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50章 千人军
    “嗯,气势不错。”谷昙冲着黑压压一群手下扬声大吼道:“这就对了,任何人想要阻止咱们复活邪王的大计,都必须死!!”

    “杀杀杀杀尽反抗者、杀尽敌人!”

    凶横暴戾的杀气和吼声,夹杂着铺天盖地的诡异妖,传遍大漠荒原上的每一个角落,这群家伙嗜血、疯狂,不在乎自己的命,自然也就可以随意践踏其他生命。

    “好,奉了吾主巴隆大人之命,千人军立刻分为五个大队,二百人一队。”

    谷昙这个时候一扬手发出号令:“分别由五位统领项匡、钮古、盖殇、常、赵浒率领,全部铺盖在邪王血堡前方十里的地面上,一旦发现敌人,最少要用二百人以上联手进攻,不可以单独对敌。”

    “什么?!”千人军那五个统领也是魇化盟内数一数二的强者,他们早就迈入了彻底邪化之境,可以说是“邪魇族人”,如今听说要自己带着二百个属下一起围攻寥寥数人,顿时气得目眦欲裂。

    这群家伙的无比傲气,让他们对于尚未谋面的敌人感到大大不服。“混账东西,你们那是什么眼神?”见到五个统领心生不忿,眼中凶芒迸现,谷昙登时勃然大怒。

    “唰啪!”

    挟风抖动的鞭子狠狠在空中虚抽一记,谷昙怒吼道:“你们知不知道,到今天为止,就是这些人,杀了盟内多少长老、执事和精英?!老子实话告诉你们,敌人身上有专门克制邪气的火劲,落单的家伙,只会死无葬身之地,听明白了吗?”

    这些话甫一出口,顿时让五个统领心中凛然大惊,他们总算是意识到了自己刚才有多狂妄,以往死在敌人手里的,有不少都是比自己更强的长老、执事。

    “比起那些长老们,老子又能强到哪里去?”想到此处,这几个统领心中开始忐忑不安了。

    “你们都听好了,汝等的命,不属于自己,那是属于主人巴隆、属于邪王大人的私有物。”

    谷昙用手里的马鞭指着这些家伙大声说道:“所以,你们是攻之矛、防之盾,主人让你们怎么去哪里,去做什么,不许有任何质疑,否则死!!”

    “噢噢噢噢噢噢”

    “效忠主人、效忠邪王大人”惊天动地的咆哮再次响起,直把大地震得不断晃颤,谷昙点了点头,随即对几个统领说道:“现在知道事情的严重没有?”

    “是,属下等知错了,一切听从谷长老的安排。”此时此刻,那五个家伙不敢再说什么别的,只因为在敌人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狂妄自大的行为,只会让自己灭亡更快而已。

    “好,你们出发吧。”谷昙在马上端坐,面无表情的说道:“牢记我的话,遇到敌人,就别指望着能再活着回来,你们要做的,就是在临死前豁尽全力的伤害对方!!”

    听了他的话,统领们心中俱都泛起森寒凉意,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可是在下一刻,众人的眼内就只剩下死寂般的冷漠嗜血而已。

    “第一队,出发。”

    “第二队,跟我来。”

    “第三队的弟兄,跟我走啊”

    “第四队的人,立刻行动。”

    “第五队,向着这边前进!”黑压压的千人军,随着统领们的呼吼声,陡忽分为五股汹涌洪流,向着周围散而去。

    冷冷的看着这些人背影消失,马上的谷昙缓缓扭头看了一眼邪王血堡方向。

    这家伙喃喃自语道:“主人,按照您的吩咐,这些部下已经散出去了,虽然是十死无生,但也希望能为您争取更多时间,把‘那个家伙’彻底驯服,成为左膀右臂的存在。”

    少时片刻之后,魇化盟千人军第一队统领项匡带领着自己属下来到了左近大片荒丘。

    这家伙心中暗忖:“谷长老是不可能危言耸听的,这就说明那些敌人确实不是一般的强大,我的属下未必能起多大作用,这个时候,就该用到‘那个东西’了。”

    打定了主意,项匡倏地一扬手:“全体止步。”

    “唰啦。”二百余个魇化盟爪牙立刻齐刷刷驻足不前,项匡随即说道:“所有的人听着,马上把自己所有的邪气输送进这个东西里。”

    “呼啪!”他随手将一个圆乎乎的东西抛在前方地面上,此物顺风疾转,竟然会自己膨胀,原来是个古怪的妖兽。

    看着自己的手下纷纷将邪气输送给那妖兽,项匡心中暗道:“当初费了多少辛苦,才从另一个长老手里弄来了这只‘气鼓吼貉’,希望它能够在今天起到关键作用,哼,我一定用它让所有的敌人饮恨收场!”

    “报”说时迟,那时快,不远处有数匹快马疾驰而来,紧接着在项匡面前停住,其中一个下马之后大声说道:“启禀统领大人,左面十里之内,未见敌人的踪迹。”

    另一个家伙也在这时说道:“右边十里之内,未见敌人踪迹。”

    “哼,果然不出所料,你们这些家伙真是没用,小小事情都办不好。”项匡有些恼怒的挥挥手:“都给老子滚,再探!”

    “喏!”两个小卒答应一声,立刻满脸惶急的策马而去。

    此时此刻,项匡突然注意到第三个人有些失神的样子,不免纳闷奇怪,他立刻扬声吼道:“喂,你还有什么话说?”

    “属、属下,我……”陡忽间,这个没把话说完的小卒浑身巨颤抽搐抖动,他突然伸手捂住自己的颈嗓咽喉发出痛苦吼叫:“呃啊啊啊啊”

    “糟了,这家伙敢情是被……所有的人都退开!!”项匡脸色大变,说时迟,那时快,他一边提醒周围的人,一边拽出自己的兵刃兽骨宽刃倏地疾窜下马,转瞬一斩落向对方面门:“唰”

    “噗嗤!”皮革撕裂般的刺耳声中,此人身躯顿时被一剖为二,但是残尸的肚子里突然飞出无数振翅疾飞、啪啦啦作响的黑影。

    “果然是沙魇蝠!”项匡此刻满嘴发苦,挥舞兵刃不住绞碎这些扑面而来的家伙,可还是有数十只落在了他身后属下的身上。

    这沙魇蝠,原本是魇化盟利用邪气衍生出来的一种变异妖兽,原来不过是普通的大漠沙蝠,虽然可以吸血伤人,却没什么特殊本事,可是一经邪气侵染,立刻就变成能将自身沙雾化的家伙。

    魇化盟的盟主巴隆当时很高兴,立刻决定将这种沙魇蝠散养到邪王血堡周围,让它们作为附近的邪化妖兽护卫。

    谁知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局面,因为沙魇蝠只要吸收足够多的邪气,就会再度变异,变得更加凶戾难缠,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群畜生根本就是敌我不分,谁的身上有邪气,它们就会不顾一切的去袭击对方。

    这一下,魇化盟的家伙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短短半个月内,遭到沙魇蝠袭击,死伤的魇化盟爪牙已经有逾百之众。

    不过盟主巴隆可没时间去理会这些小卒子的死活,各大长老、执事没办法,只好严令所有血堡内的人,遇到沙魇蝠必须赶紧撤退,否则的话,那就是死路一条。

    既然没人管束清理,周围又没有天敌出现,沙魇蝠就拼命的吸收邪气,而后繁殖族群,变得越来越多,它们仗着身躯小巧,甚至还会钻入活人或者妖兽的身体里,蛰伏待机,突袭别的家伙。

    今天,项匡这个属下就十分倒霉,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几只即将生产幼崽的沙魇蝠钻进肚子里,他却不知情,对方一口气在这小子产下几十只小沙魇蝠,骤忽间疾扑而出,猛袭周围的人。

    “呀啊啊”

    “噢噢噢”

    附近的魇化盟爪牙不断惨叫倒下,那是因为被沙魇蝠扑面袭击,挠瞎双眼吸走了自身的邪气。

    项匡心知不能再这样增加伤亡,虽说这些小卒子的死活他不想管,但对方好歹也是自己的属下,万一遇到强敌,他项匡可不想独自面对那些家伙。

    “唰呼呼呼”霎时间风声陡起,项匡释放出头顶的本源魔魇之影,此物立刻将其本身浓郁的邪气全部全部扩散开来。

    “叽叽叽吱吱吱”沙魇蝠最喜欢的就是吞噬邪气,此时嗅到对方那些“诱饵”的味道,马上尖叫着向项匡这边急扑而来。

    “畜生,来得正好,看老子怎么会收拾你们!”项匡振臂一挥掌中兽骨宽刃,随即飞脚踹在身边那个古怪妖兽“气鼓吼貉”躯体上:“嘭!”

    这气鼓吼貉原本吸了不少邪气,变得越来越大,此时被他猛力一踹,顿时向半空喷出大股邪气:“呼嗤”

    见到迎面迅疾而来的邪气,那些沙魇蝠自然是欣喜若狂,想要大肆吞噬吸收,谁知道就在刹那间,气鼓吼貉再次发出一声咆哮:“嗷呜!!”

    它刚刚喷出的邪气顿时变成锋刃异常的“扁薄气刃”,这些东西在空中高速旋转,破空疾飙,硬生生将沙魇蝠身躯绞个粉碎。

    原本还有剩余的十余沙魇蝠向振翅高飞逃走,谁知道自己身上散发的邪气却要了它们的命。

    因为和对方一样,气鼓吼貉也是个贪得无厌、急需摄取邪气家伙,它那如同鼓球一般的身躯产生吸力,硬生生将群蝠摄入了自己嘴里,咔嚓咔嚓大嚼起来。

    几十只沙魇蝠顷刻间连渣滓都没剩下,就这样全部被杀灭,周围的魇化盟爪牙见了,一个个又惊又喜,不过更多的却是恐惧这只吼貉的实力,他们害怕自己的邪气有一天也被对方吸走,那可就倒大霉了。

    “混账东西,小小的几只沙魇蝠就把你们吓的屁滚尿流,成何体统?”此时此刻,统领项匡扬声大吼道:“集合、整队,立刻继续搜寻敌人的下落。”

    “是。”那些属下听到老大的怒斥,一个个浑身栗抖,没奈何,只好继续向前走去。

    这个时候,气鼓吼貉因为释放了大量邪气,身躯霎时间缩了几十倍,只有掌心大小。

    项匡伸手将其捡起,他嘴里喃喃自语道:“果然是个好东西,不枉我当初费了大力气把你弄到手,嘿嘿,什么时候遇到那些敌人,我一定要让他们尝尝你的厉害。”

    ……

    与此同时,关横等人来到了一片大漠荒丘附近,他倏然抬手叫道:“且住,咱们快要到地方了。”

    “是啊,已经可以依稀看见邪王血堡的影子了。”卿凰在此时问道:“怎么样,是不是立刻过去?”

    “先等等,我有话对柏翁说。”话音甫落,关横从赤瞳犟驼背上落在平地,他大步跑到古柏树屋旁边扬声叫道:“柏翁,您出来一下。”

    数息之后,柏翁来到关横面前问:“神使大人,您有何吩咐?”“是这样的,眼看着我们就要邪王血堡了,估计要和你在这里分手,咱们就此告别吧。”

    “这、这……”柏翁虽然早就料到有这一天,不过没想到会来得如此之快,他不觉得低下头,白发和须髯微微颤抖,显得有些依依不舍。

    旁边的若桃、小黑和卿凰俱都说道:“柏翁爷爷,我们也舍不得和你分手,不过现在时间紧迫,必须要走了。”

    “唉,说真的,老朽确实舍不得诸位,不过更不敢耽误你们的大事。”柏翁终于抬起头,他脸上依然带着几分不舍说道:“诸位,那咱们就此别过。”

    “叽叽叽”

    “咕咕咕”就在这时,猿吼、鸟鸣声赫然响起,白眉老猴急匆匆窜至关横的身边,它自然也要跟着大家去。

    而那四只玄翎花,也俱都落在三女周围,关横见状便问道:“花,难道你们也要跟着吗?大家好不容易在古柏树屋这里筑了巢,还生了小鸟,为何还要和我们一起去冒险?太不值得了。”

    “咕咕、呱咕……”听了关横的话,为首的一只花急忙摇头低鸣。

    “阿横,花说,它们几个早就决定和你我一起去对付邪王血堡那些家伙了。”

    卿凰在旁边开口道:“之所以会在前几天把蛋产下、孵出小鸟,还抓紧时间教会了雏鸟飞行,就是预防自己会回不来,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柏翁会负责照顾小鸟们的,玄翎花的族群也会继续繁衍下去。”

    “花,谢谢你们,如今再说别的,已经没用了,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一起走吧。”说着,关横还笑着抚摸了一下对方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