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御鬼者传奇 >正文 第2043章 疤面鸪(第三更)
    “那好,我现在就去关房门,咱们补战一个回合吧。”关横用双唇闪电般在对方脸颊上啵了一下,正要起身去关门,结果外面却突然传来了急促脚步声。

    下一刻,房中二人就听见若桃、小黑不约而同说道:“喂喂,太阳都晒到脑门了,还有谁没起来?”

    “可恶,真是两个煞风景的丫头。”关横此时气得把牙齿磨得咯吱吱响,卿凰却嘻笑着一把推开他站了起来,嘴里还说道:“呵呵,怎么可能每次都让你得逞,想得倒美!”

    关横刚要继续说话,若桃已经把脑袋探进房门问道:“二位,你们准备好没有?柏翁爷爷已经开始在叫了。”

    “来啦。”关横没好气的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而后沉着脸从她和小黑中间走出房门,气呼呼的疾行而去。

    “哎呀,姐夫这是怎么了?”小黑有些莫名其妙,随即问道:“卿凰,是不是你又惹姐夫生气了?”

    “瞎说,他那不是气,是火。”卿凰抱着肩膀轻笑道:“而且呀,还是一股男人的邪火。”

    “邪?!难道姐夫也被邪气侵染了吗?”小黑一时间没听明白,急忙跺了跺脚说道:“我早就和他说过,别把那个什么邪王晶石带在身上,这下糟了吧?”

    话音甫落,她就急忙扭身去追关横,嘴里还大喊:“姐夫,别怕邪气侵体,让老猴或者六伥鬼用原火劲烧你一下,立刻就没事了。”

    听了这丫头的话,二女顿时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看来这一次有人要倒霉了。”

    少时片刻之后,被白眉老猴用火劲重拳打了一下,差点没把衣服烧着的关横气得破口大骂;“岂有此理,小丫头,你和老猴竟然联起手来坑我?!”

    始作俑者小黑缩到卿凰、若桃身后嘀咕道:“我、我也是听卿凰说的,你有什么邪气、邪火的,这不是好心让老猴给你解决一下么?”

    “你!!”关横心想本少爷的邪火,那是准备留给我家卿凰来解决的,与那只臭猴子有什么关系?可他又不能明说,只好狠狠瞪了一眼小黑,还有旁边捂嘴偷笑的若桃,只得暗气暗憋了。

    “神使大人、诸位姑娘。”

    就在下一刻,柏翁拄着木杖出现在大家面前,他说道:“行了,昨天晚上我已经派了灵根分身去追踪疤面鸪的下落,总算是找到它们的窝巢了,果然不出我所料,也发现了大量的六叶黄蕨。”

    “那就好,它们在什么地方?”

    听到关横询问,柏翁就告诉他一个距离此地约莫七、八里之遥的位置。他点了点头,立刻说道:“事不宜迟,我马上就去黄蕨弄回来,你们再次继续留意其余两种植物食材的下落就行了,要是发现的话,就去找吧。”

    “啪。”一把薅住身边老猴的脖子,关横冷哼一声:“你这猢狲,给本少爷添了不少麻烦,现在罚你和我走一趟,带上口袋,给我扛几袋子黄蕨回来。”

    闻听此言,老猴也不敢再呲牙咧嘴、叽叽歪歪了,就此跟着关横、赤瞳犟驼一起上路而去。

    ……

    少时片刻之后,疤面鸪栖息的荒丘荆棘丛附近。

    “嚯,这些妖禽的数量还真不少。”关横这个时候和老猴、犟驼在附近高坡望观察,他嘴里嘀咕道:“六叶黄蕨……六叶黄蕨,你在哪里啊?”

    “叽叽、叽叽叽。”突然间,白眉老猴伸出爪子一指前方左侧,关横瞧过去的时候,双眸顿时一亮:“哈哈哈,你的眼睛还真够贼的,果然是黄蕨。”

    “走,跟我去采摘吧。”话音甫落,关横猛然听见那片荆棘丛里爆发出尖锐惨叫声,他倏地一扭头瞧去:“这是怎么回事?”

    霎时间,大股血腥气在四周蔓延开了,关横心中陡觉不妙,立刻挥手叫道:“走,过去看看。”

    “噌噌噌唰唰唰”

    一人二兽脚步声转瞬响起,说时迟,那时快,他们已经跑到了妖禽窝巢附近。

    恰在此时,几十只疤面鸪扇动翅膀,异常惶急的从对面扑了出来,其中有两个家伙径直冲向关横这边。

    “滚一边去。”关横这句话刚一出口,顿时挥起巴掌将左边的妖禽扇飞,老猴毫不客气,撩起爪子横扫,“砰!”另一只壮硕的疤面鸪也横着飞出去老远。

    不过,对方又不是邪化妖禽,故此关横和老猴都没使用全力要了它们的命。

    可是下个瞬间,眼前的景象却让关横凛然大惊。

    “吱吱吱”说时迟,那时快,两只发出尖锐嘶鸣的怪物从疤面鸪窝巢里掠出,一个浑身冒着火光,身上翎毛体表都被烧成了焦炭似的,可依然凶威不减。

    另一只则是湿漉漉、水淋淋的家伙,晃颤着自己的身躯,摇摇摆摆走上前来,每走一步,地上都会多出漆黑的爪印,可见它身上的污水含有剧毒。

    “这两个……难道都是死去的疤面鸪?!”

    关横的心中陡忽一动,立刻意识到对方是遭受水、火两种不同的攻击,惨死以后再被邪气侵入遗骸,变成了活尸似的东西。

    “水、火两种攻击方式……难道和九婴的分身有关系?”刚想到这里的时候,关横身边的老猴就已经按捺不住心中杀意,倏地尖叫着疾扑了过去。

    “呱嘎”那个浑身被烈焰烧着、泛起黑烟的家伙一声厉啸,顿时迎上老猴。仗着身上都是烟幕余火,活尸疤面鸪纵跃而起,“唰唰唰嗤嗤嗤!”劲风频频,用尖喙和利爪不住发动猛攻。

    可白眉老猴也是使用火劲的大行家,面对这家伙的招数,它只当是花儿把戏。

    说时迟,那时快,猴爪挟风狂挠,“砰砰砰!”在暴响声中被对方攻击一一格挡,那活尸疤面鸪身上些许烈焰,根本就奈何不了老猴一根汗毛。

    “叽叽叽!”电光火石间,尖啸的老猴倏地甩动自己的长尾,“呼啪!”不偏不倚正抽在对方躯体正面。

    “砰!”这活尸的身体原本就不太结实,此刻遭到重击,硬生生被打成无数碎片。

    “乒乒乓乓!”另一边,关横飞脚猛踹右边那只水淋淋的活尸,登时将其蹬翻在地。

    “咕咕!”还没等尖叫的活尸疤面鸪起身挣扎,关横的双掌刀转瞬错落而下,“嚓嚓嚓!”这家伙顿时翎毛飙飞、躯体被绞成了齑粉。

    “呼……看来就是九婴的分身把它们弄成这样的。”关横此时看了看自己的双掌,心中暗忖:“难道说,那个分身就在附近?不知道对方有几颗脑袋。”

    “嗷呜呜呜”掐在这一刻,不远处的赤瞳犟驼突然叫了一声。

    “又有什么事?”关横一挥手,老猴率先扑了过去,他自己也在瞬间飘身疾掠到了对方那边。

    ……

    另一边,古柏树屋下面。

    柏翁对三女说道:“我的灵根分身又有新发现了,距此地东南方向,应该有一个小绿洲,咱们要找的另一种之物鱼腥蕨就在那里,怎么样,你们谁过去?”

    “我去!”卿凰和若桃同时举手,小黑也在旁边叫道:“还有我……”

    “等等。”卿凰突然问道:“你要是也跟着去,那谁来照顾昏迷的小白,你不是很关心它吗?”

    “这个嘛……只是出去一小会,没关系了,有柏翁爷爷和吞鬼喵它们,小白不会有事。”小黑接着开言道:“反正它现在还在睡。”

    瞥了一眼卿凰,见她还在犹豫,小黑语带威胁的说道:“你要是不带我去玩,我就把树屋这里闹个底儿朝天!”

    “呃?!别别,二位姑娘,你们还是把这小祖宗带走吧。”柏翁此刻苦笑着顿了顿掌中木杖说道:“拜托了,我这把老骨头还想歇一会,再被折腾的话,腰都直不起来了。”

    “好吧,看在爷爷的份上,就带你去。”若桃在旁边呵呵一笑:“去,赶紧把马牵过来,咱们出发。”

    就这样,三女告别了柏翁,向着小绿洲那边出发,她们现在可不怕自己会出什么危险,因为关横把六伥鬼全留给了卿凰,有了这几个保镖跟随,估计整个大西漠也没有敢惹她们。

    事情……原本应该如此才对,可是凡事总有个例外,卿凰她们此时就遭遇到一点小麻烦。

    离开树屋附近约莫十余里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群“红螯圆顶蟹”,这种大漠沙蟹已经被邪气侵染,一个个狂嘶暴吼,把三女彻底围在了中间。

    “呜噜噜”见此情景,戎宣尸马倏地打了个响鼻,就要上前与对方鏖战厮杀,可是卿凰却突然叫道:“等等,不用着急动手。”

    说着,她顺手摘下腰间的竹笛说道:“这些圆顶蟹不是彻底被邪化的妖兽,只要将它们控制以后,在其体内留下原火劲,就可以帮助对方炼化邪气,重新恢复正常了。”

    “这么麻烦?还不如直接烧掉算了。”小黑噘着嘴说道:“太耽误时间了吧?”

    “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在妖蟹体内留下火种,它们以后就可以对付别的邪化妖兽了,到时候就是节省时间的便利喽。”若桃笑呵呵的说道:“所以说,从长远考虑,卿凰的建议是对的。”

    小黑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二女说的有道理,可这丫头偏偏习惯和卿凰反其道而之,二人要是不吵吵嘴,反而倒显得不正常了。

    “呜呜呜……嘟嘟嘟……嘀嘀嘀……”

    转瞬之间,卿凰的竹笛已经吹响,悦耳动听的笛音霎时传遍周围每一个角落,那些原本暴躁咆哮、张牙舞爪的妖蟹闻听此声,俱都放缓了自己的动作,显得有些迷迷糊糊,又似乎是陶醉于美妙笛音,不能自拔。

    “好机会,六伥鬼,快把原火劲传播给这些妖蟹。”若桃的话音甫落,漫天鬼影倏地疾掠而出,而后将无数星星点点的火光向地面洒去。

    “唧唧唧……唧唧唧……”

    霎时间被火星碰触,这些红螯圆顶蟹先是不断嘶吼惨叫,数息之后,却变得意识清晰了起来,它们身上的邪气也在顷刻逐渐消散,一个个在原地晃悠着,用双螯互相轻敲同伴的甲壳,这就是妖蟹互相安慰、打招呼的方式。

    “好啦,总算是帮这些圆顶蟹把邪气问题解决了。”卿凰此刻开心一笑:“咱们走吧……”

    “唧唧、唧唧唧!”就在三女准备前行离去的时候,一团疾影倏地尖叫着向她们窜行而来,张开双螯就向卿凰挥舞。

    “呜噜噜”尸马见状狠狠扬起双蹄,“嘭!”不偏不倚落在了对方躯体上,可是这只硕大圆顶蟹动也没动,尸马反而被震得“腾腾腾”连退了好几步。

    “嗷呜。”尸马没能完全阻止对方,顿时觉得脸上无光,正在它想要继续动手的时候,卿凰却说道:“冷静点,这妖蟹并不打算伤害我们,是有话要说。”

    卿凰能听懂各种兽语,这硕大青蟹唧唧的叫声,她自然也能明白意思。

    听了几声,卿凰立刻抬头说道:“妖蟹让咱们随着它去一个地方,说是这个族群有三只被妖气侵染的首领已经去了那边。”

    “你是说,要把对方的问题也解决掉?”闻听此言,若桃微微颌首:“这倒也对,毕竟紫气顶峰之境的妖兽首领要是彻底邪化,那也会在附近造成不小的麻烦。”

    “好啊。”小黑可是喜欢惹是生非的主儿,一听到有意外之事发生,她立刻就举双手赞成前往。卿凰看到大家都没意见,于是伸手拍了拍大青蟹的甲壳说道:“带路吧,我们随你去。”

    ……

    少时片刻之后,附近的沙窝内。

    “唧唧唧唧唧唧”疯狂的妖蟹嘶吼声此起彼伏,拎着吞雷刃的若桃接连劈斩它的甲壳,终于把原火劲送进了对方体内,这家伙的外壳霎时间被烧得滚烫变为火红颜色。

    “好,就是这样。”卿凰在旁边大声喊道:“,该你们了!”

    “呜呜呜”

    说时迟,那时快,四只在空中疾晃魂影,眨眼工夫汇聚成伥鬼之拳,陡忽向下方砸落,“呼砰!”另外两只红螯蟹王遭受遭受重击无力抵抗,顿时被震得骨碌碌向左右翻滚而去。

    “嗡嗡嗡”电光火石间,巨蜂振翅疾掠扑上,用自己的尾蛰针接连搠刺,正中其中一只蟹王身躯。