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51章 煞骨刃
    就这样,关横他们一众告别了柏翁,对方驱赶着癞斑犀拉动古柏树屋远去了,对方还说,要永远保留这树屋的原样不变动,毕竟,此屋是关横等人住过一段时间的地方。

    “好了诸位,终于到和魇化盟最后决战的时刻了。”关横此时沉声说道:“另外咱们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找到九婴的邪化肉身,把它的魂体释放解救,这两件事,一样都不能少。”

    “明白了,就看我们的吧。”若桃说着,手摁吞雷刃的握柄笑道:“我这兵刃都已经饥渴难耐了。”

    “呜叽叽叽叽!”旁边的白眉老猴也跟着在旁边凑热闹,不断嚎叫、捶打自己的胸肌。

    “行了,肯定有不少硬仗要让你们打的。”关横先是笑了笑,而后对四只花说道:“老规矩,你们和六伥鬼轮流到四面八方探查敌情和周围的动静,赶紧去吧。”

    “咕咕”几只玄翎花顿时低鸣着腾空而起,向着周围疾飞飙行远去。

    “对了,差一点就把它忘掉了。”关横马上召唤出一个魂体,正是之前一直跟随他们的“钉灵漠鬼”,邪王血堡这一片地方,原来就是钉灵漠鬼的领地,只不过在多年以前,就被魇化盟霸占了。

    那个时候,关横面前的钉灵漠鬼身为族长,被魇化盟的家伙惨残害,挖眼剖心,钉灵漠鬼一族原本血脉特殊,在活着的时候,魂体就能和肉身分离,而且它们的心还可以做成开启邪王血堡内部各种机关、密室的锁匙,自然要被大加利用。

    最后,钉灵漠鬼的魂体还被囚禁起来,要不是遇到关横,过不了几年,他也会灰飞烟灭,更不要说向魇化盟这群恶徒复仇了。

    “喂,钉灵漠鬼,咱们现在已经到了邪王血堡附近,你来说说看,有没有什么便利的捷径,可以通往这地方的内部。”

    “这个嘛……”

    钉灵漠鬼的魂体在关横面前沉默了半晌,而后低语道:“在本族选择这里作为族群领地的时候,就考虑过周围的环境,此处附近数十里都是平坦大漠,没有任何遮掩之物,如此一来的话,有任何敌人或者妖兽从远处袭来,都会一目了然,迅速发现。”

    言到此处,钉灵漠鬼稍微一顿,这才继续开言:“所以说,邪王血堡也一样,你们只能从正面进去,没有任何捷径可言。”

    “呃,如此一来,就不能进行突袭了。”关横此刻觉得有些头疼:“我倒不是怕了这群家伙,但是就没有更省力一点的办法进入血堡吗?”

    “有啊有啊。”旁边的小黑讪笑道:“姐夫,你可以自己长翅膀,然后飞进去……”

    “呃,死妮子,你只会说风凉话吗?”

    摇了摇头,关横心说:“本少爷以前不是不会飞,但现在可没那个本事喽,眼看我们身边会飞的只有六伥鬼这类魂体,以及花它们,可惜这些家伙可都不是能负重的类型,要不然,我真的想让它们带着大家飞进血堡去。”

    “抱歉了关横,如果你们能进入血堡内部的话,我来带路都没问题,可要是为你们找个进去的捷径,这个我恐怕无能为力了……”

    “没关系、没关系。”随口打断对方的话,关横摆了摆手说道:“以我们的能力,就算是强攻进入邪王血堡都不成问题,我只是想找个不用打草惊蛇的办法而已,实在不行,咱们就强攻。”

    “公子说的对,强行攻打血堡大门,那多痛快。”若桃此时呵呵笑道:“到时候把那些魇化盟杂碎的脑壳都削下来踢着玩,那多有趣。”

    “呃,这不是有趣,是恶趣味啊。”关横忍不住摇了摇头,可就在下一刻,半空赫然传来了玄翎花的叫声,他猛地一抬头说道:“看来它们是有新发现了。”

    “唰唰唰……啪嗒、啪嗒……”几只五行灵禽扇动翅膀倏地落在了关横和卿凰身边,而后“咕咕咕”叫了起来。

    “呃?!前方发现大批魇化盟爪牙的踪迹,约莫有数百人?”卿凰听了灵禽的传来的讯息,立刻对大家说道:“你们看,现在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若桃眼眸内闪过一丝寒芒,嘴里迫不及待的说:“杀无赦呗,这么多敌人,足够我砍一会的了,你们可不许和我抢。”

    “喂喂,你怎么没搞清楚状况就想动手啊?”卿凰苦笑着摇了摇头:“依我看,咱们得弄清楚这些家伙的动向、目的以及有无更多同党,而后再做打算才对。”

    “嗯,卿凰说的对,这也是我的意思。”关横的话音甫落,立刻挥手对花说道:“你们在前面带路吧,大家先过去看看。”

    ……

    数息之后,关横他们来到附近一片沙地周围,正巧看见魇化盟那一队爪牙在前方经过,对方行色匆匆,似乎是背后有什么东西在追击这群家伙。

    “快走快走,动作再快一点。”数百人的队伍最前面,是一个身穿黑甲的彪形大汉,此人周身邪气汇聚不散,明显实力不弱。

    旁边有个随从大声道:“钮古统领,那些沙魇蝠可能不再追来了,要不然咱们先歇一会?”

    “呸,你这废物懂个屁!”

    名叫钮古的黑甲大汉,正是千人军第二队的统领,他此刻厉声低吼道:“咱们遇到的不是普通沙魇蝠,其中还有一只‘沙魇蝠王’呢,这家伙狡猾恶毒,又凶戾无比,自己瞧上的猎物从来就不放过,少嗦,快走!”

    “吱吱吱”电光火石间,这些家伙的耳边又传来了尖锐刺耳的嘶鸣声,钮古脸色微变:“是蝠王派来探查情况的沙魇蝠,不好,它们又追来了。”

    数百魇化盟爪牙闻听此言,一个个身躯微微颤抖,显然是对这种邪化妖兽极为头疼。

    “哼,一群没用的废物。”钮古气得一跺脚,伸手指着身边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带着本统领的‘东西’一起过来,咱们去把过来侦察的沙魇蝠全部灭了。”

    “是。”闻听此言,那几个家伙不敢怠慢,伸手取下背负的东西,跟着钮古朝反方向急匆匆跑去。

    “公子,你说这群家伙想要做什么?”

    “不太清楚。”关横低声回答身边的若桃:“这样吧,咱们几个跟过去瞧瞧。”

    “那好,你和若桃去吧,我和小黑、老猴、犟驼它们在此处盯着对方的大队人马。”卿凰的话音甫落,关横就和若桃一起伏低身子疾掠而去,转瞬间就跟上了钮古和他几个手下。

    “噌噌噌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钮古迅速摘下背上两柄古怪兵刃,嘴里低吼一声:“呃啊啊尝尝老子的‘邪化煞骨刃’!”

    “嗖嗖嗖!”刹那间,这家伙的两柄煞骨刃爆发出急速旋转的邪气涡流,他身后的几个手下,也都把牙一咬用掌中兵刃割破手腕,飙溅出一股股血箭朝着钮古身上疾喷而去。

    “呼”众人血箭在霎时间变成锋刃一般,朝着迎面飞来的几十只沙魇蝠席卷而去。

    “砰砰砰!噗噗噗!”邪化妖蝠的躯体不住在空中爆碎血雾齑粉,但是那几个魇化盟爪牙却因为把自己蕴藏邪气的鲜血灌注给了钮古,自己变得虚弱不堪,一个个面色惨白,颓然软倒在地。

    “该死的,你们体内的邪气量也太少了。”钮古看到几个手下不争气的倒下,顿时气得目眦欲裂,但是他面前又飞过来三、四十只气势汹汹的沙魇蝠,顿时让这家伙脸色凝重了起来。

    “哼,万不得已,我也只好消耗一些自己的邪气对付它们了。”想到这里,钮古倏地暴吼一声,头顶顿时汇聚出本源魔魇之影,这家伙的面貌也变得和邪魇族人一般无二,彻底转化了。

    “呃啊啊啊领教老子这一招真正的邪化煞骨刃吧!”话音甫落之时,钮古头上的魔魇之影骤然幻化出无数锋刃,每一个都是殷红如同血染。

    “杀!!”钮古掌中的双刃挟风一落,这些血色锋刃顿时向前疾飙而去:“嗤嗤嗤嗖嗖嗖”

    “呼噗噗噗啪啪啪”空中暴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几十只沙魇蝠立刻被绞杀至渣,化作满天红雾。

    钮古这家伙素来自私自利,所以为了随时施展邪化煞骨刃这种招数,身边总带着几个手下作为补充邪气的“血牛”,牺牲别人达到自己的目的,可谓是意狠心毒,不过现在,总算轮到他自己出一回血了。

    “呃,足足消耗了两成邪气,可恶,就只是为了对方一群沙魇蝠,下次必须多带几个人,免得邪气耗光了。”

    想到这里,钮古转身发足狂奔而走,但是那些耗尽邪气的魇化盟爪牙却不断哀嚎:“统领大人,救救我们啊”

    “哼,老子可没空兼顾你们这些废物,既然没有邪气提供给我,那就证明尔等已经无用了,就留在这里等死吧。”

    冷血无情的话语声逐渐远去,原地就只留下那些满脸惊恐之色的家伙,转瞬间,就有大片黑影从远处飞来,气势汹汹的扑向了他们。

    “呀啊啊啊……”运气好的,只来得及惨叫半声就已经断气,紧接着,一连串撕扯、吞噬皮肉的刺耳声音此起彼伏,那几个家伙顷刻间就被啃成了人白骨,残存的一丁点邪气也被沙魇蝠吸收殆尽了。

    “看到了,原来是被一群古怪的邪化妖蝠缠住,这些魇化盟的杂碎还真是倒霉。”

    此时此刻,若桃坐在沙丘后面,笑着对关横说道:“虽然不知道这些妖蝠到底是什么来路,不过可得好好感谢它们,为你我处理了不少渣滓。”

    “是啊,魇化盟那些小卒子,甚至包括刚才逃跑的那个什么统领,对于妖蝠都是十分害怕,这倒是个可以利用的情况。”

    关横稍一思忖,立刻说道:“魇化盟大队人马那边可能要出事,咱们赶紧回卿凰身边去看看。”

    这句话甫一出口,他俩立刻拔身似电撒腿如飞朝着来路折返而去。

    就在关横离去数息之后,一道巨大蝠影倏然间飞落到附近,对着那些还在津津有味啃噬白骨的沙魇蝠低吼了几声,群蝠立刻慌里慌张腾空飞起,追着巨大蝠影身后向前掠去。

    “噌噌!”电光火石间风声甫动,关横、若桃纵落到了卿凰身边,对方问道:“怎么样?见到什么情况了?”

    “是这样……”关横此刻把所见所闻简略一说,卿凰微微颌首点头:“这么说,那些妖蝠很有利用价值?”

    “没错,为了其余的妖蝠和魇化盟爪牙对上,咱们有必要想办法拖住对方的脚步。”关横脸上出现一丝狡黠坏笑:“这样的话,大家兵不血刃,就可以把大量敌人解决掉。”

    “咕咕。”

    “叽叽叽。”就在此时,负责监视不远处魇化盟那群人的花和老猴同时低鸣起来,大家急忙围过去观瞧。

    他们身处的沙丘几十丈之外,统领钮古正在扯着嗓子喝令手下:“快快,所有的人赶紧集合向北撤,那只可恶的沙魇蝠王就要来了。”

    闻听此言,数百魇化盟小卒蜂拥集结,立刻行动了起来。见此情景,关横心中暗道:“你们要是提前开溜,事情倒有些不好办了。”

    “六伥鬼、花,你们都给我冲过去。”关横骤忽一挥手叫道:“稍微袭扰一下对方,立刻退走,只要拖住他们的脚步就行了。”

    “咕咕咕”几只玄翎花率先振翅疾掠而去,紧接着,就听见前方不断传出惨叫声:“哎呀,这些死鸟是从哪里来的?呃啊啊啊我的手!!”

    “呀啊,我的眼睛!”那些原本就打算惶急逃跑的魇化盟爪牙骤遭偷袭,不是利爪挠破肩膀手腕、就是让鸟喙啄瞎眼睛。

    “可恶的死鸟!”说时迟,那时快,钮古倏地拽出自己的兵刃,策马扑向其中一只花:“老子剁了你……”

    谁知道,这些五行灵禽一招得手绝不贪食,转瞬间已经展翅高飞掠空远去,只剩下钮古在那里怒吼咆哮:“有种的别跑啊!!”

    “嗷嗷嗷”还没等钮古的吼声余音消失,附近鬼啸频起,魂影霎时疾窜而来,正是六伥鬼袭来。

    “唰!”风声甫动,两只同时在那些家伙的马匹下方疾转窜行,这些马的哀嚎惨叫声顿时响彻云霄,不是断腿就是被挠开了肚腹,肠脏血肉随着“噗呲呲”疾响洒满一地。

    “哎呀!”“乒乒乓乓!”尖叫陡起,骑着马的魇化盟爪牙也跟着摔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