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55章 黑白妖隼(第五更爆发)
    “你这个混账东西,前前后后从我这里已经敲诈走了几十颗邪化妖珠,如今还要卡着脖子勒索我,可恶!!”

    杀气,霎时间溢满心头,尖细嗓子恨不得现在就扑过去,一拳直捣在对方脸上,可就在下一刻,周围的荆棘丛突然发出阵阵的声响,让这俩人都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唧唧唧”说时迟,那时快,随着尖锐的惊叫声,几只仓惶窜蹦的妖虫从草窠里窜了出来,随即四散奔逃。

    “呃,不是沙魇蝠,万幸……”粗豪汉子心中稍定,又觉得自己在对方面前显出惧色有些丢人现眼,于是哼了一声,马上就要转身离去。

    “老大,等等。”尖细嗓子突然面带惊恐一指对方背后,这一回,粗豪汉子立刻转头观瞧,却发现根本就是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他心中陡忽一慌:“糟糕……”

    “噗!”电光火石间劲风袭来,一柄兽骨短刃顿时攮进粗豪汉子心坎,对方立刻瞪着血红双眸,将手里的家伙在他躯体内几进几出,不停的“扑哧”作响。

    “呃啊!”嘴里终于吼出这一声,粗豪汉子两只挟裹邪气劲风的铁拳也捣在了对方脸上。

    “咯剌剌”脸颊粉碎的骨裂声响随即响起,尖细嗓子也哀嚎一声倒飞出去,对方这一击出手,自己扑通栽倒在地,立刻绝气身亡。

    但是尖细嗓子这家伙受的可不是致命伤害,没过两息就晃晃悠悠爬了起来,朝着粗豪汉子的尸体惶急爬了过来。

    “腰牌呢?能够进入血堡的精英腰牌呢?”

    尖细嗓子在尸身上不停翻找,就连脸上滴滴答答坠落的血迹也顾不得擦,终于,他在对方的衣襟内层翻出一块小牌子,顿时发出得意大笑:“哈哈哈,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老子有救了!”

    “有救了?!我看你是死到临头还差不多。”

    此时此刻,笑嘻嘻的关横和白眉老猴自荆棘丛外侧慢悠悠的踱步而来,他嘴里还说道:“老猴啊,你刚才发现的不会就是这俩杂碎吧?真是的,让本少爷看了一出‘丑戏’,这不是脏了眼睛吗?”

    “叽叽?叽叽叽。”可白眉老猴低声叫着,否认自己刚才看见的不是这两个家伙。关横虽然有些纳闷,不过还是挥手道:“婴白鬼,你去把这家伙抓过来,我要再问点情况。”

    “嗖嗖嗖”说时迟,那时快,白光疾影转瞬就已经挟风窜了过去。

    “呀啊?!”尖细嗓子这家伙在魇化盟内连三流小卒子都算不上,此时见到婴白鬼袭来,满怀惊惧的他尖叫一声,几乎都喊岔音了。

    “砰!”婴白鬼这一拳正好轰在对方已经粉碎的脸颊上,碎骨直接绞碎了半截舌头,这个小子就算是想发出惨叫,都没办法在出声了。

    关横见状扶额苦叹道:“笨蛋,我是叫你把他拎过来问话,不是让你将这家伙揍成哑巴,婴白鬼,你又帮了倒忙……”

    “吱吱?!”闻听此言,婴白鬼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可就在下个瞬间,白眉老猴陡忽厉吼一声:“叽叽”

    “唰唰唰!”眨眼工夫,就有三道黑影扑向倒地不起的尖细嗓子。

    “啪、啪、啪!”这三个家伙动作好快,霎时间就伸出爪子攥住对方脖颈四肢,紧接着向四周倏地一扯,“嗤啦!噗噗噗!”这倒霉蛋顿时变成了几爿碎尸。

    “是妖隼?!好凶恶的禽鸟!”关横眼中的寒芒一闪而逝,三只身上翎羽黑白夹杂的妖隼得手之后,立刻要振翅腾空远逃。关横冷笑一声:“想跑?问过我没有?猎獬,抓住它们!”

    这句话甫一出口,猎獬金网顿时集结完成。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咕咕咕”

    惨叫声赫然响起,三只邪化黑白妖隼眨眼间就被缠在了金网内,与此同时,白眉老猴挟裹怒发冲冠之势疾掠上前,照准网内那几只妖隼挥拳猛揍,“砰砰砰!”这拳劲不但打得妖隼哀嚎响彻周围,竟然还夹杂着有人在呻吟的声音。

    “呃啊啊啊噗”下一刻,痛吼声从附近数丈之外的荆棘丛传了出来,有三个家伙大口喷出血雾,随即跌倒翻滚了出来。

    “砰!”老猴挥起一拳直捣,打得网内一只妖隼脑壳迸碎而死,对面其中一个立刻捂着自己脑袋惨号扑倒在地,手脚抽搐的瞬间,他已经绝气身殒了。

    “大哥?!你死得好惨……”旁边两个家伙见状,顿时大放悲声,只可惜,他们已经自顾不暇了,因为老猴倏地再次攥爪成拳,又要向两只妖隼下手。

    “等等老猴,先不要打。”关横出言阻止道:“你和婴白鬼、猎獬看住妖隼,我有话要问这两个家伙。”

    “和这家伙拼了吧!”没等关横走过去,那两个头上别着黑白鸟翎、一脸狰狞的家伙已经拽出腰间短刃,径直朝着关横这边疾掠而来。“唰!”

    左边那个家伙毫不犹豫的用短刃向前一扫,挟风抹向关横脖颈,可是他连看都不看,只是将拳头往前一递,“砰!”此拳后发先至,陡忽轰在对方手腕上,竟然硬生生打断这家伙的小臂。

    “呃?!”痛苦袭遍全身,此人来不及发出断手惨叫,立刻捧着半截窜血的腕子双膝点地,就此跪着就昏了过去。

    “呀……”右边那个家伙看到自己兄长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打得惨不忍睹,他浑身一哆嗦,扭头就想开溜,关横突然叫道:“老猴,捏一下两只妖隼的脑壳。”

    听了对方的话,白眉老猴哪里还会客气,顿时出手攥住妖禽颅首稍一运劲,“咯咯咯!”刺耳脆响顿时传了出来。

    “哇啊啊住手啊!”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这家伙突然捂着脑袋惨号不止,随即扑通瘫倒在地。

    见此情景,关横冷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和这几只妖禽有某种精神上的联系,只要折磨妖禽,你们也就变成软柿子了。”

    “呃……饶了我吧,求你、求你赐我痛快一死。”那个人疼得双目吐出眶外,嘴角不住淌落哈喇子,简直是丑态百出、难以抑制自己的痛苦。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说!”听到关横的吼问,此人颤抖着身躯低语道:“我们三兄弟,都是千人军第五队、赵浒统领的的属下,专司探察敌情、通报消息。”

    “为什么要杀死刚才那个嗓音尖细的家伙?还有,赵浒眼下在何处?”

    关横的连珠迫问,让这家伙喘不过来气,他结结巴巴继续道:“那、那个尖细嗓子之前杀的,是我们的小头目,所以一气之下,我们兄弟才想为他报仇……”

    原来,粗豪汉子领着这擅长御使妖隼的亲兄弟三人,一起来到附近和尖细嗓子碰面,可是粗汉让三兄弟在荆棘丛外围警戒,盯着附近是否会出现沙魇蝠之类的凶猛妖兽。

    这妖隼三兄弟可以让控制的猛禽暂时与自己思维相同,方便御使对方,唯一的缺点就是,妖禽若是身受重创,这几个人也会痛苦难当。

    “赵、赵浒统领和那二百兄弟,突然接到了谷昙长老的命令,已经在距离邪王血堡很近的地方集结,据说是要在后半夜进入血堡内部协防。”

    俘虏原本受伤极重,说到这里的时候,陡忽喷出一飙热血,随即扑通栽倒在地,浑身抽搐着眼看就要断气了。

    “我、我……好后悔……”他的嘴里勉强吐出这几个字,最终脑袋一歪没了气息。

    到了临死这一刻,也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后悔什么,是后悔出手杀死尖细嗓子?还是后悔出现在关横面前,这就不得而知了。

    “咕咕咕、咕咕。”剩余的两只妖隼在金网内挣扎几下,也随即断气,它们和主人思维联系太深,一旦对方毙命,自己当然也要完蛋了。

    “叽叽、叽叽。”白眉老猴这时走到关横面前低鸣两声,后者随即自言自语道:“哼,原来有一股魇化盟的爪牙要在血堡门前集结,也好,既然知道了对方的位置,就把他们留在最后解决吧。”

    “老猴,走吧。”关横一挥手,立刻带着对方朝着来的方向疾奔而去。

    ……

    另一边,卿凰、若桃和小黑还在等候关横,以及留意几只沙魇蝠王的消息。“姐夫好像离开有一会了。”小黑歪着脑袋问若桃道:“怎么还不回来?”

    “呵呵呵,你急什么,反正蝠王不是也没回来吗?”若桃坐在大岩石上,手里攥着吞雷刃,仔细擦拭着,她还继续说道:“依我看,公子说不定给发现了什么新的情况,所以才被绊住了。”

    “说的也是,阿横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应该过一会就回来了。”卿凰微微一笑,正要和姐妹们接着聊天,倏忽间,附近的吞鬼喵、小白不约而同的尖叫了一声:“喵呜”

    “嗷嗷嗷?!”紧接着,就是尸马和犟驼,它们陡然窜到三女面前,显得十分紧张。

    “哎呀,你们快看。”小黑伸手一指前方地面,原来那里在瞬间隆起不少“土包”,一个个拱起浮土朝着高坡上疾行而来。

    “大家小心,地底有什么东西要袭击过来了。”卿凰这句话甫一出口,小白突然一晃身向前疾掠而去,“噌噌噌!”几个起落间,它就已经落在了其中一个土包附近。

    “喵呜!”尖锐的鸣叫声中,锋利的猫爪迅猛急落,“嗤啦!”就会这么一抓一抄,顿时有个黑乎乎、圆滚滚的东西直飞上天,转瞬间在空中划出弧线,“当啷”一声摔在了三女前面不远。

    “这是?!”卿凰拢目光细瞧,发现对方原来是一只甲壳如墨、却有密密麻麻上百颗亮白斑点的诡异妖虫。

    “是一种妖瓢虫,不知是什么来历。”卿凰倏地拽出灵剑和莲花奇刃说道:“周围肯定还有不少,注意了。”

    “咔咧咧”她的话音甫落之时,一阵阵刺耳破土声接连响起,无数白斑妖瓢虫接二连三疾窜了出来,这些妖虫来势汹汹,转瞬就把三女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们这些家伙,讨厌!”若桃倏地扬声喊道:“想来送死?好得很,大家上!”

    “嗡嗡嗡”

    “嗷呜”说时迟,那时快,听见若桃喊声的六伥鬼立刻尖啸着浮现而出。

    “唰唰唰”风声陡起又止,巨蜂魂影已经抢先拦在群虫面前,它的速度最快,再加上最擅长对付妖虫类的敌人,眨眼工夫,巨蜂就已经对着这些白斑妖瓢虫释放出大量漆黑霾雾。

    “呼呼呼”雾气霎时卷住三成妖虫身躯,这些家伙在沾染鬼毒霾雾以后“吱吱”怪叫,随即砰然爆成血肉齑粉。

    “嗷呜呜”大伥鬼此刻毫不示弱,魂影陡旋疾转,就只听“嗤嗤嗤”破空声响此起彼伏,数不清的细小风刃已经洞穿敌虫,上面附着德源火劲一催,立刻就把虫躯炼成飞灰了。

    “好啊,真是痛快,难得这些妖虫送上门找死,姑奶奶也来耍耍。”若桃的话音甫落,倏地纵身疾掠而去。

    “喂,小心一点。”听到卿凰在身后提醒,若桃头也不回的答应道:“晓得了,你就看我的吧。”

    “嚓!”吞雷刃寒光迭现,顿时将面前的那只妖瓢虫一剖为二,此时此刻周围嗖嗖嗖风声疾动,眨眼工夫又有数十只妖虫朝着她围拢而来。

    “呜呜呜”尖啸一声,大伥鬼晃动双爪正想飞过来帮忙。

    听得耳后的风声,若桃马上扬声叫道:“都不许过来,你们一出手,我就没得玩了,听好了,不管敌人来多少,全都由我一个来应付,谁要是帮忙,我可就生气了。”

    若桃的脾气素来是说一不二,闻听此言,群鬼只好都退到了外围,卿凰把大伥鬼召唤过来叮嘱道:“表面上听她的就行了,不过正遇到十分危险的情况,你们明白该怎么做,自己斟酌吧。”

    与此同时,若桃的兵刃寒光霍霍,嚓嚓嚓几下就把面前大股妖瓢虫削成碎片,那些家伙已经完全遭到邪化侵染,头顶上甚至还浮现出本源虫魇的魔影,煞是可怖。

    但是若桃又岂能惧怕这些虫子?自然越战越勇,电光火石间,她骤然甩动手腕上的锁链断掌,此物哗啦啦一抖旋舞成圈,顿时荡开大部分妖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