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59章 气鼓吼貉
    闻听此声,就连在关横怀里打盹的小白都睁开了双眸,眼中闪烁着疑惑不解。

    “怎么回事?”关横心中纳闷,并产生一丝警觉,他随即对面前的老猴它们使了个眼色,大家噌噌噌几下向周围窜跃疾掠,全都找了隐蔽的地方藏好身形。

    “呜呜呜……嗷嗷……”

    就在下一刻,惨叫声再度响起,有几个家伙费劲拉着一只拼命挣扎的锐角妖快步行进,那妖膘肥体壮,几可达到千斤重量,但那些魇化盟爪牙膂力不弱,照样拖着这家伙往前走。

    “嗷呜!!”可就在转瞬间,发了疯似的锐角妖倏地一拧身,硬生生震开了左边两个用锁链拉住自己的家伙,扭头就要逃窜。

    “畜生,你这是找死!”旁边有个身穿破旧皮角的汉子像是小头目,凶心大盛之下,他翻腕亮出短刃就狠狠搠向妖的心窝。

    “噗嗤!”锋刃入肉半寸,此人陡忽暗叫不好:“统领大人的命令是要活捉妖兽,我不能把它给宰了。”

    想到这里,他一咬牙硬生生把短刃又拽出了对方躯体,而后扬声吼道:“快,和我一起摁住这畜生。”

    “噌噌噌”闻听此言,几个魇化盟爪牙迅速扑上去。

    但是这妖接连受到惊吓,身上又受了伤,变得愈发狂暴凶戾,不住地在原地低吼挣扎,那个小头目急了:“你个添乱惹事的畜生,真会给老子找麻烦!”

    话音甫落,他眼中凶芒迸现,照准妖的前额就是数拳:“砰砰砰!”

    这拳劲虽然不是很重,但也打得对方哀嚎不止,前蹄一软顿时跌扑在地。

    “快,用锁链再把它栓牢。”小头目大声指挥着手下做事,众人七手八脚重新制服了发疯的妖,一时间,人人觉得异常乏力。

    其中有一个人喘着粗气说道:“老大,咱们统领派出不少人到处抓捕附近妖兽,到底想做什么?”

    “哼,此等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告诉你们这些无名小卒?”小头目冷哼一声低吼道:“你老老实实照办就是,废什么话?”

    闻听此言,在场的众人都觉得这家伙有些过于粗暴蛮横,不过身在魇化盟,做下属的就对上司绝对服从,否则人家稍有不满,杀你就像是碾死一只臭虫似的。

    不过大家心里却又有另外一种想法,他们俱都暗忖道:“我们是无名小卒不假,可是你这家伙又能强到哪里去?估计你也不知道底细才是真的。”

    这小头目正要呵斥众人继续往镂空巨岩那边前进时,发现大家的眼中闪烁着疑惑不屑之色,他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对方心里正在想些什么。

    为了证明知道统领大人的目的,表示自己比起面前这些小卒都要强上一筹,小头目立刻张嘴说道:“其实告诉你们也无所谓,大家都知道早些时候,统领大人用自己那只宝贝妖兽‘气鼓吼貉’赶走了沙魇蝠王的事情吧?”

    “知道知道,刚刚发生没多久。”众人俱都点了点头。

    还有人说道:“我当时就在附近,看得清清楚楚,那只气鼓吼貉瞬间从拳头大小暴涨起来,方圆足足过丈,眨眼工夫疾喷出无数邪气之刃,那些沙魇蝠全都被当场绞碎,太厉害了。”

    “是啊,气鼓吼貉可是统领大人的宝贝,别看它平时只有拳头那么大,实际上食量异常惊人,而且经常要不停吸收邪气。”

    那小头目说到这里,拍了拍身边瘫软在地的妖又继续道:“统领大人派出近半人手出来到处寻找妖兽,就是为了让吼貉进食,吃得饱饱的,你们明白了吧?”

    闻听此言,这几个魇化盟爪牙才算是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其实小头目凭着自己暗中思忖,把事情猜对了八成,实际上有些内幕他也不知道,在此之前,统领项匡手里的吼貉因为袭杀沙魇蝠,几次耗尽了邪气,这样下去,此兽必然会陷入虚弱状态,无法再战。

    迫不得已,项匡悄悄牺牲了几个手下,弄死他们让吼貉吸收对方的邪气,不过这种小花招早晚会穿帮的,万一引起手下造反,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万般无奈,为了让饥饿的气鼓吼貉不再衰弱下去,项匡只好把近百人撒了出去,让他们尽快捕捉邪化妖兽运送过来,让吼貉吃饱血肉、吸饱邪气。

    此时此刻,小头目说完几句闲话,抬脚一踹虚弱的妖,对方吃疼之下立刻晃颤着站来起来。他继续道:“赶紧走吧,统领大人还在镂空巨岩那边等着呢,耽误了时间,咱们小命不保。”

    “唰唰唰”还没等这个家伙把话讲完,自己身后恶风陡起,一道白光疾影倏地急袭而来,挥拳落在了他的脑壳上。

    “啪、咔嚓!”小头目的颅首瞬间应声爆碎,红白之物顿时洒了一地,周围的魇化盟爪牙顿时吓得浑身栗抖,有个家伙倏然低吼一声:“我和你拼了!”

    他的声音色厉内荏,带着颤抖,但还是硬着头皮抖动掌中兽骨刃迎了过去,因为婴白鬼击毙小头目以后,下一个目标就是他。

    “砰!”被拳劲一催,对方兵刃登时断折迸碎,这小子口中鲜血狂飙,倒跌出去的时候眼见就不能活了。

    “呃?!”周围四个见状瞠目结舌,但是逃跑之心却没有减退,只不过,他们走不了了。

    “叽叽叽”说时迟,那时快,斜刺里骤然窜出低吼的白眉老猴,这猢狲好不凶恶,双爪瞬间攥拳直捣,“砰砰砰!”前方两人只觉眼前发黑、全身剧痛,已经被硬生生轰出十几个血洞窟窿。

    “扑通、扑通。”死尸栽倒的同时,仅剩的两个人瞬息一对眼神,立刻向东西两个方向狂奔,他们是打算分头逃跑。

    “哼,逃命的时候还会动脑子?只可惜,在我面前这种小伎俩没用。”关横的声音赫然响起,紧接着,他再次叫道:“犟驼,你们上。”

    “嗷呜”电光火石间,赤瞳犟驼噌的一下扑向东边逃窜之人,这家伙只恨少生了两条腿,可是没跑出三步,就已经感到后脖颈有股热气喷过来,他惊慌失措时,立刻下意识一回头。

    “噗!”说时迟,那时快,紧跟在这家伙身后的犟驼狠狠一口咬在了他肩头上。

    “哎呦!”此人吃疼一声低呼,斜刺里冷不防又窜出两道矫健身影,正是二猫袭来。

    “喵呜!”

    “嚓嚓嚓嚓!”利爪急落声响此起彼伏,这家伙脸上顿时增添无数横七竖八的血痕,险些让他两眼皆盲。

    “可恶,连你们都来欺负老子!”剧痛袭身加上恼羞成怒,这魇化盟爪牙倏地翻腕亮出两柄短刃,恶狠狠的搠向吞鬼喵,不料想这猫儿身法奇快无比,早就在瞬间拧身避过。

    此时此刻,犟驼嘴上用力,“嗤啦!”硬生生扯下对方肩头一块皮肉。

    “呃啊啊……”还没等他把惨叫声完全喊出口,关横便冷冷道:“别让他聒噪,先把嘴堵上。”

    “叽叽。”窜过去的白眉老猴顺便抄起一把湿泥,“嘭!”全都塞进了对方的嘴里。

    “……唔唔……”任凭这个魇化盟小喽如何挣扎,喉咙里不断发出无力哀鸣,还是被关横一路拽到了附近隐秘的沙丘后。

    少时片刻,关横就把对方知道的事情全部摸清楚了,还顺手结果了这家伙的小命。“哼,气鼓吼貉……这种妖兽倒是相当罕见。”

    关横心中暗忖:“不过要是没让玄翎花去监视血堡门口赵浒那批人的动静,把它们留在身边就好了,因为花迅猛的空袭对付吼貉也许更有把握。”

    因为在此之前,关横把四只玄翎花当成备用战力,暂时隐藏了起来,其中两只去监视最后一股敌人、准备回防邪王血堡的赵浒。

    另外两只花就在周围徘徊警戒,不管卿凰、若桃那一边需要支援,只要发出啸声,玄翎花就会立刻赶过去帮忙助阵。

    不过关横又想了想,还是觉得没必要动用玄翎花,自己这边应该可以应付项匡和他的气鼓吼貉。

    “喵呜……”小白猫此时慢悠悠走到了关横脚边,低声鸣叫着,好像是在询问关横为什么不赶紧行动。

    他低声笑着对小猫说道:“别着急呀,咱们现在就摸过去瞧一瞧动静。”

    关横的性格,是绝对不打没把握的仗,哪怕是自忖胜券在握,也要准备的周详一些,省时省力又能做到最好,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

    “走!”嘴里轻轻吐出一个字,关横和老猴、犟驼、二喵向前疾奔而去,数息之后便来到了镂空巨岩十余丈外的位置。

    “”就在此时,阵阵凄厉的哀吼从西北方向响起,原来是十几个魇化盟爪牙抬着一个巨大金属笼子走来,里面是七、八只伤痕累累的邪化野豕,模样好不狼狈。

    “这些又是给那个吼貉做食物的妖兽?”见此情景,关横眼珠一转,顿时顿时计上心来:“嘿嘿,就让我来耍耍你们。”

    “嗤、嗤、嗤!”电光火石之间,关横在暗处抖手掷出数颗小石子,每个都蕴含炽烈原火劲,挟风疾飙,“啪啪啪!”眨眼工夫便打中最前面两个抬笼子家伙的膝盖。

    “哎呦!”这俩家伙惨叫一声,登时单膝跪倒在地,下个瞬间,只听“轰隆、咣当”响声陡起,金属笼子的栅栏已经被摔得扭曲变形。

    “”说时迟,那时快,几只嘶吼的邪化野豕立刻扑了出来,这些家伙情知自己被抓住以后绝对没有好结果,于是更加肆无忌惮的拼命进攻周围那几个魇化盟喽。

    “你们这些畜生,简直是找死!”对方见状勃然大怒,正要拽出兵刃将野豕乱刀分了,可就在下一刻,有人突然嚷道:“不要把它们给弄死了,统领大人吩咐要活捉的。”

    此人原本是想提醒诸位同伴注意这一点,却没料到几只野豕陡忽先朝着自己急扑而来。

    没等他出手招教,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一颗石子打中他的脚踝,这小子吃疼向前一个趔趄,“嚓!嗤!”众野豕锋锐的尖牙就已经掼进他的小腹和肋下。

    “呃啊啊噗”一声惨嚎伴着疾喷而出的血雾向空中散去,这倒霉蛋的尸体扑通一下栽倒在地。这些叫声和骚乱,很快就引起了正在镂空巨岩内侧休息的统领项匡注意。

    “混账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项匡正拿着手里半截血淋淋的肉骨给吼貉为食,听到动静之后,顿时目眦欲裂大发雷霆,随手把骨头往地上一扔:“啪。”

    “快来人”

    “统领大人,我们在。”几个贴身护卫立刻围拢上来,项匡立刻低吼道:“快到外面去看看。”

    “是。我们马上就……”没等这护卫把话说完,外面骤忽传来几声兽吼,“噌噌噌!”三只浑身是血的野豕急扑过来,正好飙至那护卫身后。

    “呃啊啊啊嗨!”此人不愧是统领贴身护卫,果然有两下子,怒吼声陡起,瞬间暴现周身邪气,“嘭!”扭身一拳就打在了野豕前额上。

    “咯剌剌噗!”拳劲摧枯拉朽,野豕的脑壳应声爆碎,“扑通!”兽尸栽倒的瞬间,其余几只野豕已经朝着这边气势汹汹的疾奔而来。

    “哼,来得正好,我的吼貉需要吃点新鲜血肉,你们都给老子滚开,宝贝儿,该你自己动手了。”

    话音甫落之时,项匡已经脱手将掌心的气鼓吼貉往空中扔去,此兽倏地从拳头大小暴涨数十倍,原来是不断地吸收空气,把自己硬生生给撑大了。

    “原来这就是气鼓吼貉的模样。”

    关横他们此时已经收拾了十几个魇化盟爪牙的暗哨,躲在附近暗中观察,那气鼓吼貉顷刻间膨胀如巨球,身躯呼的一下向地面砸去,“嘭!”霎时间原地龟裂下陷,震得几只野豕浑身一抖,俱都四蹄瘫软,咣当栽倒在地。

    “唧唧唧”

    尖锐嘶吼赫然响起,吼貉嘴里倏地喷出无数道锋锐的邪气之刃,“唰唰唰嗤嗤嗤!”破空疾飙之声此起彼伏,几只野豕不是被削掉半边脑壳,让红白之物洒了一地,就是四肢霎时离体,变为一个“肉墩”。

    “嗷嗷嗷!”邪化野豕的惨叫声再次激起了吼貉的凶心,陡忽朝着其中一个疾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