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65章 蟒人邪魇(第五更爆发)
    “叽叽叽”

    说时迟,那时快,这蟒人被迫得突然急中生智,在尖吼声中甩动双臂呼的一下暴长丈余,“啪嗒!”不偏不倚缠住了附近一块岩石,并卷起此物“唰唰唰”旋舞成圈,大伥鬼只好倏然挪移到了不远处。

    “够了,和这家伙单打独斗没有任何好处,大家还是……”卿凰刚想说“一起上”,可是两只蝠王却在瞬间飞落到她身边,吱吱叫了两声。

    “什么?你们想要找盖殇报仇?不过这个是蟒人邪魇,盖殇已经死了。”

    卿凰原本想要解释两句,不过看到对方心意已决,又不忍心拒绝它们,小黑也在旁边说道:“哎呀,沙魇蝠王想去,你就让它们去呗,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那个啥蟒人也有利害招数可以抵抗。”

    “呃,为了预防万一,我就让六伥鬼做点措施吧。”

    “啪。”卿凰倏地弹动手指,让其余五鬼都聚集过来,在它们身边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阵,群鬼魂影立刻挟风而去。

    “呜呜呜”下个瞬间,四只在空中旋舞成圈,风声甫动时变成伥鬼巨掌的模样,眨眼间向着流沙坑内那个蟒人邪魇狠狠拍去:“呼!”

    “嘭!”挨了这狠狠一击,蟒人顿时身陷沙坑内,不过这家伙的本体擅长钻沙土打洞挖掘,自然不怕流沙侵袭,但是这一击也让他飙出大口血箭,挣扎爬出来的时候,几乎站不稳了。

    “嗡嗡嗡”“呜呜呜”就在电光火石间,巨蜂和大伥鬼骤然分左右扑上。

    “砰!”蟒人邪魇右半边脑壳应声粉碎,紧接着巨蜂用双颚狠狠钳断了它的一条小腿:“咔嚓!噗嗤!”

    “行了,群鬼后撤,蝠王,你们上吧,尽快结束战斗。”卿凰和小黑对望一眼,俱都想:“都已经把这家伙打残了,沙魇蝠王此时出手,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

    “吱吱吱”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尖叫的蝠王展翼滑翔,转瞬掠到蟒人邪魇近前,“咣!”好一记迅猛无俦的头槌,撞得这家伙直接飞了出去,紧接着摔在了沙坑边缘。

    可就在这个时候,三、五条惊慌失措窜出土内的小蛇从蟒人邪魇面前经过,这家伙眼中凶芒大盛,倏地出手抓住其中两只,而后放进了嘴里,“咔嚓咔嚓”嚼个不停。

    “嗷呜呜”转瞬间,它就把血肉和其中蕴含的邪气吸收殆尽,发出咆哮的同时又重新长出了半边脑壳和小腿。

    “糟了。”卿凰和小黑齐声叫道:“忘了这家伙可以利用邪气再生肢体。”卿凰此刻嘀咕了一句:“这下子,蝠王就危险了。”

    “吱吱吱”但是正在狂攻蟒人邪魇的两只蝠王嘶吼连连、战意高炽,它们势要报仇一雪前耻,哪怕对方再强大,也要与其死拼到底。

    “唰嚓嚓嚓!”

    蝠王利爪破空疾挠,但是落在对方厚实蛇鳞上只能溅起无数火星,却难以伤害蟒人分毫,这家伙却在下个瞬间吐出自己的殷红蛇信子,倏地匝向这只蝠王的躯体,要是被它紧紧缠住,必然脱身不易。

    “吱吱!”千钧一发之际,另一只蝠王霎时喷出自己的长舌,“唰!”正好和蟒人的信子缠绞在了一起,双方瞬间较力,拽得咯吱吱作响,两边都是剧痛无比。

    然而这蟒人邪魇有一件事情没料到,那就是,蝠王的舌头可以吸收邪气,就只听“呲溜溜唰唰唰”风声疾响不断,蟒人体内的邪气顿时被强行扯走了两成。

    邪气是这家伙立足的根本、存活的希望,如何能让对面的沙魇蝠王全部夺走,蟒人邪魇想到此处,不由得爆发出阵阵惨号:“叽叽叽”

    “砰!”电光火石间,另一只腾出空来的蝠王更不犹豫,它在瞬间狠狠撞在了蟒人肋下,这家伙的蛇信子被强行扯住,根本来不及躲闪,受了重击之后,顿时痛吼一声。

    为了摆脱自己的窘困,万般无奈的蟒人挥动利爪,挟风削在了自己蛇信子根部,“嗤啦!”那半截飙血的信子立刻啪嗒坠地,但是这家伙也在下一刻得以脱困了。

    “呼噌噌噌”在沙坑内接连翻纵倒掠,蟒人邪魇落在了丈余外的沙土上。

    它赫然发现周围的群鬼在空中漂浮,并没有和蝠王夹攻自己的意思,这畜生并非完全没有灵智,立时明白这是两只蝠王对自己的单独挑战,立刻气得它目眦欲裂,不断嘶吼咆哮起来:“叽叽叽”

    “哼,原来它已经发现自己被我们小瞧了,哈哈哈,有点意思。”卿凰轻声一笑,小黑在旁边也乐着说道:“喂,你可别得意忘形,万一要是被这家伙再次掘洞逃跑,咱们要找到它可就费劲了。”

    “放心,我已经让大伥鬼去布置预防对方逃窜的‘后手’了。”卿凰低声道:“这一回,绝对不能让这蟒人邪魇再溜走。”

    “叽叽叽”似乎意识到自己接下来凶多吉少,尖叫的蟒人此刻凶心大盛,更要和两只蝠王决一死战。

    可是它知道这俩对手能够吸取自己的邪气,并非一般二般的蹩脚货色,于是不敢太过靠近,竟然开始绕着沙坑侧面边缘不住疾奔游走,试图寻找出手攻敌的良机。

    “吱吱、吱吱!”蝠王在空中骤忽打个回旋,突然向着左右不同方向掠行而落,要把蟒人邪魇包抄围堵。

    “唰咯吱吱!”突然间,这蟒人霎时刹住脚步驻足不前,转瞬挥爪抄起大把沙土朝着前方空中蝠王狠狠甩了过去:“呼”

    “吱吱?!”那蝠王看见漫天沙土不以为意,因为要急着围堵对方,于是嘶鸣一声向蟒人再次急冲而来,它原本以为这样的沙土挡路,自己只要展翼扇动,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谁知道完全那么回事。

    “嗖嗖嗖”转瞬间,空中无数沙土将蝠王彻底包围,下一刻,蟒人用最迅疾的动作喷吐邪气之雾,立刻把对方和沙土凝聚成球,居然就此困住了这只蝠王。

    “吱吱吱”另一只蝠王看到同伴被困,勃然大怒之下立刻尖声嘶鸣扑来。

    “噌!”转瞬间,这蟒人邪魇迅捷无伦的向前一扑,正好迎上这蝠王,挥舞自己的利爪倏地挠落,蝠王此时战意高炽,自然不会畏惧此獠,立刻用双爪招架。

    “砰砰砰!”双方眨眼工夫硬撼数次,蟒人似乎有所不支,节节败退后撤,蝠王见状顿时朝着发出一声低吼:“吱吱吱”

    这招噪声攻击是沙魇蝠王暗藏的杀手锏,只因为使用之后大耗体力,再加上对敌我双方都有影响,故此不常用到。

    如今因为同伴被困在空中沙土邪气球体内,蝠王心急如焚,所以一怒之下,马上想到用噪音攻击猛袭强敌。

    “砰!”蟒人邪魇被噪音正面撞中,震得脑袋嗡嗡作响,这家伙和盖殇、邪气融合在一起之后,颅首内部从来没受过这种冲击,一时之间眼耳口鼻七窍顿时溢出血线,实在是骇人之极。

    “吱吱吱!”蝠王得手之后立刻再次前冲,它想要卯足力气合身扑过去,把对方头顶沙土汇聚的球体撞碎,解脱同伴的困境。

    “呼唰唰唰!”谁知道就在下个瞬间劲风疾响,蟒人骤忽吐出狭长红信子,“嗖啪!”不偏不倚缠住了空中蝠王的躯体。

    这家伙的蛇信子原本被自己用利爪削折,其实早就借助邪气重新生长出来,此刻终于暗袭得手堪堪匝住了蝠王。

    “呼砰!呼砰!”下一刻,蟒人邪魇疯了疯似的甩动自己的蛇信子,把缠在上面的沙魇蝠王来回摔扔,蝠王浑身绽裂伤口,大蓬红雾飘洒,显得痛苦至极。

    小黑见到蝠王形势危急,立刻摇着对方的手臂叫道:“糟了卿凰,咱们赶紧让六伥鬼帮忙吧。”

    “唉,没想到这家伙如此棘手,身受重伤以后还把蝠王打得团团转,好吧,我……”卿凰刚要把伥鬼们派过去出手,猛听得空中的大伥鬼发出一声厉吼:“嗷”

    紧接着,四只也发出咆哮:“呜呜呜”

    最后巨蜂跟着收尾,在空中回旋一圈,不住散发尖锐鸣叫:“嗡嗡嗡嗡嗡嗡”

    原来六伥鬼对于二蝠王主动搦战蟒人邪魇的勇气和战意极为感动,它们不愿意贸然过去打扰对方的战斗,于是齐声发出啸声,为沙魇蝠王助威造势!

    就在下一刻,被邪气和沙土困在空中的蝠王听到了鬼啸声援,顿时精神大振,它不断扇动双翼,发出吱吱怪叫,开始反复撞击困住自己的沙土层。

    “砰砰砰!砰砰砰!”沙土层在它的疯狂撞击下不断产生龟裂痕迹,暴响声中,有无数尘屑渣“滓噼里啪啦”掉落,这动静立刻引起了敌人的注意。

    “叽叽叽?!”意识到头顶有异,蟒人邪魇立刻低吼着停止摔击红信子缠住的蝠王,昂首向上方看去。

    “砰、咯剌!”

    电光火石间,沙土层终于破开了一个窟窿,蟒人见状勃然大怒,正想再吐一口邪气之雾堵住缺口,可就在此刻,被它用蛇信子缠住的另一只蝠王拼命挣扎,狠狠咬住了蛇信,嚼得“咯吱吱”作响。

    对方的举动顿时让蟒人邪魇痛苦不堪,这家伙缠住蝠王,原本是想困住对方肆意折磨,故此没有没在第一时间狠下杀手,结果却给了敌人反扑自己的机会。

    “唰唰唰!”用尖牙利齿扯断蛇信子的蝠王一个翻滚逃出去老远,说时迟,那时快,另一只沙魇蝠王也冲出了沙土层缺口,呼的一声展翼向同伴那边飞去。

    “叽叽叽”眼看着两个重伤的敌人逃走,蟒人邪魇气得目眦欲裂不断咆哮,事到如今,这家伙凶心大盛,立刻发足狂奔疾窜,紧追不舍。

    “噌噌噌!”接连几个起落,蟒人邪魇终于追到两只蝠王下方,可是对方倏地向左右疾闪,这家伙登时驻足不前,对于到底追击哪一边,它还有些犹豫。

    “吱吱”电光火石间,左边的蝠王尖啸着急冲而来,这蟒人顿时大喜,认为对方是自己送上门找死,立刻晃身形疾窜而上,“砰!”二者利爪猛力激撞,蝠王实力有所不及,转瞬倒掠而飞。

    可就在下一刻,它的同伴从斜刺里急冲而来,蟒人到底是吃亏在无法左右兼顾,背脊上被对方急落的利爪狠狠挠了一下。

    “嗤啦!”

    刺耳响声中,无数鳞片伴着血雾四处飞迸,另一只蝠王也趁隙袭扰,弄得蟒人邪魇不胜其烦,这家伙勃然大怒爆发厉吼,双臂双手顿时在抖动中化为两条长蛇模样,张开血盆大口掠空噬咬蝠王。

    “吱吱吱”这一回,沙魇蝠王都没有躲避,而是在瞬间嘶吼着,齐刷刷的迎了上去,它们的心里清楚得很,再这么纠缠下去,孰胜孰负难以预料,与其如此,倒不如豁尽全力一拼。

    一双邪蟒怪臂大嘴甫张,和蝠王的四只尖爪狠狠碰击,“嘭嘭嘭嘭!”转瞬间,一只蝠王的爪子就已经被对方咬了个正着:“咔嚓。”

    “吱吱!”蝠王被咬,剧痛难以形容,可这个时候不是哀嚎惨叫的良机,电光火石间,它用自己的长舌头“唰唰唰”缠住了对方的邪蟒怪臂,而后越勒越紧。

    另一只蝠王在和敌人纠缠中得到灵感,立刻来了个依样葫芦,也用长舌缠住对方的蟒臂,“咯剌剌!”刺耳响声频起,双方瞬时陷入了僵持之中。

    见此情景,小黑在大流沙坑边缘扬声叫道:“蝠王,你们一定能赢的。”

    “呜呜呜”半空中的群鬼频频尖啸,也在为蝠王助威打气,就在此时,两只沙魇蝠王突然灵机一动,齐刷刷向着天上疾飞而去。

    “呼”转瞬间风声起,蟒人邪魇就已经被带到距离地面十几丈的位置,这家伙可没有能飞的翅膀,立时有些紧张惊惧起来。

    “嗖!”说时迟,那时快,双蝠王猛地向下急坠,“砰!”蟒人邪魇应声被掼击在地面上,身躯登时四分五裂,竟然被硬生生摔成了几爿碎肉。

    “哈哈哈,赢了,就是这么简单。”卿凰抚掌笑道:“居高临下狠狠一摔,果然是厉害。”

    “吱吱吱、吱吱吱!”眼见自己打败了强敌,在空中徘徊转圈的蝠王也亢奋的嘶吼尖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