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46章 浓雾石林
    “这是一只巨大的‘狸魇怪尸’,全靠着邪气支撑着它的腐烂肉身。”卿凰此时说道:“就让六伥鬼来对付它吧,咱们没必要以身犯险。”

    “呃,说的有道理。”小黑低声嘀咕道:“远离危险,那是最妙不过了。”

    “但是也不能大意。”若桃倏地一指前方叫道:“你们看。”

    原来巨大狸魇怪尸骤然挥舞双爪频频猛攻,迫退四周空中袭扰的六伥鬼,而后晃动身躯就想扑出面前这个巨大火圈。

    说时迟,那时快,大伥鬼豁尽全力向前凶猛一撞,“嘭!”这一击正好碰在对方面门上。

    “腾腾腾!”遭受猛击的怪尸颓然退回火圈里,由于原火劲炽烈灼热,烧得这家伙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电光火石间,巨蜂骤忽嗡嗡振翅疾掠而至,用尾蛰针挟风疾落,“噗噗噗噗!”霎时在对方头脸身躯上连戳百十下。

    可是巨蜂的鬼毒似乎对于怪尸不起作用,反而倒引得对方勃然大怒,瞬息之间,这家伙突然挥动前爪,卷裹劲风拍向面前持续进攻的巨蜂。

    “砰!”双爪狠狠合拢,观战的卿凰、若桃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叫道:“糟了,它会不会……”

    然而只能说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巨蜂振翅的嗡嗡声霎时间出现在怪尸头顶,它早在刹那间就已经避开了对方的袭击。

    “好,巨蜂不愧是最神速的伥鬼。”卿凰呵呵笑道:“看来咱们白担心了。”

    “可是,六伥鬼的攻击虽然可以压制对方,一时半刻却没办法将狸魇怪尸消灭。”若桃有些苦恼的说道:“你看,周围的红螯圆顶蟹都十分紧张,它们在绿洲附近的家园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

    “圆顶蟹?!”卿凰的目光突然落在几只蟹王身上,她突然笑道:“嘿嘿,我倒是有个主意。”

    数息之后,一声低叱突然响起:“六伥鬼,退开!”

    “嗷呜呜呜”听见卿凰的喊声,大伥鬼立刻领着同伴在空中打个回旋,瞬间挪移出去老远。

    那只巨大狸魇怪尸注意到眼前对手消失,顿时暴吼一声,向着火圈外面冲来。

    “咔嚓!”就在下个瞬间,这家伙迈出去的一只前肢赫然陷进了土里。

    原来卿凰、若桃吩咐几只蟹王掘洞钻到了火圈下方的地底,把里面全部挖空,怪尸想要冲出来的时候,立刻就中招落了下去。“就是现在,大家动手!”

    电光火石间,卿凰的莲花奇刃释放大量极寒气息,将对方躯体瞬时冻结,虽然在原火圈内侧,这些冰层很快就会化掉,但她只是想为六伥鬼争取一丝出手时间而已。

    “乒乒乓乓砰砰砰砰!”铺天盖地的迅猛攻击疾如暴雨倾盆,全部倾泻在狸魇怪尸身上,直接把对方轰杀至渣。

    ……

    少时片刻之后,卿凰她们几个终于回到了古柏树屋附近。

    “咣当、啪啪……”若桃从尸马身上取下了几个沉重口袋扔落在地,她说道:“瞧瞧,这就是我们找到的鱼腥蕨,大部分都是那些感恩戴德的圆顶蟹帮忙采摘的。”

    “呵呵呵,看来你们这次也是遇到了意外‘惊喜’,对吧?”关横在旁边抱着肩膀笑道:“不错嘛,一个个弄得灰头土脸的……”

    “胡说,我的脸真的脏了吗?”卿凰信以为真了,还取出自己的手帕擦了擦脸颊和额头。

    “别听公子瞎扯了。”若桃笑着对她说道:“人家在唬你呢。”

    “岂有此理,死阿横,你太过分了。”卿凰正要去追打对方,此时此刻,柏翁急匆匆从远处走来,他开口说道:“诸位,那最后一种豹斑酸果找到了。”

    闻听此言,关横笑问道:“是吗?在什么地方?”

    “就在这里正前方,应该有一片石林……”

    柏翁说到这里稍微一顿,而后有些犹豫的继续言道:“我的灵根分身回报,那里确实生长着豹斑酸果,不过嘛,周围浓郁邪气萦绕,似乎相当危险,你们要是去的话,难免会遇到麻烦的。”

    “哈哈哈,瞧你老人家说的。”关横笑着说:“我们这一路走来,什么麻烦没有遇到过?会怕这种事情吗?”

    “呃,说得倒也是。”柏翁此时点了点头,卿凰说道:“既然是在正前方的路上,那咱们就直接出发好了,反正马上也要赶往邪王血堡那边。”

    “不错,我同意,咱们赶紧出发吧。”若桃说着拍了拍身边打着响鼻的尸马开口道:“瞧,尸马都有些等不及上路了。”

    “哈哈哈”闻听此言,众人都大笑起来,就这样,大家拿出刚刚采集来的六叶黄蕨、鱼腥蕨,让癞斑犀们饱饱吃了一顿,便就此朝着前方上路了。

    ……

    与此同时,邪雾弥漫的古怪石林里,正有一群人在低声谈论对话。“怎么样,咱们设置的诱饵,是不是对那个怪物管用?”

    听到这个声音询问,旁边立刻有人答道:“赵执事请放心,我们已经在沿途接连斩杀了上百只鲜活的邪化妖兽,就等着‘那个家伙’朝着血堡方向前进呢,少时片刻,肯定就有消息传来。”

    “哒哒哒哒哒哒”

    此人的话音甫落,远处已经有数骑疾驰而来,转瞬奔至众人面前,为首一个霎时间翻身下马,而后对着面前躬身抱拳说道:“赵勃执事,那怪物果然被大量邪化妖兽吸引,用极快的速度向血堡那边前进了。”

    “做得好,主人要是知道咱们如此卖力,一定会大加称赞的。”

    这个名叫赵勃的中年人攥着拳头沉声说道:“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最近经常和我们魇化盟做对的强敌即将来到邪王血堡周围,已经有不少盟内兄弟、长老和执事死在了对方手里,也许咱们兄弟要不了多久就会碰上这群人,大家都要小心些。”

    “我等愿为魇化盟、邪王和主人拼死抵御外敌。”赵勃眼前的这几十个人,都是疯狂魇化盟信徒,他们脑中只有“帮助主人、复活万魇邪王”这一个念头,谁要是挡了自己的路,那就是立杀无赦!

    “很好,大家的忠诚无畏,我心里有数,一定会对主人上报,嘉奖诸位。”

    赵勃把话锋一转,又继续言道:“不过咱们的任务,最重要还是吸引‘那怪物’前往血堡,只要主人能够掌控它,对付外来强敌就会更有把握……”

    他的话刚刚说到这里,不远处又有数骑惶急奔驰而来,但是有一匹马来的方向是正西,另外几个却是从北侧而来。

    “报”北侧跑来的坐骑上有一人扬声叫道:“血堡方向,主人已经动用几大执事和长老,一起联手围困住了那个怪物,命令已下,要赵勃执事率领弟兄们驰援血堡,不得有误!”

    “哈哈哈,果然是万能的主人一出手,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赵勃此时疯狂大笑,随即又瞥了一眼西边来的骑士,沉声问道:“喂,你来做什么?”

    “启、启禀赵执事。”

    那个人翻滚下马,满脸惊慌的跑到了他面前,大口喘息着说道:“属下奉您的命令,负责监视周围十里的动静,突然发现陌生人来到到附近,只怕、只怕就是那些屡次和本盟为敌的家伙。”

    “是他们?!”闻听此言,赵勃陡忽感到自己背脊泛起阵阵寒意:“可恶,来得好快呀。”

    倏然间,注意到面前报讯之人眼神溃散、惶恐不安,赵勃顿时低吼一声,伸手薅住对方的脖颈厉喝道:“怎么?你是不是害怕了?”

    “不、不,我是……”这家伙被赵勃一吓,顿时语出伦次,原本他心里就对那些魇化盟的强敌带着几分畏惧,此时更是瑟瑟发抖,说不出话来。

    “没用的废物,魇化盟不要你这种渣滓!”赵勃看到此人的畏敌之意马上就要影响周围同伴,立刻决定杀人立威。

    说时迟,那时快,他的五指陡忽收拢攥紧,“咯咯咯……啪!”一阵骨裂声赫然响起,此人脖颈被赵勃硬生生扼断了。

    “呃?!赵执事好狠呐。”众人心中俱都泛起阵阵凉意,赵勃此时满不在乎的把断头尸骸扔在了一边,却没有注意到大股鲜血已经陷入了沙土内。

    “好了,你们立刻出发返回血堡。”赵勃摘下背负的一对兽骨重锤,脸上带着千层杀气说道:“留下十个人,老子要在此为本盟阻击强敌,拖延拖延对方的脚步。”

    这句话甫一出口,众人面上都泛起几分紧张之色,因为明知道是送死的举动,所以没有谁愿意主动提出来跟随他。

    “哼,都是胆小之辈,罢了,这样的家伙留在老子身边也帮不上什么忙。”刚要挥手让这些家伙全部返回邪王血堡,可就在下一刻,有数人扬声道:“属下等愿意追随执事阻击强敌。”

    这句话甫一出口,十余个目绽凶芒、一脸杀气的壮汉便走出了人群。“好样的,你们就随我留下吧。”赵勃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

    与此同时,另一边,精神抖擞的荒漠癞斑犀拉动着树屋跑得飞快,没费多长时间,来到了距离古怪石林只有二里多远的位置。

    “嗯,这片石林散发的邪气果然不少。”关横此刻站在高坡上,手遮前额及远眺望,旁边的卿凰说道:“怎么样,咱们一起去瞧瞧吧。”

    “等等,要去就一起去。”话音甫落时,小黑、若桃和叽叽怪叫的老猴都围拢了过来。

    “好吧好吧,那就一起去。”关横说到这里,又突然想起一件事,便扭头问道:“喂,你们刚才谁去看了小白?它现在怎么样了?”

    “呵呵呵,你们去采集六叶黄蕨、鱼腥蕨的时候,一直是老朽在照看它。”柏翁此时笑道:“放心好了,我觉得它只是因为受惊过度,才陷入昏睡,不久就可以醒了。”

    “那就好,省得让我继续担心了。”关横点了点头,倏地一挥手说道:“上坐骑,咱们一鼓作气冲进石林去。”

    “哒哒哒哒哒哒”下一刻急促蹄声纷乱,渐行渐远,关横的犟驼、若桃的尸马在前方疾驰开路,卿凰和小黑紧随其后,大家扬起一路沙尘径直而去。

    “咦?这就走了?”古桑女此时从树屋里跑了出来,看到关横他们已经远去,只得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还想告诉大家,玄翎花的蛋都出现裂纹了,估计小鸟很快就能破壳而出。”

    闻听此言,柏翁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呵呵呵,没有关系,反正大家回来以后都可以看见。”

    ……

    另一边,若桃率先骑着戎宣尸马冲进了石林,她大声笑道:“哈哈哈,我是第一名。”

    “什么呀,要不是老猴和我一起骑着犟驼,你和尸马根本没可能赢得了。”关横有些不服气的嘀咕了一句,若桃却伸出手说:“少嗦,愿赌服输,赶紧拿来。”

    “好好好,反正本来就是打算要送给你的。”关横说罢,顺手把一颗亮晶晶的圆珠子抛给了对方。

    “啪嗒。”疾伸右掌,若桃已经稳稳将此物接在了手中。

    “呵呵呵,晶莹剔透,果然是个好东西,谢了公子。”若桃手里拿着的珠子,是关横在取了六叶黄蕨的路上,和白眉老猴发现一群“沙蚌”遗留之物。

    说起这群沙蚌倒是大西漠上有趣的一种妖兽,它们和水中那些河蚌没什么区别,只是自己的甲壳下方长着无数节足,可以在沙地上快速行走。

    西漠沙蚌的主要食物,是各种妖兽死后遗留的骸骨,它们会把骨头收进自己的壳内,用酸液融化吸收,经年累月之后,就会产生晶莹剔透的“沙蚌珠”了。

    但是对方在珠子衍生时,不会让此物在壳内停留太久,可能是感到难受的缘故,都会把沙蚌珠吐出来,老猴瞧着好玩,就捡了不少回来。

    此时此刻,若桃把珠子放在手心里掂了掂,嘴里说道:“只有一颗,似乎单调了一点,公子,再拿几颗给我吧。”

    “这个又不是糖豆,你要那么多做啥?”关横笑着说道:“再要也可以,等到回程的时候,咱们再比一次赛跑,赢了的话我就给你。”

    他刚刚说到这里,卿凰在旁边低呼道:“你们听,石林里似乎有什么不寻常的响动!”

    “唰唰唰嗖嗖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