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66章 钩尾血蝗(第一更)
    “卿凰,你看。”小黑倏地一指前方沙坑里那几块蟒人邪魇的碎尸:“上面好像有肉芽窜出来,还在缓缓蠕动呢。”

    “果然是想倚靠邪气再生,大伥鬼,你们赶紧烧了这些脏东西。”

    卿凰的话甫一出口,群鬼立刻疾掠而下,纷纷释放原火劲覆盖了整个流沙坑内部,让这里每个角落都在升腾炽烈火焰,没有一丁点碎尸可以逃过被烧成飞灰的厄运。

    “吱吱、吱吱……”就在此时,两只蝠王终于晃晃悠悠飞落到了卿凰、小黑的身边,卿凰看了对方几眼,而后说道:“伤势不轻啊,得赶紧帮它们处理一下,然后再去和阿横、若桃汇合。”

    ……

    时间倒溯回片刻之前,若桃骑着尸马,身边还猎獬和三只蝠王跟随,大家一起来到了兽骨山附近。

    “蝠王,这就是你们之前遇到血蝗的地方,对吧?”

    看到三只蝠王不约而同颌首点头,若桃低声道:“对方能够使用远程的竹箭攻击,那咱们行动的时候最好小心一些,我可不想被箭镞锋矢攒成刺猬。”

    原本这小女鬼对敌的时候一向蛮冲猛打,很少动脑子,可是这一回,却小心谨慎了许多。

    究其原因,也是因为关横、卿凰那些爱动脑子的人不在身边,若桃思忖自己要是再莽撞的话,可就没人出手帮忙了。

    “又要小心谨慎,又要商量对策,何必这么麻烦?”

    可就在这时,猎獬真魂在她旁边满不在乎的说道:“其实那群家伙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一群小喽而已,要是獬爷我出手,用金网一兜,两三下就把他们全都收拾了。”

    “笨蛋,你别忘了,对方就算再没用,也是几百人的队伍,咱们以前都是和少量敌人单打独斗,几时对付过这等人数?”

    若桃此时叉着腰说道:“这是公子说的,遇事要小心谨慎,不能太过莽撞,你要是不服从调配安排,等回去的时候,别怪我告状,让他来收拾你!”

    “呃……这、这个嘛……”猎獬暗骂若桃是个爱告刁状的小女鬼,可嘴上却不能这么说,便随即开言道:“好吧好吧,都听你的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若桃刚刚言到此处,尸马在旁边倏地打了个响鼻,提醒大家附近有异常响动,若桃立刻和它、三只蝠王闪身躲在了沙丘后面。此时此刻,有几个人各自拉着独轮车急匆匆走了过来。

    “可恶,兽骨山这里就是麻烦,连制作箭杆的竹子都找不到,害得我们还得从几里外的地方运过来。”

    为首的一个家伙累得满头大汗,嘴里不住咒骂:“后面的几个废物,你们动作倒是快一点啊,要是耽误了时间,‘常’统领非得扒了你们的皮不可。”

    “鲁大哥,咱们兄弟的腿都要累断了,难道就不能休息一会吗?”

    “什么?你们这群懒鬼真是不要命了!”听到后面有人抱怨,为首那个姓鲁的壮汉气得七窍生烟,他刚要破口大骂,突然意识到周围的家伙都有些眼神不善。

    这家伙心中没来由的微微一凛:“说到底,魇化盟内可没有一个善茬子,不能把话说得太死,要不然真的翻脸,也不好收场,罢了,我也累得够呛,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了事。”

    “好好,既然如此,就休息一会,不过眼看着就要到达兽骨山了,待会必须一鼓作气把这些东西送到统领面前。”

    言到此处,姓鲁的壮汉将自己推着的独轮小车往旁边一倒,随即用袖子擦汗,拿出水壶就咕嘟嘟灌了起来。其余的人见到这家伙开始歇息,也都来了个依样葫芦。

    躲在附近暗处的若桃心中盘算:“原来这些家伙是要前往兽骨山的魇化盟爪牙,嘿嘿,正好,只要制服了他们,我就可以了解那些袭击蝠王的血蝗是什么情况了。”

    刚刚打定了主意,身边的猎獬就在她耳边说道:“注意,有人过来了。”

    “奇怪,老子的水袋究竟掉在什么地方了?”

    从不远处走来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矮子,此人满脸络腮胡子,模样颇为凶恶,他原本跟在队伍的最后,前方的人都停下来喝水休息,唯独这家伙在半路上掉落了自己水袋,只好独自折返回来寻找。

    “啊哈,终于找到了。”看到前方草丛里的角落静静躺着一个水袋,可不是自己的东西吗?络腮胡子三步并作两步疾扑过去,伸手就要去拿。

    “啪!”下一刻,却有只脚狠狠踩在了水袋上,将其硬生生碾个粉碎。

    “呃?我的水!!”

    络腮胡子此刻渴得嗓子冒烟,见到对方如此行事,顿时气得他目眦欲裂,可就在转瞬间,愤怒化为了乌有,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惊骇恐惧,因为这小子周围已经被三只沙魇蝠王、戎宣尸马、猎獬和拎着吞雷刃的若桃包围了。

    “呃,来人……”

    “唰!”没等他喊出声,若桃的手腕一翻,吞雷刃立刻架在了对方脖颈上,她随即冷冷说道:“再敢大声说话,姑奶奶先割了你的舌头和鼻子。”

    “吱吱。”旁边的沙魇蝠王也低低叫了一声,其实魇化盟的爪牙谁不认识沙魇蝠?它的威慑力甚至若桃更厉害,毕竟只要遇上这种妖兽,浑身邪气和小命就全都保不住。

    “哼,稍微老实点了,好,现在姑奶奶就有事情要问你,最好放老实点。”若桃讲完这句话,示意猎獬和尸马去前方警戒放哨,自己留下来盘问对方。

    就这样,没用多久,若桃就把对方知道的事情全问清楚了,只可惜一个小卒子能了解的事情实在有限。

    这群人的统领名叫“常”,是个平素喜欢倒腾毒虫的鬼祟家伙,此次率领二百人在兽骨山这里驻扎,主要是看上了此处一种比较罕见的妖虫钩尾血蝗。

    这钩尾血蝗有翅能飞,而且御空速度堪称迅捷无伦,在此之前,就连同样号称神速的沙魇蝠王也在这群妖虫面前吃了亏,它们的厉害由此可窥一斑。

    最重要的是,常持有一种特殊的物品,可以让钩尾血蝗们服服帖帖为自己所用。

    那是一种经由魇化盟内长老调配、内里蕴含邪气和产生幻觉毒素的药膏,只要钩尾血蝗闻上一次,便会立刻上瘾。

    尤其是妖虫群的首领血蝗王,更是离不开这种东西,对其产生长期依赖,故此它才会对常唯命是从。

    常利用虫王控制了兽骨山内大群钩尾血蝗,并且让自己的手下将血蝗塞进竹箭的空心杆内,只要箭镞锋矢掼入敌人身躯,或是箭杆爆碎,都会让血蝗出来袭击对方。

    钩尾血蝗这种妖虫的剧毒见血封喉,对付敌人更疯狂,堪称至死方休,残忍至极。

    “原来是这样。”若桃听了这些消息,便陷入了沉思中,与此同时,尸马叼住那个俘虏的尸骸,将其抛到了附近沙坑里。

    猎獬在她身边说道:“那些毒蝗箭阵确实很危险,就算你这副尸鬼之躯再怎么坚韧结实,只怕也只能扛住两、三次箭雨袭击,超过上限的话,你……”

    “那我就变成刺猬小女鬼了。”若桃这时把两手一摊说道:“唉,我这身边不像公子和卿凰她们,实在没什么用得上的帮手,算我倒霉。”

    “吱吱?吱吱吱!”闻听此言,三只蝠王率先不乐意了,纷纷尖叫着表示抗议。

    尸马也不停喷着响鼻,觉得若桃有些小看自己,唯独猎獬不言不语,好像若桃说的话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最终小女鬼倒是有些按捺不住了,她抢着开口说道:“喂,你好歹也是神兽吧?赶紧替我想想办法呀。”

    “嘿嘿嘿,办法不是没有,不过你这副模样不像是在求我吧?”猎獬继续慢悠悠的开言道:“小桃儿,好歹咱也年长你几岁,怎么就不见你有个敬老爱贤、客客气气的时候呢?”

    若桃此刻才意识到对方是在挑理了,于是无奈摇了摇头,对着猎獬深深作了一揖,随即道:“獬哥,抱歉啦,刚才是小女子口无遮拦,你是大兽有大量,自然不会和我计较对吧?”

    “这还差不多,其实计策我早就琢磨好了,这还得从你身上做起,附耳过来。”

    若桃闻听此言,虽然有些纳闷,不过想到猎獬颇有几分鬼主意,比自己稍微精明一点,于是微微颌首,走过去聆听对方的办法。

    紧接着,猎獬如此这般一说,若桃顿时抚掌笑道:“没想到啊,你还有这一招,厉害厉害。”

    “这算什么?没啥了不起的。”猎獬此刻倒是有几分运筹帷幄的大将风度,听了夸奖不骄不躁。

    没过多久,那几个歇息喝水的家伙在姓鲁壮汉带领下继续往兽骨山前进。

    走在半道上的时候,他们还在议论矮个络腮胡子为何失踪不见,可是大家急着赶路,谁也没顾上去寻找对方,反正那家伙要是迟到或者逃跑的话,难逃一死。

    他们可没想到,失踪的家伙早就让若桃暗中宰了,此时人家还跟在自己后面呢。少时片刻之后,兽骨山内,西侧的某个角落。

    “鲁振,你个混账东西,运送竹子又迟到了!”

    一声粗豪的怒骂赫然响起,随即就有人把鞭子狠狠抽在了姓鲁壮汉的身上,这家伙哎呦一声惨叫,马上哀嚎着争辩道:“副统领,弟兄在路上实在太累了,只是稍微歇息了片刻,我……”

    “还敢犟嘴?你真该死!”那个副统领像一只疯狗似的,不虐待别人自己就活不下去,照着姓鲁壮汉身上一时几鞭子:“唰唰唰、啪啪啪!”

    这一下,就算是旁人都看不下去了,那几个运送竹子的家伙不约而同说道:“副统领大人,手下留情啊,鲁大哥是在我们的恳求下才休息了一会,请不要怪罪他。”

    “这么说,你们几个都有份偷懒了?”

    听了几个人的话,副统领自以为又抓住了对方的小辫子,于是对身边打手吼道:“这几个家伙贻误造箭工期,全部捆起来,每人打一百鞭子,而后砍断左手严惩!”

    “呃呀,饶命啊”那几个求情的家伙万万没想到,就因为自己多嘴,便遭了池鱼之殃,此刻,他们被如狼似虎的打手一起摁在地上绳捆索绑,都扔在了一堆。

    那姓鲁壮汉想到一会除了挨鞭子,还要被砍掉左手,顿时气得目眦欲裂。

    他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副统领,你算个什么东西?仗着自己能拍马屁才混了的小官,有能耐把老子松开,咱们一对一单挑,我不信整不死你!”

    “你想和我单挑?别做梦了。”

    那副统领看到对方憋不住劲开始辱骂自己,登时怒极反笑:“姓鲁的,我知道你暗中偷偷吞服了不少邪气妖珠,最近就要彻底邪化了是吧?想要骑在老子头上拉屎,我偏偏不给你这个机会!”

    原来,统领常每隔半年就要重新甄选一次副统领,这些魇化盟爪牙中有不少强者都盯着这个位置虎视眈眈,其中就包括姓鲁壮汉在内,因为现在这个副统领除了溜须拍马,狗屁本事都没有。

    可是姓鲁壮汉就不一样了,这小子有点野心,到处收买、笼络自己的势力,拉起小山头,打算在这次副统领甄选时异军突起,把现任者挤掉。

    副统领有不少自己的眼线和密探,当然知道姓鲁壮汉的诡计,于是趁着常带领属下来到兽骨山之际,故意为难对方,找机会下手除去这个祸害。

    此时此刻,抓住对方运送竹子半途休息、贻误工期做借口,终于现出了自己的獠牙,擒拿了姓鲁壮汉。

    “姓鲁的,告诉你,老子就是故意整你,现在还要宰了你呢。”

    副统领说着,走到捆住对方的木桩前面,眼中凶芒迸现,但是他没有急着动手,而后对左右手下吩咐道:“去,在附近看着,要是统领和别人突然来此搅局,是个麻烦事。”

    “是。”副统领的六个亲随躬身施礼以后,向着外面走去。

    可这些家伙刚刚走出十余丈,到了拐弯的地方,突然遭到一匹狮头、马身的怪物袭击,对方倏忽释放出大股诡异黑沙钻进众人口鼻耳,让他们无法喊叫出声,硬生生憋闷而死,尸首随即被拽走了。

    这一切发生的悄无声息,副统领忙着炮制折磨姓鲁壮汉,自然无从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