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53章 疯狂反扑
    “冷静点!!”钮古眼中寒芒迭现,倏地疾窜过去,“唰唰唰!”掌中煞骨刃霎时间连斩数次,顿时把对方身上趴伏的沙魇蝠削成几片。

    “多谢统领救……”

    “砰!”没等对方把话说完,钮古已经狞笑着伸手攥住了他的脖颈,此人体内残存的邪气顿时被钮古吸扯到了自己那边。

    “扑通。”随手将邪气耗尽的死尸扔到一边,这家伙恬不知耻的吼道:“晚了一步,没救了。”

    钮古的小花招瞒过了周围剩余那几十个爪牙的耳目。

    可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时间久了,他附近的魇化盟爪牙心里就开始犯嘀咕:“那些被沙魇蝠咬住的同伴,开始还能大喊大叫求救,为何被统领拽住以后就死了呢?”

    就在此时,丧心病狂的钮古又抓住另外一个家伙,此人嘴里“哎呦”叫了一声,突然哀号道:“统领,你为何吸我的邪气……”

    “咔嚓。”等到钮古顺手扭断对方脖颈的时候,周围那二十几人顿时感到背脊发凉,有人突然扭身疾逃,嘴里还大喊:“统领疯了,他在吸收大家的邪气,跑啊”

    “混账东西,不许怯战逃跑!”

    听到钮古这家伙嘶吼咆哮,周围的人更是胆战心惊,对方哪里是害怕自己怯战逃跑,分明是唯恐大家开溜之后,他就吸取不到多余的邪气了。

    “前面是沙魇蝠,后边有疯子统领,还是快跑吧!”

    魇化盟的爪牙嗜血凶戾、杀人如麻,可是一旦轮到自己头上,照样吓得魂飞魄散,就在他们心中莫名恐慌、拔腿四散疾逃的同时,在半空徘徊已久的沙魇蝠王终于发出了吼叫:“吱吱吱”

    这蝠王等的就是对方产生恐惧、不战自溃的瞬间,说时迟,那时快,所有听到吼声的沙魇蝠齐刷刷挟风急落,就好像是倾盆雨下,不停地打在那几十人和钮古头脸身躯上。

    “呃啊啊啊”眼见群蝠对自己疯狂噬咬,钮古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厉吼,这家伙刚才趁乱吸收了不少爪牙的邪气,在顷刻间爆发出来,顿时救了自己一条小命。

    狂涌邪气犹如针刺四处疾迸飞弹,将那些沙魇蝠身躯穿透、绞碎,钮古这才感到威胁稍退,下个瞬间,这家伙拔腿就往远处疾奔而去。

    “吱吱吱”在半空发出尖锐鸣叫的沙魇蝠王不肯放过对方,立刻紧追不舍。

    “哈哈,我可不能让这家伙逃了。”

    从远处和同伴们走来的关横见状一笑,转瞬摘下似雪弓,照准对方身后就是“唰”的一箭。五行灵气汇聚而成的飞矢破空疾飙,“噗!”霎时间正中钮古小腿,此獠嗷的怪叫一声,扑通栽倒在了路上。

    这家伙刚才为了震飞所有袭击自己的沙魇蝠,体内储藏的邪气已经耗费八成,说实话,已经是油尽灯枯、强弩之末了。

    “吱吱吱”嘶吼的沙魇蝠王自然不知道是有人暗地里出手帮忙,自己的目标只是此人的邪气,其他什么的不去想了。

    “呼!”挟风急落的瞬间,蝠王利爪倏然抓向钮古脑壳,这家伙虽然中了一箭,可是破船也有三斤钉,狗急了也能跳墙,电光火石间,钮古翻身跃起,挥舞掌中煞骨刃迎上去:“嗨!”

    “唰唰唰、砰砰砰!”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双方的利爪和锋刃剧烈碰撞,看似是势均力敌,其实不然。沙魇蝠王因为始终没有加入战团,体力充沛,钮古则是精疲力竭,自然节节败退。

    “噌!”蝠王低空挪移身形,好似风驰电掣般,对方煞骨刃顿时落空劈在地面上:“嘭!”

    “嗤啦、嗤啦!”与此同时,蝠王瞬移到敌人背后,双爪纷落,挠得钮古身上全都是横七竖八的血痕。

    “呃啊啊”大吼声中,钮古挥舞煞骨刃上下翻飞,强忍伤痛护住身躯的前后左右,可是不远处观战的关横却摇头说道:“嘿,胜负已分了。”

    “这是为何?啊,我明白了!”若桃心中刚刚产生了疑惑,立刻又自问自答的笑道:“你刚才说过,沙魇蝠会在敌人身上留下伤口,而后利用长舌头去吸取对方体内邪气。”

    “不错,这个魇化盟的头目身上伤口不少,蝠王弄死他,也不过是数息之间的事情。”关横微微颌首的同时,卿凰突然说道:“看,那些杀尽魇化盟爪牙的妖蝠冲着咱们来了。”

    “呵呵呵,这些家伙真不知足,你我身上又没有邪气,它们竟然也想袭击?”这句话甫一出口,关横倏地弹动手指:“猎獬,你和六伥鬼用金网阵把它们活捉吧,一会我还有用处。”

    “唰唰唰”电光火石间风声陡起,独角猎獬化为无数金线,继而编织成网,将漫天飞舞的近百只妖蝠全部兜住,六伥鬼齐刷刷腾空而起,各自拽住金网一端,而后急速旋转,彻底将对方困住。

    “叽叽叽”

    白眉老猴见状乐不可支,在地面上拍着前爪大笑,它的声音刺耳难听,顿时引起了和钮古打斗的蝠王注意,这家伙用眼角余光一瞧,不由得勃然大怒,因为关横等人抓了所有的族群成员,自己这个蝠王变成光杆的了!

    “砰!”急于解决战斗,沙魇蝠王陡忽俯冲撞中钮古的身上,这家伙立刻喷出一口血箭,扑通跌坐在原地。

    可就在下个瞬间,钮古眼中凶芒迸现,疾伸左手,“嘭”的一下攥住蝠王的爪子,煞骨刃顷刻汇聚最后力量,在沙魇蝠王身躯内几进几出,“噗噗噗!”戳出了十几个对穿窟窿血洞。

    “吱吱吱!”蝠王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它万没想到对手濒死之际还有反扑力量,猝不及防身受重伤,但是此兽凶戾狂暴之意瞬间狂涌上脑,立刻振翅腾飞,把钮古带到了半空中。

    “噗嗤!”豁尽全力疯狂一扯,沙魇蝠王终于将这魇化盟统领撕成了两爿残尸,碎尸块挟裹漫天红雾纷落坠地,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

    恰在此时,身上带着十几个血窟窿的蝠王也体力不住,“呼嘭!”终于重重摔落在地面上。

    “上。”关横轻轻吐出一个字,众人顿时呼啦啦围拢过去,那蝠王此刻在地面上拼命挣扎,看到他们走来,更是爆发狂怒嘶吼:“吱吱吱”

    “呃,好难听!”小黑倏然间一捂耳朵,急忙倒退了几步。

    “大家都小心一点,这家伙可是蝠王,说不定还有什么古怪的招数咱们不知道。”关横说着一挥手:“六伥鬼,你们严阵以待,这厮要是有什么异动,立刻出手宰了它。”

    “嗷呜呜”霎时间,群鬼发出尖啸声在周围浮现,一个个气势汹汹。

    沙魇蝠王见此情景,就知道自己就算是完好无伤,也不是它们的对手,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绝望,可这家伙也是凶悍暴戾之辈,暗忖就是战死,也好过束手待毙。

    打定了主意,蝠王倏地震动双翼,呼的翻身跃起,站在了平地,“唰唰唰嗖嗖嗖”下个瞬间风声陡起,这家伙周围泛起邪气涡流,越转越快,眨眼工夫就包裹住了蝠王全身。

    若桃伸手一指叫道:“快看,它身上的伤口消失了。”

    “我知道,那是可以利用邪气治愈本身伤害的能力。”关横双眼倏忽一眯,随即低声道:“嘿嘿,不愧是族群王者,有点能耐。”

    “叽叽叽!”白眉老猴最恨这种浑身邪气的家伙,此时厉声尖叫,想要请缨出战,若桃见状说道:“喂喂,要去也是我先去,姑奶奶已经嚷嚷半天要出战了。”

    正在她和老猴要争执起来的时候,关横笑道:“这样吧,你们两个一起上,谁要是能抢在对方前面重创蝠王,我大大有赏。”

    “好,就这么说定了。”若桃的话音甫落,老猴早就晃身疾窜了过去,气得她大叫:“你偷步抢跑,就算赢了也不光彩!”

    但是白眉老猴可不理会对方的叫嚷,自己汇聚火劲的双拳照准蝠王就是一通狂乱猛轰。

    “呼呼呼呼砰砰砰砰!”挟风重拳打得沙魇蝠王身躯左摇右摆,可是这家伙的身体柔韧度异常强悍,居然能缓解老猴拳劲的冲力,霎时间化去了七成力道。

    “噗”饶是如此,这蝠王也受不了重击,张嘴喷出一口血箭。

    “叽叽叽!”老猴得手之后并不追击,而是得意洋洋尖叫起来,关横笑着说道:“好好好,算你……”

    这个“赢”字还没出口,蝠王趁着老猴得意,倏地疾掠前冲,“咣!”正好一头顶在它的小腹上,白眉老猴吃疼倒飞,顿时摔出去老远。

    “叽叽?!”下一刻,老猴才晃着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

    “哈哈哈,活该,谁叫你得意忘形的,看来要赢的人是我啦。”若桃这句话甫一出口,沙魇蝠王双翼疾扇,呼的一下向空中飞去,她呵呵一笑:“想跑,你家姑奶奶还没答应呢!”

    “哗楞楞唰!”破空风声赫然响起,原来是若桃把手腕上的锁链断掌疾抖而出,此物吸了她的鬼气和五行灵气迎风暴长,顿时大了三圈,“啪嗤”一下匝住了蝠王的爪子。

    “你给我下来呀!”若桃的吼声猛地响起,紧接着抡动锁链,来了个迅猛“过肩摔”。

    “呼砰!”这蝠王从空中直坠而落哦,狠狠拽在地面上,全身毛孔登时爆出无数细小血箭,不断发出“嗤嗤嗤”疾响。

    “呀啊啊”说时迟,那时快,若桃一箭步疾掠而上,下个瞬间骑在了蝠王身上,她大声叫道:“别以为我会和老猴犯同样的错误,看打!”

    “砰砰砰砰乒乒乓乓!”数息之间,若桃抡动双拳打得蝠王哀嚎不止,关横见她打得兴起,突然开口阻止道:“差不多就行了,别忘了,我要抓活的。”

    “呃?不好意思,差点给忘了。”若桃此时站起身说道:“公子,你自己看吧,我可没有把它打死,顶多是个半残。”

    “我看是惨不忍睹才对。”

    关横瞥了一眼这沙魇蝠王,随即摇摇头:“唉,希望它自己能恢复过来。”这句话甫一出口,倒地不起的蝠王突然发出哀鸣声,这家伙体内还有为数不多的邪气,现在只能释放出来,再次勉强治愈伤势。

    “呼呼呼……”一阵风声轻响过后,沙魇蝠王身上的伤痊愈了小半,可是它的邪气也已经耗光了,此刻就单单是站立都很困难。

    “嘿嘿嘿……”关横的笑声在蝠王听来如同死神的咆哮,这家伙目眦欲裂,对着关横发出一阵“吱吱吱”急促尖鸣。

    “这家伙在说什么?”卿凰听到他询问,立刻答道:“沙魇蝠王说,要不然就痛痛快快杀了它,何苦这般没完没了的折磨。”

    “你想死还不容易?不过我暂时对于杀了你没什么兴趣。”听了关横的话,那沙魇蝠王又是羞愤又是气恼,又不断的低鸣了起来。

    旁边众人看到蝠王气得两眼溜圆,全身还不停颤晃抖动,都觉得十分好笑。

    卿凰听了对方的叫声,对关横说道:“它在抱怨呢,说是自己几个兄弟倒了大霉,先是让邪王血堡的家伙抓走强行灌注邪气,弄得现在这副德行,不得不靠着吸取邪气为生,如今又被咱们折磨,真是生不如死。”

    “强行灌注邪气?!”关横微微一笑:“敢情你还有几个兄弟,这倒是不错。”

    “诸位,我又想到了一个主意,不过需要这只沙魇蝠王和它的兄弟帮忙才行。”

    关横一挥手,大伥鬼明白他的意思,立刻将一团原火劲灌注进了蝠王体内,对方意识到心口产生了一股难以忍受的灼热痛楚,顿时大惊失色。

    “啪。”关横轻轻一弹食指,那股在蝠王体内燃烧的痛感立刻锐减消失,他随即说道:“看到没有?我想让你死,再简单不过了,可是现在,我给你一个为自己挣命的机会。”

    “吱吱?!”沙魇蝠王此时有些大惑不解,搞不清楚关横为何要放过自己。

    关横接着说道:“立刻把你那几个兄弟全都带到我面前来,你们不是必须要吸收邪气为生吗?我马上让你们进入邪王血堡,吸收一个痛快。”

    闻听此言,蝠王似乎难以置信,眼中却又闪烁着一丝莫名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