至于自己,只要专心对付面前断了手的残废即可。

    “魇化盟统领常?你死定了!”若桃的话音甫落,立时拎着吞雷刃急扑而上个,“唰唰唰!”寒光陡闪迭现,朝着对方连斩十余次。

    “呃?!”

    好不容易压制住了断腕剧痛,常看到若桃袭来,自己缺少了一只手,实在难以应付,于是脚下连连后退,左躲右闪。恰在此时,那只吞掉常半只手掌的血蝗王从断腕上倏地落回他的肩头。

    “宝贝虫王?!”常将对方回来,顿时把刚才的断掌之仇忘了个精光,他心中暗道:“损失半只手算得了什么?只要有血蝗王在,我还有翻身的机会,现在倒不如先开溜,免得迟则生变。”

    “嗡嗡嗡”可是没等这家伙再往下想,血蝗王倒是突然振翅纵跳,朝着若桃疾扑而去。

    “臭虫子你找死,喝”说时迟,那时快,若桃陡忽施展古尸鬼啸,这股强大声浪转瞬撞中虫王正面,“砰!啪!”巨响声瞬间传得老远,自不量力的钩尾血蝗王呼的一下落回了地面上。

    “唧唧唧……噗!”虫王浑身剧颤,是因为被声浪击中之后险些断翅身死,常见状立刻扑过去将其抄在手中,他低吼道:“我的宝贝,不要再和那家伙打了,咱们撤吧。”

    “想走?别做梦了!”若桃此时厉啸一声,迈步前掠,“噌噌噌!”转瞬欺身到常近前,吞雷刃挟风横扫,霎时剁向他掌中的血蝗王:“姑奶奶先碎了它!”

    “不要!!”见此情景,目眦欲裂的常倏地拧身,竟然用自己的肩头挡住若桃的斩击,“噗嗤!”大片皮肉带着红雾疾飙而起,这小子疼得双眸凸出,额头上青筋乱迸,好似蚯蚓不断扭曲。

    此时此刻,看到若桃不断迫近,常手里捂着血蝗王,不断“腾腾腾”后退,突然间,他猛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尖锐惨叫:“叽叽叽”

    原来是尸马、蝠王和猎獬这边已经完全压制了融食邪魇,把对方打得抱头鼠窜、狼狈不堪。

    这也是它们之间配合得当,沙魇蝠王克制对方的邪气,更是因为尸马、猎獬最近的实力飙升了不少的缘故,要知道在过去,关横和七鬼必须费些手脚才能解决一只融食邪魇,现在尸马它们顷刻间就已经压制对方了。

    “呼呼呼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风声陡起的瞬间,尸马的玄磁黑沙、猎獬的金网已经缠住了对方四肢、身躯。

    “嗖嗖嗖”三只蝠王在瞬间低空疾掠猛袭而来,攻击霎时全部落在融食邪魇正面,顺便将其体内残余的邪气吸走六成,“嗤啦!”这邪魇的身躯应声碎成数爿。

    猎獬和尸马体内都被关横灌注过五行灵气,自然不缺原火之力,登时释放出来将残尸燃烧殆尽。

    “哼,就连最后的手下都死绝,你完了。”若桃的冷言冷语甫一出口,顿时纵身前跃,挥起兵刃斩向常颅首:“唰!”

    常这回可是倒了大霉,惶急躲闪的同时,断腕上的鲜血再次疾飙而出,他眼前发黑,身子晃颤就要栽倒,可就在下一刻,骤变忽生!

    “唧唧唧”眼见主人狼狈不敌若桃,血蝗王气得嘶声尖叫,突然钻进了常的断腕创口内。

    “呀呀呀”常发出痛吼的同时,若桃和后面赶过来的猎獬、尸马、三蝠王俱都微微一愕,她心中暗忖:“这是怎么回事?”

    “噗噗噗!”丈余外的常浑身毛孔突然爆出无数细小血箭,紧接着,手臂上突然隆起一个核桃大小的肉瘤,不断延伸向上,在他身躯内游走窜行。

    “是那只血蝗王?它在做什么?”

    听到若桃的疑问,猎獬在旁边说道:“这只虫王似乎灵智颇高,它在对方体内不住吸收鲜血和残存邪气,促进自己的实力飙升,只要破体而出,恐怕比刚才还要棘手一些。”

    “哼,怕他作甚?一并对付就行了。”若桃此时一振掌中吞雷刃,随即低吼道:“大家围住它,不让血蝗王逃走,争取待会一击毙敌。”

    “呃啊啊啊”若桃的话音甫落,常的痛吼声赫然响起:“岂有此理,竟然不肯放过我,老子就算是豁出这条命也要和你们同归于尽!”

    “呼呼呼”说时迟,那时快,常头顶上窜出一道本源魔魇之影,这魔魇邪气似乎和别人不尽相同,居然隐隐展现出巨虫的模样。

    “砰砰砰噗嗤咔嚓!”

    下一刻暴响声频起,被血蝗王钻遍体内每个角落的常终于产生了自毁强爆,他的血**天飙飞,被本源魔魇之影彻底吸收,紧接着,这虚影在空中疾旋成涡流状,“唰唰唰”作响不停。

    “注意,那家伙要出来了!”突然间,猎獬出声提醒大家,紧接着,半空陡然晃过一道迅疾黑影,这家伙挟裹无尽凶威不顾一切的扑向若桃。

    “竟然先冲着我来?”若桃见状怒极反笑:“好,姑奶奶就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唰唰唰!”

    吞雷刃挟风狂剁猛斩,顿时产生十余道巨大无形气刃,齐刷刷攻向对方,只见空中黑影倏地蜷缩身躯,凌空翻转疾旋,“呼呼呼啪啪啪!”那些气刃斩击在瞬间被强力弹开,这家伙下个瞬间已经安然落地。

    “呃?竟然能化解我一招,有点实力。”若桃此时定睛细瞧,发现面前这家伙长相好不凶恶,它是个呼哧喷吐着强烈腐臭气息的、虫颅人身、遍体鳞甲的邪魇怪物,已经完全没有了方才常的特征。

    “若桃,这家伙也许有什么特殊能力,小心一点。”听到猎獬提醒,她满不在乎的说道:“放心吧,我自然有数。”

    “唧唧唧”电光火石间,虫颅邪魇冲着若桃她们一声嘶吼,砰然蹬地疾窜,向大家急袭而来。

    “吱吱、吱吱!”就在这一刻,三只蝠王已经按捺不住凶心大盛,转瞬迎了上去。

    “呼呼唰唰唰!”虫颅邪魇前肢疾抖,两边尖端瞬间弹出数尺长的坚硬利爪,朝着面前蝠王猛挥而去。

    “嗤!”一抹鲜红应声飙向半空,它的动作实在太快,纵使是以速度见长的沙魇蝠王,也未能完全避过。看到同伴瞬间受伤,另外两只蝠王怒不可遏,但是虫颅邪魇很快就找上了它们。

    “噌噌噌!”急速挪移到右边蝠王的侧面,这家伙张开大嘴猛咬过去,“吭哧!嗤啦!”顿时扯下一条蝠翼血肉,疼得蝠王身躯疾晃,扑通栽倒了沙地上。

    “嘭!”此獠在原地倏地蹬地,应声窜上半空,正好停滞在最后一只蝠王头顶,两只尖锐前肢挟风猛戳,眼看就要把对方脑壳洞穿。“够了,姑奶奶不出手,你让我不存在?”

    “唰唰唰哗啦!”说时迟,那时快,若桃在平地迅速抖手一掷,锁链断掌顿时挟风直取虫颅邪魇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