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61章 老猴威猛(第一更)
    “婴白鬼,和我一起用土行之力。”

    “嘭!”关横的话音甫落,自己和婴白鬼的拳头就已经狠狠捶在了地面上。

    “咯剌剌……”刺耳响声接连不断,仅仅是眨眼的工夫,地面就出现了无数龟裂痕迹,紧接着,大股土灵气,向着对面奔袭而来的家伙席卷而去。

    “呀啊?!我的脚、我的脚不能动了。”

    突然有人尖叫一声,而后他周围的同伴,关横和婴白鬼御使的气息可以控制大范围的泥土,转瞬间就把这些家伙的双足固定在了地面上,这泥土缠裹之势毫不停歇,甚至蔓延到了上身。

    “好,就是这样,我们……”关横刚想率领着大家一起扑上去肃清顽敌,可就在下个瞬间,项匡却爆发出狂笑:“真是太感谢你了,竟然帮我制服了这些家伙,他们要是乱跑,老子可就要为难了。”

    “你这家伙想要?!”关横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和对方距离尚远,他只能大声叫道:“婴白鬼,快冲过去制止家伙!”

    “嘿嘿,已经晚了,臭小子,这就当做是你对我的馈赠吧。”项匡冷恻恻一笑,掌中气鼓吼貉顿时开始不住旋转起来:“呼呼呼唰唰唰”

    “呃啊啊啊”突然间,有两个被固定住双脚的魇化盟爪牙发出发出惨叫,他们的脑袋、身躯瞬间膨胀,眨眼又再度缩小。

    “砰!砰!”最终,这俩家伙的脑壳应声爆碎,大股红**液和邪气全部朝着项匡掌中的吼貉飞去,它把嘴一张,“呲溜溜!”全部吸收殆尽。

    下一刻,速度奇快的婴白鬼已经挟风杀来,可是那气鼓吼貉陡然从主人掌中窜起,狠狠撞向婴白鬼。

    “吱吱?!”见到对方不自量力,婴白鬼勃然大怒,随即挥拳直捣这个“肉球”,想要把它揍扁。

    “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风声陡起的瞬间,吼貉圆滚滚的身躯暴长处无数尖刺,它在空中不住急速旋转,婴白鬼也是猝不及防顿时被这家伙弹开了自己的拳头。

    “嘭!”下一刻响声起,婴白鬼魂体就被震飞到了老远的地方,可是它的护体灵气坚韧无比,根本就没受什么伤害。

    不过吼貉此举,这就是为自己和主人争取些许时间而已,在这家伙落回项匡掌心的瞬间,周围几十个魇化盟爪牙的脑壳都已经被强力挤压成了碎片齑粉,红包浆液、邪气再次被吼貉所吸收。

    “糟糕,原本是想阻止这些家伙靠近我们自爆,所以才用控制泥土的灵气,将对方固定在地面上,没想到却帮了混账统领的忙了。”

    关横不由得苦笑一声,但是看到空中的婴白鬼徘徊飞舞毫无异状,他倒是不担心对方。

    “呀啊啊”此时此刻,最后那个活着的魇化盟爪牙发出濒死尖叫,“砰!”下一刻,他的颅首也是应声碎裂,项匡忍不住狂笑道:“哈哈哈,好极了!”

    “嘿嘿,好什么?你是在笑自己马上也要死了吗?”

    关横故作轻松,慢悠悠的和老猴、犟驼走到了附近,与对方遥遥相望,他继续说道:“看来你也是失心疯了,居然以为凭着手里之物就能让自己分盘,简直是在做梦!”

    “哼,臭小子,别把话说得太大,小心噎死你。”

    项匡瞥了一眼手里的气鼓吼貉,发现这家伙正在微微打颤,敢情还在吸收融炼那些红**液和邪气,他心中暗忖:“现在可是关键时刻,没办法,只要让我亲自和对方周旋一二了。”

    “叽叽叽!叽叽!”就在此刻,关横身边的白眉老猴有些按捺不住眼中好战的火苗,不断嘶吼想要扑过去搦战。

    “老猴这家伙想先动手?也好,让它来试一试对方。”关横倏地对老猴一使眼色,对方立刻高兴地向前疾窜而去,电光火石间,项匡把手里的吼貉揣进怀中,厉吼一声挥动巨刃迎了上来。

    挟风拳劲被亢奋的老猴轰出,“呼呼呼砰砰砰!”接二连三打在对方刀背上,项匡觉得浑身剧震,下意识连退“腾腾腾”好几步。

    “好厉害的妖猴,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畜生也可以压着我打,那个臭小子也许更厉害。”

    眼角余光一瞥关横,发现对方抱着肩膀冷眼观战,根本就没有要上来围攻的意思,项匡气得怒眦欲裂:“你这家伙,真的以为凭着一只猢狲就能打败我吗?岂有此理,太瞧不起人了!”

    看到对方一边和老猴激斗,一边瞪着自己眼中冒火,关横更是对其轻蔑一笑:“哼,不错,我就是觉得老猴就可以捏死你这个杂碎,所以你还不配和我动手。”

    “呃啊啊啊臭小子,你欺我太甚,小瞧人也要有个限度!!”咆哮声中,项匡终于拿出了魇化盟千人军统领的最强实力,全身剧震双臂一抖,大股邪气顿时覆盖在了锋刃表面。

    “杀!!”邪气汇聚的惊天一斩对准白眉老猴迎头猛剁,可是这猢狲战意高炽,根本就无心躲闪,只想着要硬拼。

    说时迟,那时快,老猴骤忽攥爪成拳,照准对方这柄巨刃的刃身不住连击狂轰,“当当当、嘭嘭嘭!”暴响声频起不断,项匡猛然觉得双腕一沉,刃身顿时出现了几道龟裂痕迹,而后不断蔓延开来。

    “叽叽叽叽”老猴的吼叫声在对方耳边响起,一双猴爪重拳狠狠夹住巨刃两侧,霎时间猛地用力挤压,“咔嚓!”终于拧断了这刃身,使其当场迸碎。

    “呃啊啊啊!”与此同时,疯狂暴吼的项匡也不甘心兵器被毁,倏地一振双腕,手里剩下这尺余长的断刃眨眼间从老猴肩头往下划去。

    “噗嗤”血光暴现的刹那,胸膛、小腹直至肋下,立刻绽裂开一道飙红血痕,“”大蓬红雾应声飙洒而出。

    “叽叽……”低吼一声,老猴吃疼暴退,这也多亏了它之前震断对方兵刃,要不然自己早就被一剖为二了,所以说刚才这一战,只能算是两败俱伤。

    “啪。”关横伸手搭住白眉老猴肩头,将一股灵气输送给它,使其迅速压制住伤口窜红。

    “哼,这家伙真是情急拼命,不过我们可没有时间,再和他耗下去了。”关横轻蔑的瞥了一眼对方,立刻沉声叫道:“婴白鬼,换你上。”

    “吱吱吱”闻听此言,婴白鬼倏地发出一声刺耳尖啸,朝着项匡疾扑而去,“呼砰!”蓄势已久的重拳正中对方肩头,打得项匡昂首飙出一口鲜血。

    “呃?!”可就在下一刻,项匡陡忽感到怀中气鼓吼貉瞬间剧烈震颤,他立刻发出狂笑:“哈哈哈,成了!”

    “嗬嗬嗬”脸上突然出现一阵剧烈的扭曲变形,项匡喉咙内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

    “嘶嗤啦!”霎时间,他上身的漆黑甲胄应声爆碎,关横定睛细瞧,发现刚才放在对方怀里的吼貉已经深深嵌入项匡的心脏部位,还在不断地剧烈跳动着。

    “这个家伙,到底做了什么?!”关横在这一刻感到周围的妖倏然扩散,大股怪异的威压一下子向自己这边蔓延开了。

    突然间,关横猛然想起在之前不久见过的一幕情景,立刻低吼道:“这家伙是要和吼貉以及邪气融合在一起!大家上,别给他们这个机会!”

    “哈哈哈哈现在发觉已经晚了!”说时迟,那时快,项匡这家伙周围涌起疾旋的邪气涡流,眨眼间就把他彻底覆盖了起来。

    “砰砰砰!”“乒乒乓乓!”下一刻,白眉老猴、婴白鬼和犟驼它们的猛攻不约而同落在疾旋涡流的外壁上,可是都被迅猛的反弹了回来。关横叫道:“大家不要着急,全都闪开,让我来试试。”

    “锵锵!”电光火石间,关横拽出双剑急扑而上,瞬息奋力斩落在涡流正面。

    “嗤啦!”刺耳的绽裂声霎时响起,到底还是关横出手更加犀利,用剑锋一下子就把涡流劈成两半,里面即将和邪气、吼貉融合的项匡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你……”

    关横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毫不犹豫的挥剑一削,“唰!噗!”项匡的一条手臂顿时向半空中疾飞而去。

    “呃啊啊啊”对方一声痛吼,全身剧颤之下就向后退,可是他身上那个“吼貉心脏”却让其身躯僵硬,难以动弹一下。

    “哼,你完了!”关横的话甫一出口,顿时挥动掌中虹云剑,破空点向对方的颈嗓咽喉。

    “嚓!”转瞬间,冰冷的锋刃就已经嵌进对方喉头肌肉,可就在下一刻,骤变忽生!

    “咦?!”关横的手突然在半空停滞,他心中暗道:“怎么回事,以虹云剑之锋利,竟然无法洞穿这家伙的的喉部?!”

    “呃……嗷嗷嗷!!”突然间,对面的家伙暴吼一声,全身释放汹涌狂横的邪气,顿时把关横的剑锋弹得老高。

    原来在千钧一发之际,项匡这家伙终于和吼貉融合融合在了一起,他上身的沉重黑甲虽然在方才爆碎毁坏,可是此刻却长了一层癞疥似的厚鳞,与那只气鼓吼貉的外表无异,所以才能弹开关横的剑锋。

    “哼,变成这么一个怪物,你也难逃一死。”关横的脸倏忽一沉:“你们都不要过来,我要亲自收拾这家伙。”

    他心里想得非常清楚,要是连这么一个邪化的癞皮怪物都无法单独打败,如何再闯邪王血堡去对付巴隆?

    “嗷嗷嗷”下一刻,彻底被邪气和吼貉力量侵占脑部的项匡开始怒嚎暴走,他已经变成了非人非兽的怪物。

    “嘭!”霎时间蹬地疾纵,这家伙转瞬落在关横的面前,双爪破空疾挠:“呼唰唰唰!”

    关横倏地闪过了疾袭,而后挥剑落在了对方的肩头和小腹:“嗤嗤嗤!当当当!”

    “这家伙的鳞甲好硬,剑尖附着的原火劲甚至来不及释放扩散,就已经被他给弹开了。”

    关横双手一滑,险些握不住虹云剑和句芒剑,但是他眼中倏地闪过一丝精芒:“哼,不过我要伤你,可不止一种办法。”

    “呼唰唰唰”瞬间抖手一甩,数团水灵之精砰然落在了项匡脸上,这家伙陡忽失去视物能力,急忙嚎叫着挥舞双爪,在原地不停打转。

    “嚓!”说时迟,那时快,关横掌中的双剑齐刷刷搠进对方小腿,顺手一绞,就只听“嗤啦啦、噗呲”响声此起彼伏,这家伙半截小腿顿时被削落在地。

    “哼,上身有鳞甲防御力惊人,可惜,你的腿上却没有遮挡。”

    关横的话音甫落,正要再次挥剑落向这家伙身上,猛然间,项匡的两腮膨胀如鼓,好似青蛙蟾蜍一般,转瞬喷出大片漆黑邪气之刃:“呼唰唰唰”

    “啊?!”关横与此獠的距离近在咫尺,猝不及防之下对这些邪气之刃照单全收,“砰砰砰”暴响声中,他的身子直接倒飞了出去。“吱吱吱!”“嗷呜”

    “喵呜!”见此情景,周围的吞鬼喵、小白、犟驼、婴白鬼和老猴俱都吃惊尖叫起来。

    可就在下一刻,关横倏地在空中旋拧身躯,“啪嗒!”双足稳稳落在远处地面上。

    “呀啊啊”他攥住手中的双剑暴吼一声,硬生生用体内原火劲震散炼化邪气之刃带了的影响。“哼,这种小伎俩怎么伤得了我?再来!”

    “噌噌噌”下个瞬间,关横拔身似电疾掠过去,双剑劈砍搠刺疾攻如骤雨,硬是杀得面前的项匡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唰!当!”说时迟,那时快,虹云剑的剑锋再次斩中对方的上身鳞甲,直溅得火星四迸。

    身躯剧震时,项匡猛然厉啸,想再次发劲震开锋刃,关横却冷笑道:“同样的招数,别在我面前用第二次,因为你这是找死。”

    “当!”下个瞬间,他另一只手的句芒剑瞬息砸落在虹云剑上,原本被弹开的剑锋噗哧一声绞碎了厚重鳞片,“嚓!”顺势削走了大片皮肉。

    “嗷嗷嗷”这非人非兽的项匡疼得大声嘶吼,可是这家伙凶心不减,依然振臂挥舞,向关横疯狂猛袭。

    左躲右闪时,关横心中暗忖:“要再这样下去,不过是和这个家伙浪费时间,难道真的要使用‘灵气剑芒’的绝招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