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71章 合力围剿(第一更)
    “唧唧唧?!”邪魇尖叫一声,左前肢毫不犹豫的继续掼向蝠王前额,右前爪却狠狠打在锁链断掌上面:“啪!”

    可就在这一刻,猎獬金网骤然出现,堪堪挡在了蝠王身躯前,那家伙的前肢利爪虽然锋锐无比,可要想碎开金网却不可能,蝠王终于逃过一击掼脑的厄运了。

    “咯吱吱”与此同时,锁链断掌狠狠攥住了虫颅邪魇右前爪,若桃猛地一发力嘴里狂吼道:“给我下来!”

    空中的邪魇身躯被猛然扯落,犹如流星般迅疾坠地,“呼砰!”霎时间扬尘四起、土石飞迸,若桃立刻甩动锁链,趁着对方刚刚爬起的一刹那,将其腰部紧紧匝住。

    “抓住你了……呃?!”若桃的话还没说完,虫颅邪魇这家伙居然带着锁链迅猛疾奔了起来,她一个猝不及防,自己的身子反而被拽得凌空起飞。

    “呀啊啊”若桃的尖叫声中,对方已经兜开了圈子,蝠王和尸马都看得瞠目结舌,唯独猎獬还算冷静,它立刻扬声叫道:“若桃,你可千万别松开锁链,我有办法抓住这个家伙。”

    “呃?!”闻听此言,被拽得飙飞疾转的若桃嘴里嘀咕道:“开什么玩笑?我就是想松开,也没机会呀。”

    “蝠王听着,立刻绕到那畜生正前方,豁尽全力用自己的噪音攻击它,记住千万别留手。”猎獬话音甫落,三只沙魇蝠王已经腾空疾飞而去。

    此时,猎獬又对尸马说道:“还记着之前咱们联手的方式吗?这回再试一次,能不能让若桃平安停下、抓住虫颅邪魇,可就要看你我的了。”

    “呜噜噜”闻听此言,戎宣尸马陡忽打了个响鼻,表示势必竭尽全力。

    “走!”只听对方一声呼喝,它们立刻向前疾窜而去。

    此时此刻,那个虫颅邪魇拽着锁链还在不住兜圈子,而且越跑越快,若桃只觉得眼前发花,她心中暗道:“呃……这个畜生虫怪,究竟要把姑奶奶带着跑几圈才罢休啊?”

    “吱吱吱”

    就在这一刻,空中倏然响起了救星般的声音,正是三只蝠王挟风展翼疾掠而来,说时迟,那时快,蝠王们朝着正在疾奔的虫颅邪魇发出尖锐刺耳的尖叫,这家伙猝不及防之下,顿时浑身一滞。

    下个瞬间,猎獬和尸马从斜刺里迅疾赶到,“唰唰唰!”风声陡起,金网铺天盖地一般倏地卷住了邪魇的脚部,这家伙一时之间无法挣脱了。“扑通!”后面的若桃也就势栽倒在地了。

    “嗷呜”戎宣尸马嘶吼咆哮,瞬间把体内的玄磁黑沙聚拢在头顶,立刻凝成一个尖锐角状物,朝着前方的虫颅邪魇疾袭猛顶而来:“呼”

    “唧唧?!”眼见这一招攻向自己颅首,这凶心大盛的邪魇倏地张开大嘴狠狠一咬,“咔嚓!”正好咬中黑沙尖角,尸马用力回夺,竟然抢不过这家伙。

    可就在转瞬间,这尖角再次化为无形黑沙,“呼呼呼”风声甫动时,已经几股沙流已经顺势钻进了虫颅邪魇口鼻中。

    “唧唧唧!”陡忽感到身体极度不适,邪魇尖叫着想要后退挣扎,可是腰间倏地一紧,原来是若桃在另一边拽动锁链断掌,这玩意还捆着对方的腰呢。

    “畜生虫子,你刚才拽着我兜圈子很爽是吧?”若桃眼中凶芒迸现:“姑奶奶现在就让你也享受一下其中的滋味!”

    电光火石间,想要挣脱束缚的虫颅邪魇骤感体内升腾炽热高温,烧得它剧痛不止,原来是尸马灌注进它躯体内的黑沙还带着些许原火劲,此刻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起!”若桃双臂倏然运劲,不断狂甩起了,锁链立刻带着虫颅邪魇在空中疾转,火借风势越烧越旺,登时让这家伙着了起来!

    “砰咣当!”接连转了十几圈,若桃终于将这火球狠狠掼击在地上,砸得原处龟裂下陷出现一个硕大的漆黑坑洞。

    “猎獬,这家伙肯定没有死透,你们继续攻击,把它轰杀至渣!”

    若桃的话音甫落,尸马、三蝠王和猎獬顿时疾掠而上,冲进坑洞内就是一阵狂轰猛攻,“砰砰砰咚咚咚!”频起不断的巨大响声好似地动山摇,震得整座兽骨山不住颤晃,发出刺耳的咯剌剌声。

    “啪!”扬起前蹄狠狠落在一滩烂泥似的碎肉上,尸马随即跳出了坑洞,“哒哒哒”跑到了若桃身边。

    “好好,知道你厉害,把那家伙摆平了。”亲昵的摸了摸尸马前额,若桃随即叫道:“猎獬,怎么了?还不出来?”突然间,猎獬回答道:“若桃,有些不对劲,你快下来看看。”

    “什么事?这家伙不是已经完蛋了吗?”

    虽然嘴里这么说,若桃还是三步并作两步疾奔过去,猎獬在坑洞里,看着走来的若桃、尸马低语道:“也许你们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可是我却注意到了,这个虫颅邪魇,仿佛就像是个空壳子。”

    “空壳?!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了对方的话,若桃显得有些纳闷不解,她说道:“这玩意不是那个什么血蝗王和统领常的身躯加上魔魇邪气融合,才变异出来的吗?”

    “开始我也觉得是这样,但是,你瞧……”

    猎獬此时指了指前方那滩碎肉说道:“我也翻找了一阵,却没有发现血蝗王的踪迹,开始以为这个家伙已经和对方肉身融合,不过最奇怪的是,这个虫颅邪魇身上没有一丝邪气存在。”

    “呃?!有古怪!”

    下一刻,若桃也意识到不对劲,她走上前仔细查看,接着突然冒出一句:“猎獬,你有没有发现,这家伙好像瘦小了不少,我觉得它就算被轰碎了,也绝对不会只剩下这么一丁点血肉才对。”

    “呜噜噜”旁边的尸马突然打了个响鼻,凑过去用蹄子点了点那堆血肉,意思是说,这些都是我做的,大概是把对方踹进土里,所以血肉才会少了许多。

    “不对!”若桃和猎獬在下个瞬间突然意识到同一件事,紧接着,若桃扬声大喊道:“三蝠王,你们立刻散开,去寻找周围有什么可疑之物,尤其是类似虫颅邪魇的家伙。”

    猎獬此刻恨恨的开口:“真没想到,到了关键时刻,居然会被这家伙给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