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69章 幻糜膏与虫王
    有了这一层严密的保护覆盖,蝠王的安全便得到保障,不过常那来无影去无踪的一箭,正好钉中蝠王的面门,它在危急关头用尖牙利齿紧咬,再加上猎獬用自己的金线分身缠裹,终于缓解了这支箭将其夺了下来。

    箭杆爆碎以后,里面的数只钩尾血蝗疾飞而出,想要袭击沙魇蝠王,谁知道自己刚刚扑到蝠王身上,就已经浑身发颤动弹不得,这种妖虫最惧怕金属类的东西,猎獬的金线自然也不例外,对方就这样被金线卷成了一团,被蝠王叼了回来。

    “呵呵呵,你做得不错,来来,赶紧打开金线,我要看看虫子的模样。”听到若桃的话,猎獬急忙把金线一收,但是几只钩尾血蝗早就奄奄一息了。

    “嘿,看来这血蝗遇到金属碰触就会化为脓水的事情是真的,副统领没有撒谎,你瞧。”若桃用脚尖拨了拨地上一只濒死的妖虫,嘴里还说道:“这只的半截身子都已经融化了。”

    “哈哈,我倒是没想到,自己的金线竟然成了虫子的克星,不错不错。”猎獬一笑说道:“行啦,既然知道对方的弱点不假,咱们也该主动发起进攻了。”

    “吱吱。”

    “嗷。”

    闻听此言,旁边的沙魇蝠王和尸马也面带亢奋,不约而同的叫了一声,可就在此时,半空中另外两只蝠王骤忽发出了嘶鸣声示警。

    就在数息前,对面的常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于是立刻扬手吼道:“理科检查身边的竹箭还剩多少。”

    他这一问不要紧,原来经过刚才数轮飞矢攒射,这群魇化盟爪牙每人手里的箭只剩下一两支不等。

    这一下,常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心中大骂:“不知是哪里来的混账东西,暗中驱使三只蝠王浪费消耗我的毒蝗竹箭,多亏老子早有准备。”

    “来人,快把刚才送过来的竹箭分给大家,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不准随便出箭。”常的话音甫落,又伸手拽过一个心腹叫道:“把装着血蝗竹篓全部拿过来。”

    如此这般吩咐下去,他手下的喽立刻开始做事,转瞬间,有人拿来了不少竹篓,随即小心翼翼的敞开了上面的盖子,只见里面虫鸣大作,有不少钩尾血蝗纷纷爬出,看到周围的人就想扑过去噬咬。

    常看到虫子们要暴走,立刻翻掌亮出一物说道:“宝贝血蝗王,赶紧控制你的同族,让它们安静一点。”

    “嗡嗡嗡”他掌中的那只血蝗王昂首尖鸣,额头上陡忽闪过一抹蔚蓝光晕,但是没有立刻行动,只是在常手心里蹦了两下,似乎想要索取什么东西。

    “怎么,你还想吃‘幻糜膏’?”

    常看到这虫王需索无度的样子,心中有些焦急:“这膏药是魇化盟内部长老的精心调配之物,我费了很多代价才弄来的,如今已经被它吃了大半,眼看就要没有了,最重要的是,此物最容易让妖虫嗜食成瘾,一点没有了,它必然会和我翻脸。”

    可是这钩尾血蝗王异常凶戾,意识到主人稍有犹豫,立刻不满的鸣叫了两声,周围竹篓内的虫鸣更是显出几分急躁不安。

    “罢了,给就给吧,等到幻糜膏用完了,必须赶紧回血堡内再弄一些来。”常满嘴发苦,心中只好盘算着挨过一刻是一刻,于是小心翼翼取出个小瓶,用拇指从里面挑出些许抹在了自己掌心上。

    “嗡嗡嗡”血蝗王见到此物立刻亢奋嘶声尖鸣,瞬间张开两片巨颚,“咔嚓!”狠狠咬在了常的手掌边缘上,随即疯狂的吸吮了起来。

    原来要饲喂这凶戾虫王,单靠幻糜膏还不够,常还必须贡献出自己本身的鲜血和邪气才行。

    “呃呃呃……”短短两三息时间,常就感到体内的血量和邪气锐减一成,他知道不能再让对方吸食了,否则他自己也会陷入虚弱状态。

    “啪。”屈指一弹血蝗王,常低声道:“适可而止吧,下回再让你多吸一点。”

    闻听此言,虫王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巨颚,紧接着昂首嘶鸣了一声:“唧唧唧”

    霎时间,竹篓内的钩尾血蝗都听见了王者首领的声音,便立刻停止了聒噪,周围缓缓陷入了寂静之中。

    “宝贝,你马上派出五十只血蝗去前方探查一下,我要知道到底有没有敌人在附近埋伏。”常对血蝗王吩咐道:“另外,这天上还有两只沙魇蝠王,你要让那些血蝗们将其迅速灭杀,快行动吧。”

    这家伙的话甫一出口,血蝗王立刻振翅飞到低空,随即发出唧唧鸣叫,登时有数十只钩尾血蝗从竹篓内疾掠而出,向着前方迅疾飙去。

    常此刻一挥手叫道:“所有的人都听着,马上把这里其余的血蝗填充进箭杆内,动作要快。”

    闻听此言,这些魇化盟爪牙一个个好像火烧后腚似的跑动起来,飞速准备着自己的毒蝗竹箭。

    到了这个时候,那血蝗王才晃晃悠悠飞落到了主人掌心,自从迷恋上那种“幻糜膏”以后,凶戾暴躁的虫王愈发喜怒无常,如果常不能及时给予它那种膏药,血蝗王都有可能因为不受控制而暴走。

    如今常也只能极力安抚这只“虫子大爷”,甚至把它当祖宗供着,毕竟这些钩尾血蝗能够老老实实受人控制,全靠着血蝗王帮忙才可以做到。

    另一边,若桃她们听见了空中沙魇蝠王传来的示警声,随即拢目光细瞧,不由她低呼一声:“嚯,好多血蝗飞过来了,这恐怕不下数十只吧?”

    “不用着急,有咱们呢。”猎獬的话音甫落,立刻继续叫道:“尸马,快把若桃带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我要和蝠王们配合,对付这群虫子。”

    “呜噜噜”闻听此言,戎宣尸马立刻俯身,让若桃纵跃到自己背上,随即撩开四蹄疾奔而去。

    恰在这时,三只沙魇蝠王全都聚拢在猎獬身边,它说道:“好了,就按照咱们之前商量的那样,开始行动吧。”

    “吱吱吱”猎獬这句话甫一出口,发出尖鸣的三蝠王登时展翼腾空,迎着数十只扑面袭来的钩尾血蝗疾飞而去。

    三只蝠王如今只是为了牵制敌人,自然不会过分拼命,说时迟,那时快,它们在空中倏地分为东、西、南几个方向,各自旋舞疾飞,故意逗惹那些血蝗过来。

    “嗡嗡嗡”果然不出所料,那些暴躁的虫子立刻化为几股,尖声鸣叫着急追了过去。

    “吱吱吱”

    突然间,左侧的蝠王猛地扭身发出尖啸,这强大声浪登时震碎了不少血蝗的翅膀,让它们纷纷坠落,可是其余的虫子都学精了,转瞬向着四方疾飞躲避,闪过了正面攻击,继而呈迂回之势向它扑去。

    “嗡嗡嗡”尖鸣的妖虫们满以为自己转瞬间就可以轻易袭杀蝠王,没料想对方的体表倏地泛起一抹淡金光芒,这些家伙全身剧震、随即僵硬,一只接一只纷落如雨,迅速向地面坠去。

    “呼唰唰唰”

    眨眼工夫,接近地面的位置就出现了一张巨大金网,将坠落下来的钩尾血蝗全部兜住,这些家伙一碰触到金线编织成的巨网,顿时尖叫挣扎,只可惜顷刻浑身瘫软,就此化为了脓水。

    与此同时,追杀其余两只蝠王的妖虫也遭到了同样的厄运,几乎全部死绝。

    “做得好!”见此情景,在不远处骑着尸马的若桃忍不住大声叫好,可就在下个瞬间,有两只侥幸漏网的血蝗突然发现了她们的踪迹,霎时嗡嗡振翅声陡起,妖虫立刻尖叫着挟风扑了过来。

    “找死!”若桃见状毫无畏惧,马上叫道:“尸马,咱们冲上去。”

    “呜噜噜”电光火石之间,尸马撒开四蹄疾掠而上,为首的一只凶虫顿时狠狠咬向它的前额,“唰唰唰!”眨眼工夫风声陡起,尸马头上汇聚出一片旋转黑沙。

    “啪!”这玄磁黑沙在瞬间卷住钩尾血蝗,此虫拼命挣扎,却无法脱困,眨眼间就被挤压成了血肉齑粉。

    “吃我一招。”此时此刻,若桃的吞雷刃也已经挟风斩落,正中另一只血蝗身躯,这虫哀叫一声,瞬息折翼坠地,随即被尸马践踏成了一滩稀泥似的东西。

    “哼,轻松之至嘛,猎獬,咱们不如现在就冲过去,和对方决一死战。”听了若桃的话,猎獬立刻说道:“不着急,再让三只沙魇蝠王过去试探最后一次,别忘了对方还有那些‘箭’。”

    “对呀。”若桃哈哈一笑说道:“差点就忘了,那些东西好歹也是咱们费工夫弄出来的。”

    数息之后,三只沙魇蝠王再次飞到常他们那一伙人的头顶附近,不断发出吱吱怪叫,仿佛是在嘲笑自己的对手自不量力。

    “呃?!怎么三只全都没死?可恶!”见此情景,常气得目眦欲裂,顿时一扬手叫道:“准备,放”

    “唰唰唰嗖嗖嗖嗤嗤嗤”霎时间,箭镞锋矢破空疾飙之声此起彼伏,这些竹箭如同疾风骤雨一般冲向三只蝠王。

    可是对方毫不畏惧,竟然齐刷刷聚在一处狂扇双翼,就只听“呼呼呼”声音陡起,三重强大风压顿时吹得箭矢在空中不断疾晃,继而失去冲势,眼看就要坠落。

    不远处的常见状还不算慌张,他冷恻恻的自言自语道:“哼,你们就用力扇吧,只要箭杆受到的阻力变大,就会立刻爆碎,血蝗也就飞出来了。”

    “砰砰砰啪啪啪!”

    这家伙的话音甫落,飙向空中、被强大风压所阻的无数竹箭已经被震碎,可是让常大吃一惊的是,箭杆碎片纷纷坠地,却不见里面的钩尾血蝗飞出来,四周围只有大股刺鼻腥臭的浆液急落如雨,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呃?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常和他那些手下顿时感到头皮发麻,可就在此时,不远处沙丘后的若桃、猎獬瞧得清楚,她们不约而同叫道:“哈哈,成功了。”

    “尸马,冲出去,该收拾这群家伙了。”若桃这句话甫一出口,戎宣尸马已经带着她朝前面急冲而去,转瞬间就跑到距离常一箭之地的位置。

    “魇化盟的家伙都听着,姑奶奶现在要来宰光你们,识相的话,乖乖过来受死!”这声音响彻夜空,显出了对常与其手下的极度蔑视,顿时把这群家伙气得目眦欲裂。

    “岂有此理,所有人听着,给我上,杀了这家伙!”常歇斯底里的吼声一出口,他手下那些憋屈了半天的爪牙立刻吼叫着向前狂冲:“杀呀”

    “哼,还有近百人?小菜一碟,猎獬、蝠王,这些小喽就由你们打发了。”

    若桃的话音刚落,天上的沙魇蝠王顿时疾掠而下,这回它们可不再有所保留,更不是单打独斗,只听嘶鸣吼叫声陡起,早就徘徊在附近空域的普通沙魇蝠又飞来数十只之多,齐刷刷向着地面那群喽飙去。

    “噗噗噗!”妖蝠啃噬血肉的声响此起彼伏,顿时有人爆发出濒死的惨叫:“呃啊啊啊”

    顷刻间,沙魇蝠就已经把三分之一的小喽咬翻在地,狂吸他们身上的邪气,其余的家伙见状俱都吓得魂飞魄散。

    “不好,快走!”也不知是谁声嘶力竭地叫了一声,顿时导致这些家伙向四周溃逃,可就在下一刻,“嗖嗖嗖”风声陡起,无数金线已经卷住了这群家伙的脚踝。

    此举正是猎獬所为,它控制着金线猛然收紧狂勒,噗嗤之声此起彼伏不断响起,喽们的双脚转瞬暴现红雾,齐刷刷断折了。

    这一下,就算是想要逃跑也都不可能了,沙魇蝠们铺天盖地似的落在了他们身上,濒死惨嚎声纷纷响起,常这些冲过来的手下数息间就已经伤亡殆尽了。

    “嘿嘿嘿,怎么样?”若桃此时骑着尸马慢悠悠的向前迫近,她用掌中吞雷刃斜指不远处的常叫道:“喂,你倒是再多派一些手下过来送死啊,姑奶奶等着把他们全剁了呢。”

    这肆无忌惮的挑衅声传入对方耳中,直把他们气得浑身栗抖,常吼道:“其余的人准备,立刻放箭!”

    “统领大人,我们的竹箭……”旁边的这个爪牙刚刚想说竹箭有问题,常顿时扭身一拳直捣过去,“呼砰!”倒霉家伙的脑壳应声迸碎,死尸扑通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