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49章 幼雏出壳
    卿凰点了点头,又说:“再说了,咱们这边还有这么多帮手,以及神兽们出谋划策,要救出九婴的魂体,帮它驱除邪气,应该不困难。”

    “神兽们出谋划策?”闻听此言,关横扭头看了看那几个家伙,他带着几分狭促揶揄的笑意说道:“呵呵,我对它们这个出谋划策的话,有所保留,因为这些家伙通常都只会出些馊主意。”

    “你说什么?”听到他这么奚落大家,御雷犴顿时有些不高兴了,它大声说道:“哥几个,关横这小子瞧不起咱们,罢了,以后咱们不理他也就是了,就让关横自己对付九婴去吧。”

    “说的是,我们回去睡觉了。”话音甫落之时,众神兽之魂都聚到了卿凰身边,她立刻说道:“阿横,你说的话稍微有些过分,还是和大家道个歉吧。”

    “哈哈哈,道歉?道什么歉?”关横笑着说道:“我和它们闹着玩呢,要说把九婴找回来,这些家伙都得出力,因为事关复活芫歆公主嘛,九神兽谁敢不尽力?我就不信它们敢在关键时刻撂挑子。”

    “呃?!”闻听此言,卿凰也觉得关横说的大有道理,顿时不再言语了。

    “再说了,你们哥几个也别拿话来噎我,咱们方才至多不过闹点小别扭,大家不会太较真吧?”

    关横抱着肩膀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们道个歉好啦,诸位以前出的主意都是奇谋妙策,其实我是非常、非常佩服的。”

    听到关横突然转变态度,认了个错,凿齿它们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大家随便嘀咕了两句,俱都不再计较。

    “呼,你这张嘴呀,总是惹麻烦。”卿凰松了一口气,又伸手拧了一下关横脸颊,他故意夸张叫道:“别拧、别拧,再这样就毁容了。”

    “呸,你又不是什么帅哥,怕什么毁容?”卿凰讪笑着松开手,此时此刻,小黑、若桃和老猴都跑了过来,她怀里还抱着一堆果子。

    “姐夫,你瞧瞧,这就是六伥鬼它们用灵气催生出来的酸果。”小黑带着几分坏笑,把果子递到他嘴边说道:“来,尝尝吧,我估计是酸酸甜甜的,很好吃。”

    “你估计?我可不相信。”关横连连摆手说道:“灵气催生出来的果实,咱可是不敢吃的,这种东西有悖大自然正常规律,味道肯定不正,还是拿去喂给癞斑犀它们吃吧,因为癞斑犀不在乎什么口感。”

    “嘁,你也太精明了,居然不上当。”小黑有些失望的掂了掂手里的果子,而后耸耸肩言道:“爱吃不吃,告诉你,反正老猴和犟驼已经吃了不少啦。”

    关横扶额苦叹说道:“别拿那两个家伙相提并论,我可是个‘人’啊!”

    ……

    就这样,众人搜集了上百颗豹斑酸果带在身上,就此出了石林,迅速返回了古柏树屋那边。

    “喂,大家可算是回来了,我还担心你们赶不上瞧见小鸟出生的一刻呢。”此时此刻,古桑女从树屋房间里跑了出来,她大声叫道:“快过来呀,玄翎花的蛋要破壳了。”

    “什么?!赶得真是太巧了。”关横他们立刻把豹斑酸果递给走来的柏翁处理,而后随着古桑女跑进了房间。那两个正在孵蛋的玄翎花和另外两只都吓了一跳,有些慌乱。

    见此情景,卿凰马上说道:“别着急、别着急,我们只是来瞧瞧而已。”

    “咔咧……”就在她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其中一个蛋壳已经开始彻底龟裂,紧接着,被里面的小家伙戳破了一个洞。“喂喂,让我先看看……”

    “不对,我要看。”

    “嘘嘘……”见到四女争执,关横把食指放在唇边低声道:“都安静一点。”

    “你们知道吗?小鸟破壳之后,不管看到谁的笑脸,以后都会和那个人最亲近。”

    关横又接着言道:“所以嘛,你们还是整理一下仪容,放松心情,拿出最好的一面,让小家伙感到世界是美好的,懂了吗?”

    “是这样吗?”古桑女和卿凰、若桃、小黑听了他的话,俱都老老实实放松了下来,不敢再继续争执,可是关横却趁机挤到了她们四个的前面,心中暗笑:“还是刚出生的小家伙先看看我吧。”

    “咯咧、啪嗒……”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小花终于破壳而出,关横和众人齐刷刷围拢过去,却被正在孵蛋那两只大鸟张开翅膀挡住,其中一只还对关横叫了两声,卿凰闻听,脸色都变了。

    “阿横,这两只大鸟都说了,孩子出生必须想看见父母,叫你……还有我们躲远一点。”卿凰狠狠一拧关横腰间的软肉,在他耳边低语道:“好啊,你支开我们,原来也是想让小鸟先看看自己。”

    若桃帮腔道:“就是啊,公子,你太过分了。”

    “臭姐夫。”

    “死关横。”

    小黑和古桑女也齐声道:“自私自利,是没有好下场的。”

    “呃,你们就知道说我。”关横一指自己的鼻子说道:“我、我不是也没看见小鸟吗?”

    四个女孩齐声说道:“你那是活该。”

    “咕咕……咕咕咕……”就在下一刻,几只花发出柔和叫声,是在召唤大家可以过去围观了。

    “太好了,走走,去看一看刚出生小花。”

    “哎呀,若桃,你粗声大嗓门,记得说话时压低一点,别吓到小鸟。”

    “小黑,别用手去乱摸。”

    “古桑女,你靠得太近了,看看,小鸟都发抖了,往旁边站站。”

    “卿凰,你……”关横此刻说顺了嘴,正想继续挑一挑对方的毛病,可是却被卿凰狠狠一瞪,他马上把话锋一转:“你的形象最好,来来,咱们先瞧一瞧。”

    其余三女异口同声叫道:“哼,你也太偏心了吧?”

    ……

    就在大家在房间里围着几只刚出生的小花,七嘴八舌笑谈的时候,吞鬼喵没精打采的走到了另一个屋里,它看了看榻上昏睡小白猫,显得十分焦急,忍不住喵呜叫了一声。

    下个瞬间,小白那只搭在榻边、有气无力的前爪突然动了一下,见此情景,吞鬼喵大喜过望,顿时疾奔了出去。

    “喵呜、喵呜!”数息之后,突然冲进花房间的吞鬼喵冲着大家连声鸣叫,小黑说道:“吞吞,别这么没规矩,你会吓到小鸟的。”

    “等等,吞鬼喵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小白了……”关横突然失声叫道:“哎,会不会是小白突然醒了?”

    这句话甫一出口,他伸手抓住吞鬼喵的背毛,又说:“我先去看看。”

    数息之后,关横快步跑进房间一看,小白果然晃颤着身子,从榻上勉强爬了起来。

    “喂喂,你才刚刚醒来,太虚弱了。”关横急忙走过去,把小白猫抱在怀里说道:“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弄点食物来。”

    “喵呜……”看着对方低鸣着摇摇头,吞鬼喵此刻也跳到榻上,关横立刻一拍腿:“对了,猎獬的金线分身可以给我翻译你说的话,稍等。”

    独角猎獬的金线分身可以缩在关横耳中,让他彻底明白各种兽类语言,不过关横自从用这东西听了一会犟驼和尸马聊天对话以后,就没再用过,因为那两个家伙的嘴实在是太碎了!

    此时,关横让猎獬分身停在耳中,他接着对小白猫开言:“来吧,你想告诉我什么事情?”

    “我、我好害怕……”小白猫突然呻吟一声,语气里带着些许痛苦,旁边的吞鬼喵急了,嘴里叫道:“亲亲,是哪里不舒服吗?”

    “喂,你闭嘴,再嗦本少爷就把你扔到房间外面去。”关横瞪了吞鬼喵一眼:“每回能听懂你说话的时候,你都是在撩拨小白,这种事情什么时候做不行?非得挑在这个节骨眼上。”

    被对方这么一骂,吞鬼喵顿时把脑袋耷拉了下来,不敢再多嘴了。

    关横又接着问:“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就是、就是那个怪物的吼声,吓死我了。”小白此时支支吾吾低语道:“我的脑子对于遇到你们之前的事情,记得不太清楚,可、可唯独这吼声,让我记忆犹新,让我害怕的发抖。”

    “什么?有这种事情?”关横心说:“这小白猫是在什么时候见过九婴的分身吗?亦或者是本体也说不定。”

    “对了,你以前说过,自己曾经被魇化盟那个巴隆抓住,囚禁过一段时间对吧?”关横突然问道:“难道说,是在那个时候遇到的九婴?”

    “九婴?那是谁呀?”小白此刻缓缓摇头,又继续开言:“我好像没见过你说的这个家伙。”

    闻听此言,关横微微一皱眉:“怎么,没见过?”

    “对呀,而且,我说的是,听过那种可怕的声音,不过是谁发出来的,我真的不清楚。”小白猫说着,又感到有些疲倦,忍不住往关横怀里缩了缩。

    它再次低语道:“这几天我在做梦的时候,经常会在梦里听见吼声,好怕呀、好怕,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自己想随着你们去魇化盟的老巢,因为我就是在那里听见的吼声。”

    眼中闪烁着莫名慌乱之色,小白猫继续说:“如果不弄清楚‘它’的来源,我怕自己到了死亡的那一刻,还会被这种恐惧笼罩。”

    “真可怜。”关横和吞鬼喵不约而同开口,小白猫却说道:“让你们知道真相,不是为了可怜我这么简单,关横,你可是我的仆人,一定本小姐摆平这件事才行。”

    “是是是,现在你最大,行了吧?我的猫小姐。”关横此时也是半开玩笑地说道:“那么,告诉本仆,你想要什么?”

    “呃,我还是困,不过在别的地方睡不踏实,就借你的怀里睡一觉。”话音甫落的时候,疲惫的小白猫已经在他怀里合上二目,呼呼睡着了。

    “喂,这样就睡着了?你刚才不是还说自己做噩梦吗?”关横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自言自语道:“被你这么缩在衣襟里,我还能做什么?算了算了,我也小憩一会吧。”

    说罢,他对吞鬼喵挥手说道:“去和卿凰知会一声,如果她们要找我,就来这里。”

    “喵呜”闻听此言,吞鬼喵一晃身就溜下了床榻,朝着门外跑去。

    此时此刻,卿凰和小黑、若桃、古桑女已经走出玄翎花房间,她们还在议论五行灵禽的话题呢。

    若桃说道:“想不到,大花想把窝巢重新搬到屋顶去,说是方便教给小鸟如何飞行,呵呵呵,有意思。”

    “是啊,想想当初,这四只花好可怜,心脏都被人夺走一半,自己变成了半禽半尸的怪物,要不是阿横救了它们,如今的小鸟儿也不会出世了。”

    卿凰叹了一口气,继续言道:“要是毁灭一个生命,似乎相当简单,可要是挽救它们,就困难得多了,希望我们的努力不会白费,即使是离去以后,玄翎花这个族群也可以繁衍生息下去。”

    “对了,咱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小黑突然说道:“光顾着逗弄小鸟了,有谁看见姐夫去哪里了吗?”

    “喵呜。”吞鬼喵此刻从远处溜溜达达窜蹦过来,噌的一下落在了卿凰怀里,低低的叫了几声。

    “哦,我明白了。”卿凰笑着开言道:“阿横正在陪小白呢,咱们也不要去打扰了,告诉柏翁,休息半个时辰,而后在上午出发就行了。”

    ……此时此刻,距离邪王血堡不足数里之遥的地方,一眼望去,全都是漆黑的帐篷。

    “哒哒哒哒哒哒”陡忽间,数骑从远处疾奔而来,其中一个倏地勒住自己的坐骑,扬声吼道:“魇化盟千人军,全部出来集合!!”

    “噢噢噢噢”说时迟,那时快,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吼声赫然响起,黑压压的人群迅速集结,眨眼间就站在了这几匹马面前。

    五个全身黑甲、体表萦绕邪气的壮汉迈着大步走来,齐刷刷躬身行礼:“参见‘谷昙’长老。”

    “哼,这些俗礼还是免了吧。”那个叫谷昙的长老面如黑锅底,此时倒竖两道扫帚眉沉声说道:“如今,本盟竟然被寥寥数个强敌打上门,实在是有些丢人,我问你们,想不想把那些家伙斩尽杀绝?”

    霎时间,这群魇化盟千人军顿时暴吼道:“想想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