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60章 牺牲部下(第五更爆发)
    “咔嚓!”圆鼓鼓的邪兽猛然咬住野豕躯体,用力撕扯大啃大嚼,只是数息时间就把对方吃成一副惨白骨架,其余几只身受重伤的妖豕见状,一个个吓得低声嚎叫,浑身栗抖发颤。

    “哈哈哈,恐惧是最好的调味料,吼貉,吃吧,这样的妖兽肉味道才更鲜美。”项匡这句话甫一出口,凶兽吼貉就已经再次掠向另外几只野豕。

    然而就在下个瞬间,骤变忽生!

    “唰唰唰嗤嗤嗤”说时迟,那时快,破空之声迅疾响起,十余道五行灵气之箭不约而同袭向气鼓吼貉和项匡。

    正想大快朵颐的吼貉猝不及防连中数箭,“噗噗噗!”它那圆鼓鼓的身躯登时像泄了气皮球似的,不断向外喷涌邪气。

    “呃?!”正在奋力躲闪灵气之箭的项匡见状忍不住大吼一声:“不,我的吼貉啊!!”

    “哈哈哈,还是关心你自己吧。”关横此时提着似雪弓,快步疾奔而出,他长笑一声:“犟驼、老猴,你们和婴白鬼一起,把附近魇化盟喽全部清理掉,记住,不留活口。”

    “嗷呜!”

    “叽叽叽”

    “吱吱!”

    二兽一鬼赫然尖啸着向周围疾掠而去,顿时杀得那些魇化盟爪牙哭爹叫娘。

    刚才躲避灵气之箭稍微慢点,项匡肩头竟然被蹭出一溜血槽,伸手捂住鲜血不断溢出的伤口,这家伙盯着关横目眦欲裂的吼道:“可恶,你到底是谁?”

    “蠢东西,现在还要问这种话,你不觉得自己像白痴吗?”关横话音甫落的瞬间,双剑倏地一振,他森然冷笑道:“老子当然是你们魇化盟杂碎的克星了。”

    “呃?!原来就是你,本盟最大的强敌?!”项匡瞥了一眼身边因为受伤不断颤抖低鸣的气鼓吼貉,这家伙的身躯已经瘪得像一张破牛皮似的,再也鼓不起来,直把项匡气得七窍生烟:“可恶啊。”

    “嘿嘿,死在我手里的魇化盟厉害角色都数不清了,比起他们,你连这个都不如。”

    关横此时轻蔑的伸出自己一根小拇指,他继续开言道:“小子,我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自己赶紧抹脖子,别麻烦我动手,免得爷爷费事。”

    “你敢瞧不起我?呃啊啊啊”暴跳如雷的项匡陡忽拽出自己那柄九尺宽刃,一箭步朝着关横迅猛扑来:“我和你拼了!”

    “拼命?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是什么货色,哪有资格和我拼命?”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全身倏地升腾起原火之力,烈焰高温顿时让周围空气为之扭曲变形,“唰唰唰!当当当!”双剑与对方兵刃转瞬间激烈对碰,二人霎时拼了个旗鼓相当。

    “这家伙,不愧是连主人都觉得棘手的强敌!”

    下个瞬间,项匡陡忽觉得心坎窘困,喉头发甜,险些喷出一口老血,他知道对方身负可以炼化邪气的原火劲,自己与之硬拼,只会越变越弱,越打越被动,突然间,这家伙脑中泛起了一个念头。

    恰在此时,关横旁边的吞鬼喵和小白正好在对付一个魇化盟爪牙,这小子拎着一对短柄铜斧,正在发疯似的追赶二喵,嘴里还吼道:“小畜生,哪里走!!”

    刚才,使短斧的家伙一个不留神,被吞鬼喵撕掉左耳,小白更是不客气,转瞬用爪子挠破了他一边眼球,所以此人才会不顾一切追杀它们。

    “哼,好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气鼓吼貉的另一招‘杀手锏’,也不晓得,我在他们身上动了手脚。”项匡心里一发狠:“现在不是这小子的对手,只好用这招了。”

    “噌噌噌”下一刻,项匡猛地倒掠落在了气鼓吼貉身边。

    “快起来,现在是用到你的时候了。”

    电光火石间,这家伙伸手一拍吼貉头顶,把邪气灌注给了对方一部分,吼貉的躯体原本被灵气之箭穿透,危在旦夕,得到这邪气补充,勉强愈合伤口,恢复到了拳头大小。

    “奇怪,这家伙想做什么?”关横看到对方不惜耗费自己的邪气也要把吼貉在第一时间治好,他心中倏然感到有些不对劲。

    “唧唧唧”果然不出关横所料,这吼貉在项匡掌中迅速发出一声鸣叫,正在追杀二喵的使短斧壮汉突然浑身剧颤,而后自己的身躯骤忽膨胀了起来。

    “不好,这家伙是要爆炸,快退!”见此情景,关横就知道意识到有鬼,他张开双臂猛然搂住二喵向前疾扑。

    霎时间,使用短斧的那家伙身躯膨胀到了极致,立刻发出一声巨响,“砰乓!”无数邪气之刃挟裹着碎肉向四周围飙弹迸飞,不断发出“嗤嗤嗤”破空疾响。

    “呀!”关横见到邪气之刃猛袭而来,立刻挥动双剑上下格挡招架,总算勉强护住身后二喵没受伤害。

    “哈哈哈,臭小子,怎么变得如此狼狈了?你就只有这点能耐吗?”

    项匡此时狂妄笑道:“实话告诉你,我在这里的每一个手下,体内都储藏了吼貉的特殊邪气,只要这凶兽心念一动,随时都可以引发强烈爆炸,而且血肉和邪气都会化为无形锋刃,把你削成碎片!”

    “什么?!”关横向着左右一扫视,发现老猴它们虽然击毙了不少魇化盟爪牙,可是那些受伤的家伙依然疯狂的围拢上来,企图和大家拉近距离,他就知道大事不好。

    “老猴、犟驼快回来,婴白鬼,不要和对方近战,立刻使用远程攻击。”

    “噌噌噌!”赤瞳犟驼、白眉老猴几个起落间就已经回到了关横身边,与此同时,婴白鬼在空中倏地疾旋一圈,不断向前方释放火劲血刃。

    “噗噗噗噗!”有几个想要前扑过来的家伙身上被血刃洞穿,出现无数窟窿孔洞,但他们没有立刻栽倒在地,而是挣扎着向前趔趄疾奔十余步,身躯这才轰然爆碎,无数邪气之刃也随着血肉疾飙而出。

    “可恶,又来这一套!”关横气得双剑向前一挥,炽热原火劲猛地席卷而去,好在他出手迅疾无伦,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大部分邪气之刃的疾袭。

    “嗷呜。”

    “叽叽叽。”犟驼和老猴都不擅长应付这种迅疾袭来的邪气之刃,只能勉强低嚎着躲避面前的攻击,虽然有关横在前面挡住,可要是时间久了,难免不会受伤。

    “可恶,刚才只消灭了一少半小喽,现在那些体内储藏吼貉邪气的家伙,随时都有可能扑过来一起爆炸,真是有些棘手了。”

    关横心中暗骂一声:“所以老子最讨厌这种会自爆伤人的家伙了,净给我添麻烦。”

    此时此刻,暂占定上风的项匡得意洋洋,开始大放厥词:“桀桀桀,你这个臭小子,妄称是盟主大人的强敌,竟然连我这些不怕死的手下都要挡不住了,是不是有些丢人呐?”

    “哼,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关横眼中寒芒一闪而逝,他毫不犹豫的说道:“你手下还有几个人可以自爆?问过他们是否愿意配合了吗?反正我不着急,只要这些消耗光了,你……一样要死,再说了别以为这种可以自爆的杂碎就能够压着我打,还差得远呢。”

    “老猴,你和去抓一个家伙过来。”关横此时故意大声叫道:“记住,要给我捉活的。”

    “叽叽叽”

    听了关横的话,嘶吼的白眉老猴根本就没有丝毫犹豫,倏地疾扑上前,距离它最近的一个魇化盟爪牙刚想要招架,关横突然冒出一句:“怎么,你想急着送死?尽管挣扎吧。”

    “呃?!要是反抗过于激烈,说不定我就会被强制引爆身体……”

    这魇化盟的爪牙事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体内已经被灌入了吼貉邪气,此刻一想到刚才几个同伴身躯爆碎的惨状,顿时吓得他打了个哆嗦。

    “啪!”就在这一刻,婴白鬼、老猴的四只爪子已经搭住了这家伙左右双肩,见此情景,不远处的项匡立刻对掌中吼貉叫道:“引爆他身上的邪气。”

    “婴白鬼,你们先炼化对方的邪气。”

    关横是何等的精明,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婴白鬼和老猴在拽住对方瞬间,在就把原火之力强行输进小喽的体内,这家伙一声惨嚎,自己的邪气顿时被炼化为乌有。

    “啊?!”项匡看到这番情景,顿时傻了眼,他千算万算,万没想到对方可以随时炼化手下体内潜藏的吼貉邪气,要是没了“那东西”,这些人根本就没法自爆伤人,那自己等于白忙活半天了。

    “所以我就说,你实在是有够愚蠢的。”

    关横此刻冷笑一声:“竟然想依仗着邪气来对付我,难道你不知道之前那些魇化盟的杂碎是怎么死的吗?我倒想看看,是你引爆这些没用的手下速度快,还是我这些宝贝炼化邪气更快一些。”

    “你、你……可恶!”项匡心中清楚明白,要是让气鼓吼貉一次引爆在场所有人的邪气,这已经受伤的妖兽铁定会撑不住先完蛋。

    自己要是不想损失这么一个付出极大代价才得来的宝贝,只能一次引爆一个喽的身躯,这样的话,赶不上关横他们炼化邪气的速度,就像对方说的,一样要输!

    “哈哈哈,左右为难了是吧?那本少爷就再让你见识一番惊喜吧。”

    “猫儿,接住。”随手甩给吞鬼喵两颗魂石,它迅速吞下之后,立刻变成了威风凛凛的巨虎形态,朝着对面群贼倏地低吼一声:“嗷呜”

    “呃?!”那些原本就要被吓破胆的家伙顿时浑身栗抖,其中一个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慌,转身就要逃跑。

    “混账东西,临阵退缩者,死!!”这声怒吼甫一出口,项匡登时挥动自己的兵刃掠过对方腰间。

    “噗嗤!”惨遭腰斩的小喽两截身躯向外飙飞,他已经死了,所以体内的邪气立刻就被吼貉吸收殆尽,这一下嗅到血腥气迅疾蔓延开来,项匡和吼貉凶戾之心大盛,完全没有了任何顾忌。

    “啪!”将自己的兵刃顺势戳进地面,项匡扬声大吼道:“后退者定斩不饶,小的们,尔等只有死战到底一条路,给我往前冲”

    闻听此言,这些魇化盟爪牙登时双眸赤红起来,他们原本就是穷凶极恶之辈,这个时候被项匡一迫,立刻嚎叫着向前扑来。

    见到这份情景,老猴、犟驼和婴白鬼都想直接扑过去搦战,可是关横却叫道:“你们急什么,下面是吞鬼虎要动手的时刻了,都给我好好瞧着。”

    “嗷嗷……嗷呜!!”他的话音甫落,巨虎顿时大嘴甫张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直把十余丈外要冲过来那些家伙震得身躯疾抖,一时间脚下发软不能前行。

    “就是这个时候!”吞鬼虎倏地一抖浑身皮毛,那上面的怪瞳花纹立刻疾弹出十余道破邪之力,“唰唰唰嗖嗖嗖”破空声陡响的瞬间,就已经匝住了最前面那些人的身躯。

    “呀啊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破邪之力对于这些家伙来说,也都是致命的克星,对方体内的邪气俱都被强行迫出,转瞬就从眼耳口鼻内冒出数道漆黑烟柱,他们随即暴喷血雾,一个个扑通栽倒在地,眼看就不能活了。

    “我早就说过,你们这些家伙,只要是身负邪气,在我面前就是土鸡瓦狗般的废物,只有等死一途。”关横此时杀气腾腾的往前跨了一步,包括项匡在内,所有的魇化盟恶徒俱都是心惊胆战。

    但就在下个瞬间,项匡眼中陡忽闪过一丝狠鸷凶戾的邪芒,他心中暗道:“天杀的,你竟然把我迫到这种地步,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就豁出去了,今天在这里的家伙,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慌什么,这臭小子身边只有几个妖兽和鬼物,咱们可是上百人一起联手,难道就不如他?!”见到属下士气低落,项匡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大声吼道:“一起上,杀杀杀”

    “呃啊啊啊”其中大部分魇化盟爪牙都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打算和关横他们同归于尽,故此发了疯似的疾掠而上,不过,关横想到对方能够自爆体内邪气,却不打算与其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